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8日 星期三

新銳棋士群像(11)

 


酒井伸武五段---加油、樂天派(上)


 


 


訪問者:山部俊郎九段


 


山部:你學圍棋的動機是什麼?幾歲開始下的?


酒井:國小三年級的時候開始下棋。那年家父的事業失敗,宣告破產,沒有事情做,只好每天去附近的圍棋社去下棋。回家之後,還教我下棋,我就這樣學會了。


山部:令尊棋力有幾段?


酒井: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棋力,大概是業餘三段。我有一個哥哥,我們倆時常吵架;放暑假時,吵的就更厲害了。所以父親去圍棋社時,有時帶哥哥去,有時則是帶我去,不讓我們同在一起,以免在家裡吵的天翻地覆。但因為破產,搬了家,就在自己家裡開設起圍棋社來。那時我們家的生活非常苦,但家父卻比以前還喜歡下棋,有空總要看看圍棋書本。


山部:令尊本來在做什麼?


酒井:自己經營化妝品公司,製造一種叫做「木星」香水,(文抄公按:我猜原文是Jupiter,是可以翻做木星沒錯,不過可能翻成丘比特或愛神會比較好)販賣到全國各地。但1952年的時候,「木星」號飛機在三原山墜毀,使我們受到同名之累,有很多香水被退貨。可以說日本人直到今天都還是很迷信呢(笑)!後來家母去世,不幸的事情接連而來,因此家父受到很大的打擊。他想挽回香水工廠,卻越陷越深,情形更加惡化。那時候我放學回家後,每天總要下棋到深夜。可是這是被迫的,不是自願的---有時候連晚飯都沒有吃,到了半夜,我要求他給我飯吃,但他不肯,還要狠狠的罵我。(文抄公按:這個父親怪怪的喔,大概就是這種個性,才會搞到事業失敗吧。)就這樣每天拼命下棋,所以進步很快。一個禮拜進步二子,也不足為怪。我能有今天的成就,反而還要感謝家父的鞭打與鼓勵。


山部:你是1945年生,是嗎?


酒井:實際是19471223,但戶籍上卻記載成194812


山部:你在國小三年級的時候學會下棋,而入段是1964年,只花了八年功夫;職業棋士入段,普通需要十年,你早了兩年。


酒井:我記得是只花了七年。學會下棋之後,升到業餘初段,非常之快。我曾對別人說過:「升至業餘初段,只需三個月;但要升到職業初段,卻需要業餘昇段時間的幾十倍!(笑)」


山部:你入中岡二郎六段門下是什麼時候?


酒井:國小四年級快要結束的時候。我住的地方,離他家很近;家父開設圍棋社時,有一位棋客介紹他來指導,就這樣認識了。那時我的棋力是院生五級,這是學會圍棋後剛滿一年的事。


山部:學校的成績如何?


酒井:低年級的時候還好,但到高年級就不行了。


山部:數學怎麼樣?


酒井:差強人意,我就只有數學還算擅長。


山部:這是很有趣的現象,棋士大都擅長於這一門課,大概與圍棋有關係吧。「圍棋社」出身的也很多,像 石田 君 和加藤 君都是如此。我的父親本來是報社職員,後來因病辭職,有一段時間也在開圍棋社,所以我們兩人的出身也很像。(笑)


酒井:是的。


山部:我第一次與你下棋是什麼時候?


酒井:是十傑賽(文抄公按:專家十傑賽是朝日新聞在舉辦名人戰前所主辦的比賽,後來因為舉辦名人戰而結束。末代十傑賽冠軍正是趙治勳)。那年我的成績最好,一共贏了三十局。算起來已經過了三年了。


山部:看你的成績,好的時候很好,但壞的時候也很壞。去年你在本因坊戰及名人戰的預賽裏,贏了不少局。


酒井:就到時候為止,後來就一蹶不振了。


山部:你在這兩個大比賽輸掉以後,似乎受到很大的打擊。看你最近所下的棋,沒有往日精彩。


酒井:是下的一塌糊塗,我本來就是專下臭棋的。(笑)


山部:那麼,你是怎麼分析自己的棋風?我看你的個性比較內向,你自己認為如何?


酒井:沒有這回事。我自己認為我是屬於樂觀型的,平常我喜歡說大話。(笑)


山部:我曾和你下過兩局,覺得你沒有像 林 君、 石田 君那樣的冷靜、沉著。你下了一著壞棋後,就會意志消沉,接二連三錯下去,等於是自滅。這樣對你的成績,有很大的影響。


酒井:我本來就是臭棋,無可救藥。因為經驗不足,容易亂了步調。其實贏棋大部分也是靠著好運得來的。


山部:就像秀行先生那樣的人,有時也會亂了步調。大竹君也會犯這樣的毛病。另外每個人的個性不同,也有點關係。


酒井:對!我就是這樣的性格。所以做不到林名人或 石田 君那樣的態度。


山部:上次 林 君在電視節目中說:「我是一個運氣很好的人」。他那樣的發言,也讓我覺得很有趣。


酒井:但運氣再怎麼好,如果不奮發努力,也一定不會成功。我是樂天派,還需要更多的努力。


山部:樂天派是天生的,後天無法改變。


酒井:您說我是內向型,但其實我是名符其實呱呱叫的樂天派,從來不憂愁。(笑)成績不好時,絕對不會想成是我沒有才能或已經不行等。對於人生的一般俗務,也很容易看透。就算被人推入深谷,我也不會氣餒。我說慣了大話,所以要是意志消沉,就等於言行矛盾,人家會笑我。我在國小四、五年級時,曾經想離家出走,根本就不相信會走投無路。


山部:是喔,不簡單呀!


酒井:其實不知道該說我是樂天派還是自信過剩比較好,周圍的人一定也是這麼看我。(笑)


山部:你與石田、加藤、武宮三人常下棋嗎?


酒井:與 石田 君下的最多,已經下了七盤,我實在不是他的對手。與加藤君只下了三盤;但 和武宮 君是勝負參半。


山部:這三個人中,你以為誰最強?


酒井:是 石田 君。每局我都是一敗塗地,毫無是處。但這樣下去就太沒有出息了,我要努力把他打倒。


山部:高段棋士與評論家們,大都買加藤、武宮的票;但年青棋士之間,好像都看好石田。


酒井:當初我也不認為 石田 君的棋有多好---重視局部,魄力不夠。但最近我的想法變了,覺得他很強。


山部:是嗎?他的確大有進步,獲得了本屆日本棋院選手權冠軍。本來他的獲勝率就很高,但在各種比賽中,卻很少突破預賽。他這次獲得頭銜,可以說是異軍突起。(笑)目前木谷門下有很多新銳棋士,稱霸棋壇,所以像你或曹薰鉉,應該要燃起對抗意識,擊敗他們,這樣才有意思。


酒井:事實上,我們的棋力還沒有達到那個程度,但還是要指向這個大目標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