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6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三)


    吳清源在隨筆之中寫下了接下來的這一段話:

    「拿圍棋來做比喻,我想應該就能很清楚分辨信仰與迷信的問題了。每當我們職業棋士出去指導棋友時,心裡總是會想著,如果我們老是使棋友輸棋,到最後棋友就可能因為膩了而討厭起圍棋。所以偶爾要讓他們贏棋做為激勵,要想辦法讓他們不要放棄圍棋。這種勝利,其實並不是那位棋友真正靠實力拿下的勝利。而根據是否知道自己不是真正勝利,就能判斷出將來那個是否真的有比輸贏的機會。相反地,如果誤以為那種勝利是自己贏來的,那就是迷信了。」

    以上就是吳清源談他自己對於迷信的見解,在此文之前,他還寫了「結合自己慾望的信仰不過是迷信」,並進一步藉著談到「大學」中格物、致知、誠意、正心等詞語的意義,提及了自己的信仰心。從這些具有客觀性的想法中,完全無法想像吳清源會沉迷於奇怪的新興宗教而隨便相信的樣子。

    不,應該說除了以上這些隨筆文章外,只要看吳清源在棋盤上爭勝負的樣子,也能知道他是具有客觀性想法的人。因為,他只要看到即將贏棋,就會早早退兵不逞強下去,一旦看到即將輸棋,就會放出勝負手,不辭深深打入進行壯絕的混亂惡鬥。這些下法全部都非常合理。如果用日本的講法來形容他的下法,也許用計算力高強來表現會比較洽當。也是因為這樣,在他的棋譜中,總會讓人產生像是有甚麼青藍妖火燃燒著、透露出清澄神祕陰影的感覺,其實這是因為他在冷澈而客觀的背後,蘊含著他類似祭祀祖國遠古先賢的信仰心。

    只要是身為棋士,不論是誰,都會去研究道策、丈和、秀策或秀榮等被稱為棋聖名人的古譜,並且會有一日也能登上那般高峰的志向。不用說,吳清源也不例外。但是他卻能在他的天分中加上了日本棋士所沒有的獨特信仰心,讓我們不得不覺得只有他才能逼近棋神的心境。

    當時身在璽宇教的吳清源,雖然是帶給了人們強烈的恐懼心,但他的棋才與人格並未因此崩潰,證明他可以超越璽宇教的是非,也說明了他的信仰心是無法脫離他的天職圍棋而存在。也因此,以吳清源為中心,或說是主軸而流旋迴轉的昭和棋界歷史,並不會因為璽光尊的出現而有所其價值。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