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

星陣古譜分析(5)


第三譜(61~100) 打掛之後形勢動盪

秀策的棋風被認為是儲備力量式的正統派下法,但也不是只有緩慢地構築自己的陣勢而已。秀策棋力強大的本質在於天才型的勝負直覺與巧妙的臨機應變上。前一譜的黑53可說是表現出這種特色的最佳例證了。感覺到自己從佈局以來形勢就不太妙的秀策,故意走出對方細算預期之外的棋,就連經驗老到的幻庵因碩也被他唬弄過去。雖然年方十七,卻讓人感到有超乎其年齡的老獪之處。

不過此譜的黑61是一手太過悠閒的緩著。星陣的意見是此棋應該照5圖黑1夾比較好。

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星陣古譜分析(4)

以人工智能分析古譜!

星陣vs歷代古名人 道策.丈和.秀策

解說:大橋拓文 共同合作單位:星陣(GOLAXY)團隊

第二局 耳赤之局

弘化3年(1846年)弈於浪華天王寺屋辻忠二郎宅/中川順節碁會/中之島紙屋宅

讓先 安田秀策 四段 白 井上因碩(幻庵) 八段

第一譜(1~24) 愛用的「尖」

大家好,我是大橋拓文。為了紀念碁世界雜誌第800號而從前一篇開始連仔的本專欄,是令了中國的圍棋AI「星陣」來分析古代的名人「道策.丈和.秀策」的棋譜。

星陣和其他許許多多的AI不同之處,就在於它在顯示出評價數據時,不僅會分析出勝率,也會同時算出盤面的目數差距。也是因為它可以在變更貼目數值之下進行搜尋模擬,所以也能用來分析不貼目或是讓子棋的棋譜。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貴陽罰站記 (09) (火龍果)酒池(牛)肉(鍋)林大結局 (完)

除了去黃果樹瀑布這天以外,接下來的日子基本上就是往返於罰站園區與飯店之間。

用餐也大致上就是往飯店對面的美食街或是附近的便利商店(這裡當然沒有全家或小七這種連鎖便利商地,而是當地人自己開的,規模介於超市與便利商店之間,稱為超市也勉勉強強OK)買買東西。

以去黃果樹瀑布隔天的週日為例,本更生人基本上就是蹲在飯店房間整天進行編譜、睡覺、洗衣...等戶內活動,直到晚上七點才下樓出去逛逛兼用餐,總之就是非常悠閒(?)的退休生活的感覺。

因此最後就是來稍微介紹一下後面這些平凡的罰站生活。

意外的是,這裡的幾家便利商店都沒看到有賣麻辣花生(貴州人明明愛吃辣!),倒是看到這種甚麼蛋皮花生或魚皮花生的東西。

既然沒吃過,我就各買了一包來吃看看,可能是我味覺遲鈍,覺得這就是普通花生的味道,既吃不出蛋味、也吃不出魚味...。

當然,趕作業的同時也需要茶尋味的陪伴 XD

2019年11月18日 星期一

貴陽罰站記 (08) 天星橋後篇/陡坡塘篇


天星洞出口有個小小的涼亭,因此我們就在此處稍事休息,順便欣賞一下風景。

然後再幫茶尋味打一下卡(笑)

涼亭的一端是個小賣店,自然是沒有賣茶尋味,只好用實際行動抗議一下XD

2019年11月17日 星期日

悼小川誠子


悼小川誠子六段

小川誠子六段,可以說是創立現在女子職業棋士風格的先驅者。

她其實是獲得過女流本因坊等女子棋賽大頭銜的第一流女子職業棋士,但也能在電視圍棋錦標賽中以簡明易懂的方式,完成讓棋迷觀眾明白解說的重要任務。

在她以前,圍棋節目中的助講,都是由男性觀戰記者來擔任的。小川誠子六段是第一個在NHK杯中擔任起該節目的主持人的女性棋士,從此確立了現在NHK圍棋節目的型態。小川誠子六段自己回顧說,當年沒有人想到這是職業棋士出來當主持人,所以「很多人常常都在問我是不是女主播」。

就像青葉薰五段(青葉かおり)所說「我就是因為崇拜小川老師,才想要當職業棋士的」,很多女孩子都想成為像小川誠子一樣的職業棋士。

在手機或平板上剛開始出現圍棋的應用程式(App)沒多久,她就馬上對此感興趣:「這樣怎麼用?」,她自己也馬上安裝起來用看看。充滿對新事物的好奇心,似乎就是她保持年輕的秘訣。誰知道...

謹此,希望小川誠子六段能夠安息。

===

[參考]本部落格中與小川誠子六段的相關文章




等等

2019年11月16日 星期六

貴陽罰站記 (07) 黃果樹大瀑布後篇/天星橋前篇


午休結束,繼續遊山玩水行程...
不過在那之前,先來補充一下大瀑布的實際影片:





用完餐、看完風景,再往前走,就是我們來時沒有搭的電扶梯搭乘站。從我們進來走了一大圈回到這裡,不過也才一個多小時,其實並不累。但是反正沒搭過,一行人決定來嚐嚐鮮,還是決定搭乘電扶梯上去。

2019年11月15日 星期五

開箱文(81)

好滴,距離上一篇開箱文大約也兩個月左右了,再不開箱,各位忠實讀者都快要抓狂了吧?
(並沒有!)

既然如此,到了這個開箱的季節(?),理所當然就該買個甚麼來開一下囉。

那今天到底要開的東西是啥?

2019年11月14日 星期四

貴陽罰站記 (06) 黃果樹大瀑布中篇


很快地,專用巴士人就坐滿了,於是司機就載著我們往第一個區域---陡坡塘前進。從我們搭乘巴士的地點到天星橋一路還要經過不短的彎彎曲曲的山路,顯然瀑布位在比想像中的還要深入的深山中。






以上是前往陡坡塘一路上的山景。其實路上偶而還是會看到一些餐廳,但現在顯然是都沒人再關店了。由此可以推測當初這個園區是自由開放給民眾自行開車上山的,所以才會有這些小店的存在。後來可能是因為自行開車破壞風景、不易管理的關係,全面禁止自行開車而用專用巴士接送後,這些小店就難以經營,而自然滅亡了吧?。

2019年11月13日 星期三

[緊急插播]重現天日

說到單簧管的難曲,弗朗賽(Jean Francaix)寫的單簧管協奏曲,絕對是名列前面的候選名單之一。這首曲子剛寫出來時,就被著名英國單簧管演奏家傑克.布萊摩(Jack Brymer)評為:

這是一首寫給未來演奏的作品。除非這樂器(單簧管)能夠更進化,或是人類的雙手改變構造,才可能演好。(A work for the future, possibly when the instrument has developed further or human hand has changed.)

其難度之高,由此可見一般。其困難之處,主要就是寫了一堆像馬戲團表演一樣的快速音群樂句,而且調性竟然寫在A大調上,卻指定使用降B調單簧管演奏,於是演奏家就被逼的整首曲子要面對五個升記號以上的折磨。

2019年11月12日 星期二

貴陽罰站記 (05) 黃果樹大瀑布前篇


雖然本更生人是不太出跨週的罰站行程,但這次既然遇到了,一行人就來討論週末該如何打發。

老實說,我是比較想躲在飯店睡大覺的。不過團體行動,總是要少數服從多數,也就只好乖乖認同大家的決議。一行人中最資深的更生人說想去貴州最有名的黃果樹大瀑布,所以最後就決議去看瀑布了。而且仔細想想,人生能來這裡的機會恐怕不多,下次再來不知何年何月,乾脆就去瞧瞧吧。

其實黃果樹大瀑布離我們所在的貴安新區也真的不遠,根據股溝妹的導航規劃來看,大約一個多小時,或說是93公里就可以到達,但考慮到假日遊客比較多,我們還是打算八點早早出發,以免塞車塞人。

從地圖上看,大致是這個樣子。右上的黃點就是我們住的飯店,左下的紅點就是黃果樹大瀑布,距離大約是九十幾公里左右。

其實從貴陽市中心有直達車會到瀑布,但我們要先搭公車回頭去貴陽,再從貴陽坐車過去,這樣不算塞車(應該是不會塞才對),大約要三個小時,實在太浪費時間。

2019年11月11日 星期一

貴陽罰站記 (04) 野餐預備篇


抵達貴陽的第三天,照例還是去看守所分所報到。

這一天倒是參觀了有趣的東西:


就是以上這兩圖的吃電大怪獸。這東西是用來處理排放廢氣的循環系統,所以別說人家不重視環保了,人家該做的還是有做。

至於為什麼叫吃電大怪獸?因為這一「隻」一個月的電費就是一萬多RMB,其實也是沉重的負擔。

2019年11月10日 星期日

貴陽罰站記 (03) 用餐篇


在進入貴陽第二天的介紹之前,先補上一段貴陽(郊區)的街景給大家感覺一下實際的路況。(由於我是搭乘「保母車」的後座,所以視角很侷限,單純就是看一下氣氛XD)





回到正題。這家假期酒店也是有附早餐的,用餐時間是從早上六點半到十點為止,也算是非常長、非常便利的服務。

餐廳設在飯店的二樓。

我是大約七點半下來用餐,這時候看到住在這家飯店的旅行團的大叔大嬸們已經塞滿了餐廳。由於這些團客的行程都很緊湊的樣子(而且看起來馬上就要搭著遊覽車出發去下一個的地點,所以很多人都是一起拉著行李箱下來吃),所以都是很早就來用餐,才會看到這種盛況。

2019年11月9日 星期六

貴陽罰站記 (02) 美麗旅館篇


此行雖說是去貴陽罰站,實際上是去到貴陽的郊區。我們下榻的飯店是位於離龍洞堡機場車程大約一個小時(最快40分鐘左右就會到,視交通狀況而定)的貴安新區。下了飛機後,接我們機的司機大哥,就一路在高速公路上狂飆,大約四點出頭送我們到了這家名為貴安雲谷智選假期酒店的飯店,算是假日酒店的連鎖飯店之一。

這也是一家蓋好沒多久的旅館,所以外觀看起來也是嶄新氣派。
另外有很多要去觀光的Local旅行團也都選擇住在這裡,雖然是郊區中的郊區,生意卻意外地不錯,住房率很高。

換個角度再拍一張,就會看到這個了~

這是飯店的大廳,乾淨明亮地直比一般五星級飯店,裡面還有一家自助式的便利商店。不過付費只能使用微信支付,所以我只能望窗興嘆。(本更生人因為都是短期行程,基本上沒時間去弄這些東西)

2019年11月8日 星期五

貴陽罰站記 (01)

因為種種原因,本更生人不得不前去貴州的貴陽罰站。

至於是甚麼原因,一時三刻也說不清(其實也不便說清),簡單的說,就是好心不一定會有好報(應該說是絕對不會有好報?),所以本更生人就公親變事主了。

不過,說實話,我也不是那麼不想去,畢竟本更生人在江湖上行走多年,大江南北去過的地方也不少了,偏偏就是貴州沒去過,心裡抱持著去看看也不錯的心態。唯一比較讓我頭疼的,就是因為不得已的理由,罰站的時間得跨週(本更生人的在看守所的「人設」基本上是不需要跑超過三天以上的罰站行程,這次真的是例外中的例外),卡到了很多事情,比如說---定期週六播出的連續劇就看不到了(苦笑)。最令人難過的是,出發前兩天,突然收到了費城管弦樂團的VIP招待邀請,這教人如何不難過悔恨啊?

所以再次強調一下,行走江湖還是別當濫好人啊!切記切記!!!

2019年11月7日 星期四

名曲介紹:孟德爾頌管樂序曲

整理自維基百科/美國海軍陸戰隊軍樂隊官網

名曲介紹:孟德爾頌管樂序曲


孟德爾頌的C大調(軍樂隊)管樂序曲.作品編號24號(Ouvertüre für Harmoniemusik in C-Dur, Op.24)是1824年夏天,當時才15歲的孟德爾頌和父親、妹妹一起去現在德國北部的梅克倫堡.什未林大公國(Großherzogtum Mecklenburg-Schwerin)的波羅的海沿岸的巴特多伯蘭(Bad Doberan)旅行避暑時,為了當地的軍樂管樂團寫了一首樂曲,就是這首曲子的前身。因為當時的樂譜已經遺失,所以孟德爾頌在1826年重新復原,並且再於1838年修訂出版。

2019年11月6日 星期三

[連載]天棋的世界(79)


(79) 越是勝利之後越是需要謙虛

沒想到出手相助的「厲害老人」竟然是北辰一刀流(德川幕府時代末期出現的著名劍術流派,包含坂本龍馬在內的許多武士都曾加入此派學習劍術)的開山始祖千葉周作!!!他的氣場之強大,就連兇殘的惡黨也害怕到只能落荒而逃。這些壞蛋也算是有些本事,才能察覺的出來眼前是位大高手哩。

由於明年就要舉辦奧運了,所這一期想要來談一談即將在奧運各項運動中大放光芒的運動選手們的事情。

首先就是目前(寫作當時)女子網球世界排名第一的大坂直美(大坂なおみ)小姐。

她的球技高強、目前活躍於各大賽事中,而且回答媒體的態度非常自然樸實,給人有很好的印象。所以我個人也非常喜歡她。

但即便是這麼和藹可親的直美小姐在輸球之時,也免不了會摔球拍、比賽中一屁股坐在場中、賽後直接把情緒完全釋放出來。

這種情形,似乎不管是哪種項目的選手都會有類似表現的傾向。

不過,即便是現今的圍棋界中,還不曾出現在拿到比賽頭銜的瞬間,就馬上比起勝利的V手勢的棋士...。

其次,我也會對她在錦標賽後說出「我覺得今天表現很好」的感想感到疑問。而且很遺憾的是,她在下一輪的比賽中遭到了逆轉敗。我在想這是不是她太過在意她排名世界第一寶座的關係啊?

看到她的這些表現,我不禁想和自身曾經歷過的事拿出來相比。

我偶爾覺得「自己覺得下的不錯」時,之後所下的對局,往往會發現自己特別容易出現「下錯棋」或「形勢判斷偏差太多」的狀況。

通常在輸掉後反省時,就會告訴自己許許多多需要注意的事項,但覺得自己下的好而「獲勝之後」,反而就會在無意識之中,心裡一直重複想著「以前下的好的時候」的狀況。

其實不管在甚麼局面下,都應該好好承受當時的形勢、確實對應才對,這是不管在圍棋上或是其他運動項目上都是共通的道理。

所以我們在現實生活中,也應該要有「不被過去所束縛、別為將來煩惱,就是掌握住今天好好地充實度過」的態度。

很恰巧地,在令和元年五月一日(其實就是令和年號的第一天),在京都南禪寺中的朱印文書上題上了南院國師的遺詩:

來無所從

去無方所

畢竟如何


不離當所

意思就是:我們別管從哪裡來、要去哪裡這種不知如何的事情,就是不要離開現在應該在的地方就好了。

希望用這樣的詩句,預祝令和年代會是個美好的時代。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11月5日 星期二

趙老伯的圍棋亂講(08)


(8)坂井老弟,加油啊!

看到網路新聞報導,讓我嚇了一跳。關西棋院的坂井秀至先生(八段)似乎要轉業回去當醫生了。雖然不是從職業棋士退休,但也是長期休職。他自己在新聞上的評論是:「近年來下不出內容上自己能夠滿意的棋,也就無法以奪取頭銜為目標努力下去。因此預定轉業到年輕時的目標,也就是醫生之道上」。

有傳言說,坂井先生非常恨我。這件事我自己也有點記憶模糊了,似乎是不知道甚麼時候我看到他下的棋就說出了「他去當醫生是不是比當職業棋士更好?」之類的話。其實,我本來就是這樣常常在閒聊中語帶俏皮的人啊。不過,世上就是有哪種喜歡把這種事情詳詳細細地告訴當事人的c好事者,所以搞得坂井先生很不舒服的樣子。其實誰也不知道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倒過來說,坂井先生如果在他朋友之間開玩笑地說出:「趙治勳那個死老不羞的,叫他不要到處亂講啦」之類的話,應該也不會讓人意外才對。然後,這種話搞不好又被多管閒事的人散佈到四處去呢。

2019年11月4日 星期一

張栩的奇幻詰棋世界(19)


[19]令人驚愕的大轉變

~該從何處起縮小對手生存空間?

我在這個專欄所創作的詰棋問題中,除了特殊的例外外,結果全部都會是「無條件死活」。

不論是黑先要取得甚麼成果,例如說要吃掉白棋或是要求活,我都覺得與其是打劫,不如是無條件完成問題才會爽快。

因此在本專欄中,絕對不出結果是打劫的詰棋問題。這次我出的這兩個問題也是一樣,都是無條件解決。

2019年11月3日 星期日

我的修業時代(10)


譯自週刊碁

我的修業時代
~蘇耀國九段(4)番外篇

非常感激能夠在日本成為職業棋士

文:內藤由起子


蘇耀國是1991年來到日本,前後共過了兩年左右當院生(日本棋院的職業棋士預備生)的日子。

如前所述,那時候在趙治勳大師的院生研究會中,會讓大家建立各自的目標,達成之時,就可以從趙大師手上領取獎金當作零用錢。不過,蘇耀國卻常常被趙大師笑說:「你這樣不行啦,怎麼老是訂這種沒出息的目標?」。因為蘇耀國常常為了想拿到零用錢而把目標設定得很低。由此可見他在經濟上是相當窮困的。

2019年11月2日 星期六

煩惱天國(96)


週刊碁2018年03/26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303

[買我的書就全部搞定啦!]


Q:我想來請教正經八百的同事的問題。我在公司的後輩同事真的是非常沉默寡言。不管是怎麼跟他開玩笑,他都是以認真的表情來回應。我一直在想該怎麼逗他笑,但怎樣都行不通。我在想充滿幽默感的趙老師應該可以我甚麼好建議,所以我就來投稿看看了。順帶一提,老師您的「一目系列」叢書,我已經全部買齊了。如果您能採用我這篇的話,我一定會全部再買一套。拜託拜託,請務必幫我這個忙。

~和歌山縣 O.Y 32歲 公司職員

2019年11月1日 星期五

春秋子觀戰余話(43)


譯自週刊碁2018年03月26日號

春秋子觀戰余話(137)

不懂征子別下圍棋

「不懂征子別下圍棋」這句棋諺應該是每位會下棋的棋友都聽過的話吧。其實也真的是這樣,如果不知道「叫吃」與「征子」的話,就等於是不會下圍棋了。不過,就算是職業棋士偶爾也是會大意看錯征子的。其中最具話題性的看錯征子,就是平成12年(2000年)的本因坊挑戰賽(趙善津本因坊vs王銘琬挑戰者)。當時看錯的王銘琬先生雖然很快就發覺自己看錯,雖然是將被害控制到最小程度了,但輸棋還是免不了。

將近五十年以前,高川秀格老師也曾在快棋賽中看錯征子。當時他已經逃出一子,再被叫吃時才注意到,結果就變成對方空心提取兩顆子、形成所謂的「龜甲」棋型的慘劇。問他為何會看錯這個征子?他回答說:「我就是很怕征子,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或第二次看錯了」。不過,此局高川老師雖然被對方走出了「龜甲」棋型,但後面奮戰不懈,最後還是拿到了勝利。

再來則是要講一則業餘棋友間的故事。故事的舞台是在日本棋院舉行了日本將棋聯盟的圍棋比賽,而我也跑去參觀。這個比賽中最值得注目的就是中原誠將棋名人(當時)與負責三社聯合圍棋將棋報導的記者N先生之戰。其實這兩位都是剛學會圍棋的初學者。所以當中原先生叫吃時,N先生是以理所當然的態度去逃出一子的。我卻不知不覺得地說出了「這是征子喔」的事實。接下來,兩位對局者的對話反應可真是令人捧腹大笑。

N先生硬著頭皮說:「是不是征子,不逃到底怎麼會知道?」而中原先生也跟著附和:「對啊!對啊!」。從中原先生的角度來看,說不定是擔心N先生改變主意而不再逃出,那他就少賺了一些吧?

最後呢,N先生就一路逃到了盤端被吃掉大量的棋子,而不得不投降啊。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10月31日 星期四

張栩的奇幻詰棋世界(18)


[18]棋子移動一路?!

~像是變魔術一樣的完成圖

古今東西,被稱為名詰棋作家的棋士非常之多。

在前一篇中提到的河野臨九段,也是非常優秀的詰棋作家。他的作品可以說是傑作大全。所以只要我和他討論起詰棋,絕對是沒完沒了。

如果要再列舉一位當代詰棋作家的名字的話,就是山田規三生九段了。規三生老師的詰棋,則是常常讓我覺得:「啊,這手棋真是超越未來呀」般優異。

2019年10月30日 星期三

煩惱天國(96)


週刊碁2018年03/19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302

[感謝您來找我諮詢美好的戀情]


Q:我想請無論是圍棋或愛情都是身經百戰、歷練豐富的趙大師來討論戀愛的事情。我在這裡就單刀直入地向您報告,我超級喜歡最近去看牙科醫院中工作的牙科護士。不過在現在這個時代,因為個資保護的關係,甚至連他的名片都沒能拿到,而陷入了一種「你的名字?(新海誠2018年大賣座的動畫片)」狀態(笑)。所以我為了思考該怎麼開始這場戀愛棋局的佈局,因而輾轉難眠。如果是治勳老師的話,你會怎麼開始您的戀愛佈局?

~愛知縣 宮子京 29歲 農耕作業員

A:京先生啊,真是感謝您。是您讓我在閱讀寄來煩惱天國的諮詢信後第一次有了感謝的心情。所以讓我再說一次吧,京先生,真是太感謝您了!

各位讀者朋友啊,你們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感謝他嗎?

2019年10月29日 星期二

我的修業時代(9)


譯自週刊碁

我的修業時代
~蘇耀國九段(3)完

受到溫和的前輩照顧

文:內藤由起子


蘇耀國的成長,是受到許多人溫暖伸手幫助的結果。

當他來到日本沒多久,立刻就見到了崇拜許久的趙治勳先生。當時趙先生一個禮拜會去日本棋院在幕張的研修中心出差三天左右,並在那裏辦研究會(循環賽形式)。研究會共有六個四到六人的循環圈,其中趙先生自己會參加最上級的S循環圈來下棋。換句話說,只要能打上S循環圈,就能和趙先生對局。蘇耀國回憶說:「趙老師非常疼我。包含一手十秒的讓四子快棋在內,他指導我下了非常多盤棋。印象中,我和他下過一盤棋中出現了出入上百目的大攻殺,結果變成了寬五氣的寬氣劫,算是很糾纏的一局」。

趙先生也讓研究會中的小朋友立下循環賽成績的目標(例如「打敗趙治勳」)。如果達成目標的話,趙先生就會以獎金的名義送給小朋友一筆零用錢。但是蘇耀國看到趙先生對院生們的照顧,不僅僅是只有圍棋方面而已。

蘇耀國去到日本的第一個新年,因為導師敖立婷的關係,是在富田忠夫九段(瓊韻社名譽九段,鄭銘瑝等台灣棋士們的導師)家中度過的。接下來蘇耀國在14歲入段後直到兩年獨立出去居住為止,都是借住在富田九段的家中。當時蘇耀國雖然很愛下棋,但似乎不擅長自己一個人練棋。於是當時86歲的富田九段就跟他說:「就算你和別人一起住,也要學會自己一個人好好學棋」。富田九段是過著早上五點起床、晚上六~七點睡覺的作息習慣,於是蘇耀國也跟著早上五點起床,擺完棋譜再去中學上課。他雖然從其他前輩棋士口中聽說以前富田九段對學生非常嚴格,但他自己回憶說:「富田老師對我很好,就連富田夫人也都很疼我」。

到十六歲獨立生活後,蘇耀國就寫了一封信給趙治勳先生說「我想去趙老師那裏學棋」,然後去到趙先生的家中學習。於是就常和趙的內弟子金秀俊(九段)等人一起下棋一起檢討。不過,這大概只持續了三個月左右而已。蘇回憶說:「那時候我住在荻窪,距離趙老師家所在的千葉很遠。當時真是應該搬去千葉離趙老師家比較近一點才對,真是非常抱歉」,顯然直到現在蘇耀國的心中也還有點愧疚呢。

其實他也受到了林海峰九段不少照顧。因為他也去參加了林海峰九段家中的研究會好長一段時間,在那裏鑽研琢磨棋藝。

蘇耀國說:「就是有這麼多好的老師環繞在我身邊,我才能有今天。拜他們所賜,我才有一個非常快樂的少年時代」。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10月28日 星期一

張栩的奇幻詰棋世界(17)


[17]白棋僅僅五顆

~詰棋問題中隱含的解謎性

上次說過,這次的問題是我和河野臨先生(九段)在製作詰棋比賽中創作的。

而且全盤征子,也具有一筆畫到底的特質,所以途中還要想辦法改變幾次征子方向。這也是需要花費苦心之處。

河野先生只比我小一歲,所以我們年齡相仿,聊起來也很投機。而且他也和我一樣,喜歡解詰棋也喜歡創作詰棋。如果和他討論起詰棋的話,絕對是可以無窮無盡的討論下去的。

[出題圖A] 黑先白死

黑先 請用正確的順序吃掉白棋

這是我和河野九段約定設下「只能使用五顆白子」限制條件所做出來的問題。而我就做成了我很喜歡的充滿解謎特性之問題。

2019年10月27日 星期日

趙老伯的圍棋亂講(07)


(7)吾非稻草富翁,實乃雞蛋富翁?

前一篇提到了我獲頒紫綬勳章的事情之後,大家最常問我的事就是「獎金」。不過,如果真的有發獎金的話,我是會更高興沒錯啦(笑)。可惜,就連一塊錢都沒有。但是有紀念品喔。

我一直都是在當職業棋士,所以如果把這次的獲頒勳章當作一個里程碑的話,接下來就是該考慮未來的人生結尾(終盤)該怎麼過了吧。這對我來說,可是非常少見的樂觀喔。因為我也到了差不多可以領年金的年紀了(譯註:趙老伯今年高壽63,再兩年就可以領日本的國民年金了),雖然還不到悠然自得的程度,但絕對可以每天安心的緩慢度日吧。

想到這裡,就看到了最近的熱門新聞。報導中說,有人計算養老需要的金額竟然必須要2000萬日圓!讓人覺得前途一變黑暗啊!

2019年10月26日 星期六

橫川晴兒專訪(03) 完


總是追求新事物、挑戰新世界

採訪:
身為教育者也相當著名的橫川老師,曾說過您也受到學生各方面的影響呢。

橫:
當然如此。其實我是被學生養大的(笑)。不過,這也和教學其實是件危險的行為有關。如果學生也能教老師一些不知道的事情,我也會很高興。我至今為止在樂團經歷到的東西等等,其實也有很多都是突然遇到後才領悟出來的。不過身為教學的一方,對於不懂事的學生,講些該怎樣做才對的話,能夠獲得傳授知識的喜悅。當然受教的一方也會很開心沒錯,但通常反而是老師自己會沉浸在這種教學的喜悅之中。

因為學生本身非常的單純,所以就具有100的可能性。他們自己也有很多就算不教也不會被破壞的可能性。針對學生的個性、技術、能力,老師告訴說必須要這樣做才對時,視狀況也可能會讓他100的可能性限制成1而已。畢竟,也常常會出現經過五年或十年後發覺「當時這樣教是錯的」的情形。不僅是在演奏法上如此,音樂觀上當然也是這樣。因為老師自己也會成長,所以像我自己,也會有很多和年輕時完全不一樣的想法。

2019年10月25日 星期五

橫川晴兒專訪(02)


期盼的舞台與沉重壓力之戰

採訪:
之後您回到日本後,有一陣子是待在東京愛樂交響樂團(簡稱東愛)呢。東愛是個怎樣的樂團?

橫:
具有直到現在都會讓我想要回去的溫和氣氛、有很多很好的夥伴的好樂團。我覺得在那裏讓我學到了比在法國留學還多的東西,因此培養了很多的經驗。真的是覺得在那裏很開心。在那裏讓我覺得最棒的地方,是經歷了很多演出歌劇的機會。我在法國的時候雖然沒有很喜歡歌劇,但歌劇中的歌唱精神或是從歌劇歌手的身上都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

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

橫川晴兒專訪(01)


挫折與光榮、然後邁向新世界。前NHK交響樂團單簧管首席橫川晴兒的半生回顧

採訪/撰文:今榮久美子(今栄くみこ)

橫川晴兒先生18歲前往法國留學。自巴黎國立高等音樂院畢業後,回到日本長年擔任東京愛樂交響樂團與NHK交響樂團的單簧管首席。這次就要請他來談談他的演奏中散發出來的溫暖感覺、與總是持續加入新事物的態度,到底是怎麼培養出來的種種話題。

[橫川晴兒簡例]

1968年前往法國,師事郎斯洛(Jacques Lancelot)與德列克留茲(Ulysse Delécluse)等名家。他在羅恩(Rouen)音樂院、巴黎國立高等音樂院都拿到第一獎畢業後,先在法國國內進行演奏活動。回到日本加入東京愛樂交響樂團後,於1986年成為NHK交響樂團單簧管首席。並且也以獨奏家的身分,常常和NHK交響樂團定期公演為首的日本國內外交響樂團共同演出協奏曲。在室內樂領域上也常在許多音樂節、演奏會上和著名的獨奏家合作演出。2002年起,擔任輕井澤國際音樂節的音樂總監。他也是日內瓦國際音樂大賽為首等許多音樂比賽的評審。除了在日本內外舉行大師班指導後進外,近年來也以指揮的身分進行各項音樂活動。2009年獲得NHK交響樂團頒發的「有馬獎」,並且在2010年2月滿60歲於該團退休。前國立音樂大學客座教授、托特(Thoth)音樂院院長、習志野小交響樂團千葉藝術總監、巴菲公司與達達利歐(D'addario)公司專屬測試音樂家。

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

阿部寬專訪

譯自:The TV網站

阿部寬:「讓『不結婚的男性』產生共鳴的人滿多的」

<「熟男還不結婚」專訪>

採訪/撰文:小田慶子

[前言]

在連續劇「熟男還不結婚」(富士電視台)中,阿部寬飾演的是獨身貴族桑野信介。在前作「熟男不結婚」(富士電視台2006年播出)中,他熱血地詮釋出這個有點偏執的怪咖角色而大獲好評。在前作結束至今已經13年,桑野也變成了53歲。

這次的專訪中,我們就要來請教一下曾經扮演過桑野的阿部先生,對於這部新作品的看法以及錄影現場的狀況。

===

「桑野這個人非常有趣。而且對我來說,他也是我非常喜歡的角色」

阿部說:「經過13年這麼長的時間後才拍續集,可以說是讓困難度提升了沒錯,但像是聲音或面貌改變這種變化,讓桑野也是會歷盡歲月洗禮這件事變得很有說服力。而且他本來就是性格上具有奇怪活力的男人,所以我會盡力把他演成不會讓看過前作的人覺得失望那樣、覺得他一點也沒『長大』的樣子」。

桑野雖然是位成功的建築師,但非常不擅與人相處。而且很會用毒舌來修理人、也會用高傲的態度來批評別人。

阿部說:「雖然可以感覺到大家會說他非常惡劣,但他本人只是覺得他是說對的話而已。其實他並沒有惡意,但就是這種性格,會讓大家覺得他還單身是很正常的事(笑)。因此很令人擔心在前作中和他談戀愛的夏美(夏川結衣飾演)是不是能和他處得來(笑)。不過,雖然不見得是悲傷的分離,但我想他應該到現在也還是會覺得夏美是很好的女人吧」。

桑野雖然是認識了新的對象

這次的續集中,桑野也認識了新的對象。由於桑野在網路上遭人中傷,就找了律師真華(緯來的譯名,原文:まどか,吉田羊飾演)諮詢。剛好兩人都是單身,而兩人的主張也互相衝突了起來。

阿部:「桑野說話的『斷句』非常獨特,所以一開始吉田小姐一開始也會覺得很困擾,但她很快就能掌握住這種節奏了」。

阿部先生說在拍攝前,他去看了前作而有了更高的評價。前作的第一集中,桑野在家中模仿指揮家的樣子與在醫院為了檢查而被脫掉褲子的這兩場戲,是到現在都還給人有很強烈印象的超級著名劇情。

阿部說:「露出屁股的這場戲,其實是對我來說是神劇的『長不齊的蘋果群(ふぞろいの林檎たち,TBS電視台,1983年播出)』裡,向中井貴一先生在色情店中被脫掉褲子的那場戲的致敬。當時我覺得這樣試試看應該會很好玩,結果第二集的收視率變差了,害我覺得『該不會是這場戲害的吧?』而很後悔(笑)」。

不過,之後前作的收視率在第二集下降後卻逐步上升,最後算是歡喜的大結局。不知這次的續集又是如何?(譯註:這次也是第二集比第一集收視率差,然後第三集又上升)

阿部:「最後不管有沒有結婚,桑野應該也會是毫不動搖地繼續這樣活下去吧。在現實社會中不結婚的男性也是越來越多,對這部作品產生共鳴的人也非常多。因此,我想只要桑野自己最後能夠滿意就是最好的結局了」。

===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煩惱天國(95)


週刊碁2018年03/12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301

[絕對不可能啦!]


Q:我只是一個極其普通的小職員而已。先宣告一下,其實我賺的錢不能說是多、長的也不帥(所以也沒甚麼異性緣)。這樣條件不太好的我,竟然有同一職場的23女性來邀我吃飯。其實原本是她突然跑來跟我說想加我Line好友,結果回過神來才發現我也順便答應和她一起去吃飯了。接著她還說:「那我可以帶我的女性好友一起參加嗎?」,搞得我已經完全不知道這是甚麼狀況了。順帶一提,這個女生和我不同部門,平常也幾乎沒有談話的機會。我和她的年齡差距也不小,以她的角度來看,我就是貨真價實的大叔。所以她來邀我這件事,對我來說與其說是開心、不如說是還在懷疑為何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成分比較多。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應該用怎樣的心態去赴約?所以想請人生歷練豐富的趙大師來指點迷津。

~神奈川縣 T.H 38歲 職員

2019年10月21日 星期一

我的修業時代(8)


譯自週刊碁

我的修業時代
~蘇耀國九段(2)

以圍棋為生活中心、前往憧憬的日本

文:內藤由起子


「將來要不要去念大學?」這是在公司擔任重要幹部的母親,在蘇耀國十歲時問他的話。這是因為實力和他接近的師兄已經晉段了,但蘇耀國這樣下去不知道當不當的了職業棋士?而且在當時,中國的職業棋士之社會地位並不算太高,這也是個問題。也是這樣,蘇的雙親對於將圍棋當作是個興趣是能夠理解的,但將之當成職業就強烈反對。

但是蘇耀國仍希望繼續圍棋的進修。因為完全是以圍棋為中心生活,終於到了連學校也沒法念下去的程度。他在學校甚至到了作業都沒寫而被叫去走廊罰站的程度,完全都沒有在念書。

就在此刻的1988年,蘇耀國居住的廣州市舉行了第四屆中日超級擂台賽的第九局比賽。日本隊當時是被認為具有壓倒性的優勢的,卻直到第三屆為止都沒能打敗中國隊。但就在這一屆的這一局中,羽根泰正九段卻第一次打敗了中國隊的主將聶衛平九段,讓日本隊獲得了勝利。而蘇耀國也親眼見到了這一幕。

也許也是因為這樣,蘇耀國就向父母提案:「可不可以去日本當職業棋士?」。在當時,日本的職業圍棋是公認的世界第一。也是這樣,蘇耀國研究的棋譜也全部都是日本棋士的棋。其實蘇耀國特別喜歡趙治勳先生的棋,非常崇拜他。

而且日本的職業棋士制度也很成熟,也有宿舍(日本棋院幕張研修所)。也是這樣,當時也很多從歐洲、台灣、韓國等各地來日本學棋的小孩子聚集在這裡。此外,此時的中國圍棋界也正興起了一片留學日本的熱潮。芮迺偉、張璇等人,也因為師姐(後來成為蘇的老師)敖立婷去日本留學的緣故,獲得了不少的助力。

至於和中國圍棋界淵源匪淺的藤澤秀行九段,也特別和中國方面確認:「可以讓蘇耀國來日本留學嗎?」。當時大家都很擔心中國的政治體制不容易放行,但剛好遇上了鄧小平國家主席的改革開放政策,反而獎勵年輕人前往海外留學,所以中國棋院的幹部也用一種「歡迎之至」的態度給予許可,完全沒有問題。

就這樣,蘇耀國在滿十二歲前來到了日本。一開始他完全不懂日語,因此就得了思鄉病。而且明明打算要馬上就成為職業棋士的,結果卻還在和院生C或D組程度的小朋友們苦戰。有曾因為深受打擊而哭了起來。

但後來他在院生比賽中從最下級的E組開始往上打,連勝54局後直接衝上了C組。然後就持續連勝升上了A組。到了A組之後,成績就在A組與B組之間升升降降了。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10月20日 星期日

春秋子觀戰余話(42)


譯自週刊碁2018年03月12日號

春秋子觀戰余話(136)

圍棋史會會員的快舉

雖然以前寫過圍棋史會的故事,這次要再一次介紹一下。這是在12年前,我和同業(圍棋觀戰記者)的相場一宏先生、再加上大阪商業大學校長的谷岡一郎先生在大致聊過以後所開創出來的組織。圍棋史會的名稱是由相場先生所命名的,會長則由谷岡先生來擔任。之後,我們就在奇數月份的最後一個禮拜五舉行例會,並且在例會上發行會報,這個傳統直到現在也還持續進行著。

而圍棋史會的會員們本身就是不輸給這個組織活動的優秀人物。好比說增田忠彥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增田先生把從古代開始直到江戶時代(德川幕府時代)所有關於圍棋的文章、和歌、俳句、川柳(相當於中文的打油詩)、漢詩等作品獨立整理起來成為一部浩大的精選集。不過這個視營利為度外的巨作自然不會有出版社想要出版。於是他下定決心去拜會谷岡會長討論之後,谷岡會長馬上就答應幫忙。結果完成的作品題名為「圍棋語園」(大阪商業大學娛樂產業研究所出版)。這本就算是在學術圈也贏得了很高評價的「圍棋語園」現在在有些二手書店中也還能找到。

而我們圍棋史會最近也完成了一大快舉。從富山縣常常前來參加圍棋史會的香川忠夫先生決定自費出版「名人本因坊察元全集」一書。可以說是在江戶時期的名人中明顯被輕視的就是察元了,但如果去看看他和井上因碩(春碩)所下的申請名人爭碁的話,就知道他是絕對不負名人之名的人物。

香川先生說這部察元全集的內容也是靠著會員的南雄司先生、中垣內隆夫先生幫忙收集棋譜、再由同樣是會員的中田敬三先生與豬又清吉先生的資料提供,加上相當於我們圍棋史會顧問的福井正明九段的棋譜校正等等各方面的人士一起幫忙完全的書。雖然不打算上市販賣,但有興趣的人是可以來觀賞閱讀的。想看的人,就請透過週刊碁來聯絡我們即可。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10月19日 星期六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52)


薩魯管(Sarrusophone,譯註:這是一種法國發明的金屬雙簧樂器,原本是為了管樂隊戶外演奏時低音管音量不足的問題開發出來的,因此很普遍地使用在法國樂曲中---甚至在德布西、拉威爾的樂曲中都可以看到。現在仍有少量存在,因此也被稱為「可以吹的活化石」)首席雷胡斯特(Roger Leruste)是在帕雷樂長首次將薩魯管的降E調倍低音版本(Eb Contrabass Surrusophone)導入禁衛軍樂團的編制中的1893年中以見習樂手的身分加入禁衛軍樂團。當時降E調倍低音薩魯管正以倍低音管(Contrabassoon)替代樂器的身分加入法國管弦樂團中,所以雷胡斯特也兼任喜歌劇院的管絃樂團團員。他以前雖然是吹低音管的演奏家,但後來就成為薩魯管的權威代表演奏家,從禁衛軍樂團退休後,還在1927年替著名的音樂百科辭典(Eancyclopedie de la Musique et Dictionaire du Conservtoire)中寫了十頁的薩魯管介紹。

2019年10月18日 星期五

張栩的奇幻詰棋世界(16)


[16]征子的藝術

~要小心追趕的方向

全盤征子的意外性之一,我想就是完成征子後浮現的圖樣吧。到底要讓完成後出現怎樣的圖樣,雖說是要在創作前就決定好的,但要如何才能讓這個圖樣盡量在最後才看的出來,就要靠出題者的巧思了。

而且全盤征子,也具有一筆畫到底的特質,所以途中還要想辦法改變幾次征子方向。這也是需要花費苦心之處。

這次出了兩個問題,一個取名為「萬聖節」,另一個則是「鳳凰」。大家到底能從征子結果中看到甚麼圖樣呢?

2019年10月17日 星期四

我的修業時代(7)


譯自週刊碁

我的修業時代
~蘇耀國九段(1)

接觸過各種遊戲的幼年

文:內藤由起子

[蘇耀國九段簡歷]

昭和54年(1979年)9月11日生,中國廣州市人。敖立婷四段門下。平成三年(1991年)來到日本學棋。平成6年(1994年)晉段、平成26年(2014年)九段。目前為日本圍棋國家隊教練。

===

蘇耀國的父親是游泳教練、母親則是公司職員,出生於中國廣州市、並且也在廣州市長大。他從小就是看過一次打麻將、撲克牌這種大人在玩的遊戲就搞懂遊戲規則的愛好遊戲少年。

為了不想讓蘇耀國繼續去玩被當作是賭博的麻將,他的媽媽就開始購買很多如象棋、跳棋、圍棋這種對於教育比較好的棋類遊戲給他玩。當時他雖然是學會了圍棋的規則,但家人之中沒有別人會下;反而是身邊很多人都會下象棋,所以蘇耀國漸漸就越來越愛玩象棋。這時她父母為了想替他找個好的象棋老師,於是就在他五歲時帶他去廣州棋藝社(廣州棋院的前身)學習象棋。等他開始在這個騎腳踏車大約三十分鐘就可以到的棋社開始學棋後,老師就開始問他:「要不要開始下下圍棋看看?」。其實廣州棋藝社除了下象棋以外,也可以下圍棋或西洋棋。蘇耀國本來也就喜歡圍棋,就在負責圍棋入門指導有名的馮老師跟他說:「你想怎麼下就怎麼下沒關係,總之就先下下看」之下,他也開始下圍棋了。蘇耀國說:「我還記得很清楚,雖然我是下輸了,但我卻更喜歡下棋了,於是從那時開始沉迷於圍棋之中,一個禮拜前去棋社三次,甚至還故意挑離棋藝社很近的小學就讀」。

到了六歲時,他去參觀在北京舉行的兒童棋賽之一的第一屆神童杯圍棋賽。當時的比賽結果是,冠軍常昊、第二名周鶴洋、第三名羅洗河。到了隔年,蘇耀國七歲時,他也以廣東代表的身分參賽,結果是第51名。

到了八歲時,他加入了廣東的少年隊。學校也設在少年隊中,圍棋是只有禮拜一、三、五的早上學習。此外少年隊中還聚集了體操或游泳的少年菁英,吃住都在一起。蘇耀國的棋力也在少年隊中漸漸更上層樓。

蘇耀國的父母雖然認同他把圍棋當作一種興趣,卻反對他走職業棋士的路。於是到了蘇耀國小學四年級時,就為了想要繼續專心下棋而煩惱了起來。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