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春秋子觀戰余話(7)



譯自週刊碁2017年1月16日號

春秋子觀戰余話(95)

為了成為職業棋士的全力疾奔

這是昭和四十年代初(1960年代後半)的事,換句話說距今也有五十年了。當時的日本棋院位於距離品川車站一千多公尺外的港區芝高輪町,就在因為四十七烈士殺入報仇事件(譯註:就是忠臣藏的故事)著名的泉岳寺的南邊。從品川車站開始用普通的走法走過去的話,大約要十五分鐘吧?如果是由徒弟牽著慢慢走過去的木谷實老師的話,就會花個30分鐘慢慢走到吧。

不過,要是面臨對局即將開始快要遲到的場合,可就不能這樣悠閒地走。特別對於要去下大手合參加預選(這時當時對晉段賽的稱呼)的院生來說,還有只要遲到一秒就會立刻被判為不戰敗的嚴格規定,就更不能慢慢走了。

其中,梅木英九段前去挑戰大手合參加預選的故事最為有趣。當梅木少年下了品川站看看手錶時,離對局開始只剩三分半鐘了。基本上這是遲到定了,普通人的話肯定會乾脆放棄了。這是因為要在三分半鐘之內趕到日本棋院,除非具有參加奧運中距離賽跑選手的程度,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但梅木少年並未放棄,而是立刻勇猛向前狂奔。因為梅木少年可是大田區中學生百米賽跑紀錄的保持人,此一紀錄長達數十年仍未被打破,這種奔跑力正是他值得自豪之處。不過跑得再怎麼快,也不能和卡車拼命。無論如何,還是得穿越第一京濱國道的紅綠燈。

即便如此,他還是用可能會讓卡爾.路易士(前世界百米紀錄保持人)、尤賽恩.博爾特(Usain Bolt,也是世界百米紀錄保持人)吃驚的速度持續狂奔。幾乎在無法喘氣的狀態下到達日本棋院,又用宛如脫兔的速度衝上二樓的樓梯。然而就在登上二樓的瞬間,他卻突然砰的一聲倒下,也許是力氣用盡了吧?不過,好在老天爺並未捨棄他。他簡直是用爬著到達對局席上的同時,對局開始的鈴聲也剛好響起。可說是驚險滑壘成功。看來,要成為職業棋士,就是突破這麼恐怖的試煉吧。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