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5日 星期四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7)


滾回國去!

譯自「NHK圍棋講座」2015年02月號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ちょっといい碁の話)

---By二十五世本因坊趙魔鬼治勳

===

喚醒趙治勳二十五世本因坊的一句話

我之所以能進入老師(木谷實九段)門下受老師照顧,其實是比我早一步成為木谷門下生、比我大十五歲的哥哥趙祥衍(七段)幫的忙。他是這樣說服雙親的:「我是入門遲了,但治勳就還來得及」。

而我的叔父趙南哲(九段,韓國棋院名譽理事長)先生聽說也出了非常多的力。其實南哲先生也是木谷門徒,並且是日本棋院第一位來自韓國的棋士。而我來到日本,則是在準備公開我的特別活動「木谷一門百段突破紀念大會公開快棋(1962年)」的前一天。這個部分,我在連載的第一篇(2014年4月號)中也有提到,我是六歲就離開父母渡海來日,連左、右都還分不太清楚,就要和林老師(林海峰名譽天元)下讓五子局了呢。

我覺得林老師是用照顧我的方式在行棋的吧。最後是我不計勝。但如果白棋繼續下下去的話,就不知會變成怎樣了。只是,木谷老師對這個結果非常開心。甚至直接丟出了「我要讓這個孩子十歲就晉段」的宣言。於是就這樣開始了我成為木谷門生的生活。

我在韓國時,是被稱為圍棋天才的。但是木谷道場的成員則是聚集了來自日本全國各地的天才。當時確實就有比我大十歲的加藤先生(加藤正夫名譽王座)、大八歲的石田先生(石田芳夫二十四世本因坊)在呢。雖說年紀相差不少,棋力還是完全不同的水準。

這讓我大受打擊,甚至喪失自信,而沒有幹勁了。因為這對以往被周圍的人捧上天的我來說,真可說是從天上掉到地底呢(笑)。

後來光一先生(小林光一名譽三冠)也進入了木谷道場。不過,旭川的天才,說白了也是很弱。我想光一先生應該也是深受打擊吧。畢竟他下不過比他小四歲的我呢。不過,他卻非常用功。我是完全沒有想要超越加藤先生或石田先生的想法。於是這樣用功的差距很快就顯現出來,我一下就被他超越過去了。等於我來到日本兩、三年都沒有在用功一樣啊。

於是木谷老師宣稱的「要讓我十歲晉段」的願望當然是不可能如願...。當然我就被老師狠狠地教訓了一頓,甚至還說出「給我滾回國去」的話。這話對我來說等於是當頭棒喝般的強烈衝擊。於是我終於開始認真用功起來。我想這時才是我在木谷道場生活的真正開始吧。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