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日 星期日

麥可.雷蒙九段自述(4)


(4)日本的棋士不論是棋風或年代上都是濟濟多士

日本圍棋是在江戶時代持續研究發展,而建立起現在這樣的風格。其中本因坊道策的棋完成度就非常高,完全不輸給現代棋。那時的棋甚至是太過優異,直到現在也常常會有模仿其中手法的情形出現,反而讓人覺得中間有出現過低迷的時期呢。

至於中國或韓國因為歷史的關係而導致圍棋的發展一度中斷,現在好像就是歸零重新發展出來的樣子。也是因為沒有既有的成見,所以會毫不猶豫地創造出新的手法。這可能就是兩國棋力能到大躍進的背後關鍵吧。

他們會在佈局或序盤階段持續研究而累積出很多新理論,然後在實戰中徹底嘗試以獲得結論。這在短時限的對局中非常有效,成為他們在一決勝負時的強力夥伴。

只不過,我覺得圍棋是比我們想像的更加深奧。日本圍棋是花費某種程度時間來下的。這種作法是深入理解平日的學習方法並解將之融入腦海之中。由於圍棋中有還無法理論化、無法意識出來的感覺世界,這個部分是沒有深厚的經驗學不來的。這個部分就只能靠年歲增長累積出來了。

中國或韓國的新秀是猛烈性的強大,因為他們費盡心力去研究最新型的下法,讓前輩們無法招架。但也是這樣,由於馬上又會有新的變化出現,如果沒有再徹底研究過的話就會根本上。而且又會被下一代的新秀在研究量上超前,所以很難維持住在頂尖領先群的地位。

在日本,新秀固然很強,但資深老將也不會輕易消失。所以說日本的圍棋是在棋風或年代上都是濟濟多士的狀態,不覺得這樣很有魅力嗎?

(完)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