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87)


芮女士這次算是以吳九段祕書身分來同行,所以對我們來說,總覺得此行能讓她輕鬆地和舊友知交重逢就好了,但中國方面並不是這麼想,畢竟這是世界最強女子棋士睽違許久的回國。充滿上進心的年輕人們,當然是握拳擦掌期待與她對局。

而且這還是一對五的指導棋,而芮女士看起來也像是要認真擊敗他們的樣子。因此圍觀的人可是將對局處圍了好幾層,可說是人山人海。結束之後,芮女士幾乎是以憔悴的表情從觀戰群眾重圍之中逃了出來。直到跟我們會合後,才鬆了一口氣說:

「好累喔」。

這是我們第一次聽到豪氣萬千的芮女士說出這樣的話,而這句嘆息中卻也包含著滿心的感慨吧。

2017年11月17日 星期五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29)



在禁衛軍管樂團在1984年前往日本巡迴之中新任命的副樂長吉爾貝(Andre Guilbert),則是在隔年1985年5月代替布堤樂長前往法國北部的庫里埃爾市巡迴演出,並且和當地的「尤尼翁.馮.拉.佛爾斯」管樂團一起參加於當地拉布雷體育館舉行的該團創立150週年的大型慶祝音樂會,當時吉爾貝所指揮的曲目如下所示:

  • 鮑羅定/布堤編曲:韃靼舞曲
  • 托瑪西(Henri Tomasi)/薩克斯風敘事曲(Ballade pour Saxophone et Orchestre),薩克斯風獨奏:布恩(Andre Beun)
  •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西班牙隨想曲
  • 韋伯/宣敘調與波蘭舞曲~選自第二號單簧管協奏曲,單簧管獨奏:寇斯塔西尼(Robert Costarini)
  • 蓋西文/波吉與貝斯組曲

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10)


[人類的圍棋並不是只有「強大」而已]

與其讓GoTrend變得更強,我們最重要的目標還是先確立自己的技術,也因此在大約三年前建立了這個團隊。現在的圍棋AI都是以變得更強為目標,展開了非常激烈的開發競爭,但我們覺得除此以外,應該還有更多可以做的事情。

變強是非常容易讓人明白,所以也容易成為大家的目標;不過這種強大還是需要很多「弱小」存在來支撐才行吧。從人類全體來看,強大的人僅有少數,一定會有更多更弱小的人存在。也因此如果AI想要和人類共存的話,去理解人類的弱小也是不可或缺的課題,這是絕對不會錯的。

好比說,如果要讓AI去指導圍棋的話,就必須要知道人類哪個地方比較弱才對。其實原本圍棋這種遊戲,也沒有人知道一直都下出正確的著手的棋是不是就比較好玩。會亂下搞錯棋而一面大笑一面後悔,才是人類吧。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9)


[令人期待的韓國「石之風」]

阿發夠預定在今年中再公開新的內容(截稿後,阿發夠零出現了)。如果公布的內容包含了使圍棋AI變強的技術,那麼一定會給予目前三強(絕藝、DZG、CGI)之外的軟體迎頭趕上的機會。

首先值得注意的,則是韓國的「石之風(DolBaram)」。作者林在范先生是看到了2012年店長對上武宮老師的四子局而深受感動,立志開發圍棋軟體。雖然它是起步比較晚的軟體,但也曾在2015年拿下過UEC杯的亞軍,讓大家看到了這個程式具有追上領先群的氣勢。現在它的棋力大約與領先群相差一先或二子吧。這個程式雖然是比較晚導入深度學習,但目前卻是代表韓國的軟體,而深受韓國各界支持而備受期待。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8)


[CGI一躍至頂尖集團]

其他值得特書一筆的,則是獲得亞軍、來自台灣的CGI。它在第一天的預賽中連續擊敗了絕藝、DZG兩強,竟然以全勝的姿態獲得預賽第一名。雖說是預賽,AI也沒有必要保留實力,所以它有這樣的成績,真的是讓大家嚇了一大跳。就算是和DZG進行冠軍決戰時,也一時站在明顯的優勢地位,遠遠超過預期以外的大活躍。

CGI的厲害之處,就是它和絕藝或DZG不一樣,迄今為止幾乎完全沒有借用企業的力量。CGI是台灣交通大學的吳毅成教授研究室所開發出來的AI。完全就是教授與幾位研究生腳踏實地做出來的。由於它非常早開始導入深度學習的程式,可說是新世代圍棋AI中最值得期待的軟體之一,不過在四月的UEC杯中卻沒有打入前四強。

2017年11月13日 星期一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7)


第三回 人類的興趣並不只是比誰強而已

第一屆世界電腦圍棋公開賽在今年8月於中國內蒙古鄂爾多斯市舉行,總共聚集了各國12個程式,進行彼此間的激烈競爭。雖然阿發夠已經發表了退休宣言,但還是有新的圍棋AI比賽創立,所以大家對於世界各地的圍棋AI的興趣一點也未消退。

這個比賽的冠軍大熱門是中國騰訊集團所開發的「絕藝」。這是一套開發開始到現在才不過一年半的新軟體,但卻在今年3月的UEC杯擊敗了日本的DeepZenGo(以下簡稱DZG),拿到了冠軍。

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開箱文(48)


之前買的改良貝姆式降E調單簧管(Reform Boehm Eb Clarinet)中,雖然附有原廠U社製造的德式降E調吹嘴,但因為這顆吹嘴光用肉眼看就是知道年事已高,所以想買一顆新的德式吹嘴試試看會不會更好吹、音準更準確一些。

不過,降E調吹嘴本來就是冷門產品,以國內而言,除了V牌的B44或B40以外,幾乎是買不到其它型號或是其他廠牌的東西(雖說V牌的B44就很好吹了);更不用說是德式的降E調吹嘴,更是冷門中的冷門。我首先上了阿罵爽日本與米國版,兩站都完全找不到任何的德式吹嘴(連降B調都沒有)。然後上了米國和日本幾個比較專業的樂器網站,也最多只有德式的降B調吹嘴,沒有德式的降E調吹嘴。不得已,尋求當時正準備回台擺攤(大誤)的旅美快遞專家的協助,找找看有無管道,結果也是沒有。

當然,我知道在國內還算風評不錯的玩尼克(PlayNick)牌有德式的降E調吹嘴,事實上我自己才剛買了一個它們家出的法式降E調吹嘴(雖然還沒寫開箱文),但其實有一點點小失望,所以不是很想直接上玩尼克牌的網站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