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7日 星期五

許家元選譜


第65期NHK杯第二輪

黑 許家元四段(貼六目半) 白 高尾紳路名人(當時)
2017年8月13日播出

第一譜(1~118) 壓倒性的構想

2018年8月16日 星期四

煩惱天國(68)


週刊碁2017年08/21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74

[驚人的溫馨體驗]

Q:因為我家附近的JR車站週邊進行都更,原本在那裏的棋社就此消滅了;不過我卻因為加入了地
區性的公民會館中的圍棋社團,而認識了新的棋友。社團成員中,有位棋力相當高強的人,而這位高
手不論輸贏,總是非常有禮貌地陪同局後檢討,真是讓人非常高興。只不過,他有個很怪癖,就是不
管用甚麼形式指出甚麼地方應該要重新擺過棋子來檢討,他都會開始沉思。但這位高手在拼命思考
時,竟然會無意識地開始挖鼻孔。然後他又用挖過鼻孔的手拿起棋子來下,就會讓我覺得棋子上可能
沾著他的鼻屎,而覺得很噁心。趙老師的對局經驗非常豐富,一定也遇過具有相當怪癖的對手吧?遇
到這種狀況時,您會怎麼應對呢?如果能參照老師的經驗來解決我的困擾就太好了。就請老師多多幫
忙了。

~福岡縣 H.S 66歲

2018年8月15日 星期三

春秋子觀戰余話(28)


譯自週刊碁2017年08月28日號

春秋子觀戰余話(118)

對老師僅此一次的No

這麼多年來,我也看過各式各樣的師徒關係了。其中雖說不是沒有那種斷絕師徒關係的案例,但大半
都是令人稱羨的師徒關係。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恐怕就是石井邦生/井山裕太師徒兩人了吧。他們
師徒之間的對局多達千局以上的事蹟也非常有名。簡直是要下就隨時就下了。即便如此,身為老師的
從來也不會說:「是我讓井山變強的」這種話。像這種師徒關係的案例,除此以外,我可就沒聽說過
了。

就在不久前,我從石井九段那裏聽來了一段佳話:「井山倒是曾經拒絕過一次我的請求」。這事發生
在八年前,也就是井山先生以二十歲之齡當上名人的隔年,有業界人士透過石井九段來拜託井山先生
來幫職棒球賽開球。

因為石井九段覺得這是替圍棋宣傳的好機會,所以馬上就答應了。畢竟他也知道井山九段非常喜歡棒
球。他在念小學之前,曾參加過讀賣電視台舉辦的單局分輸贏的迷你圍棋賽(九路盤),結果連勝五
台而獲得表揚。當時擔任主持的佃亞紀子五段問他:「長大之後想當甚麼?」,而他回答的是:「棒
球選手」,可見他有多愛棒球了。其實就算是現在,他也還是Ichiro選手的球迷。

也是這樣,石井九段馬上就告訴了井山先生這件事。結果井山先生回答:「請讓我考慮兩三天」。

兩、三天之後,井山先生回答:「這次是否可以讓我回絕這個邀約?」。這就是至今為止,井山先生
唯一一次對石井九段說No的紀錄。但石井九段也對井山先生的決斷感到相當佩服:

「仔細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之事。當時,井山忙到不行,甚麼時候都可能有比賽進來要下。所以他
回答No這個答案,甚至棋院方面還得要感謝他呢」。

不過哩,希望下次再有開球的邀約時,井山先生能夠答應啊!

===


相關系列文章:

2018年8月14日 星期二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54)


譯自:週刊碁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

解讀AlphaGo File54

視情況攻擊厚壁~千萬不可扳粘

「早期進三三」就是阿發夠所下出的代表性手法。本篇開始,就要來說明其基本的構想。正是因為這
是嶄新的手法,所以弄懂其「精神」更加重要。

主題圖白8,就是早期進三三的手法。其中的黑11改下在13位是主流,但除此以外,也有下在A
長的手法,這些都留待後續其他篇再來談。

2018年8月13日 星期一

煩惱天國(67)


週刊碁2017年08/14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73

[請和男主角比看看]

Q:以前在你摳你摳超會議上看到您和加藤一二三九段(將棋棋士)的脫口秀,才發覺趙老師您有當
藝人的本質。因此將來請您務必要和加藤九段進行正式的對談。我太太非常喜歡看連續劇,不久之前
她才在看「午後人妻(昼顔)」這部連續劇。這部戲雖說是在談外遇的故事,但她看了以後自己並沒
有甚麼問題,但她畢竟還是那種很容易受到戲劇影響的人,反倒陷入了我在搞外遇的錯覺之中,動不
動心情就會變差。其實我是在自己家中上班,萬一老婆心情不好,我就非常難做事。不知道趙老師有
沒有甚麼辦法?

~琦玉縣 W.Y 34歲 自營業

2018年8月12日 星期日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53)


譯自:週刊碁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

解讀AlphaGo File53

進攻星位的新選擇~阿發夠式「早期進三三」

解讀新手法

從這篇開始,預計花個幾篇來討論阿發夠問世的新手法「早期進三三」。

主題圖這個白6,在這麼早的階段就單獨進三三的手法,就是我想探討的主題。對阿發夠自身來說,
這並不是甚麼稀奇的下法,因為在阿發夠自我對戰的五十局棋譜中,這個早期進三三棋時是頻頻出現
的。

這一招,在職業棋士間,也有我才不下或根本不想下的異議出現。不過,覺得這樣下不也很有趣嗎?
特別是新秀棋士們,是馬上就在實戰之中嘗試。且不論贊否兩極化的問題,至少這是將會持續無法避
免看到的手法。所以在這裡,我也想用我的想法來說說私見。

2018年8月11日 星期六

自由作家的圍棋之路(4)


(4)請到新「圍棋太郎」來玩

文:古田久仁子(自由作家)

六年前,因為「棋社偵探」而去採訪過的「圍棋太郎」,是一間給人有家庭氣氛的棋社。

友人志穗,就跑去直接跟原來的棋社老闆談判,希望能在這家棋社打工。結果,她就以打工店長的形
式開始在這間棋社一週上兩天班。雖然遲了一年半,但我後來也以一週一次的頻率加入這間棋社當起
打工店長。

過了幾年之後,又是我們偉大的志穗放出了炸彈式的發言:「請讓我當老闆來繼承圍棋太郎這間棋
社」。但其實就在那不久之前,原本的老闆就有考慮過要把棋社收起來了,而讓她有了要靠自己來守
護「圍棋太郎」的覺悟。

就在久仁我跟她說「讓我給你一些忠告吧?」時,沒想到志穗卻回我:「如果是以我喜歡的圍棋為職
業,就算死也無憾」。如果她都說成這樣了,那做為朋友的我也只能支持她下去了。就這樣,新「圍
棋太郎」就在2015年4月正式開張。

從此之後志穗每天雖然忙的要死,卻總是笑容滿面。而她也以「令人沉迷的女店長」的模樣開始走跳
江湖。至於久仁還是照樣當我的打工店長,不過我還是會和她一起策畫夏冬兩季舉辦的棋社圍棋比賽
或外宿集訓等活動。除此以外,我們一年還會辦好幾次的13路圍棋比賽或是配對賽等特殊性比賽。

到了今天,我們更進一步和附近的將棋沙龍共同結盟舉辦「圍棋將棋對抗賽」,結果也非常盛大熱
鬧。

而我們對於「圍棋太郎」最感到自豪的,還是讓棋友們願意捧場。平常他們在我們店內總是開著活潑
詼諧的玩笑,但一旦有事,這些常客也都會有兩肋插刀的決心。也拜他們所賜,志穗與久仁才能一直
到現在每天都過著充實的圍棋生活。

最後,還是要打一下廣告,想要確認一下我們到底是不是具有正牌業餘初段實力的話,請立刻跳上京
濱急行列車,來我們「圍棋太郎」玩吧。

(完)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