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1日 星期四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3)


[自我對戰五十局]

在圍棋的未來高峰會的閉幕典禮上,股溝公司宣布將拿出阿發夠的自我對戰50局棋譜當作別離用的紀念品(?!)。當台上說明「現在開始在網路上就能下載」時,我就先把閉幕式放一邊,就開始和我的智慧型手機大眼瞪小眼偷看起來。

這些棋譜中,有很多至今為止沒看過的手法,於是馬上就有很多棋士盛讚說這是「從未來送來到的禮物」、「新的圍棋寶典」等等,直到現在為止,仍然受到大家的注目。

2017年8月30日 星期三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2)


[因為好玩才下棋]

當看不懂棋時,我就會用「為何要下棋?」這種回歸原點的問題來思考。然後,每次我都會得到同樣的結論。除了「因為好玩才下棋」以外,我找不到更好的答案。

這次在烏鎮的活動中,在第二局與第三局進行間,還分別舉行了配對賽與團體賽。配對賽分別是由古力九段與連笑九段和阿發夠搭檔,而團體賽則是由周睿羊九段、時越九段、羋昱廷九段、陳耀燁九段、唐韋星九段等五位曾獲得世界冠軍的高手組隊來對抗阿發夠。

這兩個活動真是非常有趣。好比說到了最後要投降的場面時,這兩場比賽的對局者都笑得很開心。

2017年8月29日 星期二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1)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7年9月號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

第一回 人類不和AI競爭的時代

[最後之戰]

五月下旬,在中國烏鎮舉行的阿發夠與世界排名第一的柯潔九段之三局挑戰賽。而我呢,也是從頭到尾仔細地觀看著這場名為「圍棋未來高峰會」的活動。

在去年阿發夠與李世石九段的五局賽中,賽前預測到阿發夠會獲勝的人,恐怕是除了少數的AI專家外,是找不到的。然而在那一年之後的三番棋,情況卻是相反過來的。換句話說,現在反而沒有人認為柯潔會獲勝。誠實的聶衛平先生等人,甚至斷言一局也贏不下來。

2017年8月28日 星期一

三重遊記(3) 完


隔天,就是正式要去罰站的日子。由於罰站的地點是在比我們所在的津市還要再南邊一些的松阪市附近,前後加起來的車程大約一個小時左右,所以我們得早點起床趕路。

不過,再怎麼趕,飯還是要吃的。順便可以觀察一下,這家小旅館的早餐水準到底如何。

2017-08-23 07.38.13.jpg
早餐是一般商務旅館常見的自助餐形式。全部的餐點大約就是像圖中這樣擺在L型的長桌上。內容有稀飯、麵包、炸雞(算是日本中部一帶的名產)、香腸、醬菜、沙拉....等等,還算馬馬虎虎。

2017年8月27日 星期日

三重遊記(2)


Check-in之後,雖然心不甘情不願,但還是把隔天正式罰站要報告的內容拿出來檢討複習一下,結束之後,一行人才出來散散步、逛逛街。

由於大家幾乎都是第一次來津市、事前也沒做甚麼調查功課,所以就先在旅館周圍閒晃。

這裡先給大家看一下旅館周邊的地圖,讓大家了解這裡的地理狀況。


圖中右側就是我們住的The Grand Court Tsunishi(津西) Hotel,其北邊有個三重護國神社,西邊有偕樂公園,都是看起來步行可及的景點,所以我們也就以這兩處為目標來逛。

2017年8月26日 星期六

三重遊記(1)


因為種種原因,這禮拜飛去了日本罰站。雖說是已經去過很多次的日本,但卻是過去從沒去過的三重縣。

此地名雖然和台北的三重相同,但面積上卻大了很多,裡面又有個很有名的龜山市(但這次我不是去這裡),所以是可以拿來開個「龜山在三重」的冷笑話。當然,這個冷笑話是針對我們台灣人開的 XD

歷史上,三重縣位在古代日本分國制的伊勢、志摩、伊賀、與紀伊等四國的位置,在現代的日本地理上,跟名古屋所在的愛知縣一樣是被歸類於中部地方。所以從台灣過去三重縣的話,必須要從名古屋的中部國際機場進入。

中部國際機場,由於去年已經去過,這裡也就不多做介紹。需要特別介紹的,倒是前往三重的路程。在過去,從中部國際機場去三重縣,必須搭電車慢慢沿著伊勢灣沿岸繞一大圈,前後大約是一個小時半的車程才能到達我們下榻的津市(其實我們真正的罰站目的地也不是在這裡,只是住在這裡比較方便而已),如下圖所示:

搭電車前往津市的話,實際上會因為時段的關係,甚至可能需要兩小時才會到。

2017年8月25日 星期五

吳清源-江崎誠致(77)


為了創設本因坊賽努力、並且參與比賽營運的每日新聞記者三谷水平曾經跟我說,木谷實一直很熱心期盼可以和吳清源再戰一次十局大賽。當然,比賽的局差是從之前被降級的半先開始下。下了之後,到底會被再降級成讓先,或是回到分先的局差?「我就是想下下看」,木谷實這樣說了非常多次。

然而,到了戰後,兩人都纏上了厄運。昭和22年(1947年)木谷實雖然打出來成為本因坊挑戰者,卻以二勝三敗(當時本因坊賽挑戰賽是五局賽)輸給了岩本薰和本因坊。在那之後,雖然又拿到了兩次挑戰權,卻都輸給了高川秀格本因坊,而再次錯過機會。另一方面,吳清源則是脫離了日本棋院而改以讀賣新聞為據點,宛如鬼神一般在十局大賽中屢屢勝出。這樣的戰績差距,造成了雙雄再度對決的機會是越來越遠。

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吳清源-江崎誠致(76)


此外,春海在俗世之間的名聲也跟著傳了開來,並且受到將軍綱吉的寵愛。他在江戶城中預言了日蝕的發生,並且實際觀察到了此現象,就被加增了俸祿;他的領地宅邸發生了淹水的問題,則將軍就重新賞賜一塊駿河台高地的土地給他。而且他也常常被叫去將軍面前,只要回答出將軍關於天文上的問題,就會立刻被賞與金品。實際上,春海也真是值得這種待遇的優秀天文學者。除了觀測天體等實際技巧外,在橫跨天文學的各種領域的著述活動上,只要看過他所留下的龐大著作,就能了解他是對自己的天職有所自覺而在其工作上專心一致的人。

身為天文官的春海人生,是完全無可挑剔的。然而回顧他過往的經歷時,就會湧現一抹淡淡的哀傷,那是因為道策而不得不放棄之對圍棋的鄉愁,在他的心中揮之不去般迴盪著。安井家雖然改由知哲來繼承,但和春海也不是完全切斷關係。只要春海想要下棋,不管需要怎樣的對手都會被找來跟他下。然而,自從當上天文官之後,恐怕就不再拿起棋子來下了。雖然沒有明確的證據,面對將他打的體無完膚的道策,他除了在天文學上窮究至極之外,也找不到更好還手的方法了。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緊急插播]新書上架


如題,今日忙裡偷閒,搭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車殺去了名古屋。不過時間已過七點半,只剩CD店與書店可以逛。老實說,根據上次來名古屋的經驗,其實也沒有抱太大的希望。果然,去了近鐵名古屋車站樓上的Tower,實在乏善可成(好吧,還是有買了四張)。接下來轉去了附近的淳久堂,倒是有了明確的發現:

1.趙大師在NHK圍棋講義上的連載確定約滿到期,不再繼續了(哭)
2.依田紀基九段發了新書。

特別是後者,放在淳久堂圍棋櫃中最明顯的地方,實在叫人想不注意也難。

而且書的內容實在太吸引人,於是二話不說收下結帳。

2017年8月22日 星期二

吳清源-江崎誠致(75)


藤澤秀行是在年過五十之後才達成棋聖六連霸。過去他和坂田對戰的失敗成為反彈的跳板,就是這樣仍然毫不後退、持續貫徹著棋士的意志,最後才能開花結果。

至於木谷實,後來則是長年招集弟子,培養出華麗一門門徒,可說是完成了昭和時代最大的事業。如果要去十局賽失敗中找到培養門徒的因果,則不過是一種短淺的想法。然而木谷也的確因為吳清源的存在、無法獲得稱霸棋界的戰果,也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也是這樣,他原本對圍棋專心一志的熱情,比以往更多地轉往培育一門門徒之中,也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這種關係,其實也很像本因坊道策與安井算哲之間的關係。因為道策的存在,斷絕了算哲成為圍棋界第一人的路。然而他也因為輸給了道策,漂亮地轉職成功,讓日本歷史刻上了他的大名。並且從算哲變成了更加有名的澀川春海。


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吳清源-江崎誠致(74)


16.天命的調配

在今天的勝負世界中,所謂獲勝與棋力高強的意義,可說是就在於能更深一層去探究之中的,就是圍棋的世界了。

培育出大木谷一門的木谷實,以前曾經說過以下的話:

「強者不一定會獲勝,但獲勝的一定是強者」。

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國際能見度驗證


好吧,雖然說日本不能代表國際。但至少我想知道一下我們的鄰邦對昨晚的世大運開幕抗議事件有些甚麼看法,進而觀察這件事到底有多「丟臉」。

於是我先上了YAHOO JAPAN的首頁。就跟其他入口網站一樣,畫面正中央是新聞頭條:


能出現在這個畫面中的,就是當時最熱門的新聞。

你可以看到畫面中,最上面一條的體育新聞是甲子園(右側的照片也是甲子園的比賽狀況),這是最熱門新聞中的第七條。除此以外,完全是看不到世大運開幕的新聞。

老實說,這讓我有點意外。

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21)



譯自:週刊碁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

解讀AlphaGo File21

日新月異的定石進化

反擊對手計畫的原因


既然好不容易打入棋聖戰挑戰者決定賽,我當然是很想贏;可惜,還是力氣放盡而差了臨門一腳。至於獲勝的河野臨九段,希望他能在明年(2017年)年初開始的七局挑戰賽好好加油。這場對決很令人期待,我會準時收看。

主題圖是最近流行的佈局。籠統來說,當黑7下碰時,白棋就大致只有A擋與白8雪崩型兩種選擇。

此外,白8走雪崩時,黑9、白10可以看成是當然,之後黑棋也幾乎只有A長與11扳的兩種選擇。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煩惱天國(31)


週刊碁2016年12/19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40

[幸與不幸其實是一體兩面]

Q1:我的父親是週刊碁的忠實讀者,他跟我說週刊碁中只要看這個專欄就好,所以我就是乖乖地只收看煩惱天國(因為我不懂圍棋...)的三十左右女子。

最近,我結婚了。對方是同一公司的同事。結婚雖然很開心,但也有一件事讓我很煩惱。我現在上班的公司,是大學時代的學姊(四十左右)介紹給我的。因為學姊本身也很想結婚,所以我猜她如果知道我結婚的消息後應該會深受打擊才對。雖然我想盡快將我結婚的消息告知公司的所有同事,但我又不能不在意學姊的反應。不知道趙老師能否介紹一些不傷害到學姊的方法?

~東京都 S.A 32歲 上班族

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

關於某活動之田野調查


[A]

吐:上樣知道上禮拜六有個踩街活動嗎?
上:那是靈車遊行吧?
吐:ㄟ,可是人家說那是我們呆八郎不懂宮廟文化耶。
上:甚麼叫宮廟文化?怎麼看都像靈車遊行啊?!
吐:好,這且不論。上樣知道這個活動是為了甚麼而辦的?
上:這不是靈車遊行嗎?(疑似壞掉跳針...)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飛鳥


這是上週去聽禁衛軍管樂團單簧管首席希爾薇.毓(Sylvie Hue)的音樂會時現場買的專輯CD中收錄的曲子,覺得挺好聽的,想說來把曲目解說抄一抄,稍微來推廣一下。(老是聽蒲朗克或聖桑也是會膩的對吧? XD)

===

侯傑.布堤:飛鳥~寫給單簧管的狂想曲
Roger Boutry:Asuka ~ Rhapsodie pour clarinette et piano

這是作曲家布堤(1932~)先生所提倡出來,對傳說之國日本的邀約。這是根據歌人柿本人麻呂(西元710年左右去世,日本著名詩歌集萬葉集中最著名的作者,後世尊稱為歌聖)的創作所觸發,使用後期印象主義的色彩所描繪出來了音樂風景。他使用了流暢的旋律、豐富的半音階調色技法、與深刻複雜的節奏,讓聽眾在第一樂章中感受到無比的臨場感。柿本人麻呂為了長眠於城上殯宮的美麗皇女明日香(或作飛鳥皇女,因為日文中飛鳥與明日香同音。)創作了輓歌,而作曲家也就根據輓歌寫出了這首曲子的第一樂章。

在第二樂章中,單簧管以帶著憂鬱不展的風格、模仿著日本傳統樂器尺八來演奏。接著鋼琴狂暴侵入單簧管的演奏之中,讓人聯想到舞蹈少女跳舞時的緩急變幻。接著彷彿被鬼神附身般反覆的三拍子舞曲漸漸消失,到了最後就像消失暗夜之中一樣。隨著音樂中不安的氣氛漸漸增加起來,單簧管也開始刻畫新的節奏,最後讓這個充滿神秘傳說的樂章平靜下來。

第三樂章的「尖峰時間」(Rush Hour),則是在表現充滿華麗、緊張與熱鬧氣氛的現代社會之喧鬧。而時現時斷的節奏則提高了樂曲的緊張感,最後以單簧管展現高超技巧、帶著歡樂的感覺結束全曲。

此作品是1999年7月8日在比利時奧斯滕德(Oostende)所舉行的國際單簧管協會年會表演,布堤先生替希爾薇.毓女士與其鋼琴伴奏芙列德利可.拉格爾德(Frederique Lagarde)女士所寫並題獻給她們的。

2017-08-09 22.42.00.jpg
毓老師簽名的這兩張CD中,都錄有這首飛鳥。

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

Denso成立車用半導體子公司


譯自:日經

Denso設立新公司,將目標放在自動駕駛汽車的「頭腦」上

預計開發長於判斷的下一代處理器「DFP」

文:日經Automotive久米秀尚
2018/8/8

===

Denso,目標是成為自動駕駛汽車「頭腦」的半導體業界標準。2017年8月8日在東京召開的記者會上,公布了該公司正在開發自駕車動作判斷用的次世代處理器「DFP(Data Flow Processor)」(如圖1)。預計在2020年代前半實用化。


圖1 與GPU或CPU特性不同的次世代處理器DFP

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從AlphaGo談圍棋的未來(7) 完


過度學習反而會變弱?

大橋:
再來,在擺完自我對戰的五十局棋譜後,會有一種是很強沒錯,但是不是有點學習過度的感覺。

孔:
過度學習?

大橋:
自我對戰最需要注意的,就是學習過度而陷入只有自己的世界之中了。

孔:
就很像大橋君啊(笑)。

大橋:
(苦笑),說的再詳細一點,就是光靠自我對戰中變強了後,繼續過度學習的話,諷刺的是可能會不適用於人類之上。身為開發主任的大衛.席爾維先生在研討會上發表說去年的阿發夠和今年版本的阿發夠棋力相差有三子,雖然是帶給大家很大的衝擊沒錯,但現場他也補充「所謂的三子,只是在排名評分系統上的差距」,我想就有包含這樣的意義在內吧。換句話說,新的阿發夠和舊阿發夠下個一千局,可能會一千局都獲勝沒錯,但這樣的局差,是否對人類也適用,其實是誰也不知道的。必須和各種形式的棋風下過才驗證的出來。

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從AlphaGo談圍棋的未來(6)


今後的圍棋界

大橋:
想請教一下大家對於今後的展望?

王:
就我而言,意識的是完全解析。如果能夠做到完全解析,就沒有說甚麼好手、惡手的價值了。但圍棋也不是就這樣結束了。我們這些職業圍棋棋士雖然是把所有的價值都放在下出好手上,但今後更應該用更廣泛、多元的角度去看看圍棋的不同價值。

孔:
去年在阿發夠出世之前,大家完全不會去想甚麼完全解析的事情,但將來應該有機會達成完全解析吧。不過,現在就是還沒有到完全解析的程度,所以就算有去追求著手價值的人存在,也沒有甚麼關係。簡單來說,就是一種想要棋力進步的想法吧。不過,雖然不知道怎樣才會是最好的,但根據AI的發展,除了棋力進步與圍棋普及以外,還是有很多的可能性與機會才對。總之,希望能先從正面方向去思考。

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從AlphaGo談圍棋的未來(5)



股溝的次一手

大橋:
另外阿發夠開發團隊並不會解散這件事讓人很開心。

王:
不過另一方面阿發夠還是有要退休的報導傳出來。

大橋:
在新聞上看到的內容和現場聽到的講法,氣氛上多少有些不一樣。現場有中文、英文,還參雜著同步翻譯的日語....。我自己對於聽到的解釋是,所謂的退休,只是指不再和人類比賽而已,在圍棋上的研究照理說還是會稍微持續下去才對。

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從AlphaGo談圍棋的未來(4)


配對賽的可能性

大橋:
既然說到了團體討論賽的部分,接下來我想把話題轉移到配對賽上。其實在現場,有聽過比起阿發夠單獨下棋,由樊麾先生(中國職業二段,主要於歐洲活動,目前也是阿發夠團隊成員之一)與阿發夠組合成一隊來下棋會比較強的傳聞。

孔:
的確,哈薩比斯先生也是這樣說沒錯,不過老實說我個人還滿懷疑這樣的講法的。因為不管怎麼說,我覺得人類就會先下出勝率下降的著手....。

大橋:
其實在西洋棋中,由電腦和人類組合成團隊時,也未必是一定是跟比較強的人類棋士組成團隊比較好,而是要由習慣電腦下法的人來組隊才可能比單純電腦自己下強。而樊麾先生和阿發夠一起也已經有兩年左右了,所以搞不好他和阿發夠的默契會比較好。

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從AlphaGo談圍棋的未來(3)


蒙地卡羅法與團隊討論賽

大橋:
這次的圍棋高峰會的第二天舉辦了AI的研討會,有非常多關於最先端技術的演講,也談到了阿發夠強化的部分。雖然說了很多關於深層學習的學習故事,但就是沒有特別提到蒙地卡羅法。據說是只要利用深層學習來強化計算網路,就不需要再用到蒙地卡羅法了。雖然阿發夠還是有在使用蒙地卡羅法,看起來其影響性是變小很多了,不知道大家怎麼看?

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從AlphaGo談圍棋的未來(2)


大橋:
其探索著手的深度,換句話說,就是人類所說的「細算」變強了,因此開始下出符合其判斷力的強力著手,也許也是這樣才會導致到它開始直接進三三吧?本來我已經開始想像阿發夠終於下的會是最佳手段了;但我現在得理解成、也必須去解釋成這是隨著版本的變更、細算的深度也會改變,對嗎?

王:
沒錯。根據細算的深度不同,著手也會變更是理所當然之事。

大橋:
換句話說,也是因為阿發夠與人類的細算差距很大,光是模仿它的著手是無法學得像、也學不好的。

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

從AlphaGo談圍棋的未來(1)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7年8月號

IGO Science特別座談會

從阿發夠談「圍棋的未來」

大橋拓文六段、王銘琬九段、孔令文七段三人對談

[前言]

阿發夠是世界屈指的IT企業股溝公司同集團的Deepmind公司所開發出來的。去年打敗韓國的李世石九段,帶給圍棋世界相當大衝擊的戰果,還讓人記憶猶新。這次則是將舞台移去了中國浙江省烏鎮,舉辦了從5月23~27日之間與中國頂尖棋士對戰的「圍棋未來高峰會」。在這個高峰會中共舉行了阿發夠與柯潔九段的三局賽、古力九段+阿發夠對連笑八段+阿發夠的配對賽、以及時越九段+羋昱廷九段+唐韋星九段+陳耀燁九段+周睿羊九段組成團隊進行討論棋對戰。

本期我們特別邀請去現場看過這個高峰會的王銘琬九段、孔令文七段來擔任特別來賓,以座談會的形式來聊聊各種關於這次比賽的事。

===

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

Johnny Woody傳說



Johnny Woody先生的祝賀

回顧YAMAHA管樂團的歷史,有一大堆充滿回憶的樂曲。現在已經成為管樂合奏標準曲目的「節慶變奏曲(Festival Variations)」也是我們的回憶之一。1983年YAMAHA管樂團就是演奏此曲參加全日本管樂大賽而獲得了金賞,但不用說當時候的法國號聲部成員也為了這首曲子苦戰奮鬥不已。這首曲子的法國號樂句據說是作曲家史密斯(C. T. Smith)先生惡意要整法國號所寫出來的,而他想整的對象,就是當時美國空軍樂隊的法國號首席強尼.伍迪(Johnny Woody)先生。其實伍迪先生後來在1987年也成為了YAMAHA美國公司的產品銷售專家而加入了YAMAHA公司,他天生的爽朗個性也讓他非常受歡迎。他在產品開發與藝術家關係的工作上非常活躍,也常常來到日本訪問,成為人見人愛的角色。現在伍迪先生已經離開YAMAHA公司,但現在還是會在國際法國號協會的YAMAHA展場幫忙,以他永遠保持的笑顏迎接前來的客人。而這位與我們關係深厚的伍迪先生特別寫了一段文字給YAMAHA管樂團。在這裡我們要特別感謝伍迪先生,也祝他永遠健康開心!

寄給我們信件的伍迪先生的近照

2017年8月6日 星期日

歷史其實沒有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簡單說,發生在昨天的事情都有可能看不到真相了,更何況是發生在幾十年、幾百年前的事情?

所以我們在看待歷史事件時,不論是一般說法,或是翻案文章都得要非常小心,不要輕易跳到結論去。因為很多歷史事件,往往是窮盡歷史學者一生的研究都無法找到正確的結論。

剛剛看了一篇朝日的文章討論關原之戰,引用了某位歷史學者的說法,認為我們現在熟知的會戰過程,大多是江戶中後期、也就是會戰發生後一百年以上創作出來的。朝日會刊這一篇,多少有葉佩雯的味道(幫學者打書,我也知道用這一招XD),而且話題挺聳動的,的確很容易吸引點閱率。換句話說,朝日想要發這篇出來,是非常合理的一著,因為一舉數得,是效率非常高的好棋。

那麼,學者到底說了甚麼?他說,小早川秀秋並不是在觀望會戰一早上,被家康發砲威脅後,才倒戈背叛石田三成的。而是一開戰,就立即叛變了。所以戰爭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快速結束,連半天都不到。

2017年8月5日 星期六

罰站遊記(9)完


逛完超市,回到旅館。看看電視,就等著隔天早上去機場回國了。

當然,離去之前,總是要先把旅館帳結清,這才發現,原來這家旅館也是使用下圖的電子簽名板,這樣可以環保一點。但這台機器的缺點是,反應速度有點太快,如果不簽快一點,就會無法完全擷取簽名,稍稍有點不夠人性化。(話又說回來,這種東西應該是參數調一調就可以了,製作的廠商似乎不夠仔細....)

2017-07-27 09.56.22.jpg
老實說,這台機器的解析度也不是很高,應該是初期型的產品。

2017年8月4日 星期五

罰站遊記(8)


罰站既然在還算不壞的結果下收場,韓國分店的打工仔就邀請我們一起去吃晚餐,當作是慶功。(沒有被五馬分屍就算是勝利,當然是要慶功囉,不然哩?XD)

慶功的地點,就在韓國分店的樓下。據說原來韓國分店的大頭目要在別處的豪華(?)餐廳招待我們的,後來不知何故大頭目不能來了,所以改在樓下餐廳、由分店其他的小嘍囉(沒禮貌)請我們吃。其實,反正甚麼韓國料理我都沒吃過,隨便甚麼都會覺得很新鮮,當然是客隨主便就好,倒也不強求一定要吃甚麼偉大的餐點。

而且韓國分店的一樓除了咖啡廳外,還有很多看起來很好吃的餐廳,留在這裡用餐完全不會讓人覺得遺憾。又因為先來一天的台灣打工仔同伴在用完第一天晚餐後,說想要吃吃看韓式炸醬麵,所以我們就挑了一樓的麵店用餐。

2017-07-26 19.32.33.jpg
先來看一下這家的菜單,由於都有英文,所以勉強可以對付。重點是價錢。隨便一道餐點都要將近台幣一千元(台幣對韓元的匯率大約是1:35左右)。雖然不用自己花錢,不過這樣的物價,有點恐怖,與對岸(ㄟ,是往日本海方向的對岸)的日本相比,毫不遜色。

2017年8月3日 星期四

罰站遊記(7)


在繼續寫下去之前,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資訊,一定要寫一下,給尚未去過、未來打算要去的人參考。就是.....

韓國的電源插座是圓形兩孔的!和台灣的扁形兩孔是不一樣的!

韓國的電源插座是圓形兩孔的!和台灣的扁形兩孔是不一樣的!

韓國的電源插座是圓形兩孔的!和台灣的扁形兩孔是不一樣的!

這太重要了,所以要寫三遍。(其實是填篇幅 XD)

韓國插座(引用自網路

所以務必要準備好轉接頭,否則你的手機、筆記型電腦、各式電器都會變成垃圾。

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

罰站遊記(6)


雖然我們是在仁川國際機場降落,但是我們這次去韓國罰站的目的地,並不是首都首爾,而是距離仁川機場車程大約一個小時出頭、在首爾南方的水原市。據說水原市是三爽社的大本營(喂!不是說好不提公司名稱的嗎?XD),所以我們的韓國分店也設在這裡,所以我們就先來報到。不過叫我們來罰站的,並不是三爽社。但是後來看到水原市滿街都是三爽社的招牌,還是會覺得很刺眼(笑)。

這且不論,由於是晚班飛機,加上抵淚,我們的車離開仁川機場時就已經快晚上十點,到達旅館時,已過十一點,所以也沒有甚麼時間到處看看,而是直接Check-in,打算早點休息,應付隔天的硬仗。Check-in時,長得有點像某薩克斯風天王的韓國打工仔幫我用韓語跟櫃台打點,看起來一切順利,不過講到後來,卻突然卡住了。原來韓國打工仔想幫我問,提前一天到達住進同一間旅館的台灣打工仔的房號。此刻,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櫃檯的韓國妹竟然以道地的北京腔和我交談起來:你的朋友叫XXX對嗎?他的房號是YYY喔。果然,韓國有非常多人會說中文的傳聞並非是都市傳說,馬上就讓我見識到了。至於一旁的韓國打工仔則是尷尬地笑一笑,但也鬆了一口氣,因為他的任務已經圓滿達成,可以收工閃人了。

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罰站遊記(5)


如前所述,罰站有好多種類。這次去崑山(正確來說是上海一帶)的這種就是屬於類似校外教學的輕鬆類型。原本以為這次就這樣收工了,但是歹誌絕對不像憨人想的那麼簡單。就在罰站任務要結束的前一天,突然收到了來自台北總店的訊息,問我是哪一天甚麼時候的班機。這種訊息一聽就知道不懷好意(唉,打工這麼多年,多少也有點直覺了),原來另外一群準備要去韓國罰站的打工仔們,被另外一群更兇神惡煞的壞人給釘在台北罰坐(禁足),根本沒法如期前去韓國。不過,韓國那群黑道(?)也是惹不起的,只好想辦法找人去代打。不知為啥,腦筋就動到我頭上來了(好啦,也不是完全不知為啥,畢竟這一群黑道我也有惹到一點點,只不過不是主角就是了)。換言之,這和前述的校外教學型罰站完全不同,而是一種當砲灰的恐怖型罰站。雖然明知如此,我找不到也不敢提出拒絕的理由,加上其實我也沒去過韓國,只好乖乖前往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