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

阿發夠自戰譜徹底分析會整理(7) 完


阿發夠自戰譜第一局(38~81)
AGAG_01_02.png

王:再來的白38覷,也是人類看不懂的棋。普通這樣覷,可說是感覺很差的惡手。因為黑棋此處就算是粘起來,白棋也得不到甚麼好處。此刻通常會在下圖1碰、3扳,可說是白棋處理的主要手段之一。實戰白38這樣覷了之後,連下圖1、3的急救手法都沒了。


大:那回過頭來看,如果黑39也真的粘起來,白棋是不是打算照下圖2以下殘暴地強吃右邊黑棋啊?


王:看起來的確是有甚麼陰謀,才會這樣覷吧?

王:結果黑39也沒粘,又是脫先了。這一局棋很明顯就是看不懂的地方比看得懂地多...。

王:然後黑棋棄掉右邊,改從下邊動手。之後也是AI喜歡的左邊下下、右邊下下的走法。

大:白棋就這樣在左邊二線上連爬,完全沒有當初和李世石九段下棋的氣魄。

王:如果是人類來檢討的話,黑81會在下圖1覷、3虎先活掉左下角,白棋就大損。就算被白4扳到,白棋的型態也不怎麼好。

大:但黑棋阿發夠好像覺得這樣不行,而不這樣下。

王:不過到底為何上圖黑棋不行,我也想不通。接下來阿發夠也是這樣去下我們意外的地方、或是意外的地方脫先...。

大:然後最後又是半目勝負。表面上是不計勝,其實本局官子收完也是半目輸贏。

王:脫先這個主題,就先看到這裡吧?仔細想想,阿發夠的特徵還滿多的,肩衝、脫先、不開拆....。

下:果然觀眾們也紛紛發出「好難啊」的評論。我自己也是這樣似懂非懂的樣子。

王:其實我有個感想。阿發夠現在是靠著深度學習而變強很多,而在深度學習這個方法出現以前的AI如果稱為是弱的AI,那麼有點像是小孩學習一樣的自我深度學習就是強的AI了。但人們如果因為是強的AI所下的棋,就這樣直接學習起來,那也等於是一種弱的學習。真正的強的學習,還是應該要像AI的自我深度學習一樣,去研究自己下的棋、或是對自己有深刻影響的棋,才是正確的學習方式。大橋先生你怎麼看?

大:這五十局我看起來就是藝術。好比說,自從有了攝影之後,維妙維肖的繪畫方式就變得沒有必要了,但類似畢卡索那樣的抽象畫,仍然能帶給人類強烈的衝擊(感動)。

下:就是一種「這是甚麼啊?」的感覺。

大:我看到阿法夠的棋,就像是看畢卡索的畫一樣。一般人的畫,都會有個脈絡,但畢卡索的畫,就是突然左邊一下、右邊又來一下,而構成神妙的作品。阿發夠也是這樣,突然左邊下一下,右邊下一下,然後在盤上表現出絕妙的效果。所以雖然看起來很複雜,卻能打動人心。

王:我其實也覺得圍棋是一種藝術。相對於店長這種很強的AI來說,我們下的其實在不能稱作是藝術。或者是說,過去我們所下的棋,太不懂得表現自我了。有點像是一直跑在已經鋪好的軌道上而已。假設今後我們能以創作藝術的態度去下棋,說不定就能比較追上阿發夠等AI一點了。

大:我要出的新書也在強調這點,也請大家參考看看。

下:接下來,我們再來看下一封觀眾投書。這是兵庫縣的觀眾寫來的,想請問兩位老師如果職業棋士拼命下的話,受阿發夠讓幾子可以下?以前好像有著名的棋士說過,如果是棋神的話,五子可以一拚,這種說法成立嗎?

大:我可不想拚上生命去下(笑)。有獎金的話另當別論(再笑)

下:我覺得二子應該撐得住。

王:哈哈,有錢賺就好,拿命去賭就不必了。我是覺得圍棋就要開開心心的下,如果要下到拼命這麼痛苦的話,我寧可不比這樣的比賽。我還是希望能在歡樂的狀況下下棋。實際上真要下的話,讓個九子我才敢下吧?

下:九子?

王:你剛才不是說讓二子應該撐得住?但萬一二子還下輸,我可不負責喔(笑)。其實也真的有人說,不管讓多少子都不下呢。

大:如果賭全部財產的話,我想四子可以試試看。(笑)

王:問題是人家開機的電費就不知道多少了(笑)。話又說回來,股溝公司這一年除了軟體上,硬體上也有很大的進步,聽說電力消耗上也比以前省下了40%呢。

下:那麼,我們再來看下一封。這是山梨縣的觀眾寫來的。以前大橋老師曾經在推特上建議,恢復不貼目棋的制度,這次看了阿發夠的對戰後,對於貼目的想法是否發生甚麼影響?此外也請王銘琬老師談一談對於貼目的想法?

大:看了這些棋譜後,當然對貼目的看法有很大的影響。

下:其實還有一封類似的投書:這五十局中明顯白棋勝率較高,是不是貼七目半對白棋有利的關係?老師們覺得貼多少目比較適當?

大:我也真的覺得中國規則貼七目半太過沉重,而使得白棋有利。但貼五目半的話,又會讓黑棋有利。所以我覺得目前日本使用的六目半可能是剛好的數值。其實貼目就是為了一局決勝的淘汰賽所發明的制度,但不下淘汰賽的話,就不需要貼目,而使黑白雙方的戰略完全不同,更加拓寬圍棋的趣味性。

下:很久以前不是有大手合升段賽嗎?

大:我算是最後下過大手合的棋士呢(笑)

下:原來是這樣啊。不過大手合就是不貼目的比賽呢。

大:不過我也只下過一年大手合,也沒甚麼印象了,這方面還是請王老師來說說吧?

王:我是靠大手合升上九段的喔。其實大手合一開始是日本棋院最重要的比賽,有點像是大相撲一樣。我的看法也是貼七目半可能太重,因此未來貼目、或是恢復不貼目棋,可能也是個重要的課題。比如說,以後的比賽就改成比兩局都不貼目。如果下成一勝一敗,就比總輸贏目數,則圍棋的下法又會變得不一樣。而AI可能也得改成不是重視勝率、而是重視輸贏目數的思考方式了。這樣也會讓AI回復成毫不放鬆的最強下法。這樣雖然可能會圍棋更難下,但也讓看棋的趣味大大提升。

大:重視勝率的下法,很容易變成故意刪掉不需要複雜變化的下法。如果改成重視輸贏目數的下法,就會比較接近人類追求的最佳手段,這才是圍棋真正有趣的地方。

下:這樣是不是要寫成完全不一樣的程式?

王:這就不知道了。

下:也等於是說是最佳勝率的手段不等於最佳手段對吧。

大:為了求勝,一定要下最穩的手法(刪掉多餘複雜的變化),就看不到最佳的手法了。

王:這就讓我想到這次在中國烏鎮舉行的阿發夠對中國世界冠軍的團體賽,最後的場面就是這樣。明明人類準備要投降前下了個試探的棋,但阿發夠還是下了個最保險的棋,讓這五位世界冠軍大爆笑起來...就是這個問題。

王老師和大橋七段也都還意猶未竟的樣子,但因為時間的關係,節目就到此結束。不過,大家都很期待能再做出這樣的節目,就看你摳你摳後續怎麼安排了。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