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99)


以下要說的事情或許多少在意義上有點不同,但以前我在擔任本因坊賽的觀戰記者時,記得曾
在趙治勳的對局中看到過除了盤上的變化圖、也就是該怎麼下才正確的細算外,還參雜了從別
的角度上思考出來的東西。舉個例子來說,在由趙治勳挑戰武宮正樹本因坊的第36期本因坊
挑戰賽第四局中,出現了侵入左上白棋大模樣的黑子,即將遭到武宮白棋吞沒的場面。

檢討室中非常興奮,並且開始反覆檢討這塊黑棋的死活,最後的結論是黑棋做活的話是趙治勳
獲勝,黑棋死調的話就是武宮獲勝。我就在這樣熱鬧的檢討室中一面聽著專家的討論、一面緊
張到雙手出汗般關心著棋局的進行。不過,局後在問到趙治勳的感想時,他卻回答:「我完全
沒去考慮要去活那一塊黑棋」。那麼,他在想些甚麼?

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

吳清源-江崎誠致(98)


其實芮女士的入門之事,實質上可以追溯到此刻的一年以上。當時吳九段正在構思「二十一世
紀之碁」,並且將相關的解說錄成錄影帶,而影片中擔任助講的就是芮女士。我想在那時這對
搭檔就已經結下無以相比、氣息相通的師徒關係了吧。

如前一章所述,當吳九段和我們這些文人棋友一起前往中國旅行時,就找了芮女士擔任助手,
在北京、成都、重慶、上海各地熱心地舉行了關於「二十一世紀之碁」的講解課程;包含中國
的職業棋士、業餘棋友在內,讓許多圍棋愛好者非常的感動。這些吳清源、芮迺偉的師徒搭檔
之圍棋傳道活動成果,想必將來一定會在甚麼地方顯現出來。

且不論「日本文化界圍棋代表團」的團員碁力如何,能夠見證到吳清源自己首度在中國解說
「二十一世紀之碁」的歷史時刻,以圍棋棋迷而言,可說是沒比這更加幸福的事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要具體說明一下吳清源講解的「二十一世紀之碁」的內容;可惜的是,
一介業餘臭棋如我實在辦不到。不過,如果先不管技術面的解說,單純持續探究吳清源長年研
究作業的足跡,就能從吳清源所說的字字句句中多少推敲出他想表達的精神內容與思想。特別
是當我們一起在中國旅行時,可以直接聆聽吳清源對中國大眾的「二十一世紀之碁」講解過
程,就已經足夠超越圍棋世界,而能強烈感受到宇宙真理的傳播。

吳清源認為圍棋是「六合」與「三維」的世界。所謂的六合,指的就是東西南北天地六個方向
所構成的宇宙。而三維則是具有縱、橫、高的空間,將其擴大的話,也就和六合是相通的。

不論是誰都知道,棋盤的交點共有三百六十一點,黑子與白子也就在棋盤上反覆爭奪這些點數
而進行攻防戰,所謂的圍棋就是這樣的遊戲。棋子的數目不會超過三百六十一個、也不能在上
下互相重疊。雖然棋子看起來是在平面上戰鬥,但棋形在棋盤上所顯現出來的樣子中卻隱含著
圍棋的真正型態,圍棋的真正本質,是無法單純從棋形的表面中看出來的。

圍棋的變化無限大,是誰都知道的事實。如果去思考無限這個詞的話,就會注意到不管在哪裡
都找不到平面性的無限這種東西。無限本身就是六合的世界、立體的宇宙。換句話說,在追求
圍棋世界的真理時,就等於是在探究宇宙的真理。吳清源所說的「二十一世界之碁」,就是嘗
試用這種廣闊的角度,來觀察圍棋的世界。

===



相關系列文章:

2018年4月23日 星期一

Clanowa Ka-ruku Orchestra介紹



同一種樂器演奏美妙和聲的單簧管重奏團

單簧管可說是在管弦樂團、管樂團或是遊行樂隊中都很活躍的一種樂器。如果單純使用單簧管的編制
來組成重奏團的話,會因為其具有深度且變化萬千的和聲效果所震驚。同樣的,單簧管重奏團
「Clanowa Ka-ruku Orchestra」的練習場地中也會傳出陣陣美妙的聲響。

這個重奏團是在1997年組成的。距今有超過二十年以上的歷史,現在的團員從十幾歲的青少年到
六十幾歲的伯伯共有48人。重奏團的成立原因,據說和2005年過世的管樂界巨星阿弗烈德.呂
德(Alfred Reed)先生有深刻的關係。身為樂團代表的福田豐先生說:

「以前有個由呂德先生指揮、名叫『音之輪』的業餘管樂團,而這個管樂團的單簧管聲部團員,就是
我們Clanowa Ka-ruku Orchestra主要的構成團員」。

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吳清源-江崎誠致(97)


3.六合的世界

平成5年(1993)12月7日,我們才剛從中國旅行回來沒多久,吳清源九段就決定要收
芮迺偉九段為他正式的入門弟子,而入門的儀式就在林海峰夫妻的見證下舉行。

我也受邀出席參加這個入門儀式。說是儀式其實也不誇張,因為芮女士的丈夫江鑄久先生、張
璇女士、牛力力女士等等、還有聚集了數位住在日本的中國棋士;但是不用說,主要還是芮女
士的親朋好友來確認這個入門過程的簡樸儀式。

地點在新宿一家名為「ef」、有點法國風格的餐廳,然後拜師的會場是設在開店前可以隱約
看到天花板鋼管的微暗燈光下、寬廣場地中隔開的一角。吳清源夫婦就坐在正面的椅子上,兩
側的紅色燭台上點著蠟燭燈火,椅子前方的地毯上則是鋪著圓坐墊,而芮女士就跪在坐墊上行
三拜之禮。雖然事前對於這樣的拜師之禮也沒有甚麼認識,但看到這樣完全無法預期的儀式,
我還是會緊張地屏息觀看。

中國是禮儀之邦,所以過去謁見皇帝時,就要行三跪九叩之禮。這種習慣雖然已經漸漸消失
了,但據說即便是現在,也還是有傳統家庭會要求用這種過去的傳統來向家中長輩打招呼。

我想這次的入門儀式,大概也是根據過去的經驗來籌備的,包含燭台的放法等等,都是林海峰
夫人親手決定的。至於入門的行禮次數,原本吳九段的意見是形式上一拜即可,但進言改三拜
會比較好的也是林夫人。在這個入門儀式中,吳九段與芮女士之間並沒有任何的語言交談,換
句話說,芮女士在完成一跪三拜的禮儀後,入門儀式就結束了。真的是非常簡單的儀式。

我在觀看這場入門儀式之間,腦海中浮現了空海過去前往大唐之日的光景。空海以留學僧的身
分入唐之時雖然才三十一歲,卻已經靠著自學寫出了「三教指歸」等著作,並且精通儒教、道
教,是位博學多聞的僧人。因為他也和來日的中國僧人交遊往來,所以也會說流利的中文。

在他入唐的隔年,與他生涯唯一的老師,青龍寺的惠果相識。看好空海的老僧惠果,在半年之
間,將自己參透的密教真義全部傳授給空海後圓寂了。而空海也遵照惠果的遺言指示,為了將
密教真義傳到日本去,立刻結束兩年的留學回去日本。

我之所以會想到這裡,就是在想當空海遇見惠果之際,是行怎樣形式的師徒之禮?因為惠果一
眼就看出了空海的資質,所以一定也不會辦那種誇張鋪張的入門儀式吧。換句話說,拜入惠果
門下的空海與拜入吳清源門下的芮迺偉的身影,就這樣超越了時空在我的心中重疊在了一起。

===



相關系列文章:

2018年4月21日 星期六

煩惱天國(55)


週刊碁2017年05/08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59

[請考慮一下貓咪的心情!]

Q:您好,我因為退休的關係,開始學習過去在職場並不太熟悉的圍棋八年了。不過因為我家來了隻
新的貓咪的關係,最近這兩年我幾乎都無法研究棋譜。直到現在我也還是沒辦法好好打譜,所以覺得
碰到瓶頸無法進步了。這是因為我只要一開始打譜,貓咪就會跑來搗亂。明明以前養的貓就完全不會
往棋盤這邊跑的說。但現在這隻,只要一開心就會往棋盤衝過來,然後我的棋子就變得亂七八糟了。
往往不得已,我就只好把棋具收起來了。如果我為了不讓牠進來打擾而把門堵起來的話,牠又會在門
邊叫個不停,讓我無法專心。甚至有的時候,我還會發現牠一早起來就打開棋罐在玩。所以我想請教
一下不知道有沒有甚麼可以讓我和貓咪都能滿足的好的打譜方法?

~岐阜縣 H.S 68歲 農業

2018年4月20日 星期五

單簧管調整解說(4)完


關於大修(Overhaul)

金澤:從工廠的角度來看,所謂的大修可能和一般客戶所想像的內容不太一樣。此外,根據每一位維
修技師的判斷,大修的內容也不太一樣。把樂器送回工廠的大修,會將所有的按鍵拆開來,墊子、按
鍵軟木、針狀彈簧、上下管接合軟木等等全部都會換新。按鍵的話也會重新拋光重鍍,泛音孔的金屬
環或鍵柱等等如果拆下的話,很容易就變鬆,所以基本上不會拆下來而維持現狀。只不過,視情況有
的時候還是會拆下來。其實最近會幫客戶電鍍按鍵的樂器店也越來越多了。不過,一般樂器按鍵電鍍
的厚度在鍍銀的狀況時是大約10~15um(0.01~0.015mm),但鍍金時就只有
3um(0.003mm)左右而已。(譯註:所以從鍍銀改鍍金時,鍵柱等就有可能會變鬆---
這也是我最近才知道的)。一般的首飾,是不會鍍到那麼厚的。

順便說一下,如果是德式單簧管要大修的話,因為按鍵的數量更多,所以價格就會更貴。

日谷:其實大修這個字眼非常的曖昧,就算不換墊子、只是做整體的維修也會被稱為大修;而就算沒
必要換的墊子也全部換新的維修,也被稱為大修。但我的工作室,則是持中間的態度,是要看對方主
要是以甚麼目標為主拿來大修來決定。但很多客戶對於大修的目標就是以更換墊子或零件為主吧?本
工作室平常也會做單純換墊子的工作,但意義是大不相同的。對我們而言,大修就是要讓樂器的狀況
回到最佳水準。因此,所有的音孔都有必要進行修正。音孔因為是木頭做成的,周圍的木紋就有可能
因為天氣的變化而膨脹或收縮,進而變形。所以我們就要全部重整這些音孔的形狀使之成為良好的狀
態。此外按鍵變鬆的地方,也會調緊。這樣的作業中因為修整音孔會修磨木頭,墊子也必然要跟著改
掉,所以墊子都必須換新。所以這不是要不要把換墊子當作主要目標,而是不換墊子就做不好大修。
只不過,如果考慮到預算的話,軟木的部分就是沒有必要,就不更換。

其實需要大修,就是樂器平常幾乎都沒有調整的關係。如果有進行定期的維修調整,就跟進行了局部
的大修一樣;需要一口氣大修的原因,就是完全沒有定期調整維修習慣造成的。如果有好好做好定期
的調整的話,幾乎是不需要大修這樣的維修工作的。

===


相關系列文章:

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

單簧管調整解說(3)


調整回來之後該做甚麼?

金澤:所有的樂器店、維修店理所當然地會將你的樂器做好萬全的調整,但拿到樂器後自己還是要試
著吹吹看,如果覺得有甚麼不順的地方的話,就還是不行的。按鍵變形的部分雖然維修技師會幫你喬
回來,但自己試吹後,就還是會覺得按鍵有高高低低遠遠近近的地方。如果就是在維修技師面前試吹
的話,就算是沒有性能上的問題,也要好好確認按鍵的觸感是否符合自己的手指力道。好比說右手小
指所控制的降A/降E這個按鍵,以前的樂器大都是把它的彈簧做的比較硬,於是在吹到比較快速的
樂句時,不稍微增加一下力道,手指就可能按不過去。案件太硬或太軟都不好,所以一定要仔細確
認。此外,試吹時如果是用平常常吹的樂句來確認的話,就可能會出現難以確認到的地方;所以也一
定要用平常自己不常使用的指法來確認看看有沒有甚麼問題。

日谷:我覺得如果放鬆吹大聲、然後以很快地把所有的按鍵按過地吹法來試吹的話,就可能會試不出
是好是壞。因為這樣吹會無法感受到每一個音的狀態,所以最好的試吹方式,還是慢慢地由上往下吹
半音階才對。這裡所謂上的意思,就是從上管的按鍵開始確認,此刻喉音的Sol與La這兩個按鍵
是蓋起來的,泛音鍵也不要打開。這時候的試吹就是要確認有沒有甚麼不順之處。現在市售的樂器大
多做的不錯,只要有調整好,幾乎是不會出現某一個音很難吹的狀況。突然覺得氣很難灌進去時,就
很有可能是哪裡出問題了;但如果調整之後,這個問題還是存在的話,就很有可能是環形鍵
(Ring Key)的高度沒有對好。環形鍵可說單簧管的獨特設計,這些環形鍵的高度調整是非
常精密微妙的。如果手指按柱這些環形鍵時,是用比較指尖的部分按壓(手指會比較直立),則環形
鍵不稍微調高一點,就會按不好。相反地,如果是比較習慣用指腹按壓環形鍵的人,環形鍵如果不調
得低些,也會按不緊。所以試吹時也一定要確認這些環形鍵是否真的符合自己的習慣。我在調整時,
因為會和客戶碰面,就會先檢查一些客戶到底是小孩?手比較小的女性?還是手指比較粗的男性。我
維修時,就會根據他們各自的手指特性來調整;如果這樣還是有覺得不順,就會實際再看一次客戶的
手指,確認他們是用甚麼方式按壓按鍵的。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