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1日 星期二

單簧管調整解說(9)


[第三章]墊子交換

金澤篇

症狀:
單簧管在構造上,C#/G#鍵、Eb/Bb顫音鍵、Ab/Eb鍵等這幾個鍵非常容易積水,使得
墊子常常因為吸水而變形,當然也會影響到發聲清楚與否。
墊子有山羊或綿羊皮做的,也有被稱為魚皮(Fishskin)、其實是豬腸等材質做成的,也有加上防水
加工的鐵氟龍樹脂做的Cortex材質,當然也有軟木做成的墊子。

2018年7月30日 星期一

單簧管調整解說(8)


日谷篇

症狀:
接頭變鬆,振動可能就會停住傳不過去;相反地如果組裝時接頭部份沒有間隙,聲音地傳播效率自然
會好。對於單簧管來說,上下管之間的結頭是最重要的,因為明明前述的F1連動平衡已經調好,結
果接頭太鬆而開始晃動,就會造成連動平衡變差,讓下管很難吹響,甚至會發生某些特定的音是吹不
出來的。相反地,接頭太緊則是有兩種情形。一種是軟木太緊,一種則是管體膨脹,造成木頭部份會
干涉。如果在接頭太緊的情況下,勉強硬組樂器、或拆卸樂器,就有可能造成按鍵彎曲變形。理想的
狀況下,是可以讓使用者本人可以輕鬆地組裝與拆卸樂器、而且可以讓上下管不會晃動的鬆緊度是最
好的。

2018年7月29日 星期日

單簧管調整解說(7)


[第二章]接頭調整

金澤篇

症狀:
接頭如果太鬆,則上下管的連動平衡就會變差,當然也會影響到共鳴。最糟的狀態是上下管根本組不
起來。這可能是受到管體熱漲冷縮的影響。當沒有辦法很容易將樂器上下管組在一起時,就會成手會
用力去握住按鍵,甚至造成按鍵發生彎曲變形的問題。

2018年7月28日 星期六

單簧管調整解說(6)


日谷篇

症狀:
音色或音準變怪,這個音域忽上忽下等等,這些大家覺得不滿的地方,其實大約有九成只要樂器經過
好好地調整就能解決。重點是在使用輕鬆的嘴型、輕鬆吹奏的狀況下,樂器的音準就會有若干自由變
化的範圍;如果出現難吹的狀況,因而使用奇怪的方式來操作樂器,就會對樂器的音色清楚程度與音
準產生不好的影響。

只看降B調單簧管或A調單簧管的話,F1(上下管結合處的連結鍵)會出現平衡問題有兩種情形。
一種是上、下管之間的連結鍵出現間隙。如果是上管的連結鍵浮高,降Si(譯註:使用左手食指與
右手食指的降Si替代指法)就會很難吹出來;如果刻意避開這個降Si的話,要吹曲子還是不會特
別造成甚麼問題。問題是相反的狀況,就是上管的連結鍵咬得太死,造成下管連結鍵往下跑。此時如
果按按鍵時比較用力一點,也許還是能吹出聲音,但遇上快速音群或是要吹弱奏時,手指的力量不可
能太大,就會讓下管的音吹不出來了,最差的狀況甚至會讓下管所有的音都會吹不出聲音。

2018年7月27日 星期五

單簧管調整解說(5)


譯自The Clarinet雜誌2018年夏季號Vol.67

你的樂器有確實調整好嗎?

[前言]
這次是本特輯的第二篇,內容在介紹樂器調整的作業內容、同時也說明必須要調整的樂器是甚麼狀態
與其原因、對應方法等等。同樣地,我們也請樂器調整專家來幫大家上課。

[解說者]
金澤恭悅:1969年加入日本管樂器股份有限公司,在該公司與日本樂器製造股份有限公司
(Yamaha公司的前身)合併後,進入Yamaha公司濱松總公司的管樂器設計課試作室服
務,參與單簧管的設計開發。1977年轉至東京銀座設立的「Yamaha東京音樂工作室」成為
首批工作人員,而成為專門負責木管樂器的專業維修者,前後工作了22年。2003年離開
Yamaha公司後,除了在專門學校擔任專任講師指導後進外,也以日本外務省(外交部)的
ODA(政府開發協助計畫)音樂文化相關調查員的身分服務五年,多次前往歐洲考察,也曾以
Yamaha銀座店管樂器賣場的技師進行單簧管與薩克斯風的調整。現在擔任島村樂器技術學會管
樂器維修科講師、個人工作室「Atelier Kanazawa」負責人

日谷晃:國立音樂大學、東京尚美音樂學院主修單簧管畢業後,1989年以維修技師的身分加入巴
菲(Buffet)公司,負責許多演奏家的樂器維修調整,並且參與樂器設計開發。2011年因
為獨立創業而離開巴菲公司,並且在2012年1月設立了[Le Becarre]木管專門維修工作室,並
且在2014年1月將工作室創設為[Le Becarre音樂公司]。現在兼任國立音樂院管樂器維修實習
講師。

2018年7月26日 星期四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31)


[中國出現了新的圍棋AI加入熱潮]

就在這一個月中,陸續有高水準的中國製圍棋AI發表。4月下旬,在吳清源老師出生的故鄉中國福
建省福州市舉辦了「吳清源杯」的比賽。這個比賽可是當地政府全力支持的大活動。內容分為世界女
子職業棋士錦標賽、全國業餘圍棋大賽。在圍棋AI項目中,除了舉辦了世界圍棋AI錦標賽外,還
安排了新的圍棋AI「星陣」與朴廷桓、柯潔為首的頂尖職業棋士的三十局大賽。

2018年7月25日 星期三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30)


[意外溫和的ELF]

而臉書公開的與韓國頂尖棋士所下的十二局棋譜中,對戰的職業棋士的名字並沒有公開,但AI的名
字卻寫成了ELF,所以我們就叫臉書的圍棋程式為ELF吧。為了讓對戰的人類也充足的思考時
間,所以時限大約是設定為2~3小時吧。實際擺過這些棋譜後,會發覺ELF的下法意外地感覺不
出和人類所下的棋之差別。如果把這12局棋的名字都遮起來,我想我可能無法分辨出那些棋是AI
下的、哪些不是。

2018年7月24日 星期二

開箱文(63)


俗語說的好:狗改不了吃屎,人改不了上海灣(有這種說法嗎?)


就算不上海灣,也有Y拍可以逛。

就是這樣,有的時候偶爾逛一下Y拍,就是會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上禮拜閒來無事(奇怪,怎

麼好像老是很閒?),就在Y拍上看到了一個很特別的東西:
Clemens牌的A調單簧管。

2018年7月23日 星期一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29)


第十一回 回到戰場的Facebook

[加油田淵君!]

五月上旬,大名鼎鼎的臉書竟然將使用阿發夠零論文所做出來的圍棋AI的原始程式碼公開出來了。
這正式宣告兩年前在UEC電腦圍棋大賽決賽中和店長爭奪冠軍的黑森林(Dark 
Forest)程式的作者田淵棟先生回來了。

田淵棟先生來自於中國大陸,自然是姓田。不過因為他的名字剛好是淵棟的關係,對於日本人來說這
個姓氏一點都不奇怪(譯註:因為日本有田淵這個姓氏,就日本人來說,這個名字也可以看成姓田
淵、名為棟的人),所以在我心裡則是故意把他的名字念成了田淵(Tabuchi)君,因為這樣
很好玩。後來黑森林也退隱江湖,還我以為從此和田先生無緣再會了,沒想他卻在完全意料之外的地
方給大家驚奇一擊。

2018年7月22日 星期日

爵士雜感




[雜感 爵士樂是只要練習就能演得好的音樂嗎?]

首先,我覺得只要有能夠考上大學音樂系的最低要求程度(節奏感、音感、技術),不管是誰都能把爵
士樂演奏到某個不錯的程度。不過,爵士樂的練習方法,大致上是分為兩種:1.總之就是把甚麼樣的
曲子都拿來練一練、2.是集中於曲子的內容而往裡面鑽研下去。

從爵士樂發展歷史的角度來看,最簡而易見的例子就是去聽一下Miles Davis的All of You這首曲子所有的
版本,就可以清楚的明白他是怎麼發展他的爵士樂風格。

2018年7月21日 星期六

荷西.岡薩雷斯.格拉涅洛專訪(2)完


記者:
吉拉德先生上課的內容是怎麼呢?

J:
他總是有非常好的教法,最重要的是老師的耳朵太好了。我還記得很清楚,他在西班牙第一次聽到我
的演奏時,雖然是從很遠的地方聽,卻能跟我說:「你吹得很不錯,但以後得要在音準與節奏上好好
加強才行」呢。

在美國時,我練了很多東西。不僅是嘴型、呼吸的方法與技巧性的東西,老師還幫助我好好地發揮出
自己的音樂性,將音樂唱出來。如果要舉個具體性例子的話,就是上課時他會帶著我們到大學的庭園
中,然後他會走到很遠的地方才指示我們開始吹:「請用能夠將你的音樂傳遞到我這裡的方式吹給我
聽」。

記者:
現在您是舊金山歌劇院管弦樂團的單簧管首席,因此想請教您這個樂團的特徵為何?

J:
我是在2010年24歲的時候加入舊金山歌劇院管弦樂團的。這個樂團是美國第二個歌劇院管弦樂
團。除了聚集了高水準的指揮和歌劇演唱家外,相關的工作人也是最棒的。我覺得這個樂團具有非常
彈性的演奏能力。這也是個充滿國際色彩的樂團,團員有俄羅斯人、包含我太太在內的日本人三名、
中國人、韓國人、還有我這個西班牙人...啊,當然有很多美國人。

2018年7月20日 星期五

[緊急插播]宿命的對決


自從栩哥昨天獲得名人賽挑戰權後,日本棋迷大為興奮。採訪媒體也相當高興,畢竟要製造出一個炒
熱棋壇的話題並不容易。畢竟將栩哥九年前打下名人寶座的正是井3本人,自此讓栩哥淡出七大頭
銜賽。上次參加七大頭銜賽,也已經是五年前的往事了。這是多有話題性的對決,當然值得大書特
書。

但真的要鬧得轟轟烈烈,還是得依靠鄉民的跳痛創意。以下四篇,就是本文抄公在推特上看到最精采
的作品,不分享出來太對不起大家。另外,也希望日本棋院和朝日新聞能夠認真考慮使用這些點子,
保證收視率加倍啊!!!!

*這四張都是同一人的作品
*作者聽說已經挨了不少罵(政治不正確)
*期待海報第三篇的出現

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

荷西.岡薩雷斯.格拉涅洛專訪(1)


譯自:The Clarinet雜誌2018年夏季版 Vol.67

荷西.岡薩雷斯.格拉捏洛專訪

[前言]

我們終於採訪到了身為舊金山歌劇院管弦樂團的單簧管首席、同時也以作曲家身分活躍的荷西.岡薩
雷斯.格拉捏洛(Jose Gonzalez Granero)先生。可說是西岸代表性歌劇院樂團首席演奏家的他,其
實也是Yamaha樂器的使用者。因此我們想請他來談談他的單簧管與對於作曲活動的熱情。

在威爾第的別墅中獲得的難以取代之經驗

記者:
請問您開始學習單簧管的契機?

荷西.岡薩雷斯.格拉捏洛(以下簡稱J):
我出生於西班牙南部的小鎮,五歲時加入了當地的管樂隊,從此開始學習單簧管。西班牙的每個小鎮
上一定都會有個小型鬥牛練習場,而這些練習場也一定都會有個附屬的管樂隊。其實我的祖父與我父
親都在鎮上的管樂隊中當過指揮。一開始我原本想學薩克斯風的,但因為年紀還很小,手指無法按到
比較遠的音孔,父親就跟我說:「改吹單簧管的話,應該就按得到了,要不要試試看?」,於是我就
改吹單簧管了。其實就算是單簧管,對於才五歲的我來說,也還是相當勉強,所以最初我在合奏中只
吹左手可以控制的音而已。管樂隊中多少還是會吹些就算在日本也很熟悉的正統管樂樂曲,不過大部
分吹的還是西班牙當地耳熟能詳的歌曲。通常我們一直都在鬥牛或是復活節等活動中為了炒熱氣氛而
演奏,有時也會上街行進遊行呢。這種音樂傳統,一直都持續著,到現在也是如此。

2018年7月18日 星期三

日本棋界迷你小知識(3)


[週邊篇]

Q1:從今天回溯起來算大約三十多年前發售、價格大約二十萬日圓的國際牌(National,也就是
Panasonic的副牌)電子棋盤「名局」這項產品的特長為?
(1)中盤之後的著手或用五種階段的方式來進行評價 
(2)將職業棋士的棋譜以聲光方式顯現出來
(3)可以和人類下五子棋

Q2:利用乳酸發酵所製成的健康茶飲「碁石茶」,其生產地大豐町是位在底下哪個縣?
(1)青森縣 (2)石川縣 (3)高知縣

Q3:掀起平成時代最大圍棋熱潮的「棋魂(光之碁、棋靈王)」漫畫,其原作者堀田由美女士也曾
在圍棋雜誌上連載過漫畫,請問是以下哪份圍棋雜誌?
(1)週刊碁 (2)碁世界 (3)圍棋未來

解答:

A1:(2)
它具有藉由電子棋盤與電子碁石來進行打譜的功能,而且也能將下過的棋轉換為資料儲存起來。可以
說是相當革命性的產品。(現存有一台放置於日本棋院地下室的圍棋殿堂中)

A2:(3)
這種茶據說原來是來自於中國雲南地區,由於茶葉的顏色就像黝黑的棋子一樣,故取名為碁石茶。

A3:(3)
這是1990年代後半,該雜誌一個漫畫短篇「最愛水野君的大惡手」中,由水野芳香三段撰文、而
由堀田由美女士負責漫畫的專欄。

===



相關系列文章:

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

日本棋界迷你小知識(2)


[雜學篇]

Q1:1979年開始舉辦、共有15國參加的第一屆世界業餘圍棋大賽冠軍是誰?
(1)菊池康郎 (2)平田博則 (3)今村文明 (4)聶衛平

Q2:日本的正式職業圍棋比賽也有很多種不同的比賽形式,以下哪一個是真正曾經舉辦過的正式職
業棋賽?
(1)星座別個人賽 (2)干支別個人賽 (3)血液別個人賽

Q3:圍棋術語「シチョウ」(征子)如果用漢字來表示的話,應該是以下哪個字?
(1)征 (2)尖 (3)粘

解答:

A1:(4)
而他在後來不久發展起來的中國職業圍棋制度中成為職業棋士。當時的第二名是陳祖德、第三名是陳
嘉銳、第四名是村上文祥。(譯註:除了聶衛平之外,其他三人和原田實並稱日本業餘圍棋四大金
剛)

(1)的菊池康郎是第十四屆比賽的冠軍、(2)的平田博則是第十七屆冠軍、而(3)的村上文祥
則拿過第二、第九、第十三屆冠軍。

A2:(1)
1995年開始舉辦的第一屆JT杯星座圍棋錦標賽(選手權)(日本菸草協會主辦),是按照棋士
們的星座來分組預賽,選出進入正式比賽的名額。

A3:(1)
就是征子的意思。(2)的尖是コスミ,(3)的粘是ツギ。此外還有ハネ是綽(扳)、セキ是持
(雙活)等等,以前的圍棋界有很多漢字的術語喔。

===



相關系列文章:

2018年7月16日 星期一

芝野虎丸專訪(5)完


第三譜(73~144) 確信優勢
125=116

到前譜時,我是覺得這盤棋「稍微變得有點好下了」,但到了本譜之中,局面卻急轉成「白棋明顯優
勢」了。其分歧點就在於本譜黑73、75這兩手棋的挑釁。這顯然是前譜意識到形勢轉劣的的柯潔
先生,想要挽回失誤而用力過猛,而可以說是柯先生的失著。至於他是在哪一點上發生誤算,我就沒
機會問他了....。

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

[插播]股溝翻譯

其實啊,股溝翻譯之不可信,我大概在我自己的板上也不知道笑過多少次了。

相近語系的也就算了(比如說英文←→德文),語系不同的,其翻譯品質之誤差之大,就不需要我再說了。

所以,千萬不要看到股溝翻譯怎麼翻就相信。

好了,正題來了,我們政府的新發言人因為姓氏拼音的問題,這幾天鬧得沸沸揚揚。其中又衍生出了Yotaka的意義問題。老實說,這是個日文字沒有錯,畢竟光從發音,就讓人有這樣的聯想。至於準發言人為什麼要以這個日文字為榮,我自己也不太能理解。重要的是,有人馬上用股溝翻譯,找出了這個字的意義叫「娼妓」,就出問題了。
 
基本上,Yotaka這個日文字,如果用漢字去寫,是「夜鷹」,稍微懂一點日文的朋友應該馬上都能理解,因為Yo=よ=夜;Taka=たか=鷹。顧名思義,就是夜間飛行的老鷹(鳥類)。但在日本的江戶時期,的確是把夜鷹用來指稱為「妓女」。換句話說,「妓女」只不過是「夜鷹」的一個引申義罷了。不用一開始看到這個字,就想到它是指「妓女」,那未免跳太快了。就好像你不會一看到「香蕉」,就馬上去認為它是「那話兒」的意思。
 
換句話說,這就是我一開頭說過的,盡信股溝翻譯,不如不要翻譯。
 
單純就夜鷹這個字詞來看,其實還滿雄壯威武的。也許是準發言人的祖先善於夜襲,就多了這個綽號吧?也是因為這樣,就把這個詞保留到姓氏裡面去了。不過,說實話,真是這樣,我寧可他們使用原住民自己的發音來念這個字,才前後一致。不然你說你希望保留自已的語言文化,結果裡面卻冒出一個日文字出來,還真的有點不倫不類咧。
 

2018年7月14日 星期六

芝野虎丸專訪(4)


第二譜(44~72) 因為黑棋失著而形勢好轉

白44到52為止做活非常之大,而且還生出了白A、黑B、白C的衝斷,逼得黑棋得下黑53、
55來預防這個點。只不過以下至黑59為止,黑棋中央也膨脹起來,我倒不覺得這個部分像柯潔先
生局後說得那麼痛苦。而我自己仍然覺得這個局面是「白棋稍微有點難下」。

2018年7月13日 星期五

芝野虎丸專訪(3)


第四屆中日龍星決戰 芝野自戰解說

黑(貼七目半) 柯潔龍星(中國) 白 芝野虎丸龍星(日本)

第一譜(1~43) 其實有追究的手段

我自己並沒有對於黑棋或白棋哪一方比較擅長或比較喜歡的習性,但我知道柯潔先生本人比較擅長
持白,所以在這局棋的猜子中猜到白棋時,心中的確稍微有點「太好了」的感覺。

2018年7月12日 星期四

芝野虎丸專訪(2)


完勝柯潔 芝野談論對戰的內心想法

[前言]

日本圍棋界的希望並不是只有井山裕太而已---此戰的勝利毫無疑問帶給所有的日本棋迷與棋界
相關者廣大的光明。

今年的4月29B,在中國北京市的中國棋院舉行的第四屆中日龍星決戰中,日本的龍星賽冠軍芝
野虎丸以白棋不記勝的成績打敗了中國的龍星賽冠軍、有世界第一棋士稱號的柯潔九段,也讓日本
首次在這項比賽中獲得冠軍。

而且獲勝的內容其實是非常優秀,因此陸續有日本棋士給予「阿虎完勝!」的稱讚。而且既然能將
柯潔龍星這樣強大的對手打敗,毫無疑問地也能證明芝野的棋力到了世界頂尖級的水準。今後也能
期待他和井山七冠一樣在世界級華麗舞台上更加活躍。

這次的訪問,則是在達成此一快舉的三週後,請他談談這場順利獲勝劇情的背景。

2018年7月11日 星期三

芝野虎丸專訪(1)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8年7月號

芝野 虎視眈眈瞄準世界

第四屆中日龍星決戰~能夠打敗世界頂尖高手帶給我很大的
自信

猛虎終於怒吼了!

日本和中國的龍星賽霸主一決高下的第四屆中日龍星決戰(圍棋.將棋頻道主辦)於今年4月29
日在中國北京市中國棋院舉行,結果日本的芝野虎丸龍星擊敗了中國的柯潔龍星贏得冠軍。

期盼世界棋壇活躍的日本棋士輩出是日本圍棋界的悲願。近年來,這樣的期待主要是灌注在井山裕
太七冠的身上。不過,所謂的後井山世代也還是確實的成長著。這項比賽的決戰對手柯潔先生是誰
都無法否認的世界最強棋士,光看過去的實際成績,預測柯潔會獲勝是非常合情合理的判斷。而且
至今為止在正式棋賽贏過柯潔先生的日本棋士也僅有井山七冠一人而已。普通的日本棋士說不定是
在和柯潔對峙時就自動萎縮了。而且這次比賽的對局地又是客場的中國,絕對不能說是有利的狀
況。不過,芝野卻說:

「下國際棋賽時要舟車勞頓雖然很辛苦,但我卻不管對手是誰而只是專心觀看盤面而已,並不會特
別意識對手是中國的柯潔龍星」。

2018年7月10日 星期二

Tony's Collection (3)完



前一篇中說明過,要將本館排排站排列出來是非常困難的。但這是在它們以「工作狀態」出現時的
問題,如果改以「私下打扮狀態」來擺設的話,就有機會全體大集合了。


所以今天這一篇,就是將樂器以裝箱的狀態來集合拍照。如上所述,這比樂器組裝好拿出來拍攝,但

後來發覺還是會上遇上意料之外的困難,這我就留待後面再說了。

閒話少說,馬上來看照片。

2018年7月9日 星期一

煩惱天國(65)


週刊碁2017年07/31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71

[請對自己有信心]

Q:治勳老師您好。我是光寫這張明信片,就緊張到不行。我非常喜歡趙老師,而尊敬老師是位非常
偉大的人。尤其是在電視上看到趙老師在下NHK杯的時候,明明不是自己在下,卻也跟著緊張萬
分,以至於手會遮住嘴,而很難吃下午飯(譯註:NHK杯是中午播放)。這種情形不知道出現了多
少次。但在解說時,就完全不會有這樣的症頭。為什麼身體會有這樣的反應,我也完全不知道原因何
在。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種「心悸」現象?其實我在中學時期,也是這樣完全不敢正眼看教數學的男老
師。和男生認真的交往也僅僅只有一次,但這二十年卻是維持好友的狀態而已。再這樣下去,不論是
談戀愛或是交男朋友都不可能了。不知道老師有沒有甚麼能讓我平靜地和異性相處的妙招啊?

~福岡縣 百日紅 41歲 就勞支援作業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