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8日 星期四

杉內雅男夫妻專訪(6)完

終其一生貫徹棋道
~杉內雅男夫妻專訪(6)完

文:金澤盛榮

日語有句諺語叫:「無事是名馬」(意思是雖然樸實無華、但每天都能平穩地跑完比賽的馬廄是名馬)。我看到杉內雅男、壽子夫婦能夠長期活躍於棋壇上時,就想到了這句諺語。雅男老師在回顧過去時也說:「除了在戰時罹患過痢疾外,自從結婚(1954年)以來,我就沒生過甚麼大病,一直都算健康」。

在將近一個小時半的採訪將近尾聲時,我請教了以下這個問題:

「現代是個長壽社會。但在這個世道艱涼的年代中,我們該抱持怎樣的心境存活下去?」

雅男老師稍微考慮了一下,只說:「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接著他又說了一段非常玄妙有意境的話:「至今我都覺得我是靠著自己活下來的,但到了這個年紀後才第一次想到我其實是『被活下來』的。換句話說,我不是自己活下來的,而是靠著大家的幫忙才活著的」。我接著說:「再沒多久我也要六十了,卻完全感受不到這種想法」後,老師說:「那是因為你還年輕的關係」。聽他這樣說,也只能點頭稱是了。

我轉過來問:「那麼壽子老師覺得如何呢?」,她笑著說:「年輕的時候還不會去想這種事。不過,現在光看到我先生還能精神奕奕地參加對局,我就不能示弱。所以我現在都是用這樣的心情在生活的」。

杉內老師生前最後的對局,是2017年11月2日在棋聖賽的預賽中對上小山榮美六段。當時老師已經病倒,但即便入院之中,也是不停地說著:「我還有比賽,得早點回家練棋才行」。老師生涯的戰績總結是883勝677敗12和2無勝負,而且直到最後都是以現役職業棋士的身分奮鬥著,可說是非常精彩的職業棋士人生。

最後,我想引用壽子老師在杉內雅男老師的告別式上所發表的短歌來紀念老師:

清白一生貫棋道 正冬晴日君離世(潔き世界に生きて貫きし 君逝きたま冬晴れの日に)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2月27日 星期三

杉內雅男夫妻專訪(5)

誰都認同的「圍棋之神」
~杉內雅男夫妻專訪(5)

文:金澤盛榮

杉內雅男老師有個特別的綽號叫「圍棋之神」。這是因為他對圍棋的態度非常真誠的關係,只不過這個綽號到底是甚麼時候開始出現的,就已不可考。只不過,在和壽子老師結婚的1954年左右,這個綽號就已經廣為流傳了。

對於這件事,杉內雅男老師只是:「為什麼我會有這個綽號,我自己也不知道」而已,看起來並不想多談。壽子老師也只是一句:「嗯,我也不知道」。當我問:「既然是神,是不是會覺得很可怕?」,壽子老師微笑著說:「在圍棋上,他的確很嚴格。不過平常的話,並不會很可怕。事實上他也不太會生氣」。

其實壽子老師自己的戰績,也是不遜於雅男老師的優異。除了曾在女流名人賽中拿過四連霸的頭銜外,總計獲得十次頭銜。她是1942年入段,然後在1983年,成為第一位升上八段的女子職業棋士。目前,日本還沒有女子的九段棋士。所以我就問她:「是否有想成為九段棋士的目標?」,壽子老師手托著臉頰,說:「當我升上八段時,大家都說:『再努力一點,九段也不是夢』。不過,總覺得我該退居先生之後一步,並不是很想和他並列成為九段」。我又追問:「為何會這樣想?」,壽子老師回答:「也常有人跟我說『你要不要再努力一下?』,但我現在只希望能夠注意健康下,一局一局盡量去下就可以了」。一旁靜靜傾聽的杉內雅男老師插嘴說:「現在的女性棋士也變強了。藤澤秀行(名譽棋聖)先生的孫女(藤澤里菜女子立葵杯)、謝小姐(謝依旻女流本因坊)等等,棋力都很強」。壽子老師也贊同地說:「我也覺得大家都變強了。現在這個時代,女子棋士已經完全不是可以讓別人亂說話的程度了。仔細想想,不論是人數有所增加、棋力也是大幅提升起來了」。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2月26日 星期二

杉內雅男夫妻專訪(4)


身為勝負師的想法

~杉內雅男夫妻專訪(4)

文:金澤盛榮

杉內雅男老師是1937年入段,在1959年升上了最高段位的九段。他也在1954、58兩年,在當時唯一的七局挑戰賽的本因坊賽中挑戰了衛冕的高川秀格本因坊,可惜兩次都以二勝四敗的成績敗下陣來。雅男老師回憶說:「四十歲前後,是那時候進步最多的時期。不過時代不一樣了,如果用現在來換算的話,大概就是三十歲前後會進步最多吧?」。

雅男老師曾獲得過快棋名人賽(1959年)等頭銜兩次,也曾進入本因坊循環圈七次、舊名人賽五次,可說是長期在昭和時代圍棋界的最前線活躍著。關於自己的戰績,杉內老師的分析是:「我查了一下我自己的成績,總共打入了頭銜賽的挑戰賽或決賽十次,奪得冠軍的,就僅僅兩次,換句話說是二勝八敗。到底為何會在大比賽中表現那麼差,我也試著想了一下」。間隔了一小段時間後,他接著說:「結論就是我不適合走勝負師這條路。能夠打入決賽十次這件事是很值得稱讚,但只贏了兩次,就太丟臉了」。一旁的壽子老師提問:「是不是在戰後對於圍棋開始抱持著疑問了,所以才會不想去面對勝負?」,雅男老師卻斷言:「顯然是我自己想東想西、考慮太多無謂的事情了。先不論這樣到底是好事壞事,對於追求圍棋之道而言,絕對是扣分的」。

說到前年三月,他和當時15歲的大西龍平初段對弈,造就了對局雙方年齡相差八十歲的話題。杉內雅男老師微笑說:「現在的新秀都很棒,很期待他們的發展」。在我問他:「有誰是您特別注目的新秀棋士嗎?」。杉內老師說:「這個嘛,且不論井山君(井山裕太七冠),一力(一力遼八段)、虎丸(芝野虎丸七段)都很厲害。他們的棋很不一樣。特別是我看了虎丸君的棋後,常常都會覺得很佩服。該下決斷時就會做出決斷,下的非常確實」,一面說、一面瞇著眼微笑著。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2月25日 星期一

杉內雅男夫妻專訪(3)

變遷的時代中
~杉內雅男夫妻專訪(3)

文:金澤盛榮

杉內雅男老師大正九年(1920年)出生,所以是經歷了大正、昭和與平成三個年代(譯註:唉,如果再多活幾年,就是四個年代了)。對於杉內老師而言,現在的日本看起來又是如何呢?

杉內老師說:
「這可真是道難題啊。單以圍棋界而言,就是徹徹底底地改變了。首先就是段位制度的崩壞,而時限也是越來越短。也是因為這樣,我覺得勝負更容易變得一面倒,明顯對於細算比較快的年輕人有利」。

「好像真的是這樣啊」就在我點頭認同之時,老師接著說:「既然圍棋是勝負的世界,這也是正確的方向吧。其實整體社會也是這樣,大家都過得很辛苦,這也是沒辦法」。這時一旁的壽子老師問說:「以前和現在,你覺得哪個比較好?」,杉內雅男老師沉默了一下後,嚴肅地回答:「對於時限來說,因為世界棋賽的趨勢就是越來越短,日本棋界也不能不跟著對應。由於時代總是會變動的,所以我覺得藉著比較找出美好的幻想是沒有甚麼意義的」。

接著我們的話題轉到了天份之上。我請教杉內雅男老師說:「既然當上了職業棋士,大家都會以頂尖棋士為目標。然而,每個人的結果卻出現了明顯的差距。這是甚麼不同造成的?」

杉內老師就是一句:「首先就是天分,其次就是努力」。我就頂了老師一句:「努力我懂,但天分到底是甚麼?」

老師回答:「就是靈光一現的能力。有天分的人其著想就是不一樣。不論是藝術或是比輸贏的所以項目都是如此,就是有天分而且努力,才讓人無話可說」。接著我又追問,棋力想要變強的話,該怎麼做比較好?總之就是窮問不捨。老師說:「就是只有每天努力不懈了。總之就是打譜、做詰棋問題、看網路對局。就可以即時在網上看到世界棋賽的進行來說,現在真是最好的時代呢。不管怎麼說,努力就會決定你將來會變成甚麼程度」。壽子夫人一旁聽了又是深表贊同呢。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2月24日 星期日

杉內雅男夫妻專訪(2)


圍棋之神對於AI的感想

~杉內雅男夫妻專訪(2)

文:金澤盛榮

即便是長年在圍棋界征戰中生存下來的杉內雅男老師,對於AI(圍棋人工智能)的出現,也是非常的驚訝。在2016年3月完勝韓國李世石九段的阿發夠,在今年(2017年)五月也徹底的壓倒了世界排名第一的柯潔九段,讓人類對電腦(AI)的戲碼劃下了終止符。杉內雅男老師說:「連他(柯潔九段)都贏不了了,真是讓我覺得太厲害了。實際去擺AI的棋譜,也可以感覺到和我們完全不一樣的發想」。

這樣的情形是前所未有的,所以就令人想問雅男老師今後職業棋士的價值何在了。杉內雅男老師說:「我們職業棋士必須記住我們的工作就是要去追求人類的極限。就算我們比不上電腦,也還是應該要將我們自身鍛鍊到人類的極限為止。我覺得這樣就可以了」。

在我故意誘導式地問他:「會不會想跟AI下一次看看?」時,杉內老師的回答是:「不會耶。我連普通人都下不贏了,電腦就更贏不了了(笑)。而且,人還是要和人下才叫手談(以手對談)。完全不會想要去和電腦下棋」。一旁靜靜傾聽的壽子夫人對於這樣說的說法也是深表贊同。

杉內雅男老師和壽子老師是昭和29年(1954年)註冊結婚的,所以結婚生活已經過了六十年以上。而我也就問了稍微有點直接的問題:「我想兩位老師過去一定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還能維持圓滿婚姻生活的秘訣是甚麼?」。雅男老師稍微歪著頭想了一下,回答:「嗯,我想是靠著彼此互相尊敬吧。如果不能互相尊敬,就無法一起走下去了」。聽了這個答案後,壽子老師靦腆地說:「我當然是很尊敬他,但沒想到他也很尊敬我....」。雅男老師又說:「如果一起相處這麼久了,就完全不會吵架,因為吵不起來。到了我們這個年紀,對於小事都會當作沒看到了。也是這樣,至今為止,我們應該沒出現過甚麼危機」,壽子老師也跟著微笑應和:「也真的是沒有呢」。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2月23日 星期六

譯文

[前言]

沒想到某網紅昨天才開完音樂會,今天就多了一位來自日本的新粉絲了 ^^

既然如此,當然就應該介紹一下新粉絲的樂評囉。

2019年2月22日 星期五

爆料時間

當事人可能覺得很爆笑,應該是抵死不會承認,所以只好由本盧這種很盧的第三者來爆料了....

是說今晚演出的海頓單簧管協奏曲號稱是台灣首演,其實可能是錯誤的。因為根據以下敘述的狀況來判斷,這首曲子根本就是亞洲首演,世界第二人演出啊!

怎麼說哩?

2019年2月21日 星期四

杉內雅男夫妻專訪(1)


專注於圍棋之道
~杉內雅男夫妻專訪(1)

文:金澤盛榮

[前言]

為了採訪杉內雅男、壽子夫妻,我在盛夏八月上旬前往杉內府上拜訪。在超過一個小時半的專訪中,談論的內容從昭和時代的名局勝負到平成時代的阿發夠為止,可說是橫貫古今東西、多采多姿,讓我享受到了至高幸福的時光。其實我想請教他們夫妻的話題還有很多很多,甚至想找機會再去採訪他們夫妻一次。沒想到才不過三個多月的時光,就收到了不幸的通知。這就是讓我單純地驚愕到不知所措。因此我想將杉內老師在最後的專訪中說的東西,分成幾次來連載。

===

2019年2月20日 星期三

里卡多.摩拉列斯談Uebel (3) 完


首席雙簧管說:怎麼今天聽起來特別好,你換樂器了嗎?

記者:您在樂團中也是「Zenit」、「Romanza」兩種樂器都會使用嗎?

M:這兩種我都會用。這是我是為了參加齋藤紀念管弦樂團演出而來到日本,就是使用可樂豆木(Mopane)製作的「Zenit」。其實這種樂器吹起來就是舒服到很令人開心,吹著吹著就會不知不覺變成笑臉了喔(笑)。

記者:可樂豆木和黃檀木(Cocobolo)等木材相比有何不同?

M:我覺得可樂豆木的反應會比黃檀木更好,在反應上會更接近非洲黑木(Grenadilla)。這種反應就像剛才所說的一樣,會讓吹的人感覺到非常開心...這樣好像跟沒有說明一樣啊(笑)。

記者:您在費城管弦樂團的同事對此有何反應?

M:他們讓我經歷到了種種不同的有趣反應。有些人是說:「你今天好像聽起來技巧特別好耶」...。因為聽起來就是我吹起來很有自信的感覺(笑)。雖然我是沒有打算要吹成這樣的,但實在是吹起來太爽了,聽起來就很不合群了(笑)。

有人則是說:「哎呀,我還以為今天是換了個人來吹奏哩」。意思是聽起來和以往的我吹奏出來的音樂流動感不一樣了...當然,這是指好的方面喔。

最讓我驚訝的,還是我第一次帶著宇貝爾的樂器去樂團時,在一開始的排練中我們的雙簧管首席理查.伍德哈姆斯(Richard Woodhams)竟然回頭看著我說:「怎麼今天聽起來特別好,你換樂器了嗎?」。他竟然毫不放過同事的音色稍微有所差異的變化,實在是太厲害了。

記者:以前說到摩拉列斯先生,日本的樂迷心中印象深刻的就是您使用列布朗(LeBlanc)公司樂器時代的美妙音色,甚至在這裡創造出了一種特別的形象。這次您換了宇貝爾的樂器後,在您的演奏中還有加上甚麼新的要素嗎?

M:其實我一直都探索著新的音色。所以這必然就會持續嘗試很多新的樂器。至今為止我所使用過的樂器,就像是記錄我探索新音色旅程的麥克風,然後再將之傳遞給聽眾欣賞。

所謂好的樂器,就是具有甚麼特別的強項。有些是音量特別強大、有些是音準很好、有些則是反應很靈敏。而我則是更進一步地追求所有這些要素都達到均衡、更高的層次,而且具有能將我心中的音樂表現得太過頭或不足的樂器。就這點來說,宇貝爾的樂器就將我的音樂表現能力做更大幅度的擴展。

就像吹熄蠟燭燈火一樣

記者:最後想請您給日本學習單簧管的學生一點建議。莫拉列斯先生總是強調吹入樂器的氣息速度要非常快,為了做到這一點,需要集中練些甚麼嗎?

M:除了速度以外,氣息的方向也非常重要。就像吹熄蛋糕上蠟燭的火苗一樣,氣息必須非常集中,而且必須注意其方向。其實吹管樂的人在吹熄生日蛋糕上的燭火時是很有壓力的,因為一旦沒有一次吹熄,就會被人發現運氣的方向速度是有問題的啊(笑)。

記者:舌頭的位置也很重要對吧?

M:是的。就像騎腳踏車一樣,手和身體必須先達成平衡,腳再去踩輪子。嘴型也是一樣,必須讓吹嘴(和簧片接觸)、舌頭、與氣息三者保持平衡,這是非常重要的。舌頭的位置和氣息的速度有很大的關係,音色的形狀也會因為舌頭的位置而有所改變。

記者:聽起來這也需要很多的氣對嗎?

M:與其說要送很多氣,不如說是要巧妙的送氣。就像拳擊一樣,拳擊冠軍其實只要靠著小小的動作就能反覆打出非常強烈的拳。如果能配合氣流的通道而能很有效率、很有效果的運氣,就能很輕鬆的吹樂器了。

記者:聽說您最近也發行了新的獨奏CD?

M:我曾和水戶室內管弦樂團(小澤征爾指揮)合作灌錄了莫札特的單簧管協奏曲,在2016年正式上市(Universal唱片公司發行,同張CD中也收錄了該樂團錄製的貝多芬命運交響曲),預計明年則是要錄布拉姆斯和韋伯的單簧管五重奏。

記者:到時候我們就能聽到您用宇貝爾樂器灌錄的美妙音色了,真是期待啊。

===

宇貝爾公司的歷史

創業者斐德利赫,阿圖.宇貝爾(Friedrich Arthur Uebel,1888~1963)是發明埃勒式(德式)單簧管的奧斯卡.埃勒(Oskar Oehler)的得力助手,而和埃勒先生一起在柏林的樂器室工作。就樂器技術者而言,他的能力非常強,包含德式單簧管上非常重要的低音F補正鍵在內,有很多獨特的發想都是由他思考出來的。所以現在在法式單簧管上看到的右手拇指低音補正鍵,也等於是他發明的。

在1936年埃勒去世後,宇貝爾就搬去了德國東部的馬爾克諾伊基爾興(Markneukirchen)創立自己的工作室,陸續製作出許多高品質的樂器。二戰結束後被劃分到東德的宇貝爾也持續在共產主義統治下生產樂器,然後有很長一陣子加入了B&S集團之中,到了2008年才由現任的CEO尤根.舒特爾澤爾先生買下了宇貝爾公司,而將宇貝爾總公司遷移到法蘭克福附近的維斯巴登重新開始。而且他又在賽格爾克(Seggelke)公司的老闆約瑟.賽格爾克全面協助下,開發出新一代的貝姆式(法式)單簧管,而發表了許多新型號的單簧管。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2月19日 星期二

三村智保談仲邑堇


譯自:日本棋院電子報

文:三村智保九段

現在廣受大家注目的仲邑堇小妹妹,想必大家都認識她了。

自從今年1月5日她以英才入段制度成為職業棋士的新聞發表後,已經公開下過三局棋了。想必有很多人都在電視上看到了她對局的樣子吧。

現在她的新聞是連不懂圍棋的人們都有強烈的宣傳效果呢。

關於「圍棋天才少女出現」這件事,就連我身邊的人們,好比美容師、兒子朋友的媽媽、牙醫等等會來跟我討論的情形也越來越多了。

2019年2月18日 星期一

里卡多.摩拉列斯談Uebel (2)


記者:您在印第安納大學的時候,也和前維也納愛樂的單簧管首席普林茲(Alfred Prinz)先生學習過是嗎?

M:普林茲和萊斯特先生都是我學生時代最喜歡的演奏家。因為普林茲的音色讓我感覺到溫柔美妙。當然不只是他,我也去了法國和好多人上過課。然後我擷取了每位老師的優點,才有我今日的演奏風格。

記者:你所追求的理想音色,是怎樣的音色呢?

M:「美麗的音色」是種種要素融合之後的結果。最終來說,我認為音色就是如何平衡這些要素的問題。就算你追求的是比較幽暗的音色,也必須混合點明亮的音色。相反地,單純只是明亮、而沒有深度的音色也是不行的。就算演奏的聲音是有溫暖的音色包覆著,其內部還是必須要集中的核心才行...。

2019年2月17日 星期日

里卡多.摩拉列斯談Uebel (1)

譯自:Pipes雜誌2019年2月號 Vol.450

摩拉列斯與宇貝爾單簧管的幸福相遇

~摩拉列斯說明令人注目的共同開發新型單簧管Zenit、Romanza

[前言]

摩拉列斯(Ricardo Morales)先生開始使用宇貝爾(F. A. Uebel)公司的單簧管這件大新聞,對於海內外的單簧演奏家來說都是非常震撼的消息。曾經擔任過美國主要樂團單簧首席、且曾來過日本客席過齋藤紀念管弦樂團或水戶室內管弦樂團、留下許多名演的摩拉列斯先生,又是怎麼看待這個他新獲得的樂器呢?

2019年2月16日 星期六

林海峰九段追悼杉內雅男


譯自週刊碁

棋士的典範

林海峰九段追悼杉內雅男九段


杉內雅男九段比林海峰九段年長22歲,是和坂田榮壽第23世本因坊同年的大前輩。林海峰九段回憶道:

「我在東京當院生(日本棋院研究生,相當於實習職業棋士)的11、12歲左右,就是昭和28年(1953年)5月到昭和29年(1954年)7月之間,院生的導師就是杉內雅男九段。同時也是院生導師的梶原武雄九段是很大聲很兇的類型,但杉內老師看起來雖然很安靜卻更可怕,可以說是不怒自威的威嚴吧。特別是他對遲到最不能容忍,只要是遲到、不問理由就是一句『請回家吧』,把遲到的學生趕回家。

老師教給我的東西中,直到今天也記得清清楚楚的就是『手割(著手分析)』了。當下出難以判斷好壞的棋型時,老師只要拿掉幾顆不重要的棋子就能簡明地分析出來,對當時的我來說,算是全新的發現。」

2019年2月15日 星期五

石倉升追悼杉內雅男九段


享受圍棋之道的「圍棋之神」

~石倉升九段追悼杉內雅男九段

從日本和大陸重新建交之前的1960年代開始,雙方的圍棋界就已經開始了交流、互相派遣圍棋訪問團進行友誼活動。而石倉升九段加入、成為這個中國圍棋訪問團一員則是昭和53年(1978年)的事。當時的圍棋訪問團的團長就是杉內雅男九段。參加這個訪問團的其他日本棋士還有淡路修三七段(當時)、山城宏六段(當時)、上村陽生六段(當時)等人。至於石倉九段自己當時還不過是個剛開始工作兩年的社會新鮮人,是以業餘棋士的身分參加。據他所言,參加這次的訪問團,就是他想轉為職業棋士的重大契機。

石倉九段回憶道:

2019年2月14日 星期四

更生人的日常(4)


(4)[強運?]

好不容易,連農曆年都過完,本盧的犯太歲厄運應該算是結束了。

不過,過完年還是得去看守所大本營去罰站消業障。其實這件事是在過年前就決定好了的,只能說是上一個太歲年的餘孽。(只是這個餘孽效力有點強大,恐怕得持續好一陣子...)

有意思的是,出發時還遇上了梅花航空的罷工。說這件事有意思的原因是,一般來說去大本營罰站都是得搭早班飛機過去的,但因為罷工而早班班機被取消,自動改飛下午,就可以睡到自然醒,悠閒地前去機場;而且出發當天也不用去大本營報到,算是因禍得福。

2019年2月13日 星期三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44)


賽札爾.布爾傑瓦(Cesar Bourgeois)預備樂長(1905~1925)

布爾傑瓦是1870年7月8日出生於法國北部的諾爾省(Nord)的阿爾芒蒂耶爾(Armentières),他從小就在當地的市立音樂院學習音樂,取得了許多音樂資格後,加入了當地的管樂團。後來為了服義務役的關係,他進入了里爾的步兵第43連軍樂隊成為志願兵,也同時進入了里爾的音樂院而連續拿到了兩個第一獎。接下來他通過了預備樂長的資格考試而當上了步兵第17連與第73連軍樂隊的預備樂長,又在1905年參加了禁衛軍樂隊的預備樂長甄試,拿到了第一名,並且在同年的8月23日正式被任命為禁衛軍樂隊的預備樂長,然後在9月12日正式上任。布爾傑瓦也擅長編曲與作曲而寫下了許多作品,他
也協助完成了許多交響樂曲的改編,後來也接下前任預備樂長帕陪創立的管樂團指揮的兼任職務。在帕雷樂長因病請辭後,到正式決定下一任樂長前的五個月空窗期之間,就由布爾傑瓦盡責的暫代樂長任務,甚至也完成了唱片的錄音。也因為這些功績在1923年12月2日法國榮譽軍團五等勳章,最後他在1925年7月8日退休,而在1950年12月5日去世。


佛雷(Felicien Foret)預備樂長(1925~1925)

佛雷是1890年7月21日出生於法國北部的馬恩(Marne)省韋爾第厄市(Vertueux),雖然開始學習音樂的時間有點晚,但在馬恩省的里斯市找了老師開始學習音樂,在取得音樂院的資格後,在1911年為了兵役義務的關係加入了亞爾丁縣梅傑爾市的步兵91連軍樂隊,到了1914年轉換到步兵第五連的軍樂隊之下。他就在巴黎和布爾賽特學習雙簧管、和卡薩德與李猶庫爾學習和聲、和丹笛學習作曲。他在1916通過了預備樂長考試,而在同年的5月22日成為步兵第五連軍樂隊的預備樂長。到了1925年,他參加了禁衛軍樂隊的預備樂長甄試,拿下了第一名,並且在當年的7月10日被任命為禁衛軍樂隊的預備樂長。由於佛雷本身是優異的雙簧管演奏家,所以還是常常以兼任雙簧管團員的身分參加演奏。當然他也參與協助編曲的工作,還替巴黎音樂院的考試寫了非常多的管樂獨奏曲與室內樂曲。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則是替雙簧管獨奏所寫的「牧羊人與田園式節奏」、「沉重的慢板與優雅的快板」、「牧歌」、「C大調奏鳴曲」、「雙簧管與管弦樂團合奏的希臘三部曲」、「木管五重奏」等等,都是具有優美旋律的好曲子。在編曲方面,他熟讀了帕雷樂長所編寫的「管樂團演奏法」、並且仔細研究其中的作法,建立起其獨自而合理的編曲理論,並且使用近代優異的手法完成了許多的編曲。他主要的編曲有巴哈「耶穌,吾人仰望之喜悅」、「第四號法國組曲」、都普雷的「行列與祈願祭」、德弗札克的幽默曲、郁的芭蕾舞劇「奇蹟」、莫札特的土耳其進行曲、彭斯的序曲「碧羅斯」、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西班牙奇想曲」、舒密特的維也納狂想曲等等。

佛雷本人博學多聞,甚至還寫了「音樂的生理學理論」、「畢達哥拉斯的投影」等書籍,後者甚至成為法國科學學會的得獎作品。佛雷在第一次大戰中還和部隊一起前往前線作戰,而獲得過戰功與軍功獎,也獲得過法國榮譽軍團五等勳章與教育功勞獎。當都彭樂長退休之時,決定下任樂長的時間拖得很長,所以他在1944年11月到1945年7月之間代行樂長職務,但他自己也在1945年7月21日屆齡退休。退休後他也擔任過一陣子法國國內的國立音樂院的院長,直到1952年為止。此外他也兼任過許多管樂團的指揮。最後他在1978年8月19日於自己家中過世。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2月12日 星期二

高木祥一的古譜世界(4)


譯自:讀賣新聞

高木祥一的古譜世界(4)
道策對AI,光想像就很開心

我從朋友那裏收到成為一大話題的圍棋人工智能(AI)「Master」的棋譜,我就試著擺了一遍。真的是強到難以想像啊。其中有很多人類注意不到的發想,讓我非常佩服。

它往往會巧妙地先手利用,讓對手的棋子擠在一起而效率變差,這種棋感非常優異。如果是下快棋,就算是頂尖棋士,它應該也能毫無問題地擊敗吧。

2019年2月11日 星期一

高木祥一的古譜世界(3)

譯自:讀賣新聞

高木祥一的古譜世界(3)

AI登場讓現代圍棋也發生變化

最近的話,是很簡單地就能獲得一大堆棋譜。我雖然不用電腦,但還是會有人給我一大堆擺都擺不完的紙本棋譜。關於這些現代棋譜,常常會出現稍微擺一下就很快擺完的情形。

但是,我覺得同一局棋反覆擺過很多次,還是有其意義的。對於古譜來說,就像是咀嚼品嘗一樣,反覆擺過的次數越多,就越能深入理解其中的意義。其實很難找到像這種可以把一局棋搞懂的良好學習方法了...。

2019年2月10日 星期日

高木祥一的古譜世界(2)


譯自:讀賣新聞

高木祥一的古譜世界(2)


不貼目古譜的魅力

我院生時期擺過的古譜,初期是本因坊秀策與本因坊秀和的譜比較多,但是到了快入段(成為職業棋士)前,卻開始喜歡本因坊丈和的棋了。此外從舊書店買來的「秀榮全集」也是我常擺的譜,總之當時我也是擺了很多各式各樣的棋譜。

丈和的棋常常被認為是非常強悍,但就我自己感覺起來,他是那種套路巧妙、具有銳利風格的棋。當然,他的棋是兼備了所有強大的要素,而且充滿韌性,可以感覺到他強勁的精神力。

2019年2月9日 星期六

高木祥一的古譜世界(1)

譯自:讀賣新聞

高木祥一的古譜世界(1)

小學六年級開始學習古譜

我開始學習江戶時代到明治、大正左右時代的棋譜、也就是所謂的「古譜」,大概是1955年、我念小學六年級當院生(預備成為職業棋士的研究生)的時候吧?我其實是在小學五年級才學會圍棋,年齡上算是比較晚學的,所以開始擺古譜的棋力我想才不過是業餘四段左右的程度。

當時,我就是以擺古譜當作我學習圍棋的主要研究中心。那不是一個像現在可以簡簡單單就能複印棋譜的時代,所以只能從報紙上連載的同時代棋譜剪貼下來使用。

當然,像藤澤秀行坂田榮男高川格木谷實吳清源...等名家的棋譜我通常也都會擺過一次,但報紙上有太多不同風格棋士的棋譜了,反而就沒有專心鑽研一人棋譜的學習感。就這一點來說,還是像棋譜全集那樣只收集整理單一棋士棋譜的方式比較好。

其實我的老師(中川新之七段)曾經給我一本本因坊秀甫的棋譜全集。雖然他沒有明白講說要我去擺這套全集的棋譜,但意思上就是希望我能從中好好學習。此外,當時「本因坊秀榮全集」非常難買到,我前後去了東京神田的二手書店街三次,用了四千日圓才把這部四冊的全集買齊。我還記得當時當棋譜記錄棋士的工作是一天能賺一千日圓左右,所以就記得我是當了好幾次的記錄工作才湊到買書的錢。

那時福井正明九段(和高木九段同樣是日本著名的古譜研究家)手上有一套「本因坊道策全集」,我也向他借來手抄了一套。由於以前的對局時間很長,而我就能一面擔任棋譜記錄的工作、一面抄寫這套全集。而且因為是自己一手一手抄下來,就跟實際擺譜一樣有學習的效果。

只不過那時我還年輕,所以我也不知道那時自己對這些棋譜能夠消化到甚麼程度。直到我真正快考上職業棋士左右,才開始漸漸明白古譜中的精深奧妙。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2月8日 星期五

張栩的奇幻詰棋世界(6)


[5]潛伏在提子後空間下的事實


~明明提吃了很多子仍然會死掉的不可思議詰棋

在全盤征子問題後,讓我們在回到提子後型態中大塊死子的問題類型。這次的A題就是典型的提子後陣中有棋的問題。由於可以思考的範圍比較小,可以很快找到解答,所以算是相對簡單的問題。

另一方面,B題則是每破掉一個關卡後、又有下一道關卡在等著,算是相當難的問題。對於各位業餘棋友來說,可能像是燙手山芋也說不定。不過,就算找不到正確解答也沒關係,還是可以看著解答,欣賞一下看起來應該不會死掉的棋是怎麼死掉的不可思議感覺。這也是一種詰棋(圍棋問題)的妙味。

2019年2月7日 星期四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43)


 V.歷代的副樂長與預備樂長

傑克.伊波里特.莫希(Jacques Hippolyte Maury)預備樂長(1856~1881)

莫里是在1834年1月2日出生於法國東北部莫茲(Meuse)省的聖米耶(Saint-Mihiel),12歲時進入巴黎音樂院學習樂理,並在1848年取得了第二獎,又在隔年以法國號取得了第一獎畢業。體型是比較瘦弱纖細、又有點多愁善感學者型性格的莫里其生涯雖然不長,但他的音樂人生還是有不少引人注目之處。他在1854年9月同時加入了法國禁衛騎兵軍樂隊與當時法國最具代表性的軍樂隊而廣為人知的法國帝國親衛隊憲兵隊軍樂隊擔任法國號手,又在1856年4月22日被任命為了禁衛軍樂隊的預備樂長。

2019年2月6日 星期三

煩惱天國(82)


週刊碁2017年12/18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90

[被甩是男人的使命]


Q:我在打工的地方第一次交到了女友。然而雖然是對方主動要求和我交往,讓我才覺得非常幸福時,她卻在還不滿一週的時間內告訴我她要和我分手。而且就在我還覺得很沮喪時,她又同樣在我打工的地方交了新男友。也是因為我還不懂為何會被甩,所以不管怎麼看都覺得他們看起來很恩愛。哎呀,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還請戀愛高手的趙老師給我一些建議好嗎?順帶一提,我打工的地方是書店。因為店長不懂圍棋,所以我跟他說煩惱天國這本書非常有趣,他就進了很多本這部書喔。

2019年2月5日 星期二

張栩的奇幻詰棋世界(5)


[4]追求解答之後的成就感

~動物系列第二集

我自己會在創作詰棋(圍棋問題)或全盤征子問題時,往往都會進入忘我狀態。至於創作征子問題時,最重要的還是靈感啟發。當靈感浮現時,立刻專心創作是件非常開心輕鬆的事情。相反地,沒有靈感時,是怎麼也做不出問題來。

詰棋這種東西,也可以說是作者與讀者之間的比試。不過,並不能說詰棋夠難就是好問題。我也不認為光讓作答者舉白旗投降,就是作者的勝利。

如同之前也提到過不少次一樣,詰棋最重要的是,在解答的過程中與解答之後能夠帶給人多大的感動與驚奇。我覺得,能夠帶來越大的感動與驚奇,才能說是越好的詰棋。

2019年2月4日 星期一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42)


第七代樂長 富蘭索瓦.朱利安.布亨(Francois-Julian Brun,任期1945~1969)

布亨是1909年6月18日出生於法國中部羅亞爾省(Loire)的聖德田市(Saint-Étienne),他也是從小就開始學音樂,青年時代則是在樂理與長笛上發揮出無比的天分,然後進入巴黎音樂院,師事高博(Philippe Gaubert)與莫伊斯(Marcel Moyse)兩位長笛大師獲得第一獎後,又在佛謝與卡撒得兩位教授的班上學習賦格與和聲學,後來又拜入杜卡斯(Paul Dukas)教授門下持續學習作曲。這期間,為了服役的關係,他在1930年加入巴黎步兵第46連軍樂隊擔任長笛首席,隔年則是報名參加禁衛軍樂團的甄試也順利通過,並且在1931年3月27日正式成為禁衛軍樂團的長笛首席。當時他也兼任了法國國立廣播交響樂團、巴黎音樂院管弦樂團的長笛首席,還在1938年於維也納舉行的國際長笛大賽贏得第一名。他自己也以樂手身分報考服役中的陸軍樂隊樂長的資格考試,這也順利考上,獲得了擔任樂隊樂長的資格。也因為如此,他在1945年再度禁衛軍樂團團員的身分參加了禁衛軍樂團的樂長甄試,也再度獲得了甄試的冠軍,並且在該年4月升上中尉,成為禁衛軍樂團的新樂長。如前文所述,禁衛軍樂團就是在他任內加入了弦樂聲部而成為了可以演奏管弦樂團的管弦樂團,而布亨也開始以管弦樂團指揮的身分嶄露頭角。在他任內共指揮了巴黎音樂院管弦樂團、法國國立廣播交響樂團、帕德魯管弦樂團(Concerts Pasdeloup)、拉姆盧管弦樂團(Concerts Lamoureux)等著名樂團,甚至也曾被邀請去客席指揮過柏林愛樂這種世界著名的樂團。

2019年2月3日 星期日

館長的惡趣味(2)

因為年關將近,沒有甚麼好梗,今天打算玩點不一樣的東西。

那麼標題為什麼是(2)呢?其實因為是有(1)了。
*(1)在這裡,惡趣味在文中的最後面,希望能讓各位看官會心一笑。

至於(2),也是突然靈機一動出現的。自己覺得這個點子還滿有趣的,於是付諸行動了。

2019年2月2日 星期六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41)


皮耶.雷翁.都彭的主要作曲作品

Al Djellaba Fissa(摩洛哥人的壁紙)
Chanson de route(進軍之歌)
Coeurs vaillants(勇氣)
Gergovie(喬可維信號曲)
Hymne en l’honneur da la Gendarmerie(憲兵光榮讚歌)
Hymne aux Morts(死者讚歌)
1ere Marche d’ordonnance(第一制定進行曲)
2eme Marche d’ordonnance(第二制定進行曲)
Imperator Marche(凱旋將軍進行曲)
Jeunes de France(法國青年)
La Marche a la Victoire(勝利進行曲)
La Saint-Cyrienne(聖西爾軍校)
Le ciel de France(法國天空)
Le Mehariste(梅亞里騎兵)
Le Soldat de France(法國士兵)
Marche Alsasienne(亞爾薩斯進行曲)
Marche du 54eme Regiment d’Infanterie(第54步兵連進行曲)
Marche du 401eme Regiment d’Infanterie(第401步兵連進行曲)
Marche du 3eme Regiment de Tirailleurs Algeriens(阿爾及利亞第3狙擊連進行曲)
Marche des Legions(軍團進行曲)
Marche solennelle(莊嚴進行曲)
Marche symphonique(交響式進行曲)
Marche des Zouaves(阿爾及利亞步兵進行曲)
Salut aux Morts(像死者致敬)
Sidi-Brahim(西迪.布拉姆)

===


相關系列文章:

2019年2月1日 星期五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40)



皮耶.雷翁.都彭的主要編曲作品

阿爾比諾尼:慢版
奧柏(François Auber):小組曲
巴哈:降E小調前奏曲與賦格
貝多芬:艾格蒙序曲
白遼士:本韋努托·切利尼(Benvenuto Cellini)序曲
白遼士:羅馬狂歡節序曲
白遼士:匈牙利進行曲
布洛赫(Ernest Bloch):貝居安修會(Beguines and Beghards)修道院
鮑羅定:伊果王子序曲
卡撒德修斯(Jean Casadesus):布列塔尼
卡撒德修斯:詩人與願望
卡撒德修斯:明快的聖母院節慶與遊行組曲
夏布里耶:波蘭節慶
蕭頌:降B大調交響曲第一樂章
蕭邦:B小調前奏曲與華麗圓舞曲
德布西:小組曲
德利柏:泉水芭蕾組曲
德弗札克:新世界交響曲第四樂章
德弗札克:奧賽羅序曲
法雅:愛情魔術師芭蕾組曲之火祭之舞
法雅:歌劇短促人生-間奏曲與舞曲
法朗克:被詛咒的獵人交響詩
法朗克:心靈交響曲
高博(Philippe Gaubert):流行民謠主題幻想曲
佐治:塔拉茲部魯巴
葛拉茲諾夫:交響詩「斯金卡.拉辛」
古諾:生與死
葛拉納多斯:歌劇「哥雅式音樂(Goyescas)」間奏曲
葛利格:十字軍席格組曲(Sigurd Jorsalfar)
奧乃格:大使進行曲
易白爾:芭蕾舞曲「黛安.德.波迪耶」(Diane de Poitiers)
易白爾:港口組曲之突尼斯與內夫塔、瓦倫西亞
李斯特:第二號匈牙利狂想曲
李斯特:前奏曲
孟德爾頌:第三號交響曲第二樂章
孟德爾頌:芬格爾洞窟序曲
孟德爾頌:仲夏夜之夢夜曲
孟德爾頌:呂布拉序曲
穆索斯基:展覽會之畫
皮爾納(Gabriel Pierné):芭蕾組曲「悉達里斯與牧羊神」(Cydalise et le Chèvre-pied)
拉威爾:波麗路
拉威爾:死公主的孔雀舞曲
拉威爾:達芙妮與克羅伊第二組曲
雷史畢基:羅馬之松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交響曲「安塔」選粹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歌劇「雪女」之小丑之舞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大黃蜂的飛行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天方夜譚
魯賽爾(Albert Roussel):牧神與森林精靈
聖桑:酒神節
史麥塔納:莫爾島河
史波爾克:小教區彌撒
理查.史特勞斯:狄爾愉快的玩笑與惡作劇
柴可夫斯基:義大利隨想曲
柴可夫斯基:芭蕾組曲睡美人之圓舞曲
維洛(Pierre Vellones):前奏曲與印度舞曲
華格納:唐懷瑟進行曲
華格納:紐倫堡名歌手組曲
華格納:羅恩格林第三幕前奏曲
韋伯:歐伊里亞提序曲
韋伯:魔彈射手序曲
韋伯:奧伯龍序曲
祖貝羅夫:安達露西亞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