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盧蛇狂想


昨天看到去福岡玩的朋友貼出了去X蘭拉麵朝聖時拍的照片,裡面剛好有出現一碗白飯的價格,原來這在日本的標價是250yen,換算成台幣約是68元。

這時候就不禁聯想到台灣的X蘭拉麵的白飯一碗是賣58元耶,那其實它賣得比日本國內還便宜啊!

本盧又繼續聯想下去,那會不會有日本鄉民也發現這個事實,然後上網幹譙X蘭:

靠!國產的米飯竟然在國外賣的比國內還便宜,這樣叫我們怎麼支持X蘭下去?我也要改去台灣怒吃鬍X張!
 

*單純胡亂想想,其實我對X蘭沒有好惡。不會特別想去吃,也不排斥有人要請我吃(笑)

*每隔一陣子,就會有類似的國內售價比國外高的抱怨文出現,包含阿壽司、紅茶店、還有最新的某扶不起車廠(唉,也真是扶不起 XD)...都被唸過,但似乎從來沒看過深入分析其原因的文章,反正先罵就對了。
*上述類比的例子可能不太恰當,不過反正這年頭就流行這樣比喻,就容本盧也這樣狂想一下囉~

*股溝了一下,發覺對岸也很多產品是在當地賣得比米國貴(而且貴不少)。

*幾乎我知道的大部份電子產品、還有樂器,都是米國最便宜。不知道這些生產國的國民情何以堪?

*米國真是幸福的國家(原來這才是結論 XDDDD)
*總覺得這個問題的原因不會太單純,因為股溝不太到明確(或至少能說服我自己)的原因。

*跪求高手解析

2017年6月25日 星期日

煩惱天國(29)



週刊碁2016年12/05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38

[請好心包容棋士]

棋士們的綠洲

Q:我對圍棋棋士們包括私事在內很多的部分都很熟悉,唯有重要的圍棋本身卻完全不懂。所以我想請教一下未來我該怎樣面對圍棋棋士們會比較好?

~大阪府 天滿的義大利餐廳主廚

*編註:這位義大利餐廳主廚,是日本棋院關西總本部的棋士們常去用餐的餐廳員工。

A:您好像是在棋士們常去休息的店中上班對嗎?好羨慕喔。因為他們隨時可以去貴店安心用餐啊。那對我們棋士來說,就像是生命的泉源,就是我們的綠洲。

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73)



今天,圍棋界正迎向前所未有的隆盛景象。隨著業餘層面的增加與內容的向上,職業棋士中也是名手輩出,各種棋賽也向是遍地開花一般欣欣向榮。其中把所有的頭銜都贏過一遍、唯一達成過大滿貫紀錄(譯註:當時)的趙治勳,是這麼說他所敬愛的吳清源的:


(譯註:這差不多是趙大師最有名的談話之一了,網站或書籍中常常會出現這一句)

2017年6月23日 星期五

吳清源-江崎誠致(72)



說的再深入一點,這種對於棋理的想法,也可說是替圍棋開拓了一個新天地。所謂的棋理,就是在圍棋中找出符合道理的法則,符合棋理的就會佔上風,違反棋理的就會招來劣勢。如果用這樣的方式來解釋,利害得失與棋理就會形影不分的結合在一起。然而,所謂的調和,反而是和利害得失沒有關係,甚至應該是滅卻利害得失之後才會產生。這可說是完全不同次元的概念,但試著將這種思想放到圍棋中來思考,就會明白「違反棋理」與「打亂調和」並沒有不同。換句話說,在圍棋中棋理與調和是一體兩面的東西。或者可以說調和是棋理的核心。

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吳清源-江崎誠致(71)



再來,則是昭和時代。綜觀全圍棋史來看,此時代可稱為圍棋得第三隆盛期。雖說不同的時代無法一起比比較,但此時期不論質量都遠比前兩期有爆發性的成長,是毫無疑問的。換句話說這是棋史上最興盛的黃金時期,而探究其原動力,可說是站在與過去相比斷然成為最盛時期頂點的吳清源,你就能理解他在圍棋史上佔據了怎樣的地位了。

將吳清源的談話寫成文章、並且集結成「吳清源棋談」一書的川端康成,在書中記錄了吳清源的一句話:「與其說圍棋是競爭或是勝負,不如說是調和更為恰當」。

既然圍棋是講究調和,無理的下法就不會發生好效果。一顆一顆的棋石,並非是互相吃來吃去而死掉的東西;之所以會出現互相吃來吃去而死掉的狀況,就是因為有了無理的下法而產生的現象。如果黑白雙方都保持著調和走下去,就會是先下的一方優勢,只要途中不貪心、不下不合理的手段,最後一定會是黑棋贏個幾目。也是這樣,圍棋的本質與其說是戰鬥,更應該說成是一種自然現象;然而期待完美卻做不到的人類,總是會在甚麼地方打亂調和,讓形勢發生動盪。也因此,就變成未必是黑棋會贏個幾目,也才讓這樣的結果被冠上勝負之名。

2017年6月21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70)



道悅在推薦道策為名人碁所的請願書中,寫出了從寬文到延寶年間,道策對上安井一門的戰績:

  • 對算哲從被讓先、每多贏六盤改局差半子開始下,結果多贏24盤、改了四次局差,現在讓算哲先。
  • 對知哲從被讓先、每多贏六盤改局差半子開始下,結果多贏30盤、改了五次局差。讓二子後又下了26盤,現在是道策多輸一盤。
  • 對春知從讓先二開始下、多勝六盤而改讓二子。然後又多輸六盤,而改回先二,先二又下了17盤,現在是道策多贏兩盤。

2017年6月20日 星期二

吳清源-江崎誠致(69)



就在明治維新的動亂期結束後,新的時代到來,棋界也想推起復興的氣象,所以為了宣傳棋士的理想形象,秀策就成了代表性的人物。透過建立紀念碑與出版棋譜集等行動來美化秀策的生涯事蹟,甚至到了幫他加上了碁聖的名號。

然而就棋士的綜合得分而言,三十三歲就夭折的秀策,實在很難說是超越越到晚年棋力越增,而能和赤星因徹下出壯烈爭棋等,留下許多名勝負棋局,因而登上名人碁所寶座的丈和。而且就算不論丈和,幕府末期到明治年間也還是有類似秀和、秀甫、秀榮等毫不遜色的名棋士輩出。因此單獨把秀策放在這樣絕世高度的位置上,不能不看成是一種有疑問的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