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8日 星期五

NSO專訪

譯自:Windo-i雜誌第四期

世界首創~沒有弦樂器的管弦樂團在日本誕生

NSO(Non Strings Orchestra)專訪


[前言]

說到管弦樂團,當然應該要有弦樂器。不過,顛覆這個概念的管弦樂團在今年(2014年)誕生了。這個管弦樂團的團名就叫Non Strings Orchestra(以下簡稱NSO)---也就是「沒有弦樂器的管弦樂團」。創立這個樂團的是單簧管演奏家也是主持東京賽雷諾單簧管合奏團(Tokyo Sereno Clarinet Orchestra)等室內樂團的藤井一男先生。NSO的首次公演將於2014年11月於大阪舉行。那麼NSO到底是個怎樣的集團呢?這次我們想專訪主持此樂團的藤井一男先生來談談這個樂團。

為何想建立沒有弦樂器的管弦樂團?

記者:
NSO和一般的管弦樂團相比,就是將小提琴、大提琴的弦樂器聲部改以單簧管來演奏的團體,真是個奇特的點子呢。

藤井:
我在35年前創立了東京單簧管重奏團(Tokyo Clarinet Ensemble),後來又在1992年創立了東京賽雷諾單簧管合奏團等團體,並進行許多演出活動。在當時發起單簧管樂團這樣的構想算是非常稀奇,但到了現在卻已經有很多類似這樣的重奏團或是大型合奏團在樂壇中活動。由於這樣的重奏團型態已經成功建立起來,我就想實現很久以前就想弄的構想---將管弦樂團中的弦樂器改成單簧管來演奏。不過,這次也不是首先進行這樣的嘗試。在我以前任教的兵庫教育大學的創校30週年紀念活動中,校長提出了希望在慶祝活動中聽到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的願望。但其實當時該校並沒有管弦樂團,於是我就拉了和我很熟的單簧管演奏家來幫忙,改用單簧管代替弦樂器演出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當時,我就覺得音響效果意外的好。

從那開始的四、五年間,我的腦海中就一直在想著創立NSO的事情,但卻找不到適當的機會,到了現在才好不容易實現。

記者:
那您是怎樣找到現在這些團員的?

藤井:
我跟認識的朋友說了之後,大家都舉手說要參加。一瞬之間就找到了四十位左右的單簧管演奏者,就有點像是剛剛開始招募就額滿的感覺。而NSO的其他管樂器聲部,也是大家自己幫忙去問而很快就找齊了。小號首席是前東京愛樂的飯塚一郎先生,而單簧管首席則是九州交響樂團首席塔拉斯.迪姆齊辛(Taras Demchyshyn),另外也有很多一流職業管弦樂團的團員來參加。

NSO要演奏怎樣的樂曲?

記者:
但NSO也不是一般的管樂團吧?

藤井:
對,它其實是個交響樂團。只是把一般的管弦樂團作品中的弦樂聲部改用單簧管演奏而已。畢竟管樂團無法演奏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對吧(譯註:咳...)?但如果是NSO的話,就可以。此外像是韓德爾或拉威爾的作品等等我們也會演奏。

記者:
所以這算是一種介於管樂團與管弦樂團之間的橋樑?

藤井:
沒錯。也許也可以將NSO看成是介於管樂團與管弦樂團之間的樂團。這次我們的音樂會曲目,也考慮到能讓管樂團的人聽得很開心,因此不僅是演出貝多芬的樂曲,也將蓋希文的藍色狂想曲中納入其中。

記者:
將弦樂器改為單簧管演奏的魅力何在?

藤井:
我想在弦樂的樂團中演奏尖銳、清亮的音色是其魅力所在,改成單簧管演奏時,則是呈現柔和音色的魅力。不過NSO是將名家集合起來的演奏團體,我想也能演奏出那種清亮、透明的感覺吧。特別是該怎樣呈現出極弱奏(pp)的效果、怎樣做出乾淨的運舌(Articulation)正是我們講究之處。因為在管弦樂團的樂曲中,有很多需要演奏極弱奏的部分。好比說貝多芬的雷歐諾爾序曲,就是從很長的極弱奏開始的。就是NSO想要演奏的效果。也因此,我也不知道本樂團接下來到底還有怎樣的可能性,是很值得期待的樂團(笑)。

記者:
那樂譜是怎麼處理?

藤井:
我們直接將管弦樂團的樂譜中弦樂的部分置換成單簧管聲部。當然並不是這樣就結束了,還是會配合單簧管來拆部(弦樂的複音改成單簧管演奏時就需要分部)或是高低八度變換。因為直接將小提琴的樂譜轉到單簧管上,就會出現很多高音的F、G。大家一起吹這些高音時就會變得很可怕,所以這種情況我們就會改成只有一、兩個人來演奏這些高音。

記者:
就算音很高,也不使用降E調單簧管來演奏嗎?

藤井:
一開始的確是不打算加入降E調單簧管,但後來為了提升演奏效果,還是加入了唯一的一把降E調單簧管。我本來是覺得要呈現出單簧管本身的音色的話,只要是降B調加低音單簧管的組合就很夠了。而我現在在做的,就是用這樣的概念來改編、並且加以列印出來。

記者:
那11月的音樂會大致是怎樣的感覺?

藤井:
比起演奏本身,進行相關的設定與準備休息室等雜務才是我覺得特別不安的地方。好比說舞台雖然最多可以坐上73位樂手,但兩旁的休息室卻只能容納30人左右,還有把鋼琴搬上台時的舞台轉換該怎麼做?....等等。雖然還有很多要忙,我會想辦法讓11月的音樂會成功,好創造出下一場演出的機會。也正是為了強調會有下一場,這場音樂會我特別加上了Vol.1的編號。

記者:
對於未來NSO的發展,您是怎麼想的?

藤井:
如果這次演得好的話,我打算在東京辦一場同樣曲目的音樂會。也因此,意外地第二場音樂會得趕快去預定下來。但最麻煩的還是要去改編全部的樂曲。如果這個前例做得好,將來在音樂大學中也會出現同樣編制的樂團。這樣就能類似單簧管合奏團一樣將這個NSO的概念推廣出去。

我總是在想一些成為先驅者的事情。以前在YAMAHA時代就一直在做一些別人沒做過的東西。好比說有YAMAHA新人的活動、YAMAHA管樂器新人演奏會單簧管組...等等都是我最先在YAMAHA時代弄得東西。而且在單簧管上辦成功後,其他的木管樂器也都跟進,最後又推廣到銅管樂器上。

記者:
聽說Siena管樂團(Siena Wind Orchestra)也是藤井先生創立的?

藤井:
Siena管樂團的確也是我創建起來的。而且團名Siena也是我取的。當時我還準備了印有Siena字樣的卡車、印了很多好好介紹這個樂團的傳單,雖然是花了很多心力、很辛苦,但現在它總算成為了日本的代表性管樂團了。

而東京單簧管重奏團、東京賽雷諾單簧管合奏團等,甚至像NSO等團體也都是沒有前例的。也是因為當初世界上沒有這樣的團體,所以我只好去創出來(笑)。不過,我可不是只覺得有趣才去創立這些團體的,而是想辦法使這些沒做過的樂團成功,使其能夠延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