2019年5月24日 星期五

[連載]天棋的世界(35)



(35)感性

天碁與蘭戶兩位少年敞開心胸,談起了彼此可悲的過去,觸動了各自的心情,把藏在內心深處的哀傷轉換成淚水,一起大哭不止。

這兩位自小就跟父母無緣的少年,因為不可思議的緣分而認識,兩人的壞運也讓他們彼此的感性交會,現在就變成了老大小弟的「兄弟關係」,接下來的故事又會怎麼發展?此外不知道他們能不能一起找到天碁的妹妹彌生呢?

漫畫的劇情就先討論至此,接下來換個話題。三年前我們成立了一個歷來被政府文化廳指名去世界各地介紹日本文化的「文化交流使」的成員聯誼會。藉著這個聯誼會,我也能欣賞「能劇」、「舞(日本舞)」、「蒔繪(漆器藝術)」、「新內(日本音樂說書)」等技藝、並且有了向這些專家請教的機會。

2019年5月23日 星期四

[連載]天棋的世界(34)



(34)求神保佑

降臨在天碁上的災禍,並不是只有失去雙親而已,就連被迫成為強盜一夥同黨的妹妹彌生,都不知道賣去哪裡了。

甚至連原本率領他們的強盜頭子唐十郎也陷入瀕死的危機。

接下來天碁與彌生的命運,到底會變成甚麼樣子啊...?

想到天碁與彌生的年齡還這麼小,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只能祈求他們平安無事了。

就在那個時期,因為1833年(天保四年)~1839年(天保十年)的連年洪水、霜害等天災的緣故,全日本陷入了大飢荒的問題。

2019年5月22日 星期三

[連載]天棋的世界(33)


(33)秀策與天碁出生的天保時代

江戶時代在和平之中,因為文化嫻熟絢爛的關係,孕育出了許多藝術家。

圍棋之所以能夠這樣精進至巧,並且變成一項職業,也是拜這樣的和平環境所賜。

天棋這個故事,也是根據當時的圍棋界不僅限於身分高尚的武士、而且是連富商巨賈們也流行下棋的事實所寫出來的。

而在天保時代(1830年~1843年)中,在渡過1833年~1839年的大饑荒之後,由老中(官職,是德川幕府將軍的最高幕僚群,實質上也是幕府行政的領導者群)水野忠邦提倡質樸簡約、整頓風紀的政策來進行改革。

2019年5月21日 星期二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49)


禁衛軍樂團團員名單(1872年5月)

長笛:
Jean-Baptiste Elie
Alfred Rauch

短笛:
Hector Francois Handschu
Victor Didelot

雙簧管:
Jules Constantin Boulu(1859以來在任的元老團員)
Joseph Jules Bonnier

降E調單簧管:
Gustave Beeckmann
Camille Vienne

2019年5月20日 星期一

[連載]天棋的世界(32)



(32)秀策和老師丈和下的二子局

秀策是1829年(文政12年)出生於現今尾道市因島外浦町的富裕農家,並且是這個兼營商賈的桑原家的次子。

秀策的媽媽也很愛下圍棋,因此秀策在幼名還叫虎次郎的很小之時就由母親教會了下棋(和本因坊道策、或本書的主角天碁一樣,都是由母親教會圍棋的!)

據說在秀策3、4歲時,只要給他棋子,他就不哭了,並且會排起棋子來玩。在他五歲時,富商橋本吉兵衛就很賞識他的圍棋天分,到了七歲時,由當時的三原城主淺野甲斐守忠敬(譯註:日本古代稱呼有官職的有力人士時,都是姓+官職+名的叫法)准許他師事竹原的寶泉寺住持葆真和尚下棋。

2019年5月19日 星期日

[連載]天棋的世界(31)


(31)看出秀策棋才的丈和

進入江戶時代、天下太平的1612年(慶長17年),德川家康指示幕府給予本因坊算砂為首的圍棋棋士群、將棋棋士群各八名優厚的俸祿(五十石.十扶持;譯註:當時的習慣是用米---單位是石來做為收入的標準。)。

其實在這之前,只要是當政的霸主(譯註:如織田信長或豐臣秀吉)也都會給予圍棋高手們相當的優渥待遇,但正式訂定制度,讓下棋的專家能夠正式以此為職業、產生了「專門棋士」,則是從這一刻開始。

第一世本因坊算砂(1559~1623)是生於舞樂宗家,八歲時成為其叔父日淵所開山的寂光寺之弟子出家,然後一面修行佛教、一面學習圍棋。

2019年5月18日 星期六

[連載]天棋的世界(30)


(30)一局五百萬元的賭棋!

在討論天碁小朋友在意外之處可以重新面對棋盤下棋的事情前,我們先來介紹一下日本的圍棋故事吧。

打開古書來看,1845年(弘化2年),本因坊秀策十七歲時,是本因坊門下最受期待的四段棋士,當時還沒被指定成本因坊一門的繼承人,所以使用本姓,稱為安田秀策。

在隔年出版的「大日本圍棋姓名錄.段付所付門人順(段位門派排名表)」中記載的棋士名單中,有段的棋士共有325人,其中有7位是女性棋士。

據說1846年時,日本的總人口大約是2700萬人左右,如果把有段位就視為職業棋士的話,那麼當時的職業棋士與人口的比例大約是現在的兩倍以上。(譯註:目前日本的職業棋時大約是四百多人,日本人口約一億三千萬左右,棋時比例變化不只兩倍)

2019年5月17日 星期五

1900號達成


不知道為什麼,忘了在1800號達成時寫個統計文,只好到1900號達成的今天,一口氣來更新一下。

這次距離達成1700號的2017年11月1日,僅僅花了1年8個月左右就達成,平均每一百張只要大約10個月就可突破,這當然還是要感謝某網紅大師的贊助。

照例,接下來就來看1900號達成時,各個排行榜的變化吧?

===

音樂類別排行:

2019年5月16日 星期四

[連載]天棋的世界(29)



(29)母親教的棋

即將展開大風大浪人生的天碁,雖然才六歲,卻已經學到了和大人相當的「技藝」。

就是從父母身上學到的「圍棋」。而且主要是跟比父親棋力更強的母親學的圍棋。因為對於天碁來說,不論是甚麼好的環境、甚麼偉大的對手,都比不上和父母在一起下棋的時間更加寶貴吧。

不過,即便是現在,從小是跟母親學棋的人,恐怕是非常少;但在圍棋史上被稱為「近代圍棋之祖」、「史上最強棋士」的碁聖本因坊道策,其實就是由母親教會圍棋的。

2019年5月15日 星期三

名曲介紹: Guisganderie


譯自:佼成管樂團「威尼斯狂歡節」CD解說
文:稻垣征夫(日本著名單簧管演奏家/指揮)

曲名:吉斯剛大師(Guisganderie) 作曲:佛斯汀.尚賞(Faustin Jeanjean)與摩西斯.尚賞(Maurice Jeanjean)

佛斯汀.尚賞(1900~1979)是出生於法國南部,後來到了巴黎的音樂院學習作曲。此外他也是小號演奏家,同時在古典與爵士樂界活躍著。至於摩西斯.尚賞和佛斯汀是兄弟,摩西斯本人則是單簧管演奏家。

至於這首曲子則是尚賞兄弟倆人為了他們的共同好友安利.吉斯剛(Henri Guisgand,1913~1982)所寫,所以直接以他的名字加上erie的詞性變化為曲名,因為帶有尊敬之意,故中文可以翻為吉斯剛大師。

2019年5月14日 星期二

[連載]天棋的世界(28)


(28)御城碁

日本的戰國時代結束、德川幕府建立後,當時的社會就有了推廣文化的餘裕了。

而從1588年從豐臣秀吉手上獲得圍棋官職(官賜碁所)的日海(即後來的第一世本因坊算砂)則在1603年、於從以前開始就喜歡圍棋的德川家康當上征夷大將軍(譯註:德川幕府初代將軍)時,為了祝賀而前去參拜德川家康、並且授五子指導了他一局。

之後,德川幕府也在1612年設置了「碁所(譯註:圍棋部)」、「將棋所(譯註:將棋部)」、並且在1626年開始了每年舉行一次、在德川將軍面前對局的二到三局的「御城碁」與「御城將棋」。

直到1864年終止為止,御城碁總共進行了230多年,棋士們就在將軍面前一決高下。

這230多年總共下了536局、出賽的棋士共有67人。

能出賽的棋士可以獲得銀子十枚、禮服、早晚餐與茶果點心。(江戶前期的銀子一枚相當於現代十萬日圓的價值)

能夠出賽御城碁的對局者主要是本因坊、井上、安井、林等四大門派的掌門(當主)與繼承人(跡目)與七段以上的棋士、偶爾也會有棋力被認可參賽的四大門派以外的棋士參加。

對局的時間通常很長,所以實際進行御城碁時會採用「下打(譯註:在外面先下完)」、然後在將軍面前擺出來的方法。但「下打」的過程往往也會花上數天,規定是沒下完前是禁止外出的,所以才會出現了「棋士就算父母過世、也不能回去看最後一面」的俗諺。(當然,一般的圍棋愛好家是不用擔心會遇上這樣的問題。)

至於天碁小時候所處的時代,就是德川幕府時代的末期。

當時的天保11年(1840年),十一世井上幻庵因碩提出了爭取圍棋界最高地位「名人碁所」的申請,但同時被本因坊秀和提出了進行比賽對決(爭碁)的要求,結果在天保13年輸給了本因坊秀和,只好放棄申請「名人碁所」。

在那之後,秀和的繼承人本因坊秀策則是從1849年開始到1855年為止,完成了御城碁十九連勝的偉大紀錄。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5月13日 星期一

[連載]天棋的世界(27)


(27)天保四傑.太田雄藏七段

在我小的時候,只要是父親講到江戶時代(德川幕府時代)圍棋界的故事的話,幾乎都是歷代本因坊的豐功偉業。

其中與本因坊秀策下了三十局大賽的太田雄藏七段的種種軼事,最能打動我的內心。

太田雄藏是出生於商家,並且很小就開始在圍棋四大門派之一的安井家學棋。

之後,他升上了可以去下符合許多棋士們心中目標之「御城碁」資格的七段。但是長得很帥得太田雄藏因為討厭「剃髮」(譯註:進將軍所在的江戶城,具有武士或僧侶資格是基本條件,職業棋士都在下棋,幾乎不可能成為武士,只好用僧侶的身分進城---事實上職業棋士正是由所謂「寺社奉行」的幕府官員管理,所以得剃髮),而成為了「不下御城碁的特異七段」。

2019年5月12日 星期日

Jon Manasse專訪(2) 完


重視思考的高效率練習法


採訪:那您現在是隸屬於哪個樂團?
J:演奏活動上,我現在是ABT與Mostly Mozart Festival Orchestra的單簧管首席,也在離我家不算遠的林肯中心、Orchestra of St.Luke's、All Stars Orchestra演奏。這個All Stars管弦樂團是MET、芝加哥交響樂團、波士頓交響樂團等全美知名樂團的首席群所組合的樂團,除了演奏以外、也注力於教育活動上。這個樂團的演出有時也可以在Youtube上看到喔。此外,因為團員們都很忙碌,所以每次都是不採排、直接開始收錄。所以這是靠著大家都有很強的專注力在演奏的。

在教育領域上,目前我在茱麗亞音樂院、曼尼斯音樂院、里恩音樂院(佛羅里達)任教。除此以外,我也是Cape Cod音樂節的藝術總監。

採訪:您參加了很多團體啊,那您自己是甚麼時候練習的呢?

J:如果樂團正處於樂季演出的時候,我會跟數個隸屬的樂團談好演出的行程。其實不只是樂器、演奏或音樂,我對於人生的一切都很講求彈性,重視能參加具有不同曲目的音樂團體的演出機會。

2019年5月11日 星期六

Jon Manasse專訪(1)


譯自:自助餐甲片分公司官網


2019年瓊.曼尼西專訪

[前言]

贏得第36屆慕尼黑國際音樂大賽特別獎、以全美頂尖單簧管演奏家活躍著的音色魔術師瓊.曼尼西(Jon Manasse)先生,現在也持續使用巴菲(Buffet)公司各種樂器而打動著所有的樂迷。因此這次我們就想請他來聊聊關於他的演奏與音色之奧秘。(採訪日期:2019年4月24日於東京)

美麗音色的原點,就在於與大衛.韋伯先生的相遇

採訪:曼尼西先生的演奏,是被紐約時報或華盛頓郵報等主流媒體讚嘆不已、特別是其音色廣受大眾的肯定。在日本,我也聽到有很多人是在CD中聽到曼尼西先生的音色而成為您的樂迷的。

曼尼西(以下簡稱J):謝謝。我聽到人家跟我說「我不知道單簧管可以發出這麼好聽的音色」時,就是我最高興的事情。

2019年5月10日 星期五

[連載]天棋的世界(26)



(26)天保六年(1835年)

接連遭遇不測命運的天碁,究竟是處在怎樣的時代?當時的圍棋界又是怎樣的情形?

這一連串的故事是設定為發生在江戶時代的天保二年(1831年)。當時圍棋界的四大門派本因坊家、安井家、井上家、林家正在爭奪「名人碁所」的寶座,但就在這一年中,幕府突然直接任命了本因坊丈和擔任名人碁所。

對此大為不滿的井上幻庵因碩就命令了自己的愛徒赤星因徹去挑戰丈和。幻庵的打算是如果赤星因徹能夠獲勝的的話,他就要去幕府申訴「丈和不適任名人」將丈和拉下馬來。

考慮到日本當時是鎖國狀態的話,這局棋就相當於爭奪今天的國際棋賽冠軍一樣。

這一局就在老中(幕府高級官員,僅次於「大老」)松平周防守宅邸進行。從天保六年的7月19日一直下到27日分作四天下完。赤星在此局中拿出了據說是因碩秘招的大斜定石新手,在布局階段取得了優勢。

然而接下來丈和下出了出乎意料之外的「丈和三妙手」,一口氣挽回了頹勢,最後就是丈和獲勝。

據說此時已經罹患重度肺結核的赤星因徹在棄子投降後立刻吐血出來(所以此局也被稱為吐血之局),並且在下完的兩個月後去世。因此可說這局也是攸關赤星因徹性命的一局。

光看到此局進行的狀況,就知道當時的圍棋界是和江戶幕府的中心是緊密結合在一起的,可見每一局的輸贏都關係到圍棋門派自身的名譽,是個下棋壓力非常重的時代。

由此也可以推測出當時圍棋棋士的社會地位非常之高。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5月9日 星期四

柏林愛樂新指揮錄音介紹



完全發揮佩特連科真正價值的「悲愴」

即將在2019年8月就任柏林愛樂首席指揮的基里爾.佩特連科(Kirill Petrenko)與柏林愛樂的第一張CD正式發行了。CD的演奏曲目是柴可夫斯基的第六號交響曲「悲愴」。這是自從他在2015年夏天獲選為柏林愛樂的首席指揮後,第一次獲得客席指揮柏林愛樂機會下(2017年3月)收錄的內容,所以就把彩排與三場音樂會的實況錄音做成了現場錄音CD(譯註:換句話說,還是經過了相當的剪輯?)

佩特連科簡介

佩特連科是1972年出生於西伯利亞的鄂木斯克,十八歲時和家人(其中父親也是小提琴演奏家)一起移居奧地利,並且在維也納接受指揮的教育。就這點來說,他可說是吸收了俄國與德奧兩區傳統的音樂家。他在歷經維也納國民歌劇院(Volksoper Wien)、曼寧根歌劇院、柏林喜歌劇院等處歌劇院活躍之後,在2013年成為巴伐利亞國立歌劇院的音樂總監。他第一次指揮柏林愛樂,是在2006年,在那之後也僅僅指揮過柏林愛樂三次,卻一舉獲選為柏林愛樂的首席指揮。

2019年5月8日 星期三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48)


禁衛軍樂團團員名單(1859年8月)

註:<1>=1等樂手(<2>、<3>...以下皆同)、<E>見習樂手(Musicien Eleve)、<SC>為預備樂長(Sous Chef)

長笛:
Hector Francois Handschu<1>
Charles Adolphe Plaetsier<2>

雙簧管:
Jules Constantin Boulu<1>
Adolphe Gustave Pillard<E>

單簧管:
Philippe Pares<1>
Jean Nicolas Laloyaux<2>
Louis Wartel<2>
Charles Jacques Pares<2>
Louis Adolphe Lecot<3>
Louis Charles Montharu<3>
Henri Auguste Lefin<E>
Leonard Jean Arentz<E>
Nicolas Krebs<E>
Pierre Claude Francois Bouillon<E>

2019年5月7日 星期二

[連載]天棋的世界(25)


(25)撐過艱辛的時代

從這一期起,還很幼小的天碁與彌生開始了他們悲慘的命運了。

失去雙親的他們、又是處於被追殺的狀態,完全就是無依無靠的不安。

這讓我想起了我國中一年級時,三個還在念小學的弟弟也成為木谷道場內弟子左右的事情。

2019年5月6日 星期一

趙老伯的圍棋亂講(02)


(2)大腦可以進化三百年!阿堇很值得期待~

仲邑堇小妹妹好可愛啊!大家應該也都這麼覺得吧?所以我這篇不得不來寫一下她囉。

我是看網路新聞才知道她的。原來她是4月1日起正式成為職業棋士的小朋友。她的父親是仲邑信也九段,嬤嬤是圍棋講師的仲邑幸女士。她長的這麼可愛,不知道是像誰啊?我想絕對是像媽媽吧?(笑)

2019年5月5日 星期日

[連載]天棋的世界(24)



(24)日本棋院創立90周年紀念~器度宏大的大前輩們

劇情歷經大風大浪的「天棋」,到這一期剛好是第一部結束。天碁兄妹接下來的命運會變得怎樣?實在很令人擔心啊。

其實這個月(2014年10月)剛好是日本棋院創立90週年紀念的關係,所以我想稍微介紹一下我所知道的日本棋院歷史給大家知道(畢竟我也入段43年了,所以至少我大約也知道日本棋院大概一半左右的歷史啊)。

失去江戶幕府支持的明治時代之日本專家棋士(譯註:德川幕府被明治維新推翻,新政府沒有過去一樣的圍棋官職,所以原本的棋士們都等於失業了),因為少了強有力的後盾,而陷入混亂的狀態中。

到了1924年(大正13年),圍棋界接受了大倉喜七郎先生莫大的援助,因而可以創立日本棋院。

2019年5月4日 星期六

[連載]天棋的世界(23)



(23)中國的圍棋

這一期我也以我自身的經驗來談談漫畫「井山裕太物語」中提到的中日圍棋交流話題。

中國和日本的圍棋交流活動是從1960年開始,途中雖然曾經中斷過一段時間(譯註:文化大革命),但現在是繼續下去了。

我自己是在1979年和我弟弟小林覺(當時五段,現九段。並且在2019年當上了日本棋院的理事長)一起被選為日本代表而前往中國訪問活動。

2019年5月3日 星期五

[連載]天棋的世界(22)



(22)天才少年

這一期想以漫畫「井山裕太物語」出場人物的身分,來聊一聊「和天才少年對局」的秘辛。(譯註:其實井山裕太物語這個漫畫的前半段的作者和漫畫「天棋」的作者都是同一人,是畫風有點昭和時代風格、歷史劇氣氛濃厚的松田一輝先生。而井山裕太物語中剛好畫到了小林千壽五段當初和井山裕太下指導棋的情節,所以小林五段就利用這個專欄寫了出來)

其實我自己也是幼稚園就開始學圍棋,升上小學一年級的同時也成為了木谷老師的內弟子。但隔年來到日本也成為木谷老師內弟子的趙治勳先生當時年方五歲,卻能讓我七子還可以獲勝,當時讓我深受打擊。

但也因此,後來我就有很多和天才少年對局的機會,其中只要有讓我有「這是可以背負圍棋界未來的小棋士」預感的人,很不可思議地幾乎都會命中。

2019年5月2日 星期四

[連載]天棋的世界(21)


(21)向本因坊秀策學習

江戶時代(德川幕府時代,1603~1867)對日本圍棋史而言,甚至可以說對整個世界圍棋史而言都是個革新的時代。

在這之前,圍棋被當作是「權貴人士的興趣、教養」工具,但到了德川幕府開始後,日本國內的紛擾都已結束,於是德川幕府就制定了「碁所」(譯註:以現在的話來講,就是「圍棋部」或「圍棋局」。同樣地,將棋也有「將棋所」),就是給許許多多棋士中的最優秀者一個正式的「官職」。於是「專門圍棋棋士(職業棋士)」就誕生了。

而這些職業棋士也為了爭取自己的名譽而持續在盤上鑽研棋藝。

這些棋士們所留下的棋譜,也仍然持續帶給現在的職業棋士很大的影響。

2019年5月1日 星期三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47)



上述這些名家中,菲利浦.帕雷(Philippe Pares)正是禁衛軍樂團的第四代樂長菲利浦.查理.加布里爾.帕雷(Philippe Charles Gabriel Parés)的父親,在加入禁衛軍樂團前,曾是以薩克斯風為主要編制的大管樂協會重奏團(Societe de la Grande Harmonie) 的團員,但在禁衛軍樂團後來加入了單簧管的彌馬(Mimart,譯註,名字不詳)或短號的安邦(Jean-Baptiste Arban)後,加上禁衛騎兵軍樂隊是由摩爾(Nicolas Mohr)擔任樂長來指揮,名氣大為提升,帕雷才會加入禁衛軍樂團中。其實禁衛軍樂團單簧管團員中的查理.傑克.帕雷(Charles Jacques Pares)也是菲利浦的弟弟。參加禁衛軍樂團1872年的美國巡迴演出的單簧管團員史塔克(Charles Philippe Starck)則是在巴黎音樂院接受有名的克羅賽(H. Klose)與雷洛依(A. Leroy)教授指導、而於1869年拿到第一獎畢業,然後在雷洛依教授建議下加入了禁衛軍樂團中。他是繼承了克羅賽與雷洛依兩位教授的優點的優秀演奏家,後來又繼續進修和聲學,通過了陸軍的預備樂長考試而成為步兵129連軍樂隊的預備樂長,然後又通過了樂長資格考而成為了步兵40連軍樂隊的樂長。短號的希維斯特(Charles Camille Sylvestre)以是位非常優秀的獨奏家,因此僅僅短期加入了禁衛軍樂團。而同樣是短號團員的林傑(Felix Ligner)則是將中音薩克號(Alto Saxhorn)改良成法國號形狀、同時兼具降E調與F調調性的中音號(Cor. Alto),在當時曾經被推廣普及起來。至於中音薩克號團員的莫希(Adolphe Maury)則是禁衛軍樂團的預備樂長傑克.莫希(Jacques Hippolyte Maury)的兒子。在1886年左右的團員中也有長笛的馮特波奴(Leon Fontbonne)、單簧管的帕拉迪(Henri Paradis)、短號的拉夏諾(Jean Lachanaud)、薩克斯號的拉佛爾格(Francois Laforgue)等人都是當時的樂長賽列尼克引以為傲的名演奏家,其實他們是在帕雷時代就以禁衛軍樂團的核心團員活躍著。除此以外,塞爾瑪(Selmer)樂器公司的創立者亨利.塞爾瑪(Henri Selmer)也是賽列尼克樂長時代的禁衛軍樂團單簧管團員,後來在1885年為了開始正式製造單簧管而從禁衛軍樂團退職。

其實亨利.塞爾瑪也在1880年於巴黎音樂院取得第二獎,那一年的第一獎剛好就是前述的帕拉迪(Henri Paradis)。回過頭來看,帕雷兄弟也都是巴黎音樂院畢業的,哥哥菲利浦是1848年的第一獎,而弟弟查理則是1854年的第二獎(譯註:所以哥哥當上了首席)。此外,同樣是巴黎音樂院畢業的有在1865年拿到單簧管第二獎的賴蒙(Francois Bertrand Raymond)與1873年拿到單簧管第一獎的格哈費爾(Charles Graffeuil)。後者後來也當上禁衛軍樂團的單簧管首席。

在長號團員之中也有非常優秀的音樂家存在,其中在1854年拿到巴黎音樂院第一獎、成為禁衛軍樂團的第一任長號首席的拉薩恩(Hippolyte Auguste Lassagne)與1867年拿到巴黎音樂院第一獎、後來也當上長號首席的雷泰優爾(Desire Letailleur)、巴黎音樂院第二獎的托弗涅爾(Jean-Baptiste Thouvenel)都是其中赫赫有名的演奏家。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4月30日 星期二

煩惱天國(89)


週刊碁2018年01/29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96

[到了會意識到死亡的年齡]


Q:我的煩惱是我很怕搭飛機。因為不知道飛機何時會搖起來,所以總是非常緊張。最頭疼的是,最近因為人事異動被調去了社長秘書室,必須要跟董事們一起搭飛機的機會也變多了。也是因為跟高層們一起搭飛機,我也不能顯現出很害怕的樣子,所以不知如何是好。差不多到了如果飛機上鄰座就是趙老師的話,我一定會抓住趙老師的手的程度了。不知道有沒有甚麼可以不害怕搭飛機的方法?此外,趙老師又是怎麼過搭飛機的這段時機的呢?

~S.T 45歲 社長秘書 女性

A:之前,不知道是哪裡聽到的新聞說,現在飛機的安全性是越來越進步了。雖然現在和以前相比發生事故的機率低很多了,但是心裡還是會有一旦墜落就會死亡的恐怖感。大家還是會說希望能有更加安全的交通工具,對吧。

2019年4月29日 星期一

大衛.顧爾德專訪(02) 完



茱莉亞音樂院畢業後,前往巴黎留學

Y:其實大衛先生您除了巴賽管以外,也會演奏很多特殊的單簧管,好比剛才您給我看的降A調單簧管就是非常罕見的樂器。順便想請教一下您現在使用的樂器與配備?

D:我目前主要還是在吹標準單簧管(降B調與A調)及低音單簧管。有些單簧管演奏家會覺得最好不要去碰低音單簧管比較好,但我覺得如果剛好有可以學習低音單簧管或演出的機會的話,最好還是盡量去挑戰低音單簧管看看。

我的降B調是巴菲公司的R13、RC、Prestige等三把,A調的話則是R13。低音單簧管我用的是同樣巴菲公司的托斯卡,低音單簧管的調音管則是使用新發售的ICON版本。我的吹嘴當然都是凡得倫公司的產品。其中降B調單簧管上用的是BD5、搭配的是傳統藍盒的簧片。低音單簧管則是使用B50的吹嘴,簧片則是V12。

2019年4月28日 星期日

大衛.顧爾德專訪 (01)


譯自:The Clarinet雜誌Vol.69/2019年春季號

紐約的單簧管專欄Vol.25

大衛.顧爾德專訪

[大衛.顧爾德簡介]

大衛.顧爾德(David Gould)出生於美國紐約長島地區。茱莉亞音樂院單簧管主修畢業後,前往法國巴黎留學。單簧管師事過Stanley Drucker、David Weber、Jacques Lancelot、Philippe Cuper、Michel Arrignon。主要是以紐約為據點進行演奏活動,並且和許多著名管弦樂團共同演出過,現在身為Vandoren公司的代言人而有很多關聯性的工作活動,每天都過著非常忙碌的音樂生活。

採訪/文:鄭優樹

和洛杉磯愛樂一起前來日本巡迴演出

採訪(以下簡稱Y):您好,感謝您百忙之中接受採訪。以前您也曾在我們這個專欄中接受過採訪,因此想請教您最近有甚麼新的活動?

2019年4月27日 星期六

張栩的奇幻詰棋世界(10)



[9]完成巨大骨牌

~一直在轉彎的征子

想要將全局性的征子盡量填滿棋盤時,就產生了征子途中要改變好幾次方向的必要性。在這其中所要施加的心思,可說製作這種全局征仔問題時的苦處與樂趣。

[出題圖] 黑先白死

黑先 請救出黑△五子。下到最後,會出現怎樣的圖案呢?


照例黑△五子只有兩氣,所以叫吃白子時是絕對不可以放鬆的。只要沒法繼續叫吃白棋下去的話,黑棋就馬上失敗了

2019年4月26日 星期五

張栩的奇幻詰棋世界(09)



[8]使用整個棋盤的裝飾畫

~浮現而上的條紋圖案

全局性的征子問題,單單僅是追殺對方棋子然後吃掉就不好玩了。所以創作這種問題時,必須要抱持各種主題的態度來挑戰。

所以以前出過的征子問題中,最後會在棋盤上顯現出動物圖樣的問題,也是其中之一。不僅是動物,當然也可以做出其他圖形與條紋。

這次與下次要出的全盤征子問題,也是這種會出現條紋的問題。

2019年4月25日 星期四

帕斯卡.摩拉蓋斯2018年專訪(02) 完



採訪:可以說是大家都開始接受這種持續進行的國際均一化是嗎?

P:這件事本身是有點令人遺憾的。因為不論是管弦樂團也好,音樂家本身也好,均一化也就等於是辨認度的喪失。不過,以一位單簧管演奏家而言,我自己原本就不是忠實地遵照所謂的「法式單簧管演奏風格」傳統,搞不好反而對於這種均一化的進展有所貢獻吧(笑)。然而實際上,我原本就是以這種風格為我的志向,希望能吹出不是攻擊性的圓潤音色,而且不管是誰也都會比較喜歡聽這種很舒服的音色,所以很容易就自然而然地以這種音色為目標。

最重要的是忠於樂譜的指示,其次則是如何詮釋

採訪:相對於傳統的法式風格,我覺得您可以說是確立了您自己的「摩拉蓋斯風格」,您覺得這是一種怎樣的風格?

P:我想這個問題應該去問其他人比較好(笑)。因為想把「我想吹出這樣的音色」、「我想做出這樣的音樂」的概念跟大家分享的行為,其實就等於在建立自己的風格。原本音樂家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讓樂譜上記載的音符活生生地呈現出來,但在演奏之時,必須要依靠自己的直覺。音樂之中並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所以必須要相信自己感受到的東西就是真理來演奏。就算老師跟你說「應該要這樣吹」,也不可以就這樣照單全收。

2019年4月24日 星期三

帕斯卡.摩拉蓋斯2018年專訪(01)


譯自:Band Journal雜誌2019年4月號

音樂中並沒有所謂的「這樣就是標準答案」
而是應該相信自己感受到的東西就是真理的方式來演奏

~帕斯卡.摩拉蓋斯專訪

[前言]

法國的單簧管演奏家帕斯卡.摩拉蓋斯(Pascal Moragues)是年僅18歲就深獲大師巴倫波因的賞識,而被拔擢為名門巴黎管弦樂團的第一單簧管首席的名家。本雜誌藉著2018年12月巴黎管弦樂團(指揮:海汀克)來到日本巡迴時邀請他進行專訪。採訪中請他談了以巴黎管弦樂團為首、管弦樂團朝世界性均一化發展的狀況、音樂該如何表現、以及單簧管這種樂器的意義等許多讓人感興趣的話題。

2019年4月23日 星期二

圍棋史偵探之古譜再發現(01)


譯自:碁世界月刊

圍棋史偵探之古譜再發現

文:福井正明九段


(1)的確有本因坊算砂的持黑棋譜存在

十數年前,我曾經以「圍棋史偵探出動」為題在本雜誌上連載過一段時期。這次的連載,可以當作是前作連載的續集。只不過,內容上有很大的差異。「圍棋史偵探出動」是盡量不要引用棋譜,而特別注意寫成看起來會很開心的讀物。但「圍棋史偵探之古譜再發現」則一如其名,則是以棋譜為中心。

為何這次的連載會以棋譜為中心呢?這是因為我心中頗有懺悔與道歉之意。至今為止,我參與過許多過往的名人高手的全集或是棋譜集的製作工作。雖然我都是抱持著能夠毫不遺落任何一局棋譜的追求完美心情來收集棋譜,但幾乎可以說是必然會在出版之後,再度找到編輯時沒發現過的新譜或是舊譜中未完的手順。因此,這個新連載就是要來補充說明這些遺珠之憾。第一集則是依照時代順序,介紹第一世本因坊算砂的棋譜。

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

魔音穿腦測試趴兔


本館中算是最珍奇的收藏,就是可以稱為「小黑棒」的降A調了。

沒有意外的話,目前台灣應該只有這把而已吧?(就我所知...)

最近很有趣的是,有兩場音樂會都有可能動用到它,讓它多了很多出鋒頭的機會。不過,很遺憾的,在上次出差東京之時,它卻身受重傷,差點半身不遂。因為不知道甚麼原因,到了東京,它的泛音管脫落了(現在想起來,會不會是通條通入樂器管身時,很容易扯到這個泛音孔所造成的?不過,沒有甚麼證據就是了...)。當時靠著仕田店長的急救,勉強回到了可以吹奏的狀態。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還是得想辦法找到長治久安之策。

首先我去了大巨蛋對面的某樂器店。店長信義郭富城跟我這個木柵陳小春說:「這小事一樁,我幫你重車一個粘回去就好」。但就在動工之際,突然收到仕田店長的通知說:泛音管在他們店內的桌下找到了,他可以馬上幫我寄回來。理所當然的,「舊愛一定最美」,本館長就耐心等這個小零件回來了。

2019年4月21日 星期日

煩惱天國(88)


週刊碁2018年01/15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93

[讓我來告訴你甚麼叫真正的「愛」]


Q:趙老師您好。煩惱天國這個專欄每次都讓我看得很開心。身為圍棋初學者的我,都不是靠著深入的細算,而是用直覺來下棋,因此總是吃遍苦頭。說來有點不好意思,最近我愛上了在附近店家上班的公主大人。這件事和我下圍棋一樣,就是依照直覺而來的。現在我只要能看到她的臉就覺得非常幸福了。不過反而是公主大人在店裡的時間並不多,這時候我就會覺得很沮喪。想請教照老師,我該怎麼做,才能讓我的心情更加積極樂觀呢?

~神奈川縣 屁屁香鬆 22歲 學生

2019年4月20日 星期六

丹尼爾.奧登薩默專訪


譯自:Band Journal雜誌

丹尼爾.奧登薩默專訪

演奏時不要讓聽眾覺得這是一首難度很高的曲子就是法國音樂的難處

~最新專輯「玫瑰人生---法國單簧管音樂風格」介紹

[丹尼爾.奧登薩默(Daniel Ottensamer)簡介]

1986年出生於維也納,2009年贏得卡爾.尼爾森(Carl Nielsen)國際單簧管大賽(譯註:原文寫「優勝」,也就是第一獎,這是錯的。事實上丹尼爾.奧登薩默是那一年的第三獎,第一獎與第二獎分別為:Olli Leppäniemi、Christelle Pochet),也在同一年成為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與維也納愛樂交響樂團的單簧管首席。其父恩斯特(Ernst Ottensamer,已去世,去世前為維也納愛樂單簧管首席)與弟弟安德列斯(Andreas Ottensamer,現任柏林愛樂單簧管首席)也都是單簧管名家,因此可稱他們為單簧管世家,也組成過單簧管三重奏。他現在也是「維也納.柏林愛樂重奏團(Philharmonix)」的團長。

===

2019年4月19日 星期五

春秋子觀戰余話(38)



譯自週刊碁2018年01月29日號

春秋子觀戰余話(132)

祝白鳥澄子五段白壽生日快樂

1月6日我前去甲府拜訪白鳥澄子五段,因為這一天是她的白壽(99歲。譯註:因為「白」等於「百」減去「一」)生日。前去拜訪的一行人有工藤紀夫九段、中山薰三段、井上初枝二段、還有少年時代曾經當過院生的牙醫大竹博明先生。大竹先生也是白鳥老師圍棋上的弟子。

我想看到這份名單後,比較細心的讀者朋友應該會注意到,扣除身為觀戰記者的我之外,其餘全部都算是本因坊一門的嫡系人馬。工藤九段的老師是前田陳爾九段,而前田九段的老師正是本因坊秀哉名人。至於中山薰三段的老師是坂田榮男第二十三世本因坊,而坂田大師的老師是增淵辰子八段,增淵八段的老師則是第二十世本因坊秀元。此外,井上初枝二段與白鳥五段的老師也都是增淵八段。

(譯註:這裡的師承和棋味無窮等其他的說法略有出入,主要是很多人都有不只一位老師的關係,比如說工藤自己的啟蒙恩師其實是以名局細解的編輯著名的勝本哲洲先生)

白鳥老師其實看起來仍然炯炯有神。她的腳雖然稍微有點不好,但還是到門外來迎接我們一行人,並且很開心的和我們聊天。現場工藤紀夫九段公開的一段軼事非常有意思,這裡也分享給大家。大約在55年前,當時22歲的工藤紀夫六段和高川秀格22世本因坊一起被邀請去九州參加棋會。這個棋會就按照預定計畫順利參加完畢,然後高川老師說:「我要直接回去了,你呢?」,沒去過九州的自行車賽車場的工藤青年就想去這裡的自行車賽車場試試手氣(譯註:日本很流行賭馬和賭自行車,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藤澤秀行大師了)。這時高川老師就拿出了好多張名片,並且在這些愛好圍棋者的名片背面寫上介紹文。意思是如果錢輸光時,就可以去這些棋迷的家中拜訪,看看能不能幫忙周轉一下。這些名片中的其中一張是在北九州的木村家。其實正是白鳥老師的夫家。雖然幸好工藤先生沒有把錢輸光,所以也就沒動用到這些名片,不過現在他卻後悔說:「早知道,不管怎樣都該去一下呢」。白鳥老師也笑說:「是啊,你怎麼沒有來呢?」。

白鳥老師明年就百歲了,希望到時候還能見到她啊。(譯註:就是今年2019年,白鳥老奶奶順利成為百歲人瑞)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4月18日 星期四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46)


嘉雷(Bernard Gallais)副樂長(1972~1977)

嘉雷是1930年3月17日出生於法國西部曼恩.羅亞爾省(Maine-et-Loire)的安捷(
Angers),從小就開始學習音樂,長大之後跟著莫伊斯(Marcel Moyse)學習長笛、同時和史泰克學習和聲。但了他到達服役年齡的1949年7月20日以志願役的身分加入了步兵第八連的軍樂隊,到了1951年10月11日晉升成下士樂手,但在同年的11月23日被調去印尼值勤,直到1954年7月8日為止才回法國。在那之後的1957年,他通過了預備樂長的考試,而在1958年1月1日被任命為凡爾賽殖民地軍團步兵第一連軍樂隊的預備樂長。也是這樣,他在1961年4月5日被調去了非洲西部的貝南共和國首都新港(Porto-Novo)的共和國禁衛隊軍樂隊,又在1964年9月1日被調往了呂埃馬爾邁松(Rueil-Malmaison)的海軍陸戰隊步兵第三連軍樂隊,又在隔年的8月3日調去的非洲西部的象牙海岸共和國阿比尚(Abidjan) 市的共和軍陸軍軍樂隊;到了1967年4月21日再被調往舒蘭的通信第八連軍樂隊。到了1968年他通過了二等樂長的資格考,又在同年5月1日升上了中尉,而被任命兼任法國西部薩爾特(Sarthe)省拉弗萊什(La Flèche)市的陸軍少年學校的樂長與教官。

1972年他報名了禁衛軍樂團的副樂長甄試,榮獲第一名,就在當年的7月1日就任禁衛軍樂團的副樂長,並且在1976年1月1日升上了上尉,卻在隔年的1977年6月30日轉任了禁衛軍步兵第一連的信號樂隊樂長。後來他在1982年1月1日升上了少校,又在1983年12月31日退休,最後是在1984年1月1日起擔任上塞納(Hauts-de-Seine)省庫爾布瓦(Courbevoie)音樂院的校長。

===

VI.歷代的團員與演奏名家

從創立到魏提治(Gustave Wettge)樂長時代


法國樂壇的演奏名家大致都要在1880年代之後才有名起來,但在禁衛軍樂團由信號樂隊轉型為管樂團當時入團的成員中雙簧管首席的布盧(Jules Boulu)、單簧管首席的帕雷斯(Philippe Pares)、短號首席的德雷弗斯(Albert Dreyfus),都已經相當有名了。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4月17日 星期三

開箱文(73)


在上次的東京出差報告中,提到了戰利品中有個看起來滿便利的新玩意兒。

今天就打算來介紹這個新玩意兒。

首先立刻上圖:


這個玩意兒就叫做Smart Rod,中文的話,該叫「聰明棒」?還是「聰明通條」?或是時尚新潮一點叫「史麥脫棒」呢?就請各位看官自由心證了。以下統稱「聰明通條」比較符合實際使用狀態。簡單來說,這是一系列的新型管樂器清除水分的工具。說是一系列,是因為除了圖中這個單簧管版以外,還有長笛版、小號版、長號版等等。

2019年4月16日 星期二

平常心


下圍棋的人,一定都聽過「平常心」這三個字,本盧自然也不例外。

但聽起來很容易,做起來很困難。本盧下了這麼多年棋,只知道這三個字怎麼寫,完全不知道怎麼實踐。

不僅是下棋、表演也好、偶爾被叫上台去鬼扯兩句也罷,還有考試,本盧面對時通通都是緊張狀態。

也是這樣,非常羨慕像吳清源大國手這樣總是臨危不亂的人。真不知要何等的修養才能到達平常心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