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30日 星期六

麥可.雷蒙九段自述(3)


(3)平靜的日本文化讓我愛戀不已

我雖然很喜歡日語,但直到四十歲左右為止,我還是覺得看英文書比較輕鬆。當然這是因為我的日語基礎就是到小學三年級為止的漢字而已,所以讀音的變化或慣用的俚語等等對我來說都很難。

所以我就下定決心再一次好好重讀日文。於是我就找了漢字檢定考的參考書搭配學習。實際上我當然不是要去考檢定考,但經過這樣用功過後,果然是進步很多。

在會話上我雖然還算有自信,但在NHK負責圍棋講座工作時,才知道我的日語會話能力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事實上我也常常被導播訂正,也有觀眾看到節目後投書來指教的,這對我的日語會話能力也有相當正面的幫助。

在日本,會有區域的連帶感,里民互助會也很興盛。當地的居民的長相與姓名都很相像,讓人生活起來很有安全感。由於我的長相很吸引人注目,年輕的時候會覺得有點討厭,但現在我覺得這反而是種優點。因為當地的民眾,不論甚麼事都會幫我注意。

最棒的就是治安非常良好,這點是美國完全無法相比的。在美國的話,只要天一暗下來,公園就會沒人了呢。

在日本只要是鄰居大家都很熟悉,這種現象在美國就很少見。而且對上位者彬彬有禮的態度,也是非常棒的優點。

所以我現在和來自中國的太太(牛嫻嫻三段)和兩位已經念大學的女兒在日本當地能夠安心的生活。現在能夠完全融入日本文化之中、建立起幸福的家庭,讓我非常感激。希望這樣美好的日本文化永遠都能維持不變。

===



相關系列文章:

2017年9月29日 星期五

麥可.雷蒙九段自述(2)


(2)靠著有注音的漫畫來學習漢字

在內弟子生活中的日常會話雖然再也不成問題,但在看書的時候如果出現難一點的漢字,我就會看不懂意思了。雖然說我也算是學過一些漢字,但畢竟只有小學三年級的程度,當然是舉白旗投降。

後來我的閱讀能力之所以能進步很多,是因為在藤澤秀行老師的推薦下看了三國志的關係。書中的中國地名或人名,恐怕對日本讀者也都是很困難,所以往往書上會加上片假名的注音。這讓我很容易看懂發音而獲益良多。此外,我也很常看漫畫,也是因為其中的漢字會有注音,讓我也可以學到不少漢字。

在我的內弟子生活中,也漸漸喜歡上了日式餐飲。最重要的是,如果吃東西沒吃乾淨肯定就會挨罵。這個時候還會加倍加上剩下的量,沒有吃完就不許離開。拜這種不准辯解的教育方針之賜,自然就會熟悉日本文化。我在日本的生活,完全不覺得辛苦,真正痛苦的是,我的棋力還是非常弱。

在我14歲成為院生時,一開始的排行是19名,但很快就掉到了60名左右去了。後來我花了大約半年的時間才又打回了19名。

在我成為職業棋士後,大家突然開始稱呼我為老師起來,起初當然是覺得很不習慣。慢慢地我也自覺了不起起來,這恐怕是年輕氣盛的關係,其實和真正的實力並不相符。

學棋的過程中,受到了很多前輩們的影響,特別是宮澤吾朗九段,常常很嚴格地指導我。如果心不在焉地亂下定石的話,一定會挨他的罵。普通看起來很溫和、受到大家崇敬的宮澤老師,一旦生起氣來那可是很不得了的。但也是靠了老師的指教,我的棋力就進步起來了。其實不論是在日本的生活、或是身為棋士的成長,我都受到了非常多的人的照顧呢。

===



相關系列文章:

2017年9月28日 星期四

麥可.雷蒙九段自述(1)


譯自:讀賣新聞

(1)只想著圍棋就來到了日本

我是在美國聖塔芭芭拉這個安靜的小城中長大,然後在兒提時期學會了圍棋。當時是看了英文的圍棋書,所以也知道木谷實老師門下的故事。然後對於圍棋世界非常感興趣,就在13歲的時候,第一次來到了日本。

到了14歲,第二次來到日本的時後,就打算當上職業棋士。這是因為在美國,圍棋強手非常少的關係,讓我覺得我自己稍微進步一點時,就會找不到對了。所以在我期待能和日本最強的棋士下棋的目標下,在腦子中只想著圍棋的狀態下終於到日本來留學。

由於母親很反對,我們也訂了如果一年無法考上職業棋士就要回去美國的約定。

當時在我成為大枝雄介老師(九段.已故)的內弟子前,曾經回去美國過一次。其實,那是偷偷瞞著母親所買的來回機票。這是因為我很想念母親的關係。

在日本,我進入了東京中野的中學就讀,因為很受同學的歡迎,所以我在學校裡過的很開心。不過,那時候我還是完全不懂日語。也是這樣,雖然我在英文課中表現很好,但日語課或社會課是完全聽不懂。所以老師乾脆就讓我自習漢字,叫我把小學三年級程度為止的漢字都背起來。這後來成我很重要的財產之一。

在大枝老師門下,前面已經有安田泰敏九段先入門,之後才慢慢增加其他的師弟近來。大家的口才都很好,讓我被整得很慘。這讓我很不甘心,於是開始拼命學習日語而快速進步起來,最後終於到了幾乎不使用英語的程度。

後來在我暌違五年之後回到故鄉美國之際,由於反而英語變得說得很糟糕了,還被美國入境管理的官員懷疑過我是不是真的美國人呢。光看這點就知道,我是多麼沉迷於圍棋的學習之中。

===



相關系列文章:

2017年9月27日 星期三

開箱文(41) -2


再來就是觀察本體。

看起來,除了正面的四顆按鍵外,其他的主要介面則是在下方:

2017-06-29 22.48.17.jpg
如圖,左起是電源開關、耳機孔(對,因為有內建喇叭,所以也有耳機孔)---但平常是用橡膠蓋蓋起來、USB孔---同樣也用橡膠蓋蓋起來、SD卡插槽---這個不知何故又不加橡膠孔了、MIC孔(對,這傢伙甚至可以收音)。

電源開關的右方附有一個小小的LED,開機後就會點起藍燈。

另外後來才發覺電源開關設定在這裡其實是個很糟糕的作法,不知道原本的設計思想是甚麼?是想模擬甚麼特別的使用者情境嗎?總之我猜不太透。

2017年9月26日 星期二

開箱文(41) -1


用了大約將近兩年的電子譜架,雖然真的好用,機動性很強,加上外掛的SD卡,儲存量非常充足(我全身家當都可以輕鬆塞入)。然而,天下萬物都是這樣,有一好就沒兩好。這台電子譜架的致命傷,就是有強度性的問題(天底下輕薄短小的東西就必須付出這樣的代價,所以本人一貫的主張,就是不要無意義地追求過頭的薄度。過去愛瘋如此,這台電子紙/譜架也是如此)。從開始使用到現在為止,它的表面已經佈滿傷痕,導致使用上是越來越困難了。這逼得我,不得不去尋找這台機器的下一代產品。

2017-04-10 23.47.43.jpg
傷痕累累的DPT-S1(原本只有橫向的傷痕,最近縱向的傷痕也變多了)

首先是就是這台DPT-S1的下一代DPT-RP1。這台當然是更進化了,首先多了藍芽功能,換句話說,有直接使用翻譜器的功能,這就更如虎添翼了。另外,透過無線網路來同步資料的功能,也明顯比前一代強化。更重要的是比前一代又便宜了一些些(這也是標準第二代產品的宿命,明明變強了,卻必須賣更便宜的價錢)。

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煩惱天國(33)


週刊碁2017年1/9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42

[在快遞中加上書信]

Q:我家的長女有兩個小孩、長男有三個,而我又很喜歡小孩,所以想盡量多去看這些孫子孫女或外孫。長女家因為很方便,所以我常去玩;但長男因為比較忙的關係,就沒甚麼見面的機會,了不起就是過年或是中元假期了。其實,我是想更多多見到他們的。不知道有沒有甚麼好方法嗎?

~秋田縣 S.S 62歲 職員

A:您常去長女那裏受到歡迎,其實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如果您去問問長女,問她去公公婆婆,也就是她丈夫的父母家玩時開不開心的話,您認為她會回答您「真是非常快樂」這種答案嗎?應該不難想像她會只有苦痛這種感覺吧。因為去到公公婆婆家時,她得處處小心翼翼才行對吧?像是突然倒下來橫躺在沙發上、大白天就在收看綜藝節目這種事,在自己娘家做是無所謂;但在公公婆婆家恐怕就很困難了。(笑)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單簧管管體素材研究(6) 完


五、邁向單簧管的未來

至此,我們介紹好幾篇關於單簧管體材質的文章。最後我們想來介紹一下現在出現過的單簧管管體的新材料。

首先就是巴菲公司除了推出標準的非洲黑木單簧管以外,還有一種名為「Greenline」的單簧管,其管體是在製作時使用了粉末狀的非洲黑木與碳等物質混合起來所產生的新材料,這種單簧管也成為該公司的一種新的銷售類別。

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單簧管管體素材研究(5)


田中:現在森林管理協議會(FSC)的認證符號在街上看到的機會是越來越多了。在我告訴學生們FSC的事情後,學生們也會開始去尋找哪裡有FSC符號了。好比說,現在在日本的星巴克的杯子上就看得到喔。

前澤:沒錯。好比說麥當勞也預計要在2020年導入有FSC認證符號的容器了。此外還有Aeon公司(譯註:日本很有名的大型連鎖血拚魔)也很熱心導入的事情,小七或花王等公司也慢慢開始採用FSC認證。我們對於自己所使用的東西是由甚麼做成的、對於當地的環境或居民會不會造成問題,都必須要有去確認看看的意識。今後,在不知道資源何時會用完的狀況下,如果我們不去確認看看現在的生產方式能否永續維持下去,恐怕就在不久的將來很快就會把資源用完了。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單簧管管體素材研究(4)


四、非洲黑木所面臨的危機

2017年,華盛頓公約將包含非洲黑木在內的檀屬植物(玫瑰木類的樹木總稱)登錄在附錄條文II之內,因此包含非洲黑木在內的木材交易開始受到限制,也令人擔心會影響到以單簧管為首的樂器製作。於是我們找來了正在進行了解非洲黑木在非洲當地到底處於怎樣的狀態?等等保護非洲黑木等相關活動的單簧管演奏家田中正敏先生與日本森林管理協議會的前澤英士先生來談談這個問題。

非洲黑木需要好好的培育

記者:首先請談一下非洲黑木的分佈、產地與特徵。

前澤:非洲黑木主要是以坦尚尼亞與莫三比克為中心,一直分佈到南撒哈拉區域等廣大地區。據說以前也曾分佈到肯亞一帶,但現在那裏已經看不到了。而且,現在即便是坦尚尼亞或莫三比克的非洲黑木也變少很多了。

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單簧管管體素材研究(3)




三、十龜正司的金屬單簧管收藏

單簧管雖然常常被稱為具有樹木的聲音,但如果去研究單簧管的歷史的話,會發現也曾經出現過金屬單簧管暢銷的時代。那麼金屬單簧管是因為怎樣的經緯產生的?又曾經出現過哪些機種?這次我們就想來請教一下大家都很熟悉的日本金屬單簧管協會副會長的十龜正司先生。

Q:想請教一下十龜先生為何會對金屬單簧管產生興趣?

十龜(以下簡稱十):我最先與金屬單簧管相遇是在中學時的社團團室。雖然那個時候我是吹薩克斯風的,但發現到了這個從未見過的金屬單簧管後,就產生非常大的興趣。

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單簧管管體素材研究(2)


二、令人注目的「咖啡色」單簧管群

只要說到單簧管,幾乎所有人的印象,都是「一種非洲黑木所製作出來的黑色樂器」。不過,近年來除了非洲黑木以外,各大廠牌也出了其實是咖啡色木材的特別機種,也更加添增了購買樂器時的選擇性。接下來這一段,就是想介紹一下這些咖啡色樂器的材質與其魅力。

黃檀木(Cocobolo,學名 Dalbergia retusa)

與玫瑰木算是夥伴的黃檀木,是生長在從墨西哥到巴拿馬之間的中美洲一帶。除了單簧管管體以外,也被拿來製作吉他的主體部分(譯註:甚至也被拿來做單簧管吹嘴---卡爾.萊斯特大師就曾擁有過黃檀木製的吹嘴)。由於木紋很美,也會拿來做一般家具。

可樂豆木(Mopane,學名Colophospermum mopane)

它是一種豆科的樹木,生長於南非的波札那、南非共和國、尚比亞、辛巴威、納米比亞等地區。其實生長與這種樹上的可樂豆蟲,也是當地人民重要蛋白質來源的實用品呢。

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單簧管管體素材研究(1)


譯自The Clarinet雜誌Vol.64-2017年秋季號

單簧管管體素材研究

[前言]

單簧管是黑色的理由---也許很多人都知道,它並不是特別去塗黑,而是一般常用的單簧管原材非洲黑木(Grenadilla)的顏色就是黑色的關係。然而,為何迄今為止這麼多的樂器都會使用這種材質來製作?而原本非洲黑木又是一種怎樣的材質呢?這些恐怕一般人都不太清楚。此外,恐怕大家也不知道,這種非洲黑木正頻臨絕種的危機。

所以近年來除了非洲黑木之外,也有使用黃檀木(Cocobolo)等其他木材、甚至使用塑膠等材質所製作出來的樂器登場。但如果去回顧單簧管的歷史的話,也會看到有金屬製的單簧管存在!因此,就讓我們一起來探究看看這個深奧的單簧管世界吧!

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Buddy Clarinet Ensemble 給大人的親子音樂會演出通知



[Buddy Clarinet Ensemble 音樂會演出通知]


時間:
2017年10月1日(日)下午4:00(理論上半小時前可入場)

地點:
紋鳴號(地址:台北市文山區萬美街一段63號)

公共運輸
捷運:文湖線萬芳社區站,出站步行約5分鐘。
公車:0南 15 109 298 606 小10 小11 棕2 棕3 棕5 棕6 綠11 萬芳國小or萬芳活動中心站

音樂會主題:
給大人的親子音樂會(8)

活動細節(引自紋鳴號粉絲專頁):

【遛小孩+遛自己】
聲勢浩大的單簧管重奏團要來囉 ^^
除了有各式各樣不同外形的樂器可以研究,還有各式各樣不同音高的樂器組成的好聽曲目!

2017年9月17日 星期日

春秋子觀戰余話(6)


譯自週刊碁2017年1月2日號

春秋子觀戰余話(94)

年齡差80歲~神明的大紀錄

充滿各式話題的一年又即將結束,如果不論排名順序,只想知道過去一年的三大圍棋新聞的話,恐怕應該是井山裕太先生的七大頭銜全部稱霸、高尾紳路先生的奪取名人,與圍棋AI阿發夠打敗了李世石九段了吧?尤其關於AI的部分,在新的一年應該也會有越來越多的新聞才對。

然而在我心中,排名第一的大新聞,都不是以上這三者。我想推薦的是,杉內雅男九段(96歲)對大西龍平二段(16歲)的歷史性對局,這應該才是最大的新聞。因為這場對局的年齡差,竟然高達80歲。說到兩人對戰的遊戲或是運動的年齡差距,這毫無疑問是世界最高紀錄。遺憾的是,這場對局卻沒有被大幅熱烈報導。當初週刊碁如果能把這條新聞放在頭條,就太好了。就像將棋界的加藤一二三九段(76歲)對上藤井聰太四段(14歲)的對局,其實是從賽前就開始熱鬧起來了,但這場對局的年齡差才62歲,和圍棋界的紀錄完全無法相比。只能說圍棋界的宣傳能力實在太糟糕了。

但是我在猜年齡差高達80歲的這件事沒有成為大新聞,恐怕也和杉內九段自己的意願有關。他可能會覺得如果贏棋的話,還值得寫出來;單純只因為年齡差80歲就要大驚小怪,就沒甚麼意思了。

其實,我在幾年前曾經問過杉內九段一個失禮的問題,而碰了一個釘子。當時我問他:「難道老師不打算退休嗎?」。他的回答非常精彩:

「如果是曾經稱霸天下的人,為了不想毀了自己過去的名聲,最後可能會不得不退休。但我又不曾稱霸過天下,所以未來當然還是會想繼續進步。因此,我是不會退休的」。

完全同意這樣的說法。畢竟「神明」(杉內九段的綽號)也是不可能會退休的吧。

===



相關系列文章:

2017年9月16日 星期六

第十八期中日阿含桐山盃簡評


譯自:週刊碁2016年12月26日號

阿含.桐山盃中日決戰 柯潔優勝

文:上田篤史

[前言]

第18期阿含.桐山杯中日決賽在2016年12月11日於阿含宗本山總本殿舉行,由河野臨阿含.桐山杯(35歲)與柯潔阿含.桐山杯(19歲)進行對決。結果150手止,柯潔的白棋不計勝,第二次獲得這項比賽的冠軍。目標是首次拿下冠軍的河野臨,雖然掌握到柯潔看錯棋的機會,可惜並未發揮足夠的戰果。

2017年9月15日 星期五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22)


譯自:週刊碁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

解讀AlphaGo File22

醉心評價與其精神~深奧秀逸的中國流之五十年來的變遷

小馬步締角登場


中國流佈局的歷史,其實並沒有太久。這種省略締角而搶先往邊星之旁發展的手法,雖然過去在道策的棋譜中也曾見到,但像現在這樣星位、小目與邊星之旁的組合的確立時間,也才不過五十年左右而已。

這種組合下法,是已故業餘棋界的傳奇人物安永一先生開法出來,而在前往中國訪問時,才展示給中國棋界看。結果這種下法在中國爆發性的受歡迎而流行起來,反而又再輸入回到日本來。所以才被稱為「中國流」。

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

第八屆應氏盃決勝局簡評


譯自週刊碁2016年12月26日

[前言]

第八屆應氏盃的決賽五局賽是由唐韋星九段(中國)與朴廷桓九段(韓國)來爭奪。我們請了蘇耀國九段來解說其中決勝的第五局。

蘇:這雙方在正式比賽中首次在決賽中對決。如果是以多局賽而言,則是自三年前的三星杯準決賽三局賽以來的第二次。記得當時在舉行三局賽前,記者曾問他們「這是兩位首次的多局賽對決是嗎?」,但兩人卻說:「我們對彼此的棋早就互相摸清楚了」。原來,兩人早就在網棋上對決過一千局已上了。對於這一點,大家會不會覺得很有趣?頂尖棋士可以這樣跨越國界重複對局、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共享共同研究或對局的成果,這恐怕也是象徵現代圍棋發展的小插曲吧。

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84)


此一對局過程中,有位少年一直熱心的在旁觀看。嚴格來說,他並不只是在看對局經過,跟本就是守在吳清源身邊了。其實這位少年,在三年前我們第一次訪中與一年半前的第二次訪中時,也都會在對局的現場看到他的身影。這一年他才十一歲,卻是據說有中國頂尖的聶衛平先生讓二到三子實力的天才少年。

他雖然始終就是站在指導棋的周邊觀看,但視線就是專注在吳清源九段的身上。盤面的進展對他來說完全不是問題。當吳強先生落子時,他的視線雖然會稍微偏移一下,但很快又像是要把吳九段全部抓住一樣拉回來。就算偶爾稍微會換一下地方來站,其視線焦點卻沒有改變。

其實我很好奇這位少年,到底對吳清源的豐功偉業有怎樣程度的瞭解?只知道以吳強先生為首,周邊所有的人看他對於吳清源的態度,或是從少年的直觀角度來看,其關心的完全都是在吳清源九段身上是沒錯的。

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吳清源-江崎誠致(83)


到了在福州的第三日下午,我們就得出發去上海了。但早上我們還是出門前往了附近的鼓山。在福州東方的這座巨岩山上,有座湧泉寺。在寺門的告示板上,我們看到了日本僧侶空海曾經借宿此寺的記述。當時空海所搭乘的遣唐使船遇上大風浪,就漂流到了這附近的海邊。因此直到空海後來上長安為止,他都是寄託在此寺中。

其實在福州的日子中,我們倒是沒甚麼,倒是覺得吳清源夫婦的行程就像是趕強行軍一般。在湧泉寺的廣場上,吳九段像是在站著在自言自語甚麼,所以當我的視線往他看過去時,他就笑著跟我說明:

2017年9月11日 星期一

吳清源-江崎誠致(82)


在副司令官家中接受茶水款待後,我們又在宅邸中散步。到了七十四歲,才首次拜訪自己的出身地,這樣言語不多、只是在宅邸內四處觀看的吳九段之感慨萬千身影,讓人印象深刻。出生後沒多久就般去北京的吳九段,自己當然不可能會知道是出生在怎樣的家中,而且替我們帶路的親戚們也都換了好幾代,所以沒有人知道當時的景象。

我則是跟在吳九段之後,見證到這棟為樹木覆蓋住的宅邸中,誕生出改變了圍棋史的不世出大棋士之事實,至今都還記得這種只能說是不可思議的感動。

2017年9月10日 星期日

吳清源-江崎誠致(81)


第三天,我們是集合起來一起拜訪吳清源少年時代的故居。那裏以前是個相當豪華的四合院宅邸,現在中央庭院的部分則是建滿了建築,有很多戶人家住著。從天津前來的吳清源二哥吳炎也一起到了現場,指著現在已經是他人住家的舊屋窗戶,跟我們說:

「那裏以前是清源的房間,他就是在那扇窗戶旁放著棋盤打譜的」。

知道吳少年是拿著棋書拿到左手手指都變形的我,心中卻被原本無心的吳炎話語給打動。

到了第四天,我們告別北京,飛去了福建省省會的福州。在飛機上,我注意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就是在機艙內的廣播,使用了三種語言。其中北京話和英語是我能分辨出來的,還有一種語言我就完全不懂了。而坐在走道另一邊的吳清源替我做了解說:

2017年9月9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80)


不論是中國人或日本人,大家對吳清源所抱持的心情,其實都是一樣的。仔細想來,針對其偉大業績,相比於能夠直接在吳清源身邊確認的日本人,中國人所知道的吳清源知識應該是少很多才對;然而在這趟旅程之中,在我眼中所看到的中國人之對應,毫無疑問地,深深可以感覺到,他們用可說是本能的方式,自然地理解到這位不世出棋士的偉業與地位。

當然,這可能是日本人對於理解度的粗糙認識。在現代的資訊化社會中,大家光要追著眼前的現象就已經目不暇給了,因為反而對於重視真正重要的東西的意識就變薄弱了,以致於產生出遇到應該拜見的人時,不會有正確對應的現象出現。這種現象,在圍棋界中也不例外。

在這一年的拜訪中國行程中,我們除了去到北京、上海以外,還去了福州。因為這正是吳清源出生的故鄉。其實吳清源對於福州已經沒有任何記憶,因為據他所說,自他出生後沒多久,全家就移居北京了,以後就再也沒回到福州過。加上後來中日間爆發戰爭,戰後吳清源又有國籍問題等因素,沒有辦法自由往來日本與中國之間,根本也沒有歸鄉的機會。

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90歲級的圍棋「神明」夫妻


譯自:每日新聞

90歲級的圍棋「神明」夫妻

文:金澤盛榮

以「將棋界的傳奇大師」著名的加藤一二三九段(77歲)是在今年6月中旬退休(譯註:日本將棋界是有退休制度的,只要在被淘汰到順位賽C組2級以下,就具備退休資格)。其棋士生活可是到達六十年以上。

但放眼圍棋界,還有超過這位將棋傳奇棋士紀錄的職業棋士仍然健在。就是1920年(大正9年)出生、今年高壽96的杉內雅男九段。其職業棋士生涯已超過80年,而其對於圍棋的真摯態度,也被人尊稱為「圍棋神明」。其實杉內九段的夫人杉內壽子八段(90歲)也是現役的職業圍棋棋士。這對夫婦到現在也還有參加職業比賽,而坐在用來探究棋道的棋盤之前。我們是在盛夏時節左右,前往位於東京駒澤公園附近的杉內先生府上訪問他們。

杉內雅男九段一面展露笑顏、一面嘆息:「現在完全贏不了棋啊。今年到現在只贏一盤」,他接說:「不過我完全不考慮要退休喔。這是一種培育夢想的職業,讓人相信明天會更好。而且我覺得不管到了多少歲,都還是有進步的可能。因為如果不這樣想的話,就完蛋了」。

杉內九段是來自宮崎縣,1937年入段、1959年爬上了最高段位的九段。過去曾經挑戰過兩次本因坊,並且獲得過兩次職業棋賽的冠軍與頭銜。長年以來,就是以頂尖棋士的身分,在昭和圍棋界中奔馳。

「圍棋界現在變得完全不一樣了。好比說段位制的崩潰與時限變短,並且也變得體育競技化。而且我也注意到現在有點變成一面倒向只拚勝負的趨勢。雖說這是時代的變遷,但我也強烈感受到日子越來越難過。只不過,現在還在說以前怎麼樣怎麼樣也是沒有太大的意義就是了」。

至於壽子夫人的經歷也非常輝煌。她是在1942年入段,然後在1983年升為首位女性八段棋士。過去曾達成女流名人四連霸等,總共獲得頭銜與冠軍十次。她在1954年與杉內雅男九段結婚。

壽子夫人回答我們的問題時說:「首位女子九段嗎(譯註:日本目前尚未出現女子九段)?我就是覺得我應該略站在一步之後,不太想和老公並列在一起。雖然大家也常提醒我,只要再贏多少盤,我就能升九段了...。但現實是我的體力也衰退了,所以只想一面好好保持健康,一局一局努力下下去就可以了」。

而在訪談中感嘆都在輸棋的杉內雅男九段,在後來的對局中制服對手,拿下了今年的第二勝。(譯註:今年目前為止2勝4敗)

迄今為止,杉內雅男九段的生涯戰績是881勝671敗12和2無勝負,而壽子夫人八段則是617勝888敗6和。真可說是一輩子都在下棋。我們也希望能夠一直看到他們夫妻下出充滿年輕活力的棋啊。

===

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

吳清源-江崎誠致(79)


一開始,我們的確有種沒有自知之明的心情,不過像他這樣不世出的棋士,印象中卻也從未猶豫過要擔任我們這些卑微的無賴文人夥伴之顧問的邀請;而且仔細想來,喜歡圍棋的文士們和吳清源的友誼原本就非常深遠。許多前輩文豪們,原本就是抱持著對吳清源的天份與人品之敬愛心情,才能建立起這種默默見證著吳清源創造業績的友情歷史。

好比說,在昭和15年(1940年)出版的「莫愁」一書中,我們就可以看到他和川端康成夫妻一起去伊豆旅行的故事,這也讓我們知道他們的友誼關係,早就超脫於棋士與棋迷的境界了。以下就稍微介紹一下其中之一節:

「我泡過溫泉後去到川端先生的房間,然後就一路聊到了半夜一點左右。真的是聊了非常多的東西。我的朋友野上彰先生曾跟川端先生說過:『吳先生很難親近又不愛回話,讓我很傷腦筋』,結果川端先生卻回答:『怎麼會?我覺得他非常喜歡聊天啊』。後來我聽到野上先生轉述此事時,只能苦笑;但當天從九點聊到半夜一點的過程中,恐怕也幾乎都是我一個人在講呢。當天晚上在獲贈『小島之春』、『綴方教室』兩本書後從川端先生房間回去時,身體變得好僵冷,我還記得冬夜中的壁龕中,甕瓶的影子非常深濃呢」。

2017年9月6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78)


第二部 吳清源之旅

1.歸鄉

昭和54年(1979年),吳清源歷經三十年之後,再度歸化為日本國籍。

日本和中共建交,是在昭和47年(1972年)的事。所謂的建交,就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締結外交關係,並且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唯一的中國之主張,然後與台灣之間的外交關係,則是自然消滅。然而,中國本土和台灣仍舊處於對立的關係。由於吳清源原本的國籍是屬於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於是他和中國本土之間的關係該怎麼處理,就變成了有點複雜的問題了。

此外,由於兒女們長大成人,在結婚或就職上,台灣國籍都會造成很多不便。此外,和中國本土之間的交涉,也是轉換成日本籍比較容易進行。所以據說吳清源是經過種種判斷之後,才決定再度申請歸化成日本國民。

2017年9月5日 星期二

煩惱天國(32)


週刊碁2016年12/26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41

[背後傳來的溫暖]

Q:我們家是四人家庭,不論是去購物或是去幼稚園接送小孩都是靠腳踏車,所以非常辛苦。雖然我經常跟老公說想要買一台車,但他都因為危險而說不可以買。他就是不願意理解這樣我的行動範圍就變大、要回娘家也很方便的想法。到底該怎麼說服他呢?老師,請教教我吧。我想如果在老公常看的週刊碁這個單元中刊出我的提問的話,說不定有機會改變他的想法。

~琦玉縣 U.R 29歲 主婦

A:我女兒啊,在知道我老婆生病後,就去考取了駕照。這是因為不得不接送我老婆去醫院的關係。後來,老婆雖然過世了,我女兒還是持續有開車。這又是因為我家裡有四隻動物,所以常常需要帶動物去動物醫院。她想開車的心情我明白。但我原本也是說不行。這也考慮到萬一女兒出車禍的話該怎麼辦的問題...。現在她似乎終於明白我的想法的樣子了。

2017年9月4日 星期一

春秋子觀戰余話(5)


譯自週刊碁2017年6月12日號

春秋子觀戰余話(111)

忘了按計時器該怎麼辦?


以前只要是說到高段者的對局,就算是在下預選賽下端的比賽,也會配有低段棋士擔任記錄。不過到了世紀交替不久前,反而就變成了一定不會有記錄棋士了。所以就算是很資深的老牌大師,也得自己去按計時器,因此當時也發生了許許多多的悲喜劇。首先且來說一下由工藤紀夫先生那邊聽來的故事。

當時工藤先生的對手是已故的梶原武雄老師。沒有記錄棋士、換句話說就是得自己按計時器的對局讓梶原老師很不習慣,所以往往都會忘了按下計時器。於是當他忘記的時候,工藤先生就會提醒他:「老師,計時器」,但久而久之連提醒都沒有效果了,於是還是忘了按計時器。然後工藤先生乾脆就幫他按了計時器了。不過,一直幫對方按計時器的結果就是不知不覺中,自己的形勢也跟著變糟起來了。於是,人再好也是有極限的,工藤先生就決定狠下心來了。下定決心:「好吧,接下來就讓他超時了吧」,接下來他改回用提醒的方式,而不是幫梶原老師按計時器了。最後,果然變成了梶原老師超時負。輸棋的同時,好像有、又好像沒有聽到他說「啊,超時了啊?那就這樣吧」。

最近則是從福井正明九段那裏聽到了一個很溫馨的小故事。這是發生在大前輩茅野直彥九段與中堅棋士高野英樹七段之間的對局。茅野前輩也是常常忘了按計時器。而高野七段也像以前的工藤先生一樣會提醒茅野前輩:「老師,計時器」。不過,後來高野七段自己下出了大失著,形勢急轉直下。剛好此時茅野九段又忘了按計時器,如果就這樣下去的話,又會再逆轉成茅野九段的超時敗;但是高野七段還是好心出聲提醒,甘願就這樣輸掉。不得不讓福井九段說:「這是最近罕見的佳話啊」。

===



相關系列文章:

2017年9月3日 星期日

單簧管的相關工作


單簧管的相關工作

節錄自The Clarinet雜誌54號

  • 演奏工作/管樂團篇~東京佼成管樂團單簧管演奏者太田友香

(1)工作內容

我是東京佼成管樂團的單簧管演奏。除此以外,我也是以「Pazza」為首、組成了「Dukuty」、「中日龍笛隊(中日クラゴンズ,譯註:這個字其實有點難翻,就是把職棒中日龍隊的隊名,嵌入單簧管的字根Clar,所以翻成中日龍笛隊)」(笑)等等單簧管重奏團。此外,偶爾也會擔任管弦樂團的槍手(學名:協演人員)、也會舉行室內樂或獨奏音樂會、指導管樂團、或擔任音樂比賽的評審。

2017年9月2日 星期六

小實驗


最近又被損友連董煽動買新的調音管....(鄉親啊,損友真的不能交啊)

其實還是想強調一下,比起各種配件,我個人還是對樂器本身比較有興趣。不過,看到他實測新買的加拿大B牌降E調調音管的威力,明明覺得原本的降E調調音管也沒甚麼大問題,還是有點動心起來。

說到B牌的降E調調音管到底有甚麼特點哩?一般的說法,當然就是可以直接使用降B調的簧片。這是因為它的設計是故意在調音管削出一處平台,讓降E調吹嘴裝上降B調簧片時不會和調音管干涉。但老實說,自從有了花剪之後,剪剪簧片也沒甚麼困難;而且自從改用合成簧片後,舊的天然降B調簧片本來就多的用不完,拿出來剪剪也不會心疼,所以這個特點對我來說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吸引力。

真正吸引到我的,還是音色集中厚實了很多,讓可能會很尖銳的高音單簧管有可能變得比較圓潤一些。事實上,聽B牌的女神(?)代言人潔西卡的示範,也有類似的感覺。

2017年9月1日 星期五

開箱文(40)


今年五~七月其實偷偷買了不少東西,到現在卻都還沒有寫開箱文。現在突然想起來,就先從其實是最後買(大約是六月底下單)、但卻可能是最單純的東西開始寫吧?

這個東西就是Pomarico公司所推出一系列的水晶吹嘴之一的「藍色紫色小精靈(Wizard)」吹嘴。自從加拿大B牌幾位代言人也分別使用這顆吹嘴、到處「打歌」,就跟著流行了起來。只不過,加拿大B牌跟Pomarico拿了這顆吹嘴來貼牌,稱為GC(代言人Giufredi Corrado的名字縮寫),但其實和紫色小精靈是同樣的東西。

吾友連董似乎也很喜歡紫色小精靈的音色,因此就在六月下旬開始透過朋友直接向義大利Pomarico原廠訂購。我雖然對於吹嘴並沒有特別想收藏的欲望,不過看在這顆吹嘴材質特殊(水晶)、顏色又漂亮(紫色,而且在不同的光線角度下還會變色),於是也跟著湊熱鬧,加入團購的行列。(再次強調一下,壞朋友真的不能交,一交就會陷入敗家的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