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7日 星期五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21)


井山裕太七冠的老師愛

譯自「NHK圍棋講座」2016年09月號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ちょっといい碁の話)

---By二十五世本因坊趙魔鬼治勳

===

我可以感受到井山裕太對我的愛意。那是一種溫暖的愛情。雖然我一和他對弈,就會被他毫不留情地慘電,但不知怎的,我就是可以感受到其中的愛意。

這可不是我要臭屁,聽說他也真的公開說過非常尊敬我。這可讓我不知怎麼說才好哩。甚至害我有點擔心井山是不是哪裡不對勁了說。不過既然這麼愛我,不如就在對局的時候好好證明一下才對啊(笑)。哎,有人愛我,當然是不會不開心。但是就我所知,這件事好像至少就有一個人覺得不太舒服。就是井山的老師,石井邦生九段。

據說石井先生是用有點生氣口吻說:「明明老師是我,卻說甚麼喜歡趙治勳,雖然是用『尊敬』這種比較婉轉的講法說出來,還是讓我很傷腦筋啊。別忘了我才是你的老師啊」(笑)。不過,我在這裡想幫井山跟石井先生說一聲:其實井山比誰都打從心底尊敬你的喔。

他對石井先生的這種尊敬與感激的心意、甚至可說是愛情,是大家都能非常強烈感受到的。大概是幾年前吧?我接受了擔任井山頭銜衛冕賽的棋證工作,在對局前一天前去比賽的旅館時,是和井山共乘一台計程車,他就在車上跟我說了以下的話:

「我老師這次有事衝到,就請您多指教了」。

就算是平常非常遲鈍的我,這時也馬上就明白石井先生一定是預定要去哪裡對局才不能來。而井山也一如往常一樣不去看對手是誰,因為要是知道對手是誰,可能就會開始瞎操心。這樣來看,其實井山可真是意外地細心哩。而我在當場也順著他的話「啊,原來如此啊」而就混了過去。不過,還是可以感受到井山想替老師加油的壓力,簡直就像要直接說出「對手一定要給我輸掉」的樣子哩(笑)。

後來直到旅館為止,我們在計程車上的聊天都沒停過。讓我覺得這麼愛聊的井山可真是少見。因為如果要問我對他的印象,恐怕是比較沉默寡言那一型的吧。但這一天他卻一直說個不停,而且講的都不是自己的事情,全部都是石井先生相關的話題。好比說他最近為了健康而做了哪些事情、或者是他最近的雙關語不夠俐落甚麼之類的。明明對我來說,這些事情根本就無關緊要(笑),總之他就是一直在談石井先生就對了。

而且,我還注意到了一件事喔。就是井山說話時一定都是:「我老師啊....」開頭,簡直就像是作曲一定會加一個前奏一樣的意思了。這就是一種愛的表現吧。絕對沒錯。本來彼此是外人的石井先生和井山,透過圍棋而建立起某方面可能已經超過親人的關係。如果用比較淺薄的話來講,大約是就是「親情」的狀況吧。這種關係中是不可能沒有愛情存在的。

至於能讓七冠王的井山仰慕成這樣的石井先生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呢?我覺得他的人品、對圍棋的想法、棋力的品質等全部都無可挑剔。如果有人也能這樣說我的話,我會很高興喔。雖然沒有拿頭銜的命,但那只是運氣不好。我這可不是在亂恭維,只是把在棋盤上看到的東西講出來而已。

我覺得石井先生的棋,就是非常「誠實」。就是一種完全感受不到有「詐騙」概念的棋風。就像是繼承著長久圍棋歷史的傳統之棋。我對他的評價是:並不是為了贏棋,而是為了磨練技藝來對局的,大家應該就能清楚我想表達甚麼了吧?對了,我覺得石井先生之所以沒有頭銜運,應該是為了要把這個運氣留給徒弟井山吧?

我也曾和他對局過。就在隔著棋盤的超近距離下、而且還要相處很長一段時間,就能在這種狀況下看出對方的人格與個性,這是想藏都藏不住的。這些自然而然就會在對局中顯現出來對吧?我在這方面上也對石井先生非常尊敬。

他只有一點可能有些問題.....就是聽說他從以前開始就很愛講雙關語笑話。至於這方面的評價,就容我持保留態度了。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