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歷史課本不告訴你的真相趴兔


關於汪精衛,危機百顆上當然有比歷史課本上詳細的說明。雖然一路寫來一片混亂(那個時代本來就一片混亂,每天都有暗殺與反叛,就跟日本的戰國時代一模模一樣樣),看到後來往往已經搞不清楚誰是誰非,但對於汪的人格描述上,似乎可以看到比較一致的精神所在。

當然,危機百顆也未必是真,至少提供了另外一路思考方向。

其中,以下汪兆銘在「叛國」之前的談話非常鮮明,基本上跟今日的狀況並無二致,也說明了之前本人介紹過當時天上飛的都是德國、義大利、俄國的飛機的理由----汪、蔣都不是笨蛋,都知道上述國家的名聲很糟糕,但為了自保,就算是與惡魔交易也要一搏:

外交的問題,看起來很複雜,說起來又很簡單。有人懷疑我們和德、意的關係,對於這種懷疑,值得去解釋,也不值得去解釋。我的說明只有一點:就是我們只有一個敵人,這個敵人已足夠我們對付了,我們不必再惹第二個。如果墨索里尼願意幫助我們建立空軍,希特勒肯賣軍火給我們,我們為什麼不能和德、意做朋友?...各位同志都是自己人,我不妨把秘密向大家公開一下,各位不要以為有錢就可以向民主國家買到軍火。上次國聯開會之後,我們拍電報派郭泰祺、顧維鈞、王正廷三人向歐美各國接洽,結果並沒有得到收穫。有人告訴我們的外交官,說他們現在沒有軍火出售,等到三年以後,他們自己準備齊全了,再讓一些給我們。這不是很好笑的回答嗎?羅斯福更是滑稽,他說他可以賣軍火給我們,但是要現錢。我們的大使說:中國是個窮國呀,哪有金子呢?羅斯福說:沒有金子,拿白銀來好了。咳!白銀不是錢嗎? 。

另外一句話,更是含意深遠。據說汪在離開重慶前,留書一封給了蔣,上面寫著:「君為其易,我任其難」。意思就是你來當大家都支持的民族英雄就好,任人辱罵的千古漢奸角色就交給我了。

這句話,跟他當年行刺滿清攝政王時留給胡漢民的信中「我今為薪,君當為釜」有異曲同工之妙。看來他早就習慣了這種犧牲打的任務了。

他會這樣想,其實也和日本戰國時期真田家的「犬伏之別」很像---不論是德川或石田哪一勢力獲勝,真田家都有機會延續下去。汪年輕時是日本法政大學畢業,想必對這種歷史掌故非常熟悉吧?

參考:

危機百顆「汪精衛」條目:

(這個條目,當然是比其他語言版豐富很多,所以看中文版就可以了)

危機雨露「汪精衛」名言錄:

*目前沒查到汪給蔣的訣別書,全文一定更加精彩才對。
*大家都說汪年輕時是美男子,但看看照片覺得不是我的菜(喂~~~)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