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8日 星期五

井山弱點檢討會(1)


譯自週刊碁2016年9月5日號

找出井山的弱點 新秀棋士緊急座談會

[前言]

七冠獨佔後,本因坊和碁聖也輕輕鬆鬆衛冕成功,大家都覺得恐怕井山七冠已經是日本無敵的狀態。至於即將來臨的名人挑戰賽,大家也都預期「應該是衛冕成功了」吧。但如果大家就這麼束手投降,圍棋界將會陷入倦怠模式之中。從「團結起來總會有辦法可以對付」的想法來看,週刊碁的編輯室邀請了伊田篤史八段、平田智也七段、寺山怜四段等新秀棋士,請大家一起來「找出井山的弱點」。(編輯室)

[主題有二]

今天聚集而來的共有伊田八段、平田七段、寺山四段等三人。我們請他們分別針對1.井山的評價、2.井山的弱點這兩個主題為重心來討論。

記者:
首先請大家談一下對井山七冠的評價。

伊田:
一進入頭銜挑戰賽,就會變得更強。

平田:
不過他本來就已經比伊田君強了。

伊田:
這我本來就知道(笑),但我有他在頭銜挑戰賽中失誤比較少的印象。

記者:
意思是在循環賽或是淘汰賽中比較容易贏他?

伊田:
嗯....也不能這樣說。

寺山:
今天就不要這些場面話了,大家都要說真話啊(笑)。不知道棋迷們的反應到底如何啊?好比說井山迷到底有多少?

記者: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井山太強的關係,多少是有些反井山派的棋迷存在。不過,井山迷本身遠要比反井山派多很多啦。

平田:
對井山先生來說,是非常不想輸給我們這些新秀棋士。不過,一旦我們自己要和他對戰,當然也會和他拼命到底。所以我的理想是他繼續衛冕七冠,然後由我們去打破其霸業的一角。但其實我早在十年前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已經是井山迷了。

寺山:
很喜歡他的棋的內容對吧。由於我常常擔任棋局記錄的工作,就看到過很多他令我感動的棋。聽他的局後檢討,也能學到很多東西。

記者:
不過,井山先生是那種會在局後檢討中老實說的人嗎?

寺山:
不是。

平田:
他會先測試看看負責記錄棋士與周圍解說者們的意見,倒是不太講自己的意見。

寺山:
基本上他就是先聽別人的意見,然後說句:「原來如此」。因此他不會說出太糟糕的意見。

記者:
這是顧慮到對手的面子嗎?那對上比他年輕的伊田先生時的局後檢討也是這樣嗎?

伊田:
其實他甚麼都不會跟我說喔。如果對手是像張栩老師這種型的話,就會爽爽快快地把想到的東西都說出來。山下(敬吾)老師的話,也會跟我說他的意見。(羽根)直樹老師也是。高尾老師的話,則是甚麼都不會講。雖然他也是我很喜歡的老師之一。

記者:
這樣說來,這次這樣的名人戰組合(井山對高尾),其局後檢討的內容不就不太能相信了嗎?

寺山:
的確很考驗觀戰記者的功力。

平田:
井山先生在下頭銜賽時,擔任「幽玄之間」的解說其實是件苦差事喔。因為他本人會仔細去看這些內容,所以千萬不能亂寫。

記者:
就是要把自己的想法藏起來,才能成為「勝負師」嗎?

伊田:
沒錯。不過在下十段挑戰賽時,多少有從他那裏學到一些東西。

記者:
那要怎樣具體表現他的棋力強大?

平田:
他的棋視野非常廣。普通人都會被過往的經驗所形成的既有觀念給束縛住,但他卻會有很多靈活巧妙的發想。這種情形在佈局階段非常顯著,中盤階段也可以看得到。

寺山:
他常常會下出那種我們當下沒想到,但事後都能非常認同的棋。不過,對局時太相信他的這種奇手也不太好就是了。

平田:
太過尊敬或崇拜他,就會輸給他了。

寺山:
我想聽聽實際跟他下過的人的意見(笑)。

伊田:
當他下出我意料之外的棋時,倒是沒有甚麼特別的感覺。畢竟我不會因為他下出讓我頭痛的棋,就不繼續下了。


[直指弱點]

記者:
那他有弱點嗎?

寺山:
當然不可能沒有弱點,畢竟沒有人是完美的。就算叫我來說,多少也能說出一些。

伊田:
就算是井山先生也是會有失誤的。不過,他的失誤通常不會造成致命的傷害。

寺山:
他戰略路線調整的功力非常高。

平田:
很多人都是根據棋的走勢來做判斷,因此一旦出現惡手,就容易陷入泥沼而無法自拔。但井山先生很少出現這種現象。

記者:
不一定要說棋局內容的弱點,說些體力上的問題也沒關係。

寺山:
我覺得他體力非常好!

平田:
畢竟那麼緊湊的對局行程他都能撐過來了。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