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1日 星期一

吳清源-江崎誠致(53)



這個募款問題,雖然明顯是關西方面違約,但為何關西棋士一副「這種程度的違約哪算甚麼」的態度,當然是有其理由的。

自從日本棋院創設以來,住在關西的棋士就一直受到不平等的待遇。舉個例子來說,關西棋士的升段到四段為止是可以自己在關西決定;然而就算到達足夠升五段的分數,還是得跑去東京重新下測試棋才能確定升段。東京方面認為單獨對於高段者很少的關西給予升段的優惠會影響到棋院的權威也許是有其道理,但在運用執行上,卻是把關西棋士當作低人一等來看待。而且關西棋士去東京對局時,所有的負擔都要關西方面自己承擔這點也是大有問題。

在新幹線完成之前,光要從關西去到東京就要花一天,然後下二日制的對局再回去關西,前後就要花掉四五日。而身體的負擔與相關花費都要出賽的棋士自行負責。然而東京方面卻完全沒有要改善這種非改不可問題的想法。

這種差別待遇,讓關西棋士心中充滿了憤恨不平,但這個問題一直沒改善還是跟關東關西的勢力差別有關。這不僅是因為東京與關西有相當的棋力差距,也跟制度上日本棋院本來就是棋士社會的掌門老大,關西棋院不過是其下級組織有關,所以關西只能聽從東京的指使。

而橋本宇太郎的登場,改變了這種勢力差別的狀況。戰爭中,他從東京搬回了老家寶塚居住,而且在戰後也決定就這樣留在關西定居下去,也讓關西對東京的發言重量一口氣拉了起來。理由就是他是屬於盡力於爭奪頂點等級的棋士,而勝負的世界就是實力代表一切。

然而,在橋本領軍下,關西方面雖然發言力增強了,卻也代表著雙方的摩擦會跟著放大的可能性。實際上也發生在日本棋院會館建設募款的問題上了。

這個事件的內容,就是住在關西的棋士們對於東京中心制度不滿的爆發。違約這件事雖然可以看到東京方面的憤慨,但會發生這樣的違約其實還是在於東京方面越生氣、越會促成關西方面的熊熊烈火。東京方面長年的橫暴,讓關西方面產生了與其對抗的熱情。

在東西雙方對立裂痕加深之中的昭和24年(1949年),藤澤庫之助成為首位靠大手合制度升上九段的棋士。於是關西棋院就對日本棋院提出要讓橋本宇太郎對決藤澤庫之助的十局大賽之申請。這項挑戰也包含著如果東京方面有人可以升上九段,則贏了東京九段的橋本也可以升上九段的用意。其實也是一種關西對東京的抗議。當然,日本棋院直接抹煞這個申請而不回應,又成為了催化東西對立情緒的最佳效果。剛好這也成為此時已經成為話題的吳清源對藤澤庫之助升降十局大賽實行上的阻礙原因之一。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