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30日 星期一

新銳棋士群像(16)



石井邦生八段---加油!關西的青年棋士們!(下)


 


 


訪問者:山部俊郎九段


 


 



山部:你贊成高川九段那樣的重視均衡嗎?


石井:倒也不是如此。有才能的,也可以說是天才性的棋士,他的成績會始終保持的很好,決不會壞到哪裡去。例如大竹英雄十段(文抄公按:大竹剛好在這一年獲得十段頭銜),他下棋的感覺,與眾人完全不同。(山部點點頭)我與他對弈,十局中只能贏他一、兩局。如實戰譜,大竹十段持白,以白◎碰,以下成黑17為止之進行。手順中白10尖好呢?還是A壓好呢?我們兩個人的意見完全不同。


 




實戰譜


 


大竹說白如A壓,則成為參考圖白16止之型態,黑棋外勢壯厚,黑棋有利。但我認為黑六子被吃,白棋取得很大的實利,我根本不會這樣下。同樣是職業棋士,有這樣不同的感覺,真是令人難以相信。


 




參考圖


 


山部:你看林名人的棋如何?


石井:在關西分院的院生時代,我同他在一起,下了很多盤棋。那時候,我的成績比他還好。但他到日本棋院本院之後,我們只下過三盤棋,我是一勝二負。他的棋力,有些地方不能使日本人了解,甚至有人說:「他那樣的棋,也當得了名人?真是怪事!」但我以為大部分的日本人都不了解他,日本人心胸狹小,是所謂「島國根性」。日本人大都強調部分的感覺,但圍棋的勝負是以綜合力來決定的;林名人棋力高強,不是一般日本人可以理解的,我們應該勇於承認,過去對他的看法是錯誤的。


山部:同感。我很早就說,林名人有我們所沒有的東西。他不拘泥於形,自由自在下他自己的棋。但是,沒有人贊同我的話。


石井:本質上,你所講的和我所想的,完全一致。


山部:你是我唯一的同志(笑)。


石井:日本人喜歡萬事乾脆,在圍棋上也表露無疑。我們沒有像林名人那樣堅持到底的精神,此為我們最大的缺點。他的「二枚腰」作風,令人折服。


山部:那麼,坂田九段的棋呢?


石井:我想他是典型日本人的棋。我雖然還沒有機會向他請教,但我覺得他的棋力,也相當的強。


山部:我無法學到他那種對勝負的執著。


石井:您對勝負非常淡泊。但靠「勝負」來吃飯的人,還是應該要有對勝負的執著。


山部:那高川九段呢?


石井:有點像林名人的棋。我在十段賽中曾經遇到,我雖然輸掉,但覺得他的棋力並不太強。他有一個特點,在局面不利時,會拿出力量來。(笑)


山部:你與藤澤秀行九段下過沒有?


石井:在去年第一位決定戰中,與他下過一盤。他下的很快,我輸慘了,他的棋非常熟練。


山部:判斷形勢,也是他的拿手好戲。


石井:會判斷形勢,棋又熟練,怎麼會輸呢?(笑)


山部:石田、加藤、武宮等年輕棋士又怎麼樣?


石井:我沒有和他們下過,不敢多言。


山部:他們三個人的棋風都不同。


石井:他們重視四邊,有人說他們是「宇宙派」。他們正在打破傳統觀念,開發新的圍棋天地。但下的與新佈局不同,可能使圍棋全面改觀,實在了不起。


山部:在阿波羅十三號征服月球的時代中,圍棋界的大躍進,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吧?(笑)在關西分院中,對培育下一代,是採取怎樣的政策呢?


石井:年老的領導者,非常頑固。他們雖有說不出的苦處,但對年輕棋士來說就太可憐了。限制他們共同研究的機會,上進的意念自然會減少。我希望他們能振作起精神,克服惡劣的環境,向前邁進。


山部:這是你親身察覺到的實感?


石井:現在我是關西分院年輕棋士中的老大,要負責擔任棋院中各種工作。這裡有個怪現象:低段棋士,本來應該喜歡把他們下過的棋譜,爭先拿去給高段棋士評解指點;但目前的情形卻剛好相反。大家都怕他們所下的棋譜被人看到,實在要不得。


山部:但你們關西分院的棋士,對日本棋院的年輕棋士有很強烈的對抗意識士嗎?


石井:我們正在苦練之中,希望年老的前輩們要鼓勵我們。


山部:你能代表關西分院的年輕一輩棋士發出呼聲,果然不愧是老大。保齡球與高爾夫球你打的好不好?


石井:保齡球四年前的平均分數是一百七十分左右,是關西分院排名第二。高爾夫球則剛開始打,也和林名人一起打過。


山部:今天就談到這裡吧,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