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4日 星期五

吳清源-江崎誠致(一)

第一部 棋士吳清源

1.信仰與勝負

    「天人」,就是我對於吳清源首先浮現的印象。也就是說他是以圍棋為天職、享生於此世之人的意義。

    成為職業棋士的人,不管是誰都想以圍棋為天職,但像吳清源這樣,完全不為浮世的俗事所拘束、而是純粹走上只有圍棋之路的人一個也沒有。他那專一的生活態度,就像是在深山峽谷中流動澄澈的清水之姿一樣。而且這條水流出谷順河而下時,其純度也不曾變濁,而是閃亮著維持一條淡淡航跡而直達大洋。如果將昭和時代的圍棋界比喻成河流,則可以說這條河流就是以吳清源為清明的水脈中心,才能淵遠流長下去的。

    至少,我就是這麼看的。我之所以會把吳清源稱為「天人」,除了有指其是以圍棋為天職之意外;另一方面,他總能保持著不可思議的純度而持續地在其航跡中散發著神祕的光芒,也是讓我選用這個詞來形容他的理由。也因此,我也不否定,我使用此詞時,包含著他具有絕非此世之人的神聖印象。

    對於吳清源這個人來說,有兩個特徵側像。其中之一側像不用說,就是開創新佈局,以十局賽打遍天下的大棋士吳清源;另一個,則是皈依過紅卍會、或是璽宇教的信仰家吳清源。而且這兩個側像,並不是分別存在,而是兩者合而為一才能造就吳清源這個人的存在。

    對於大棋士吳清源的地位,應該是誰都不會有異議,但對於他的信仰,就有很多相當不以為然的人。至少就我的調查範圍來看,特別是身在璽宇教時代,幾乎所有的人都說希望他能盡快從迷妄中清醒過來,通通都是「吳清源被蠱惑了」的話。

    不過,就像佛教或基督教一樣,只要是被世間所認可的宗教的話,誰都不會講出這種希望放棄宗教的話。這是因為只求能夠求得心中小小平安的小市民宗教之心,並不會到影響到實際生活的程度,就算是棋士,這種宗教之心也不至於會對棋士生活產生任何障礙才對。

    吳清源原本信仰的紅卍會,並不干涉他的天職;但在日本戰敗前後的混亂世道中,璽宇教教祖璽光尊有一段時間卻要吳清源放棄圍棋,而他也接受了,這才發生了問題。

    特別是戰後沒多久,相撲力士雙葉山也加入璽宇教而引起世間注目,才讓為璽宇教不辭粉身碎骨奔走打雜的吳清源的消息傳了開來。為其天才惋惜的人會說出「吳清源被蠱惑了」的話,也就不足為奇了。不過,我卻對「吳清源被蠱惑了」這種表面的看法、僅僅是遠遠地看著他對璽光尊的信仰感到強烈的懷疑。

    宗教是甚麼?信仰又是甚麼?我覺得宗教的出發點,是從活在無限不可解的人生中獲得自身身軀是相當卑微渺小的自覺。但這種自覺,每個人都不一樣,隨便踏入他人的自覺之中,可說是非常失禮的行為吧?

    我本人雖然是無神論者,但也不想輕蔑別人的宗教之心。痛苦之時,就想依賴神明,也是那個人在當下不得不如此的行為。只不過,我本人並不會在痛苦時依賴神明,也不覺得在沒有苦痛時也去仰賴神明的人會得救就是了。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