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30日 星期四

開箱文(50)-2 完



接下來,不再多說,馬上貼上齒墊,準備開始試吹!


這次的吹嘴,既然是德法兩吃的設計,所以我也是使用法皮(按鍵)德骨(管徑)的改良貝姆式單簧管來測試,這也是我非常喜歡的樂器。

試吹時搭配的是最近很紅的銀石(Silverstein)束圈,這是因為這個束圈常駐在我的改良貝姆式樂器盒中,簧片則是NL(Nick-Legere)的M號。吹起來第一感覺就是:好吹!

跟我小時候的印象不太一樣,以前V牌的吹嘴個體差異似乎很大,因此會不會挑吹嘴影響很大。但這幾年我買的V牌吹嘴差異就小很多,好幾次都是像這樣網購,完全在沒得測試的狀況下,還是有很好的效果,這點絕對要給予肯定。

第二感覺就是高音很好吹,很容易就跳上去最上面的Do(三點Do),而且高音的共鳴也很棒,非常德式的風格。

不過,和之前買的M30D相比,也許要用比NL-M厚一點點的簧片要更好?不過用NL-M也沒有甚麼大問題。我中間是有換成歐洲切4.25號,但又有點太厚;至於我手上的歐洲切4號本身不夠好,所以也很難做比較,因此最後統一使用NL-M來測試。

音色上我個人覺得比起BD5標準版,更像M30D,或者說是更德國化的聲音。老實說,吹到後來,我已經有點無法分辨BD5D和M30D的差異了 :)

其實,我個人目前除了BD5D以外,還有一顆目前自創吹嘴品牌Wi&Fi的德式吹嘴G2、與尼克公司出的女王吹嘴(對,就是在女王和王夫監製下設計出來的)的吹嘴。女王吹嘴因為很窄,我手上的簧片都會有點太薄,勉強可以用歐洲切的4.25號可以對付,但聲音上就稍微薄了一些,所以被排除於「領先群」之外。至於BD5D、M30D與G2這三顆音色都很像,但經過詳細比較後,我還是最愛G2。理由是我覺得反應最靈敏。

至於這顆吹嘴的音準,有點難以評斷,因為我的這把改良貝姆式的音準比較不平均。但至少我覺得三個Do之間的距離還算準確,其他的地方就不太敢保證了。

除了這把改良貝姆式降B調外,我也拿出了胖銀來當作標準貝姆式的代表、Clemens的標準德式來當作德式樂器的代表進行測試,個人覺得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裝在胖銀上的BD5D,其實在吹嘴底部與調音管之間有些間隙,看樣子BD5D的軟木部份有點太長,這可能是為了要配合德式樂器的關係。但實際上用起來沒有甚麼問題。

裝在標準德式(Clemens)樂器上的BD5D。看到比較短的脖子和泛音孔開在側邊上,應該就知道這是德式樂器了吧 :)

以下就是我的兩段測試錄音,第一段是用改良貝姆式與胖銀(後半段是胖銀,換到胖銀上後音色似乎聲音有稍微變尖銳一點),主要是羅密歐與豬八戒(誤)的片段,因為最近都在測試之前的編曲有無問題。原本是打算照譜吹的,但覺得似乎高八度好像也有機會,於是就挑戰看看。結果跳上三點Do的地方還是很糟糕,還需要多多練習。

第二段就是用標準的德式樂器吹,因為我德式的指法還是很不熟,所以就挑了個最近在追的連續劇主題曲來挑戰看看。結論是我的點音比想像中不清楚很多,而且聲音明顯比沒有吹跳音時散太多,看來還要再練個十年吧?










再來則是讓BD5和BD5D兩兄弟比較一下:

外觀上最明顯的,就是前面提過的印刷差異

整體來說BD5D似乎比較長一些,但不能因為這樣就斷言它的音準會比較低,因為這也跟內部的孔徑有關。至少BD5D和M30D在音準上是相同等級的。

另外從此圖,也可以明顯看出軟木的部份也是BD5D比較長。

從背面來看的話,似乎BD5D的最前端稍微厚一點點,這也是很多德式吹嘴的特徵。


最後,來一張目前我所擁有的德式吹嘴大合照

左起(這張有按照喜好度來排序的嫌疑XD):
Wi&Fi G2、BD5D、M30D、女王王夫牌吹嘴、Uebel原廠吹嘴

===




相關系列文章:

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開箱文(50)-1


大約在一年多前,為了吹德式單簧管的緣故,特別買了一顆V牌的德法兩用的吹嘴M30D之後,才發現V牌的D系列真的是一種不錯的吹嘴。更沒想到的是,連吾友旅美快遞採購專家也跟著喜歡上了這種吹嘴,於是也去買了一顆M30D。

大約隔了一陣子,也就是今年的世界單簧管協會年會舉行時,旅美快遞專家傳了了一個驚人的消息,就是大受好評的V牌BD5吹嘴,也要出個德式版(正確來說是德法兩用版),型號就理所當然的變為BD5D。(其實聽說還有要出中音單簧管版和降E調版....)

在得知這個消息後,兩人當然是蠢蠢欲動,想要立刻團購。當時聽說是世界單簧管協會年會現場有展出(換句話說,就是可能有賣),但我們誰也沒機會去那裏,只能望洋興嘆。我們的快遞專家其實找到了一個德國網站有賣,但當時沒在那裏買過東西,心中有些害怕,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201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井山裕太的紀錄資料集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7年12月號

第二度達成七冠全包的井山裕太,其頭銜獲得總數也超過了張栩九段的39個,現在共獲得了46個頭銜,在頭銜總數排行榜上由第七名上升一名來到了第六名。

其挑戰賽的勝率也超過了七成。這樣令人驚訝的數字,也是他能兩度獲得七冠獨佔的原因,也說明了井山在多局賽中的壓倒性強大實力。而且如果只看五局挑戰賽的話,甚至還有高達七成五的勝率而引以為傲。向來給人有七局挑戰賽比較強大印象的井山,其實是更擅長於打五局挑戰賽。

2017年11月27日 星期一

煩惱天國(37)


週刊碁2017年2/6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46

[休假時從事音樂活動]

Q:由於我哥有買煩惱天國的單行本,所以我知道這裡可以接受煩惱諮詢,我就來投稿了。我其實是音樂大學畢業生,所以想從事音樂方面的工作。以前我雖然有在婚禮會場上演奏的機會,但賺的錢並不足以維生。我現在雖然在百貨公司工作,但還是想要做音樂方面的工作。我該怎樣才能讓這樣的心情平穩下來呢?

~琦玉縣 O.S 33歲 約聘人員

A:音樂的世界是嗎?也是藝術家的一種對吧。就好像繪畫或書法也都是藝術一樣。藝術家是在我心中,最受到世界上的人尊敬的職業。

2017年11月26日 星期日

春秋子觀戰余話(9)



譯自週刊碁2017年2月6日號

春秋子觀戰余話(97)

第五手就開始碎碎念~真相為?

對局中的自言自語---發牢騷、大叫、碎碎念大多是在局面進行到中盤戰之後才會出現,但我就曾聽過自第五手就開始的奇怪碎碎念。

大約是四十年前天元賽晉級賽的武宮正樹九段對趙治勳八段之戰,就是這樣。執黑的武宮先生黑1下在右上角星位,然後黑3下在右下角小目。接下來的黑5照理說會下在構成當時超級流行的中國流之邊上開拆,結果武宮先生卻是下在下一路。如果是現在這樣下的話,誰都不會驚訝。甚至有一段時期,這種佈局被半開玩笑地稱為「越南流」,因為越南在中國的南邊(下方)嘛。

但就在下出黑5這一手的瞬間,武宮先生卻「哎呀?!下錯啦」地開始碎碎念了。當時的觀戰記也是如此記載著。但他這句話到底指的是原本想下中國流、結果卻搞錯下成了越南流呢?還是其實抱持著研究信念、所以故意這樣下呢?去問他怎麼一回事,他也只會用「喔?啊...不重要啦」這種裝迷糊的答案回你。我認為絕對是後者。所謂的「下錯啦」,很有可能只是一種掩飾不好意思的話語吧?

不知何故,武宮先生所下出的黑5沒有引起注目、一時也沒出現想要模仿的人。直到十年前左右才頻頻有人下出,也才出現這種有越南流奇妙名稱的名字。正如大家所知,現在這種下法是廣泛為人採用,獲得了圍棋世界的「名譽市民權」了。

然而,武宮先生卻沒有跳出來主張說「越南流是我第一個下出」的。甚至幾年前我們問他40年前下出黑5一事之時,他卻回答:「咦?我以前下過這手棋?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記憶力真差啊」。我忍不住想說:武宮先生啊,記憶力不好也是有個限度的吧。話又說回來,不依靠記憶力,可能也是武宮先生的優點之一呢。

===



相關系列文章:

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更生人的日常(1)


(1)[獲得愛瘋十的捷徑]

聽說總典獄長很愛舉辦總典獄長語錄搶答活動,答對的人立刻送上一隻愛瘋。

至於答錯的人嘛,下場應該不會太好,但似乎沒有聽到實際的悲慘案例。

話又說回來,通常舉辦這種活動時,搶答都很踴躍,畢竟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咩。既然敢搶答,就是有備而來的人,大概也不容易出現答錯的狀況吧?

不過,還是聽說偶爾會出現搶答成功、但卻拿不到愛瘋的狀況。這位苦主就是總典獄長的助理之一,所以總典獄長認為他本來就聽很多了,會回答是應該的,故意不發給他....。(好口憐)

重點是,搶答的題庫(總典獄長語錄)是怎麼來的?聽說是有專門的更生人幫他整理說的話與寫的白板。說的話也就算了,他的"墨寶"可是不能亂整理的。據說他很喜歡看他自己的"真跡"(而且有時會命令助理馬上找出他某年某月說出的話的整理檔案,一兩分鐘內找不出來的話,就真的會出人命),所以整理的更生人不能自己亂打,只能用掃描的方式保存。也讓我們這些新進的菜鳥更生人有機會目睹真跡。

老實說,總典獄長的字寫得還算不錯,大約和本盧的水準差不多(這到底是褒還貶?笑。更重要的是,你哪位啊!)

總典獄長的語錄其實滿多名言金句的,隨便股溝一下,就能找到不少。所以想要免費獲得一隻愛瘋的話,可以一面笑(贏得愛瘋當然要笑囉,千萬不要亂想)、一面死背,也許下一個得獎人就是你喔。就算背不起來,或許也能讓你的一天充滿光明正面的能量喔(?)

*結論:早就跟你說,背書很重要!!!

===



相關系列文章: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吳清源-江崎誠致(88)


如前一章所述,就在那次的隔年,我們第三次訪問中國時,吳清源九段以名譽顧問的身分加入我們一起同行。當時在北京的四藝宴上,就算是吳九段已先揮毫展示書法,井上也依然跟著龍飛鳳舞亂寫一通:

四月長崎花之街
八月長崎灰之街

以上這兩句,就是他在現場臨時自創出長崎遭受原子彈轟炸的詩詞之開頭,這副字現在也被好好地保存著。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開箱文(49)


上週不知在閒聊甚麼的時候,線民連先生來報說,電子海灣上又出現了一把金屬降E調單簧管。雖然我已經有了一把金屬降E調單簧管(俗稱「阿銀」)了,但跳入海灣一看,這把新出現的金屬降E調單簧管保養的很好(或者是重整的很漂亮),金光閃閃的模樣,似乎更勝阿銀一籌。加上價錢並不貴,又可以議價,於是我就出個價錢試試看賣家是否接受,沒想到就突然成為交通部長賀陳旦的弟弟「賀成交」了(笑)。

但接下來可就神奇了,賣家只來了一封信問我地址與電話,然後我又回信一封討論報關的問題,在一天之內完成交易後的待辦事項,我就放著不管了。沒想到在剛好經過一週的今天,我就收到東西了。說實話,除了之前買的「摸吧」以外,這大概創下了我收到拍賣物最快的紀錄了。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30)


IV.歷代樂長履歷

禁衛軍樂團的樂長,是從1854年才開始規定以比賽的方式來選任,所以當第一代樂長退休時,當然就應該是舉辦比賽來選新的樂長,然而剛好就在這個時期,禁衛軍底下共編成了兩個軍樂隊(參照第二章的說明),就像之後會說明的一樣,這兩個軍樂隊會併再一起,而被合併的樂隊的樂長就省略了比賽的過程,而是直接任命;而這個一個樂長是比賽選出、另一個是指派的規則就一直沿用到挑選第三代樂長之時為止。此外,因為舉辦比賽的延遲,而出現過三次代理樂長或副樂長來暫代樂長職務的時期。其中有的甚至代理期長達兩年,但雖然是長期代理,其實還是無法看待成正規的樂長,因此在本書中就不多做介紹。

第一代樂長 波留士(Jean Georges Paulus,任期1848~1873)

波留士是1816年8月5日出生於法國東北部萊茵省的阿戈諾市(Haguenau),從小就音樂天分,而且在看到該市的連隊行進時都是軍樂隊走在前面很威風,就下定決心想當軍樂隊隊員。他的夢想雖然在14歲時實現,但因為尚未成年,並非以正規的方式、而是以雇用的方式加入了騎馬獵兵第十連軍樂隊之中擔任第一部單簧管的職務。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26)


譯自:週刊碁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

解讀AlphaGo File26

Master的衝擊~新的範本出現/一手一手都很嶄新

就在2016年即將結束之際,世界的圍棋界又衝進了驚愕之中。在對弈網站「野狐」與「東洋圍棋(Tygem)」上,出現了謎樣的圍棋AI「Master」,面對世界頂尖級職業棋士(也包含了一部分的業餘棋士)創下了六十連勝(無敗)的紀錄。

當時我正在參加日本圍棋國家隊的集訓,現場也談論起了這個話題。而且其衝擊力比去年上半年的阿發夠旋風還要強。

仔細看了棋譜內容,就會感覺到其實力絕對超過六十連勝以上,總之就是非常高強。除了充滿速度感以外,棋路也非常美麗。而且甚麼棋都會下,完全找不到破綻。讓人覺得我們是處於一個很了不起的圍棋時代。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煩惱天國(36)


週刊碁2017年1/30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45

[我和你之間有條「河」]

Q:我現在是業餘三段。以前是一直去棋社借用他們的棋盤練棋直到現在,最近很想要一個自己的棋盤,於是就跟爸媽說了。結果我媽跟我說:「想要的東西要自己想辦法,才算是男人」,並且教我怎樣上Y拍去找棋盤。結果用棋盤為關鍵字搜索時,發現了起標價是1000日圓的趙治勳老師署名棋盤。然後就看到它的標價一直炒高上去,終於到了我遠遠買不起的程度。但我就是好想要這個棋盤,因為我非常尊敬趙老師。煩惱天國也是我每週必讀的文章。記得趙老師寫過千萬不可以邊走路邊看手機,於是我每每看到有人拿著手機邊走邊看時,就會忍不住想瞪他們。仔細想想,擁有趙老師簽名棋盤的人竟然把這種寶物拿出來賣,其實也滿可惡的。要是我買到了自己的棋盤,絕對不是拿簽名板而是拿著棋盤請您簽名。我會拿著棋盤去拜訪您的!

~靜岡縣 O.H 12歲 小學生

A:不知道是不是宮崎駿先生啊?聽說他是完全不幫別人簽名的。畢竟他是製出了那麼多漂亮卡通電影的有名人,因此很討厭自己的簽名被拍賣到非常誇張價錢的樣子。

至於我呢,是給宮崎駿先生提鞋也不配的程度,所以就覺得幫人簽簽名也沒甚麼關係,萬一哪一天缺錢餓肚子了,想要變賣去換錢也沒關係。只不過,我也不是很喜歡簽名。因為只要想到要把那麼醜的字交到誰的手上,就讓我的內心苦痛到不行(笑)。

接下來呢,這句話是只在這裡跟O小弟你說,就是其實我和你之間有好像一條河一樣的間隔存在著。就好像是一條線一樣。不過因為經由這樣紙面上的交流,可能會引起我們彼此之間是完全互相了解的錯覺。這是不是一種所謂的夥伴意識?

所以你要拿著棋盤來我這裡是不可能的。畢竟我和O小弟你的關係就像是夢幻的世界一樣吧?就像手機不是有那種可以和完全不認識的人溝通一樣的功能一樣?那種關係也應該歸類於夢幻世界的一種。所以我也常常聽說明明是在虛擬世界中意氣投合的關係,結果一見面彼此就非常失望,甚至還聽說有捲入犯罪事件的案例呢。其原因就是把這種夢幻世界或說虛擬世界誤認成現實的關係。所以我和O小弟之間還是需要有條「河」存在的。

我是個已經年過六十的老頭了,從12歲O小弟的角度來看就是個老爺爺。所以實際見了面的話,恐怕就會幻滅吧?甚至可能會害你深受打擊,再也不想學棋了吧?(笑)。我很害怕、也很討厭讓O小弟變成那樣,所以我無法承諾幫你在棋盤上簽名。

相對地,我也要給O小弟你一個建議。就是在你的夢幻世界中,請把我的形象想得越棒越好。好比說既年輕、又有錢,性格簡直是好到不行,棋力也比井山強很多....。順便也請這樣到處幫我宣傳一下,拜託你囉。

===



相關系列文章: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春秋子觀戰余話(8)


譯自週刊碁2017年1月30日號

春秋子觀戰余話(96)

職業棋士中的猛將~麻將篇

職業棋士們都很愛打麻將---這個常識恐怕是僅是用到昭和時代為止吧?過去在日本棋院附近就有五家雀莊(麻將店),但現在僅剩一家了。就跟一般社會一樣,現在的年輕職業棋士們也逐漸遠離麻將這項嗜好了。

如果要舉例過往誰最喜歡打麻將的話,首先就會想到本因坊名人秀哉吧。然後就是小杉直楓(故七段).勝子夫妻。小杉夫妻在家進行方城之戰時,有時甚至連秀哉名人都會前來參戰。就算是戰時燈火管制時期,似乎也能聽到他家中傳出吃牌、碰牌的聲音呢。

說到和我對戰過麻將的職業棋士中,實力無話可說的依年齡大小排序的話,則是山部俊郎、安藤武夫、工藤紀夫、小杉勝(譯註:小杉直楓的公子,算是家學淵源吧?)、石田芳夫、王立誠等人吧。恐怕可能還有會跑來跟我說「哎呀,你忘了提到我」的人就是了。尤其是小杉勝(追贈九段)先生,幾乎是用「吃、碰」聲代替搖籃歌養育長大的,麻將打的好似乎是理所當然之事。

至於石田芳夫在打麻將時,則有一句得意的台詞。就是就算他打贏了,也會說「今天打得等於跟輸掉一樣」。這是因為他往往打算要贏得更多,所以他這話是對自己略有不滿之意。但輸家聽起來就有點討厭了。

王立誠在19年前成為名人挑戰者時,在挑戰賽的前一天,發生了難以忘懷的回憶。原本他是打算在名人賽期間絕對不打喜歡的麻將的,但我們這些在後面觀戰的人,總覺得不打麻將好像少了甚麼一樣,就由我開口問他要不要來稍微打一下?這可就鑄下大錯了。因為他一上來就早早大出大三元或滿貫的大贏的牌,我們可是被他修理得很慘啊。

到了最近,我們三個老頭打了一場三人麻將。哪三位?就是我、安藤先生、工藤先生。結果呢?是我小輸一點。從麻將實力來看,其實是打的雖敗猶榮了。於是我就跟另外兩位說:「我這牌打得等於是跟贏了一樣啊」。

===



相關系列文章: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87)


芮女士這次算是以吳九段祕書身分來同行,所以對我們來說,總覺得此行能讓她輕鬆地和舊友知交重逢就好了,但中國方面並不是這麼想,畢竟這是世界最強女子棋士睽違許久的回國。充滿上進心的年輕人們,當然是握拳擦掌期待與她對局。

而且這還是一對五的指導棋,而芮女士看起來也像是要認真擊敗他們的樣子。因此圍觀的人可是將對局處圍了好幾層,可說是人山人海。結束之後,芮女士幾乎是以憔悴的表情從觀戰群眾重圍之中逃了出來。直到跟我們會合後,才鬆了一口氣說:

「好累喔」。

這是我們第一次聽到豪氣萬千的芮女士說出這樣的話,而這句嘆息中卻也包含著滿心的感慨吧。

2017年11月17日 星期五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29)



在禁衛軍管樂團在1984年前往日本巡迴之中新任命的副樂長吉爾貝(Andre Guilbert),則是在隔年1985年5月代替布堤樂長前往法國北部的庫里埃爾市巡迴演出,並且和當地的「尤尼翁.馮.拉.佛爾斯」管樂團一起參加於當地拉布雷體育館舉行的該團創立150週年的大型慶祝音樂會,當時吉爾貝所指揮的曲目如下所示:

  • 鮑羅定/布堤編曲:韃靼舞曲
  • 托瑪西(Henri Tomasi)/薩克斯風敘事曲(Ballade pour Saxophone et Orchestre),薩克斯風獨奏:布恩(Andre Beun)
  •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西班牙隨想曲
  • 韋伯/宣敘調與波蘭舞曲~選自第二號單簧管協奏曲,單簧管獨奏:寇斯塔西尼(Robert Costarini)
  • 蓋西文/波吉與貝斯組曲

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10)


[人類的圍棋並不是只有「強大」而已]

與其讓GoTrend變得更強,我們最重要的目標還是先確立自己的技術,也因此在大約三年前建立了這個團隊。現在的圍棋AI都是以變得更強為目標,展開了非常激烈的開發競爭,但我們覺得除此以外,應該還有更多可以做的事情。

變強是非常容易讓人明白,所以也容易成為大家的目標;不過這種強大還是需要很多「弱小」存在來支撐才行吧。從人類全體來看,強大的人僅有少數,一定會有更多更弱小的人存在。也因此如果AI想要和人類共存的話,去理解人類的弱小也是不可或缺的課題,這是絕對不會錯的。

好比說,如果要讓AI去指導圍棋的話,就必須要知道人類哪個地方比較弱才對。其實原本圍棋這種遊戲,也沒有人知道一直都下出正確的著手的棋是不是就比較好玩。會亂下搞錯棋而一面大笑一面後悔,才是人類吧。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9)


[令人期待的韓國「石之風」]

阿發夠預定在今年中再公開新的內容(截稿後,阿發夠零出現了)。如果公布的內容包含了使圍棋AI變強的技術,那麼一定會給予目前三強(絕藝、DZG、CGI)之外的軟體迎頭趕上的機會。

首先值得注意的,則是韓國的「石之風(DolBaram)」。作者林在范先生是看到了2012年店長對上武宮老師的四子局而深受感動,立志開發圍棋軟體。雖然它是起步比較晚的軟體,但也曾在2015年拿下過UEC杯的亞軍,讓大家看到了這個程式具有追上領先群的氣勢。現在它的棋力大約與領先群相差一先或二子吧。這個程式雖然是比較晚導入深度學習,但目前卻是代表韓國的軟體,而深受韓國各界支持而備受期待。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8)


[CGI一躍至頂尖集團]

其他值得特書一筆的,則是獲得亞軍、來自台灣的CGI。它在第一天的預賽中連續擊敗了絕藝、DZG兩強,竟然以全勝的姿態獲得預賽第一名。雖說是預賽,AI也沒有必要保留實力,所以它有這樣的成績,真的是讓大家嚇了一大跳。就算是和DZG進行冠軍決戰時,也一時站在明顯的優勢地位,遠遠超過預期以外的大活躍。

CGI的厲害之處,就是它和絕藝或DZG不一樣,迄今為止幾乎完全沒有借用企業的力量。CGI是台灣交通大學的吳毅成教授研究室所開發出來的AI。完全就是教授與幾位研究生腳踏實地做出來的。由於它非常早開始導入深度學習的程式,可說是新世代圍棋AI中最值得期待的軟體之一,不過在四月的UEC杯中卻沒有打入前四強。

2017年11月13日 星期一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7)


第三回 人類的興趣並不只是比誰強而已

第一屆世界電腦圍棋公開賽在今年8月於中國內蒙古鄂爾多斯市舉行,總共聚集了各國12個程式,進行彼此間的激烈競爭。雖然阿發夠已經發表了退休宣言,但還是有新的圍棋AI比賽創立,所以大家對於世界各地的圍棋AI的興趣一點也未消退。

這個比賽的冠軍大熱門是中國騰訊集團所開發的「絕藝」。這是一套開發開始到現在才不過一年半的新軟體,但卻在今年3月的UEC杯擊敗了日本的DeepZenGo(以下簡稱DZG),拿到了冠軍。

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開箱文(48)


之前買的改良貝姆式降E調單簧管(Reform Boehm Eb Clarinet)中,雖然附有原廠U社製造的德式降E調吹嘴,但因為這顆吹嘴光用肉眼看就是知道年事已高,所以想買一顆新的德式吹嘴試試看會不會更好吹、音準更準確一些。

不過,降E調吹嘴本來就是冷門產品,以國內而言,除了V牌的B44或B40以外,幾乎是買不到其它型號或是其他廠牌的東西(雖說V牌的B44就很好吹了);更不用說是德式的降E調吹嘴,更是冷門中的冷門。我首先上了阿罵爽日本與米國版,兩站都完全找不到任何的德式吹嘴(連降B調都沒有)。然後上了米國和日本幾個比較專業的樂器網站,也最多只有德式的降B調吹嘴,沒有德式的降E調吹嘴。不得已,尋求當時正準備回台擺攤(大誤)的旅美快遞專家的協助,找找看有無管道,結果也是沒有。

當然,我知道在國內還算風評不錯的玩尼克(PlayNick)牌有德式的降E調吹嘴,事實上我自己才剛買了一個它們家出的法式降E調吹嘴(雖然還沒寫開箱文),但其實有一點點小失望,所以不是很想直接上玩尼克牌的網站訂購。

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25)


譯自:週刊碁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

解讀AlphaGo File25

讓對方渡過的下法~佈局是日新月異式的進步/最新中國流內容介紹4

圍棋的進步

對於職業棋士而言,棋盤就是神聖的勝負場所。同時,它也是評斷一位棋士平日的努力成果、將之發表出來的場所。如果在研究上有所怠惰的話,在棋盤上立刻就會顯現出來。

當新的手法開發出來,如果它越是一種有力的手法,我們就越需要去研究出其之對抗手段。但這種對抗手段問世之後,大家又會開始思考更厲害的反制手法。這一過程,應該是就是圍棋的進步方式吧。如果佈局一直停在某一種階段,就不可能會有進步了。

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明星臉


這次去罰站,地陪更生人和對口的海外惡棍頗有幾張明星臉,讓本更生人內心頻頻竊笑。

其中有像朴廷桓或曹薰鉉這種高手的,倒是不太意外,反正本來就是同一民族咩。

但令人意外、相似高達87+10%的,則是底下這位的明星臉:


由於實在太像,我每看到一次就笑一次:為什麼這麼像日本人???

這位是誰哩?台灣好像一般是翻譯成佑介,如果有看過連續劇大搜查線的話,就會知道的ユースケ サンタマリア。

不過像日本人的,還有另外一位,相似度就比較接近87%:


地陪比上面這位年輕一些,但隱約有幾分神似。

這位是老牌演員平田滿,如果最近有在看大門老師第五季的話,應該就有看到他出現。

其實,還有一位地陪,很像以前認識的日本朋友,不過對方就是普通小老百姓,這裡就不點名了 :)

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

Corrado Giuffredi專訪(2) 完


希望能創造出和觀眾一體的音樂會環境

A:茱福萊迪先生現在擔任單簧管首席的瑞士義大利管弦樂團是個具有甚麼特色的樂團?

G:
雖然這不是一個規模很大的樂團,但全體團員都是演奏高手,我想就是這個樂團的特色吧。我們投注很多心力去灌錄很多錄音,直到現在都還有錄音的計畫再進行著。最近的一次是一年前灌錄的「單簧管與低音管、弦樂團與豎琴的複小協奏曲」。其實這首曲子原本就是瑞士義大利管弦樂團委託理查.史特勞斯所創作,而於1947年完成。這次的錄音,則是由大指揮家阿胥肯納吉指揮的。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插播]自由真可貴(續篇)


繼昨天無厘頭抱怨後,今天接著再來第二攤,因為今天去的是更口怕的地方,更加深深地體會到自由的可貴。

但在那之前,還是想先來報怨三爽牌的舊型手機,其USB連接器的開口竟然是反向的。雖然這不影響使用功能,但一般來說這是很沒有品味的作法,真不知道這支手機到底是怎麼大賣的?

好的,三爽牌就這樣簡單抱怨完畢。回到正題。

今天要去罰站的地方,比昨天更惡劣,到底有多惡劣?且聽我道來:

2017年11月7日 星期二

[插播]自由真可貴(抱怨文)

※對重度網宅而言,沒有任何網路的地方,就是不自由....
※什麼訊號都看得到,但全部都不給你連,這才最生不如死。
※三爽牌舊版手機竟然不支援USB共用手機網路功能,也是一絕。
※順便連其他的三爽牌設計問題一起抱怨:打Hot Spot預設竟然是不需要任何密碼就能連通的,所以只要一開,別人就可以爽爽爽連進來。這是啥鬼設定?好吧,你如果要自己手動打開密碼設定的話,要經過兩三道頁面才能設,難怪機器人作業系統的使用者介面會被大家嫌,就是你們搞爛的啊。 
※只要是可以翻牆的地方,都還能算自由地區。
※萬里長城其實不算甚麼,直接用主動方式阻斷所有的WIFI訊號相連才是最凶狠的。
※你以為應該是最自由的地方往往是最不自由的。
※不過只要是防堵措施,就是會有漏洞(例如:負責防範的傻妹有點懶散....),遺憾的是這個漏洞對網路自由沒有任何幫助。
※更生人雖然有點87(悲情,要解釋成北七我也不反對),罰站更生人更87,翻牆罰站更生人更87,翻不了牆罰站更生人更87。
※沒有最87,只有更87。

※正常人可能很難想像,到底是甚麼地方這麼殘暴?不過,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
後記:只要有烤肉,什麼87我都可以忘記!

2017年11月6日 星期一

Corrado Giuffredi專訪(1)


譯自The Clarinet雜誌2017年夏季號Vol.63

時時刻刻抱持著開放的心態來演奏
寇拉多.茱福萊迪(Corrado Giuffredi)專訪

[前言]

去年剛成為瑞士義大利管弦樂團(Orchestra della Svizzera Italiana)單簧管首席的寇拉多.茱福萊迪先生這次來到日本,在東京、名古屋、大阪等地舉行大師班與演奏會。此行一方面讓我們看到了他經常在演奏會中加入現代作曲家米凱雷.曼幹尼(Michele Mangani)的作品、有著挑戰新作品的演奏家精神,一方面在大師班中仔細傾聽學生們演奏的音樂,也讓學生們獲得了適當的建議。這次我們就想特別請教他對音樂的想法以及新拿到手樂器的看法。

貫徹職業水準的日本

A:至今您來到日本相當多次了,請問您對日本有怎樣的印象?

茱福萊迪(以下簡稱G):
日本是個很棒的地方。料理很美味以外,最棒的就是很容易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而且每位日本人,不論是誰,都在工作上貫徹職業水準的精神。光從鋼琴的調音調整得非常完美這點來說,就能看到這種職業精神。該嘗試新事物時能夠敞開心胸、或者能夠接受新的音樂的人也非常多。

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加藤英樹談圍棋AI的過去.現在與未來(5) 完


DZG讓日本變強

大橋:
最近職業棋士可以在對弈網站「幽玄之間」上和DZG直接對弈了。DZG在這裡發揮了驚異的強大實力,下出了151勝40敗(9月27日止)的成績,其中甚至還有一段時間出現過超過一百連勝的紀錄呢。

星合:
最近我們日本國家隊的研究會也開始可使用DZG來檢討了。

加藤:
因為圍棋AI登場的關係,我想今後的圍棋學習法也會發生變化才對。好比說某個局面讓DZG去判斷,找出勝率分析與候補落點,並且也擺出後續的算路來參考。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加藤英樹談圍棋AI的過去.現在與未來(4)



DZG的特長


加藤:
其實圍棋這個遊戲,手順是非常重要的。好比說像下圖的攻殺,不要馬上A打,反而要先從根本的B位粘住,然後再下A打,才是正確的手順。然而在模擬時,如果不花點心思、不好好在程式上寫些東西,電腦就會很常出現上述直接A打的問題。其他像是反提或是接不歸等型態,也必須加入檢查用的程式。像這樣的檢查工夫,在Zen的時代(未加入VN、PN的時代)我們就加了非常多,這就是Zen強大的地方。也是靠著這些工夫,才能強到可以在被武宮正樹九段讓四子還能獲勝的水準。不過,到了這個程度,我們就撞牆了,從此進入了冰河時期。甚至到了讓尾島先生想停止開發的程度。




星合:
也就是開發的動機不見了啊。

加藤:
就在此時,阿發夠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