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3日 星期五

關東點點滴滴

 


這次來到日本,最強烈的印象就是「熱~~」

第一天傍晚到達機場時,就覺得不太對勁。咦?怎麼好像比台灣的傍晚還熱?
到了旅館,打開新聞一看,果然關東地區已經熱死了兩人。(合掌)

隔天早上剛要出門看到旅館大廳的電視播的即時新聞,才不過九點,溫度已經是三十三度了。
果然當天的最高溫就是三十八度。

接下來幾天,幾乎都是在三十八度的日照下度過。連當地的日本人都說:這好像在做高溫保存試驗(或是冷熱衝擊試驗?因為一下進入冷氣房,一下走到戶外,真是相當可怕呀。)

也是因為連續幾天都是高溫「猛暑」,電視新聞自然少不了以此做文章。其中最令人吃驚的是以下這個溫差分布實驗:

電視台首先派出記者,在正午時去量測成人臉上的溫度,結果一如預期約是三十八度左右。但是如果往下量測,溫度會越來越高,例如量到膝蓋高度左右時,溫度已經到達四十、一二度左右。也就是說小孩子在這樣的天氣下,會受到比大人更嚴苛的高溫烘烤。

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太陽光照射到地面後,還會再反射出來。於是乎越低的物體就越容易接受到反射光,而變得更熱。

理論上是非常合理,但實事求是的日本人還是要親自驗證,非要眼見為憑才會罷手。所以接下來記者們就在街上訪問小朋友,問他們熱不熱?答案當然是「熱」!實測他們臉上的溫度,的確高過四十度。更可怕的是量測街上娃娃車內的溫度,也是四十一、二度。躺在娃娃車內,就像在烤箱內一樣。

設計娃娃車的廠商們,似乎也已經發現到這個問題了。於是大家都在研發可以避過這種「反射地熱」的娃娃車。有的廠商是從通風下手、有的廠商是把車子的底盤抬高(聽說今年夏天高底盤的娃娃車很受歡迎)、有的是在車底下加裝鋁反射板把反射光再反射出去...。至於家長們也有自己的祕招,記者就在街上找到在底下墊了冰枕的娃娃車...。雖然還沒看到,但搞不好很快也會有裝在娃娃車上的小型電風扇吧?

我想台灣應該也有同樣的問題才對,僅供大家參考。

********************************************************

這次來到日本,由於非常忙碌,除了旅館旁的便利商店外,幾乎哪裡都沒去逛。
所以別說是去新瀉觀看碁聖戰,我連新宿都沒去....。(說真的,真是要去,因為我方向感不好,恐怕也找不到)

當然,本部落格也沒什麼時間上來更新。

終於,到了第五天的今天,客人善心大發,下午早早就解散,才好不容易找到時間去東京市區內敗家。

這次的第一目標還是五月份去過的二手圍棋書店「明石屋」。
上次由於時間很趕,幾乎是關店前才去到該店,所以有點走馬看花。這次去才發現原來這家書店除了賣圍棋書籍外(當然也有將棋,不過這不在我的討論範圍內。略過!),還有著名棋士的簽名以及扇子呢。

不過,看到該店內高高掛的趙治勳題字除了一副要價一萬五千日幣外(我應該沒有少看一個零吧?),尺寸也大的驚人,根本不可能帶回家。所以還是純欣賞吧~~(雖然我也沒有那麼崇拜趙魔鬼大師啦。)

話說回來,趙魔鬼大師的字還算OK(相對於其他日本棋士來說,算漂亮了),落款的印章也很有味道,的確有一定收藏的價值。

去到了書店,當然也不可能不買書。這次買了三本書,分別是王銘琬老師的「我錯故我在」、吳清源大國手解說的「日本圍棋大系--道策篇」、前讀賣觀戰記者三掘將(山田覆面子)寫的「黑白縱橫」。王老師的這本書不必說,有不少人已經買了,內容自是相當有趣。吳大師的道策三十四局細解,可說是兩大棋聖另一種形式的交流,精采程度不在話下。三掘將的觀戰記也是相當經典,但這本隨筆集也是令人相當期待。後續如果有空的話(?說實話,很難有空了~~),再介紹一下吧。

另外,順手去了附近的三省堂,打算買七月號與八月號的碁世界月刊。八月號倒是順利買到了,七月號竟然缺貨(碁世界月刊是前一月的二十日就發行了,所以此時七月號已經下架,反而買不到)。後來在另外一家著名的連鎖二手書店「Book OFF」買到,可惜缺了附錄的別冊。

雜誌的內容也是以後再介紹。不過可以先報導一下芮迺偉對日本女流六華的第四局與第五局結果---結果還是芮九段連勝,兩局都是白棋不計勝。如果最後一局真的是謝小妹贏的話,那麼就正如芮九段事前的預期一樣:雖然不會全敗,不過也不會全勝。

自然,也沒有放棄去涉谷的Tower 去買CD。不過,這個部份就略過吧。


2010年6月11日 星期五

詰棋解答



公布昨天的解答。



第一題如題意所說,要算到11手才能水落石出。

而第二題要到第7手,才算大功告成。雖然只有7手,但途中的變化卻比上題多。



總之,這兩題都需要算的很深入。所以對細算來說很有幫助。



http://koubokukei.blog128.fc2.com/blog-entry-274.html

2010年6月9日 星期三

東京書店匆匆一瞥



有點小猶豫,今天是不是該繼續找些東西來翻譯。

說真的,昨天去陪笑(出差=小員工被帶出場坐檯)完還真有點累。不過,依照張栩的說法,越是疲勞越是要鍛鍊腦子的體力(醫生們請勿吐槽,畢竟棋士們的想法僅供參考咩);再加上小林泉美媽媽那篇作文實在太有意思了,於是就卯起來把文章翻完。

但不能不承認,這樣下來簡直就是筋疲力盡了。今天早上差點爬不起床。

所以雖然手上還有點東西可以寫(手上帶著碁世界五月號),仔細想想還是不要那麼拼命好了。(我們又沒有要當職業棋士,腦力的持久力好像不鍛鍊也沒關係。)

既然如此,就來鬼扯一下今天的逛街行程好了。

首先是老天保佑,我們的金主(恩客?)沒有要我們陪笑,而我們家長官又因為神秘的理由提前一天回國,所以終於生出了可以去東京市內到處逛街的機會。

然而,我們回到東京市內之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出頭了。日本大部分的商店都是晚上八點關門,這次作為我敗家目標的三省堂也不例外。如果從我們的旅館殺去神田,即使搭最快的丸之內線,大約也要二十分鐘出頭,可能趕到當地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門關上。所以臨機一動,乾脆來去比較近的新宿紀伊國屋總店(大約十分鐘可達),還比較有些機會,反正我也好久沒過紀伊國屋了。

說起紀伊國屋,在我第一次去日本時,就曾在紀伊國屋耗過半天的紀錄。(有時,我去誠品也可以待上一下午)之後,也曾因為離住的地方很近,三不五時就跑去逛逛。但是這幾年去到東京,大多是因為公事,所以也不見有時間去逛;仔細算下來,可能有超過三年沒去過了。

只是,在我趕到位於高島屋旁邊的紀伊國屋時,已經晚上七點四十分了。時間緊迫,第一要務就是完成我家將軍大人購買文庫本漫畫的任務,可惜似乎沒有將軍大人要的那本,又沒有時間問店員,只好放棄(但心裡已有回家要罰跪的覺悟了)。此時大約是七點五十分左右,店內已經開放播放請大家準備撤退的廣播了。此時,只好尋找第二目標,碁世界月刊六月號。有了上次在三省堂的經驗,我立刻衝到文藝類雜誌區。沒錯,碁世界月刊就和文藝春秋等偉大雜誌躺在一起,二話不說,立刻拿去結帳。結完帳,時間已經是七點五十五分了。碁書有云:「棋子要發揮最大效率」,逛街亦然!我就把握這最後五分鐘,跑去雜誌區的樓上「趣味」區。很快的掃了一遍有沒有圍棋新書~~嗯,沒有。OK,撤退吧。

然後,先去麥當勞隨便解決晚餐(雖然我的照片寫著「松屋真好吃」,但最近這幾次去東京,由於天地時不配合,一次也沒去松屋報到。甚至連吉野家也沒吃到...),約莫九點前後就搭著電車逍遙的回旅館去了。

出了池袋車站,沿路隨便走走,竟然看到了前兩天沒注意到的二手連鎖書店Book Off。由於此店晚上十一點才關門,自然該進去晃一下,看看有無二手漫畫可買,以免皮肉之苦。無奈莫非定律告訴我們:「你越想找的東西,就會越找不到」,將軍大人注文的漫畫仍然不見蹤影,反而是找到了碁世界月刊的一月號了。(謎之聲:你真的有好好去找將軍大人想要的書嗎?)

一月號中的高梨聖健極短篇可能比之前更加精彩,這裡先賣個關子。另外,六月號又有謝小妹的專訪了。總之,後續又有很多可以拿來盜版翻譯的材料,敬請大家耐心等待囉。





2010年6月7日 星期一

東京半日雜記

今天又莫名其妙的來到東京。

六月初的東京由於沒有下雨,竟然比台北還熱。(雖然溫度上看起來差不多...)

原本希望能再去神田逛一逛的,可惜時不我予,有點令人遺憾。


晚上陪笑(不知是誰說的,當人家的員工,跟當酒家女也沒有什麼區別...)完畢後,已經過晚上八點了。各大書店都已關門,只好放棄逛書店的願望。顧不得今天林志玲會在「月九」出現,還是去澀谷的Tower CD店晃一晃吧。(幸好Tower 十一點打烊)

不過,大概是離上次來日本的時間太近了吧?說實話,沒有太特別的新錄音出現。
例外的是佼成管樂團的豎笛手大浦綾子小姐出了獨奏CD,但試聽過後,聲音有點太偏Selmer的感覺,不是太喜歡。唯一吸引我的是有一首我沒聽過的有趣現代曲,所以如果下次有來日本再考慮看看吧。


即使如此,我還是買了幾張上次沒有打算買的CD,包括剛獲得日內瓦大賽的豎笛家Shirley Brill的CD。改天如果心血來潮再寫寫感想好了。

我們下榻的池袋Sunshine City Prince Hotel相當有趣。我是第一次住在這裡。

就設備的老舊程度上來看,似乎和台灣人常去的新宿Prince Hotel有拼。最令人髮指的是,竟然沒有預設的網路口。如果要使用網路的話,飯店的工作人員要特別拿MODEM來安裝。妙的是他們的MODEM還不太牢靠,裝上去網路還不保證會通...我最後是換了三次MODEM才連上網路,真是哭笑不得。

但有趣的地方是,這家飯店如果四人一起訂房的話,會送一天五百日圓的全家便利商店現金卷。等於一天多了一個便當錢出來...而且飯店裡就有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全家便利商店,隨時可以利用。這算是對網路不太好的補償吧?


(不過,也是因為有24小時的便利商店,我就看到有台灣把拔穿著拖鞋帶著小女兒在這裡逛,實在有點奇怪)



2010年5月23日 星期日

音樂會趕場~~



今天有兩位世界級的豎笛家Emma Johnson, Sabine Meyer的音樂會同在國家音樂廳舉行.

說真的, 兩家主辦單位不能協調一下嗎? 竟然安排在同一天....
身為小樂迷的我, 只好拼命趕場.

而且今天的雨勢盛大, 相當狼狽.
下午的Emma Johnson音樂會結束後, 也顧不得原來要簽名的計畫, 只好逃命為上~~~

晚場的Sabine Meyer音樂會, 雨勢變小了, 但音樂會散場後, Meyer女士竟然先離開了,還是沒要到簽名
遺憾!!

不過,兩場音樂會的內容都相當精采,這大把銀子還是花的值得。


2010年5月18日 星期二

名人



千萬不以為這個「名人」是跟圍棋有關,當然也和川端康成的小說無關~~

只是想要鬼扯一下,最近和「有名的人」蠻有緣的。

首先是上週去上海,回程時竟然在浦東機場候機室遇見了電視人王偉忠大爺。
王偉忠大人大概發現不是大陸人在偷瞄他,搞不好是狗仔隊(其實我沒帶相機),立刻用足以殺人的目光投射過來。果然王大人的凶狠名不虛傳,只好立刻拔腿閃人。

本週來到東京,則是在入關時遇到了準備選台北市長的大光頭長官蘇貞昌。
我個人對蘇前院長是沒什麼成見,但也不是特別的喜歡。不過,能在極端近距離的情況下遇見名人,心裡還是非常雀躍。現場甚至有他的粉絲,不顧海關不得照相的規定,立刻拿出相機來拍照(這就叫「有圖有真相」嗎?)。蘇大長官為了表示親民,當然很配合的擺起POSE來拍。可惜,旁邊日本海關的官員可不認識蘇大長官,還是鐵面無私的說:「禁止拍照,剛才拍的相片請刪除(用中文喔,可見最近去日本觀光的中國人是越來越多了,今天日本新聞還說為了刺激觀光,考慮對中國人放寬簽證)!」害蘇大長官只風光了一下下。

這件事還沒完呢。

結果,不知道是不是蘇大長官的隨扈失職, 蘇大長官的入境申請表竟然寫錯,於是必須很尷尬的站在一大堆選民前重新罰寫申請書。嗯,往好處想,也許可以多拉一點票吧?

(不管怎樣,今年的北市選舉,我大概還是廢票吧...)


然後,昨天和日本客戶陪笑喝酒。

日本客戶就問:Tony桑,你為什麼會學日語?

我回答:為了學習圍棋。(各位看官,信不信由您囉)

客戶:真的假的,現在圍棋最強不是韓國嗎?(在日本,似乎連不會下棋的人都知道日本圍棋已經不行了... V V; )

我:現在中國也很強,但不管這兩國的哪一國,的確都是比日本強。不過,我學棋的時候,日本圍棋是最強的,好比小林光一啦(本來是想說林海峰的,但我怕客戶不認識,只好抬一個日本本土的出來....)

客戶:那是誰呀?不過不管你說哪個名字我大概都沒聽過...(果然還是不行 >=< )

我:呵呵呵(乾笑)~~~

客戶:那你喜歡棒球嗎?

我:當然。好比ICHIRO啦、松坂大輔啦、松井秀喜啦都很不錯呀。(題外話,聽說ICHIRO的嗜好就是圍棋喔,這個傳說很有名,看起來應該不假)

客戶:怎麼都是大聯盟選手呀?(糟糕,又放炮了,早知道就該說達比修了 @@)

我:ㄜ...抱歉抱歉。

客戶:沒關係啦。那你應該知道西武隊的許銘傑吧?

我:當然當然(得救了!),他是我們台灣去的傑出選手呢。

客戶:其實他就住在我家附近,所以他們家的小朋友和我們家的小朋友上同一間幼稚園。我送小孩上學時常常遇見他呢。

我:是喔~~那您沒有和他要簽名嗎?

客戶:那倒沒有,畢竟送小孩上學時,也不過就是一般的家長嘛...

我:呵呵呵(再度乾笑)...

(以下略)

很雞同鴨講的對話吧?
不過,還是讓我和名人扯上了關係吧。 XD


2010年4月28日 星期三

林漢傑的角上簡潔詰棋2

失敗圖






如果黑1斷,白▲就會發揮作用,結果成為寬氣劫。當然失敗。




解答






黑1點、再3尖可以避免劫爭。




由於白棋不能在A位進子,所以黑棋可以在A位粘,讓白棋成為聚三死掉。黑5如果手順錯誤先在A粘的話,白5接就變成雙活。










2010年4月27日 星期二

林漢傑的角上簡潔詰棋


 


這是在碁月刊二月號上看到的,覺得很有意思,所以貼出來給大家試試看。


 


原作者設定的難度是兩顆星(中等,最高三顆星),標題是"不對勁"。


 


作者自己的感想是:這個問題是本書中我最喜歡的詰棋之一。不過,▲一子是實戰之中不可能出現的型態,也許有人會覺得不太對勁吧。不知道讀者們覺得如何?



 


答案明天揭曉。


 


* 好久沒在這裡貼圖了,還是不變的難用呀


 


2010年4月17日 星期六

深夜的MTV台



最近MTV台深夜都會播出古典音樂的音樂會, 陣容都相當嚇人.



最常看到的就是Gidon Kremer與BPO. 今晚出現的是Abbado指揮Lucerne Festival Orchestra, 曲目是Beethoven Piano Concerto No.3. (Solo: Alfred Brendel)

於是, 當鏡頭轉到木管陣時,自然就看到了Sabine Meyer與老公Reiner Wehle...



不過, MTV台的廣告切的很不上道就是了.



另外, 每隔一陣子就會重播的樣子(不然, 哪來這麼多錢買片子?), 所以可以慢慢期待重播.

看到好的音樂會再去買DVD.

談琴說愛---續篇




上次報告過,表演工作坊的 丁乃箏 女士創作了一齣新的舞台劇(音樂劇?)叫做「彈琴說愛」(如果忘記的話,請見這裡。或是官網連結,另外也可以看:你家水管預告片)。是的,今天我就忍痛花了大把銀子去看了。(雖說表演工作坊有給敝公司優待票,然後我用的是公司福委會的紅利金購買,嚴格來說,其實並沒有真正花到錢。說真的,還是Sabine Meyer的音樂會比較搶錢,一張票就犧牲了我好多「小朋友」。)結果,當然相當人滿意,這錢不算白花。

 

然而,實際看過之後,才知道上次在公司看到的預告與導演創作心路歷程訪談只是這個表演的一部份而已。全劇主要是分兩大部分,就好像一般的音樂會一樣分成上下半場,然後中間也有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如果不休息的話,兩位主角大概會累死在台上吧?)。而「你家水管」的預告片就是下半場的一部分。上半場比較像是結構比較隨性的舞台劇,或說是用音樂來說故事。下半場是以「音樂之最」為主題,穿插著以此主題延伸出來的許多段的音樂相聲(例如:上次提過的作曲家最喜歡用的音符、什麼音樂最冷、什麼音樂最臭),最後再以「人生是什麼?」這個問題來做總結。如果用古典音樂的曲式做比喻的話,上半場就像是前衛風(Avant-garde)的「交響曲」,下半場就是「主題與變奏曲(Theme and Variation)」。

 

上半場是以莫札特的雙鋼琴奏鳴曲為開場,不過表演場地的誠品信義店表演廳並不是專為演奏音樂所設計的,所以音響上聽起來稍微有點失去平衡,這是稍微可惜的地方。然後就以主角之一的盲人音樂家許哲誠敘述他學習音樂的過程來展開故事。這裡我們不稱 許哲誠 先生為「鋼琴家」,而是「音樂家」;因為以他後來在劇中展現的多方面才藝,讓人覺得恐怕單純稱呼他為鋼琴家可能有點不足,還是音樂家比較合適。不過,也許如同導演 丁乃箏 女士的擔心一樣,或者是一開始場子還沒熱起來讓表演者有點施展不開, 許哲誠 先生的台詞說的還挺僵硬的;但隨著劇情的展開,氣氛越來越熱絡,這些問題也就自然解消了。

 

說到許哲誠的鋼琴,的確是沒話可說,難怪獲得了不少的獎項。但在這場以鋼琴為主的表演中,恐怕沒人想到他拿起Trombone吹奏時,竟然也是有模有樣。就在表演到「魷魚的爛掉(=「憂鬱的藍調」,這也是劇中一種相聲式的搞笑)」時,他就在另外一位主角 范德騰 教授(John Vaughan,也是許哲誠的老師)的伴奏下,即興吹出了藍調風的旋律,果然贏得了滿堂喝采。除此之外,邊談邊唱是本劇的基本要素,這方面不令人意外,但他演唱鄭進一的「家後」、與蕭煌奇「你是我的眼」時,抑揚頓挫、表情十足,相當令人感動,完全具有百萬金曲歌手的架勢。相信兩位原作者如果在現場,也要甘拜下風吧。

 

至於另外一位主角 范德騰 先生,當然也不是簡單的腳色。除了他那「優秀的」國語發音自然就給大家帶來不少的歡笑外,他那不輸專業演員的演技,穿插在蓋希文的藍色狂想曲(George GershwinRhapsody in Blue)之間,也具有強力的樂趣。然後,他又用幽默風趣的方式,自然的解釋了巴哈的郭德堡變奏曲的創作過程與曲式分析,還告訴了大家蕭邦的音樂內容。而上半場就在兩人一搭一唱、遊走古典、流行與爵士間自然結束。

 

下半場的各個相聲片段,也有許多出乎意料的火花出現。但最讓我意外的是,當許哲誠說出他最喜愛的樂曲是莫札特的豎笛協奏曲時,原本只在台上跑龍套的五位辣妹(預告版只有四位,正式版增加為五位,其中四人是音樂系的學生,所以需要合音天使時,她們可以稱職的達成任務,不至於變成合音魔鬼)之一的 楊蕙萱 小姐竟然拿著豎笛登場了(她是 陳威稜 老師的學生),這是本場演出出現的第二種管樂器。甚至,最後「人生是什麼?」的大結局時,竟然是以ClarinetFluteTrombonePiano大合奏的形式來演奏「酒雞」‧蓋希文的藍色狂想曲---首先是 楊蕙萱 小姐以豎笛演出了藍色狂想曲中著名的滑鍵獨奏,然後是長笛加入,最後是許哲誠拿起長號變成另類的四重奏。到這裡,我才恍然大悟,原來藍色狂想曲才是貫穿全劇的「固定樂思」呢。

 

老實說,這齣劇真是非常有意思,真是很想再鼓吹一次請大家去捧個場。不過,就官網來看,似乎票房好到幾乎全部的票都要賣光了。所以,即使我在這邊吹的震天價響,恐怕還沒買票的人也看不到了。接下來恐怕就只有期待再加演(據導演說,也有可能推出第二集)或是發售DVD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