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5日 星期日

新銳棋士群像(10)




 


高木祥一六段---大局與局部(下)


 


 


訪問者:山部俊郎九段


 



 


山部:你的棋風,看上去很直爽,一看到苗頭不對就投降認輸;大概那局棋是決定冠亞軍的一局,所以你死也不肯放手是嗎?你好像沒有林海峰那樣的「二枚腰」精神。


高木:我絕對做不到,那局棋如果 石槫 君補活,我就準備豎白棋,但他卻不補。


山部:大概他一時入魔,勝利之神就向你招手了。


高木:是的,一點也沒錯。但每一局都下得不能滿意。


山部:職業棋士都愛講這句話,獲得冠軍的人一律都這麼說:「下的不好,實在是僥倖,因為對手一時疏忽。」(笑)


高木:與工藤君下的那一局,我是半目勝。在晚飯後,離終局大概還有一百多手,工藤君就肯定的說:「我要輸半目」。下完一算,真是半目,一點也不差。我非常佩服他目數計算的正確,在我是絕對做不到的。而且那 時工藤 君已經進入讀秒,可以說是神乎其技。


山部:你獲得冠軍後,與林名人下了一盤紀念棋是嗎?你是與他第一次下嗎?


高木:是的。那一盤棋,我採用棄子戰術,但林名人殺力強勁,所以我步步後退。但後來林名人下了一手壞棋,被我築成浩大的厚勢。不過之後我也沒有把握獲勝,所以一再用強,反被林名人衝到弱點,結果我輸掉了。


山部:你與四強(林、坂田、高川、藤澤)下過嗎?


高木:林名人之外,只跟藤澤秀行九段下過。


山部:你與林名人對局的時候,你對他的棋,印象如何?


高木:我平常就覺得他好像不拘泥於形,與他下時,更覺得如此。


山部:就是這樣!我也常說林名人對圍棋的看法是不拘泥於任何型態,自由自在的下。吳清源先生的棋是輕快,林名人的棋卻似笨重;但他們兩人脫離凡俗,始終求新的想法是一樣的。棋界人士及評棋者都不曾發覺這一點,似乎未加注意。


(文抄公曰:山部的這一般話,我們當然是只能點頭如搗蒜。但從這一系列的訪份可以看的出來,其實山部自己也很好奇當時的第一人林海峰國手到底強在何處,所以一直在問各個受訪者對林國手的看法。然而過程中卻一下稱讚他高強,一下又覺得他好像其實不怎麼樣,讓我們覺得他好像有點精神分裂。)


高木:我們要是下了一著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棋,就會換來「壞棋」或「俗筋」的評語;但如果林名人也下了一著同樣的棋,大家都會說是「好棋」或「妙筋」。說實在的,他所下的棋,往往從表面看來是一著壞棋,但經過仔細檢討後,實在是一著好棋。此與我們不同之處。


山部:對,這就是林名人的長處。日本棋院選手權比賽中,你與秀行先生所下的那局,其實下的不錯,有獲勝的機會是嗎?


高木:結果還是輸了。在實戰圖中,秀行先生白◎碰來,我預期到他一定是要打我左上角的主意;但黑1封擋不好,以下至白8止,他成功了。




 


山部:黑1應該照1圖進行是嗎?




高木:應該這樣下,但這一手棋是在局後檢討時才想出來的。白2以下只好衝出,黑捨棄四子擴大左邊陣地,如此黑棋優勢。局後我與藤澤秀行先生談起時,他說:「那麼1圖白2應該3挖」。


山部:你與林名人及秀行先生都下過了,試將他們兩人做一個比較如何?


高木:我們---加藤、石田等新生代棋士的一般意見是:與秀行先生比較好下,因為秀行先生不會亂殺,但林名人是刀下不留情的。


山部:秀行先生對局部的壓迫力相當強大,但還是會時時顧及全局,此為他的個性,他只想走正路。


高木:但只限於形勢有利時才會這樣,形勢不利時,他也會用種種的手段來迷惑對手。


山部:林名人的棋有另外的壓迫感,與他下棋往往會覺得越下越不對勁,根本沒有透氣的機會。


高木:林名人的棋,的確與眾不同。石田六段有點像他,他對局部的感覺是非常銳利的。


山部:是的。


高木:林名人的戰略是時時會改變的,有時會令人摸不清他的用意何在。又,林名人對局部的運行也很巧妙。但秀行先生的棋,卻好像有感情用事的地方,與林名人恰好相反。


山部:的確如此。他的構想很大,如順風揚帆一般,其力量是非常驚人的。那武宮五段的棋,你覺得如何?


高木:很好呀!(笑)我很喜歡他下的棋。


山部:他的構想很雄大。


高木:他沒有加藤正夫那樣的精細,與石田六段的棋風也有點不同,他的棋如流水般,很「靜」。


山部:我同意你的看法。


高木:加藤君的棋與秀行先生一樣,有感情用事的地方。


山部:對。


高木:他看上去,態度似乎非常沉著,但其實不是這樣。我覺得他與秀行先生都比較好下,但我沒有把握贏 石田 君---我打他一下,他一定會重重的還我一手;形勢好時,也總是戰戰兢兢,不能安心。


山部:你二、三段時,時常發表詰棋,從那時起我就開始注意你。


高木:現在很少發表了。事實上,我在院生的時候,已經做好了很多詰棋,是到後來才登到雜誌上的。


山部:換一個話題,來說說圍棋的制度吧。現在有很多的九段產生,你的想法為何?


高木:這樣下去,將來都是九段了。實在是個很嚴重的問題。但反過來說,也有好的一面。


山部:那要等到現在的制度自然崩潰?


高木:實際上,五段與九段的實力相差不大。


山部:今天辛苦你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