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0日 星期日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31)


第二代樂長 賽列尼克(Adolphe Valentin Sellenick,任期1873~1884)

賽列尼克是1826年9月3日出生於法國西南部吉倫特省的利布爾訥市(Libourne)。父親是當時駐紮於當地的騎馬獵兵第一連隊鼓號樂隊的隊長,但後來該連隊後來返回到原本的駐紮地斯特拉斯堡,所以小賽列尼克(阿道夫)就跟著進入當地的小學念書。阿道夫是個很有天分的小孩,所以很快就開始引人注目,於是在13歲時進入了斯特拉斯堡市立音樂學院學習小提琴。後來在1844年,他在當地聽到了著名的短號演奏家安邦(Jean-Baptiste Arban)演奏而深受感動,自己下定決心也要成為一位短號演奏家而開始學習短號,並且在斯特拉斯堡音樂院以短號第一獎畢業。畢業之後成為了該市劇院的第一部短號演奏團員(兼第一部小提琴演奏團員)。同時他拜師作曲家埃爾泰,開始學習和聲學。就在該樂團的指揮亞藍傑被聘任為巴黎歌劇院的指揮時,亞藍傑很看好阿道夫,認為他是很有潛力的藝術家,於是推薦他繼任為斯特拉斯堡劇院樂團的指揮。而賽列尼克也就在1850年成為了斯特拉斯堡劇院樂團的指揮。不過,就在他成為軍樂隊樂長的同時,他辭去了劇院樂團指揮的工作,在1854年10月7日被任命為帝國禁衛隊第二選拔步兵連軍樂隊隊長。

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28)



譯自:週刊碁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

解讀AlphaGo File28

嚴厲的深入侵襲~展現大膽的交換手法
令人大開眼界的明快作風

以世界頂尖級為對手創下六十連勝的圍棋AI「Master」,不是我要自誇,其思考方式與棋路怎麼看都和我很相近。之所以會這麼說,因為他下的每一手棋,都讓我非常認同的關係。

只不過,短短20秒或30秒就能走到那樣的程度、可以做出那樣精彩的決斷,也還是讓我有些驚訝。這次就想請大家看一下這樣的場面。

2017年12月8日 星期五

煩惱天國(38)


週刊碁2017年2/13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47

[只要能和圍棋在一起,就會永遠覺得很幸福]

Q1:我超愛橘子和南瓜的,所以手就看起來黃黃的。我媽就跟我說再這樣吃下去,就會全身都變黃起來。

吃飯的時候,我也都是只吃小菜。長大以後會不會吃的比較均衡一點啊?

~靜岡縣 K.H 6歲

A1:謝謝你來找我商量。我真的好高興。不知道你今天是不是也吃了很多橘子與南瓜啊?我也好想吃啊(笑)。

你媽媽之所以會警告你「全身會變黃」,其實希望你其他的東西也能多吃一點啊。你問我為什麼會知道?因為父母都會有希望你長的健健康康的願望。你媽媽是不是很好心?所以我說K小弟啊,你真是非常幸福喔。

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輕快的協助觀戰「漢」鍵(1)


譯自週刊碁 2017年2月13日號

輕快的協助觀戰「漢」鍵 (4)

*日語的「漢」(Kan)剛好與「關鍵」(Kandokoro)同音,這裡是日語的雙關語,中文暫時想不到適合的對應,先這樣將就對付。

講師:林漢傑七段

是否會太早進三三?探究此一決斷之真義

M記者:漢傑老師曾經說過今年的目標之一是要升上「抱石(譯註:Bouldering,攀岩活動的一種,差別在於抱石不使用繩索等任何輔助工具)」初段(譯註:在日本的抱石活動中也的確設有段級位的難易度分別,最低8級、最高6段),請問您開始這樣活動有多久了?

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春秋子觀戰余話(10)


譯自週刊碁2017年2月13日號

春秋子觀戰余話(98)

相當親切的導師

我出席了藤澤里菜的女流本因坊的就位典禮,真是非常棒的一場宴會。除了高尾紳路名人(當時)的溫暖祝賀之外,最重要的還是藤澤里菜小姐本人的和服打扮是令人驚豔的美麗。

我在會場上想找找看尊翁藤澤一就八段的身影,卻發現他一個躲在最後面。其實我跟藤澤一家三代秀行、一就、里菜都有很深的交情,尤其對我最親切的秀行老師三不五時就會打電話給我。而且都是一大早的長時間電話。往往一打來突然就問:「馬克思的資本論到在講些啥啊?」,也實在很令人手忙腳亂啊。

雖然不像秀行老師那麼常打電話,但藤澤一就先生也會在電話中跟我聊聊。大約是三年前吧,他以很興奮的口吻打給我說:「託您的福,里菜最後贏下來啦」。那正是里菜小姐第一次獲得女流本因坊頭銜之時。可以聽得出來他是高興的不得了。曾有某棋士評里菜小姐是「藤澤化身的怪物」,聽了頗有原來如此的感覺。所以雖然當時她是第一次獲得頭銜,但我卻不怎麼驚訝,但身為父親的一就先生可就另當別論了。

然後兩年前,我也接到了一就先生的興奮電話,這是「本木(克彌)打入本因坊循環圈了」的報告。這通電話我就稍稍有點吃驚了。因為本木先生從來都未打入過棋賽的本戰,沒想到一下子就打入了本因坊循環圈。而且最後還有一爭挑戰者的機會,身為他的老師應該也是非常高興吧。其實藤澤一就門下也是人才濟濟,徒弟之多可說是壓倒性的數字呢。上從本木七段、下至當院生的少男少女,甚至還有六歲就想當職業棋士的小朋友,他都要一一照顧,可說是異常忙碌。畢竟這是他也繼承了鍛鍊出年輕新秀的秀行老師的血脈的關係吧。

===



相關系列文章:

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13)


從7圖可以看出,阿發夠是不會乖乖把征子提吃掉的棋風。要舉例的話,我首先想到就是Master時期所下的這手黑4。這個地方以前人類都是空心提掉的。現在人類也常下在A飛,但黑4卻是遠比A位有更飛躍的感覺。

7圖


7圖的黑A,因為有讓白B大飛侵入的弱點,等於是在圍袖空。但在此圖的局面下,右邊與下邊都很寬廣,上邊白棋也很薄弱,所以黑4指向更寬廣的方向是一手非常讓人贊同的棋。

在這樣的條件下,我的理解是不提取征子而走拓寬局面的下法會更有力。但阿發夠對柯潔之戰這樣不提取征子的下法,就不符合這樣的解釋。不知道是我的理解哪裡出了問題?抑或是5圖白▲這手棋單純只是阿發夠的一種「趣向」?這只有打開這兩種種計算資料來比較,才能完全明白了吧?

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12)


接著樊麾就順勢(?)又在3圖中多透露了ㄧ些關於此著的情報。原來阿發夠認為黑棋不該下A位,而是應該在1位跳比較好,接著又說白棋馬上於2位碰是阿發夠評價最好的一手棋。

3圖 

黑1這手棋可以呼應右上黑陣,帶給白棋空間上的壓力。在這個時間點下,白棋則是想瞄準下邊黑棋進攻,所以才故意於2碰問黑應手,可說是展示出來的瞬間就讓人恍然大悟的一手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