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7日 星期四

完治

是的,我完治了~我的感冒好了。


這幾年來,吐奶大輸好像越來越容易感冒,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晉升歐吉桑的行列而抵抗力變差?還是因為有債權人在努力傳染病毒,而比較容易「中標」?雖說好漢不提當年勇,但以前的吐奶大輸,一年了不起就一次或兩次感冒而已;但如果沒記錯的話,去年大約就有三、四次。


總之,上個禮拜三,我感冒了。這次我很確信,「犯人」應該是兩位債權人之一(一如慣例,他倆只要一人生病,另外一位就會很快跟進),因為在更幾天,他們感冒了。


我自己發病的現場是在紅茶店內,一開始的症狀是喉嚨痛。而本人對付感冒的手段向來就是「無心」,既不大驚小怪、呼天搶地說我感冒快要死掉了,也不去醫院報到,就是默默地不理會,繼續打工,了不起就是多喝一點開水。然後當天晚上也依慣例騎著我的鐵馬,沿著景美溪右岸回家。不知道是不是運動完流了汗身心舒暢,回到家後竟然覺得好了一點,喉嚨不痛了-→
這就叫運動治百病?


隔天繼續去店裡報到打工。大概是因為密閉空間的關係,病情又有些變化,出現流鼻水的症狀。這一天,因為要去幫忙「出差」,所以特別請假去排練,一路上又是騎著鐵馬東奔西跑,再度覺得身心舒暢,再加上吹了兩個多小時的樂器,鼻水「貢貢勞」的病狀竟然稍微被壓了下去,身邊周圍的人完全沒發覺我正在感冒→這就叫練樂器強身?


不過再隔一天,還是得去店裡打工,而且流鼻涕這件事畢竟是比較麻煩,這一天就是維持在拼命擤鼻涕、拼命喝水的無限迴圈中。


到了禮拜六,正式去「出差」演出。大概又是因為有在吹樂器,讓呼吸順暢,所以流鼻水的問題又神奇地被控制住,整場演出中既沒流鼻涕、也沒咳嗽(完全找不到放炮的藉口XD),就這樣無事下莊。演出後,會場有招待豐盛的歐式自助餐。我一面吃著大餐、一面和演出的朋友們閒聊,然後早早回家睡覺休息,病情似乎又有些好轉→這一定叫吃大餐治百病休息室治感冒的良方了。


隔天禮拜天,除了還有點流鼻涕外,簡直沒有任何不適。於是當天晚上的某校友團的本年度首次練習,就乾脆連口罩也不戴了。當然,現場也沒有任何人知道我感冒(我變成了潛伏殺手)。


到了本週的憂鬱禮拜一,一起打工的打工仔,驚覺我已經沒有任何感冒症狀,已經提前幫我宣布「當選」(誤)→恢復健康(正)了。不過,我自己知道,還有一點痰在作怪,所以不敢正式公告治好。


就這樣,直到今天,已經完全沒有痰、鼻水、也完全不咳嗽(本次感冒,很神奇的是幾乎從頭到尾都沒有咳嗽),我才敢在這裡宣告完治。


在這裡,除了墊一下檔外,我只是要再度證明一下,感冒不需要看醫生,只要多喝水、多運動、多休息、多練樂器(?),自然就會好。特此為文,給大家參考。

PS:幾乎同一時間,上樣也一起感冒,但卻有去看醫生當要罐子,剛好成為本大輸的對照組。結果也是差不多同一天好。由於沒有比上樣快好,算是美中不足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