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0日 星期二

[巨人]吳清源(01)

譯自三好徹[五位棋士]一書

===


 [巨人]                 吳清源


[1]


我第一次見到吳清源這位人物的情景,至今也還記得很清楚。那時是昭和三十六年(1961年)一月中,場所則是在紀尾町的F旅館(譯註:福田家)二樓最裡面的房間。

吳清源的大名,對於愛好圍棋的人來說,就像富士山一樣,是無可相比的高峰,也是神祕的存在。至少,在我的觀念中正是如此。

這一天,舉行的是讀賣新聞主辦的日本最強決定戰的最終局(譯註:此時下的是第三屆),而吳的對手是坂田榮男。從房間的入口看過去,坂田在右邊、吳則是佔了左邊的席位,兩人隔著棋盤相對著。


剃著和尚頭的吳,身上披著毛線編織的上衣,使其秀麗的側臉龐泛紅起來。由於暖爐烘烤著房間,對我來說,已經讓我覺得有點悶熱,但吳似乎很怕冷,在膝蓋上也蓋著毛毯。

經過一會兒後,吳嘆了一句:「搞不懂」,一面搖著頭。

就是這句話,讓我有點驚訝。

說搞不懂,這句話絕對是沒有錯的,但是發音的音調卻非常奇怪。

其中「搞」的音非常低,接著的「不」卻是異樣的高八度發音,然後「懂」又再回到了低音。(譯註:原文是わからん,剛好是三個音節,這裡用中文的三個字來對應這三個音節)

如果我的記憶正確的話,吳是昭和三年(1928年)來到日本的,至今已經三十幾年了。生活了三十年,照理說應該是能把該國的語言說得非常流利才對吧。更何況吳來到日本時,才虛歲十五歲而已。如果是成人後才來,要把外國話講好可能會有點困難,但對於十幾歲的人來說,理論上是很容易學會的。

那為何他的發音會變成這樣?讓我覺得很奇怪。

就這樣一直看下去,吳又再度嘆了一次:

「搞↓不↑懂↓」

然而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心中已作出決定,他用纖細優雅的手指夾起了黑棋,重重地下在棋盤上。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職業棋士對局的樣子。常常有人這樣說,如果在棋士們長考時去看棋的話,常常會看了一個小時也看不到他們下一手棋。而且一個小時還算是好的,專家棋士的長考,超過兩小時、三小時的例子也是所在多有。

我對於能夠在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內就看到落子的狀況感到非常滿足,於是就先從對局室中出來了。

當時,我就在讀賣新聞當記者。不過負責報導圍棋、將棋的,卻是文化部。而我雖然是部屬在完全不相干的單位中,但卻因為常常參加報社內的圍棋、將棋比賽,而有機會認識了負責撰寫觀戰記的記者覆面子先生,也才有這個緣分來參觀這場對局。

我走出對局室後,來到了休息室。在這間房間中,是以接受解說工作的棋士為中心,聚集了很多熱心研究的年輕棋士。然後,對於這場吳-坂田之戰更是反覆地仔細研究。他們對於現在下的棋是好是壞,毫不客氣地加以批評;或者是預期下一著會下在哪裡。


[巨人]吳清源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