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31日 星期日

2019東京真心不騙出差記 (10)


如前所述,離開淺草吾妻橋後,我就順著銀座線很自然地來到了銀座。


一出地鐵站,首先就看到了N社展示的概念車,順手拍了一張
(很明顯,這台車是大家注目的焦點,除了畫面左下角的那位阿北外,現場一堆人再拍)

然後我就直奔離地鐵銀座站最近的山野樂器去報到了。


首先就在山野二樓的CD部看到了剛過世的女王哥哥沃夫岡.梅耶(Wolfgang Meyer)的新片放在最明顯的區域,不知道是碰巧?還是刻意紀念?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他生前最後的作品,馬上就決定購入!

2019年3月30日 星期六

2019東京真心不騙出差記 (09)



東京愛情故事(咦?)仍在持續中。


試吹活動會結束後,回到旅館打開電視,果然滿滿都是朗神的退休記者會,這個部分相信大家都知道了,我也就不再多說。不過,就是這樣看電視看到三更半夜,隔天早上起來時已經十點出頭,早餐自然也就錯過了。好在這一天的東京觀光行程也是約十一點在The Clarinet Shop集合,時間上仍然很充裕。即便如此,打開電視也還都是朗神的新聞,不用說報紙也是。

涂老闆也買了兩份報紙紀念一下

2019年3月29日 星期五

2019東京真心不騙出差記 (08)


在開始介紹東京愛情故事(咦?)前,想要補充一下東京買譜故事,順便做做葉佩雯。

首先,要貼一下自己在The Clarinet Shop的戰利品:


如圖所示,我總共買了四份譜、兩張CD、一片倍低音單簧管的合成簧片、另外還有兩盒低音單簧管的簧片。這個戰果看起來還好,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我幾乎都在幫忙翻譯解釋,沒甚麼時間去好好挑選。

2019年3月28日 星期四

2019東京真心不騙出差記 (07)


故事繼續之前,先來補幾張不同視角的照片(有的是店員拍的、有的是涂老闆拍的),讓大家更清楚當天的狀況。

首先是涂老闆拍的:


這是渡邊先生幫我簽名時的模樣,感謝涂老闆拍了這張!

再來則是底下這張店員視角:


這是第一場示範演出,是不是現場大爆滿的狀態?(其實也跟The Clarinet Shop並不是很大間有關 ^^)

2019年3月27日 星期三

2019東京真心不騙出差記 (06)


由於前一天的洗塵宴太過慘烈,涂老闆錯過了旅館的早餐。不過如前所述,旅館隔壁就是L便利商店,再走兩步也有漢堡王,加上現在東京的便利商店或速食店都是外籍員工,大致英文或中文也能通,因此涂老闆很順利地自行解決早餐問題(導遊不振作,涂老闆只好靠自己了....)。至於我,趕在了早餐時限前的十分鐘吃完了早餐,然後又回去睡回籠覺。反正今天的活動是十一點才開始彩排(The Clarinet Shop本來就是十一點才開門),時間非常充裕。

2019年3月26日 星期二

2019東京真心不騙出差記 (05)


離開日本棋院後,涂老闆很順利地回到了The Clarinet Shop,看看店內販售的各種商品、也打量一下兩位正妹新店員,以便伺機下手,到了打烊時間(聽說忙到八點多...),就跟仕田店長與全體店員一起去歡迎宴了。這個部分且按下不表,還是把鏡頭拉回到朗神的開幕戰上。

雖然涂老闆不能去看球,但多出來的票並不難處理。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住在橫濱多年,已經是標標準準的日本上班族的大學同學S君。印象中S君本來就喜歡棒球,而且我們也好一陣子沒見過面了,找他來最是適合不過。也很巧的是,當天S君就要來東京開會,晚上沒有其他安排,剛好就能補上這張多的票。比賽雖然是晚上六點半開始,但其實四點半就能入場(換句話說,真的可以看到不少賽前練習的畫面),只是我和S君一個要開會、一個要去棋院朝聖,只能大約五點半約在地鐵後樂園站碰頭。結果我在日本棋院堵大光頭熟男花了太多時間,拖到五點半之後才離開,S君就先直接去了東京巨蛋的22號門前等我。

2019年3月25日 星期一

2019東京真心不騙出差記 (04)


這次我們下榻的旅館是一家名為超級旅館(Super Hotel Tokyo)的新型旅館,非常有意思。這家旅館離JR錦糸町車站非常近,步行約五分鐘路程;當然離我們此行出差的主要目的地The Clarinet Shop也很近,步行同樣大約五分鐘左右。JR錦糸町車站又是中央/總武線上的重要車站,這條電車線沿路通往秋葉原(宅男聖地)、水道橋(東京巨蛋)、市谷(日本棋院)、新宿(店家族繁不及備載)、吉祥寺(敗家重鎮)都非常方便,可說是進可攻退可守的好地點。這家旅館既然在這麼重要戰略位置上,本來就非常有利,再加上設備新穎(聽說是新蓋好的,無線網路速度也很快)、附早餐與人工碳酸泉、房價合理(一日約8500日圓),其實是家非常適合在東京趴趴走的好旅館。本館長甚至跟涂老闆說,以後不論是不是去樂器店出差,都可以考慮直接住在這裡呢。

2019年3月24日 星期日

2019東京真心不騙出差記 (03)


這次,我和涂老闆搭的都是梅花航空的班機。但涂老闆是新竹人,所以從桃園機場飛。館長我本人是土生土長的台北南部人,雖然不是不行從桃園飛,但我一大早趕去桃園飛實在太過痛苦,因此在取得第一次去東京的涂老闆的諒解後,還是買了從松山飛羽田的機票。涂老闆不愧是在海外到處跑、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加上我一直洗腦:日本機場會說中文的人很多、對台灣來的更加友善,所以對於要自己孤身飛去成田機場這件事並不是太在意。說真的,在成田機場或是羽田機場的對應本來也不是太難,真正比較麻煩的,還是進了東京市區密密麻麻、交錯糾纏的各種電車網路。也因為我是從松山出發,會比他早到東京一個小時左右,乾脆落地之後就去上野等涂老闆,所以只要涂老闆能夠搭上前往上野的機場捷運(如NEX或京成的Skyliner)就沒問題了。

2019年3月23日 星期六

2019東京真心不騙出差記 (02)


訂好機票、另外訂好延長一天的旅館以後,基本上初步該準備的都準備完了。畢竟我負責的部分就是翻譯而已,不用準備樣品、也不用演出、嘴巴有帶著去就夠了,所以我就是默默地等著出發的時間到來而已。但是越接近出發的日子、越發現這次的日本之行有太多重要的活動湊巧集合在一起,讓我驚訝不已。仔細想想,以往也真的很少在這個時間去日本,現在才發現,這個時間點可能是非常了不起啊。簡單整理一下,在我們去日本的這段時期有哪些活動:

1.單純的旅行迷的話,就知道3/20這一週是櫻花即將盛開的日子!
2.圍棋迷的話,一定知道第31屆日本女子圍棋名人賽決賽第三局在3/22於東京舉行。
3.圍棋迷的話,更會知道第三屆WGC圍棋大賽決賽在3/20於東京舉行。
4.花式滑冰迷的話,當然想想去看3/18~24在埼玉縣舉行的2019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
5.棒球迷的話,則不會想錯過3/20~21在東京巨蛋開打的朗神2019大聯盟開幕戰!
6.當然,瘋狂單簧管迷的話,多少會看到The Clarinet Shop對於我們要出場的3/21吹嘴試吹會的介紹(笑)。

2019年3月22日 星期五

2019東京真心不騙出差記 (01)

今年第一度來到日本,目的地還是東京,而且其實我是來工作的 :)

當然,我知道很多人並不相信,以為我在開玩笑,不過並非如此。

由於上次和某網紅大師一起前去東京時,無心促成了國產單簧管吹嘴輸出給日本著名的單簧管樂器店The Clarinet Shop銷售,而且很意外地賣得不錯,因此大約在一個月前,國產吹嘴Wi & Fi公司的老闆涂先生通知我,The Clarinet Shop打算這個月21日舉辦Wi & Fi吹嘴試吹會,讓更多日本的單簧管吹奏者認識Wi & Fi吹嘴,想邀我一起參加幫忙翻譯的工作。

2019年3月21日 星期四

煩惱天國(86)


週刊碁2019年03/25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353

[理想上成為二刀流是很不錯啦...]


Q:九歲就成為職業棋士的仲邑堇小妹妹最近成為大眾的話題對吧。我想諮詢的,就是和我剛出生的女兒有關。我和內人,都是具有足以被人稱為業餘高手的圍棋棋力,身邊的朋友們都覺得我們理所當然地會讓小女去學圍棋才對。然而,就我而言,我反而會希望她的學習能盡可能以體育為主。圍棋的話,學到有業餘初段的程度就很夠了。不過,其實我母親也是業餘高手級的棋力,所以可能會很期待女兒學棋的過程。如此的話,圍棋與運動到底該怎從中取得平衡呢?

2019年3月20日 星期三

日本第43期棋聖賽決勝局解說 (3) 完


第五譜(148~200) 黑被揩油


白棋錯過前譜4圖的簡明下法後,終於讓山下掌握住了大勢。而且黑149又是一面奪白眼位、一面賺取實地的絕好逆官子。看起來,白棋在下148之前,應該要先去下150位和黑A交換才對(黑棋如果不理,白棋再下譜中B位,右上黑棋被吃)。只是雖說黑棋此戰得分,局面還是相當複雜艱難。根據後面的進行來看,恐怕黑159也該照5圖進行,是最接近勝利的下法。畢竟黑1飛之後,就可以將A吃掉白棋二子與B位擋下當作相等之點,這樣下最簡明。

2019年3月19日 星期二

日本第43期棋聖賽決勝局解說 (2)


第二譜(50~77) 井山的好判斷



第二天雪停放晴,暖活的日光包覆著比賽現場。封手的白50正是現在白棋想下之處,因此也是檢討棋士群預測的熱門落點。而黑51至57為止,大致也在大家的預測範圍之內。接下來白58打吃時,現場有了「來吧,要開劫了!」的氣氛而熱鬧起來。不過井山選擇的是白60渡過,爽快地讓黑61黏劫,這是非常好的判斷。因為接下來白62立下可以攻擊全體黑棋,可以說是白棋簡明順利。以下至白76為止,白地自然強化起來,黑棋卻仍然漂浮無根。

2019年3月18日 星期一

日本第43期棋聖賽決勝局解說 (1)

譯自週刊碁

井山七連霸 死鬥之末降伏山下

日本第43期棋聖賽決勝局解說

對於這樣壯烈的最終局來說,死鬥真是再適合不過的形容詞了。對局雙方下出了顛覆全盤之巨大攻殺,一手接著一手,下到313著才結束這盤超難解的決戰。下到晚上8點51分止,雙方才從戰鬥中解脫,不論是勝者或敗者,都是一副力氣放盡的模樣。記者群詢問局後的感想時,兩人也是以極盡省話的方式回答。

山下:後半自亂陣腳實在太糟糕了。(這此的挑戰賽整體來說)失誤太多了,也沒有做出正確的形勢判斷。因為太過悲觀而下出暴衝的棋,實在是太遺憾了。

井山:從去年的碁聖戰開始,就是苦戰連連的狀態,所以我覺得不管怎樣也要辦法撐住。這次(的棋聖賽也)真是個很嚴峻的挑戰賽。特別是第六局在接近勝利的局面下連續出錯,對我的打擊非常之大。最後總算是重新調整好心情,而能衛冕成功真是太幸運不過了。

2019年3月17日 星期日

韃靼舞曲與MuseScore密技

因為某重奏團演出的需要(低調宣傳),本館長又開始改譜了。

這是本年度的第二號作品,第一號是利用複製剪下貼上的北...ㄟ,是貝七。(參考:貝七-1貝七-2,再度低調宣傳一下)

相對於貝七而言,這首沒有時間壓力。雖然很短,大約不到三分鐘的長度,一開始預訂一週之內就可以改完,結果花了兩週多,就可以比較出人在有壓力與沒有壓力的狀況下的表現有多大的差異了(笑)。

2019年3月16日 星期六

張栩的奇幻詰棋世界(8)

[7]層層提子的超難題

~變化深奧萬千


如前所述,這種大塊死子問題,也是「發陽論」給我的啟發。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我能創作出超過發揚論水準的問題。至於超越了與否,就交給各位讀者自行判斷了;但對我自己來說,這些問題應該有凌駕於發陽論之上的自信了。

2019年3月15日 星期五

渡邊一毅專訪 (2)


採訪:除了委託創作的三首曲子之外,想請教您挑選其他曲子的原因是?

渡邊:整張唱片中唯一的降B調的樂曲是一位名叫賈卡.普奇哈(Jaka Pucihar)的斯洛伐克作曲家的作品。這是我聽了比利時單簧管演奏家楊.雅可布.柏坤(Jan Jakub Bokun)(譯註:其實柏坤是波蘭人,渡邊先生應該是記錯了)的專輯CD中收錄了這首作品,因此我也想吹看看,就開始尋找樂譜,但找了很久就是找不到要去哪裡買。但我就是很想演奏看看,於是開始搜尋和作曲家普奇哈的電子郵件等可以直接聯絡的方法。然後我也找到了一個很像是他的電子郵件的東西,於是我就寫信說「我很想演奏您的曲子,所以想知道樂譜怎麼買」,然後就寄過去試看看。結果他回信給我說樂譜你可以拿去用,就直接把樂譜送給我了。這大概是2010年之前發生的事情。之後,我所創立的鋼琴、打擊、單簧管三重奏「Trymulty」的現場音樂會,或是其他的獨奏場合我也很常演奏這首曲子。在這次灌錄CD之前,我也通知了作曲家,結果他也很爽快的回覆:「好啊,請加油」。

2019年3月14日 星期四

渡邊一毅專訪 (1)

譯自:The Clarinet雜誌

渡邊一毅專訪

[前言]

使用單簧管參加了小鷹單簧管重奏團(Hobereaux Clarinet Ensemble)、布立茲愛樂管樂團(Blitz Philharmonic Winds)、低音單簧管重奏團「木炭」、山本拓夫木管六重奏「Halocline」等等團體、以多重身分活躍於樂壇的渡邊一毅先生終於在2018年10月3日推出了他自己的第一張獨奏專輯。這次我們就來請他來談談相當於是自己名片一樣的專輯「三連畫(Triptyque)」吧。

2019年3月13日 星期三

煩惱天國(85)

週刊碁2017年12/25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91

[上班族請加油]

Q:開始就業後,加入了年輕人組成的社團而學會了圍棋。社團的朋友推薦我去買週刊碁來看,於是我就開始一期不漏地拜讀煩惱天國這個專欄了。我覺得這個專欄比一般的人生諮詢更有趣,甚至讓我偷偷覺得,應該要請趙治勳老師去「雨脫口(アメトーク,日本有名的綜藝節目的略稱,全名為雨後敢死隊的脫口秀)」當搞笑藝人才對。這一點請週刊碁的編輯要去跟朝日電視台(雨脫口的播放電視台)講一下才對(笑)。

我現在的上司很令人頭痛。他對於不喜歡的部下會一律無視。還會趁著他討厭的人不在時召開會議,然後在會議中說那個人的壞話。這件事雖然我跟公司投訴過了,卻遲遲沒有反應...。通常在小說中,這種討厭的上司都會被好好地修理,不過現實社會就不可能這麼簡單了。不知道遇到這種時候該怎麼處置比較好?所以寫信來請教趙老師。

~東京都 T.H 25歲 女性

2019年3月12日 星期二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45)


理查(Raymond Richard)預備樂長(1945~1972)


理查是1911年8月12日出生於巴黎,其父尚.理查(Jean Richard)也曾在1906~1928年間加入禁衛軍樂團擔任上低音號手,所以小理查也是從小就開始學習音樂,立志要成為像父親一樣的軍樂隊隊員。於是理查就在1932年3月8日以志願役的身分加入了巴黎步兵第46連軍樂隊中。他又在1936年2月加入今日法國空軍樂隊前身的德尼空軍基地軍樂隊後,就成為新編成的巴黎空軍軍樂隊隊員而成為中音薩克斯風首席。

2019年3月11日 星期一

張栩的奇幻詰棋世界(7)


[6]上級技術「倒脫靴」與其更深奧的世界

~明明提吃了很多子仍然會被聚殺

這次是故意讓對手吃掉大塊棋子後,重新進行殺棋時,即便對手使用「倒脫靴」的招數,結果還是會被再聚成大塊死子吃掉的詰棋。讓對方吃子後,要如何重新去殺掉對方的手法,其實更花心思。這也必然會導致解題的手數變長,這些辛苦思考的果實在解出之後,會變成更美妙的快感,這也是製作詰棋問題的迷人之處。

2019年3月10日 星期日

開箱文 (72)

因為參加某重奏團的緣故,很容易看到一些新的道具。

(某重奏團真是罪孽深重啊~)

話說某次某重奏團練習中,新來的超強工具人在中場休息時,在袋子中拿出了一個館長我沒看過的架子,然後就把寶貝的低音單簧管往這個架子上放。說來神奇,這架子明明要比一般市面上有在賣的低音木管用支撐架小不少,但卻能好好支撐低音單簧管站立著。

2019年3月9日 星期六

米雪兒.祖克夫斯基專訪 (4) 完


丈夫與公公也都是單簧管演奏家,一家共有四位職業演奏家

採訪:我想換一下話題,可否請您談一下單簧管的美國學派(American School)?

MZ:大致來說,單簧管的美國學派來自於兩個源流。其中影響最大的,當然還是丹尼爾.伯納德(Daniel Bonade)。他和馬賽爾.塔布托(Marcel Tabuteau,著名雙簧管演奏家,可說是美國派雙簧管的始祖)共同將法式演奏風格帶入了美國音樂界。至於曾和嘉斯頓.雅姆林(Gaston Hamelin)學過的拉夫.麥克蘭(Ralph McLane)與米契爾.盧理(Mitchell Lurie,譯註:不過Mitchell Lurie也是Bonade的學生)也都算是這個系統的人。

另一個流派則是前面也有提到過的西梅翁.貝里森(Simeon Bellison)或是1940年代的芝加哥交響樂團的首席羅伯特.林德曼(Robert Lindemann)這些人,則是演奏德式單簧管的演奏家。

2019年3月8日 星期五

米雪兒.祖克夫斯基專訪 (3)


採訪:您是否也用過德式單簧管演奏過約翰.柯理李阿諾(John Corigliano)的單簧管協奏曲?

MZ:是的,那是1979年左右吧,那真的是超級辛苦的。

採訪:您現在使用的樂器是?

MZ:樂團裡我就是用烏利澤(Wurlitzer)公司的德式單簧管、搭配手工製的簧片。至於獨奏或室內樂的話,主要是使用Yamaha的單簧管和凡德恆(Vandoren)公司的4號簧片。

2019年3月7日 星期四

米雪兒.祖克夫斯基專訪 (2)


採訪:您應該也有演室內樂對嗎?

MZ:其實因為我很喜歡室內樂的關係,一年之中會有五到六次去世界各大音樂節演出室內樂。好比說去奧地利、義大利,或是像這次來到東京與大阪演出巴爾托克的對比曲。也是因為這樣,原本我在六月、九月與聖誕節都有假可以放,但實際上我幾乎都沒有休息。

採訪:您也錄了唱片錄音,但我只有您的三張錄音(韋伯、貝多芬、布拉姆斯)。但其中的布拉姆斯五重奏可說是絕品呢。在日本要取得美國演奏家的錄音其實很不容易(當時),除此以外您還有錄些甚麼東西嗎?

MZ:不,這三張就是全部了(譯註:後來她為了紀念父親卡爾曼,出了一套關於卡爾曼的唱片)。不過接下來還有可能再錄柯普蘭的單簧管協奏曲喔。

2019年3月6日 星期三

米雪兒.祖克夫斯基專訪 (1)

譯自:Pipers雜誌2019年2月號/450期

美國首位主要樂團女性單簧首席所選的樂器~

米雪兒.祖克夫斯基專訪

*此文為1988年12月號/88期專訪之重新刊登

[米雪兒.祖克夫斯基/Michele Zukovsky簡介]

1942年出生於洛杉磯,其父也是著名的洛杉磯愛樂的單簧管首席卡爾曼.布洛克(Kalman Bloch),因此米雪兒從七歲就開始跟父親學習單簧管。她在南加大就學中的十八碎時,就考入了洛杉磯愛樂。直到1980年父親布洛克從樂團退休為止,父女兩人聯手分擔了洛杉磯愛樂首席的工作。此外,她也在30歲這麼晚的時期開始獨自學起德式(埃勒式,Oehler System)單簧管,可以說是有非常多話題的單簧管名家。1988年在洛杉磯愛樂來日本巡迴演出時,和樂團合作演出柯普蘭的單簧管協奏曲,此外也在同年十月以當代音樂會為主題演出獨奏與室內樂。

2019年3月5日 星期二

煩惱天國(84)


編輯:接下來回到正題吧?

石田:啊...啊,甚麼正題?

編輯:在煩惱天國這個專欄中,常常會出現石田老師您的故事,說穿了根本都是對您的毀謗中傷啊。所以我們編輯部有不少意見是應該要給老師一個反擊這些說法的機會才對。

石田:哎哟,偶而給他講兩句又有何妨?週刊碁也是啊。

編輯:啊,是這樣嗎?

石田:我是想這麼大方的說啦,反正也對他沒辦法。

2019年3月4日 星期一

煩惱天國(83)


譯自:
煩惱天國單行本第三集~治勳的爆笑人生諮詢室特別篇

[最懂趙治勳的男人來了!]

編輯:石田芳夫老師您好....

石田:客套話甚麼的就不必了!為了圍棋界好,有句話我是不說不行啊!

編輯:好好好,老師請冷靜。請問老師知道煩惱天國嗎?

石田:啊...當然知道啊。我也很常常看。沒想到前來諮詢的絡繹不絕,這讓我非常佩服。

編輯:您覺得治勳老師的回答風格如何?

石田:這樣不是也不錯?這樣讓人感覺到治勳的平易近人,製造出讓人覺得很容易投稿的環境出來。如果凡事都正經八百回答的話,專欄是不可能長久連載下去的。但是與其討論這個,我有別的話要講啊!

編輯:這次石田老師獲頒紫綬褒章,真是可喜可賀!

石田:謝謝。是的,我接受了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榮譽啊。

編輯:石田老師和治勳老師是同門師兄弟,他小時候是怎樣的小孩?

石田:他是很怕寂寞的人。打從他六歲來到日本,我就觀察到現在了,這是絕對錯不了的。

編輯:我們聽說石田老師當時和他下了很多棋。

石田:和他下最多的,就是我和加藤先生了。就是覺得他很可憐所以無法討厭他啊(笑)。當時從讓他五子開始,一路將他打到讓九子可是家常便飯喔。

編輯:他以前是不是很跩?

石田:那是當然!

編輯:回憶當時,有什麼印象深刻的地方?

石田:嗯,故事是發生在他剛來日本的時候吧?就是才六歲而已,長的還很小的時候。由於他還不會說日語,所以常常就是一個人待在道場中。這在我們眼裡看起來就是非常可憐,實在看不下去了,只好買些玩具給他?

編輯:是怎樣的玩具?

石田:樂高積木。就是那種根據自己組合的方式,可以做成各種形狀的東西。我們就是打算讓他自己愛怎麼玩就怎麼玩(笑)。

編輯:當時治勳老師應該很高興吧?

石田:可能吧。畢竟那些玩具是他來到日本後第一次獲得的禮物。不過我們自己也是內弟子,沒有甚麼零用錢,在我們能買得起的範圍內,差不多也只能買樂高積木了。對了,我有很重要的話,先讓我說吧....

(待續)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3月3日 星期日

貝七(2) 完


[單簧管重奏團改編版]

前一篇特別提到木管重奏版的貝七,其實是有冤情(?)的。

話說去年下半年的某一天,某位網紅突然丟了一本譜給本館長:

「我去買了這個,這如果再拿來改成單簧管重奏應該很有趣吧?」


就是這個譜!!!
(女王重奏團與佼成用的也都是同一份譜喔)

2019年3月2日 星期六

貝七(1)

[木管管樂重奏團版]

*改寫自秋山紀夫之芬乃爾(Frederick Fennell)指揮東京佼成管樂團「交響曲集」CD解說

所謂的木管管樂重奏團(Harmoniemusik)是一種1780年代左右開始流行於德奧貴族上流社會音樂圈的一種合奏編制。最早的編制是雙簧管、法國號、低音管各兩把的六重奏形式,後來加入了兩把逐漸開始活躍起來的木管家族新成員的單簧管,這種編制就變成以八重奏為主流形式了。通常會再以這個編制為基礎,加上補強低音的倍低音管(Contrabassoon)或低音大提琴而成為九重奏,甚至看狀況會加入提升高音音域的長笛(兼短笛)、增強氣勢的小號、或增加變化的巴賽管(Basset Horn),而變成超過十人以上的中型重奏團。由於這種編制非常受歡迎,包含莫札特、貝多芬、克羅瑪(Krommer)等著名作曲家都替這種管樂重奏團寫過八重奏的作品,而除了上述作曲家的原創作品外,也有許多編曲家替這種編制改編序曲、歌劇或交響曲來演奏。

貝多芬的交響曲第一號、第七號與第八號也在這種管樂重奏團的改編曲目之中。

2019年3月1日 星期五

挑戰極限

今天在練習的時候,覺得長音的狀況好像還不錯,於是就想來自我挑戰看看。

所謂的挑戰,就是想試試看高音能不能有再突破。

用來挑戰的配備是拔罐牌的摸吧降B調、吹嘴同樣是拔罐牌的黃檀木(Cocobolo)摸吧吹嘴、V牌傳統式金屬束圈(說傳統還真傳統,因為看起來真是歷盡滄桑的樣子XD)、Nick-Legere(NL) M號合成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