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0日 星期四

Alfred Reed逝世十週年紀念專輯(8)

鑽研呂德的作品~亞美尼亞舞曲第一部分(Armenian Dances Part 1)

鈴木徹平

作者簡介
於克里夫蘭音樂院師事克里夫蘭管絃樂團小號首席麥可.薩克斯與詹姆斯.達令(前克里夫蘭管絃樂團團員)。求學中連續兩年以特別邀請生的身分,參加科羅拉多州亞斯本音樂營,並在音樂營中與克里斯.蓋可先生學習。1997年則以克里夫蘭銅管五重奏團員身分加入該團的日本巡迴演出。後來,更與美國五大音樂院畢業生所集合起來的朋友組成聯合銅管五重奏(United Brass),並且於2000年發行了該團的首張專輯。之後進入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分校追隨其父鈴木孝佳學習指揮,並且獲得碩士學位。2004年返回日本,參加過超級世界管弦樂團、歌劇之森管絃樂團等知名樂團。現在是TAD交響管樂團(TAD Wind Symphony,音樂總監為其父鈴木孝佳)與九州管樂合奏團團員,此外也是United BrassWinds STEP的音樂總監與指揮。他也擔任過2011年美國奧勒岡州州立大學管樂團日本巡迴的客席指揮,並且也在自身演奏的九州管樂團音樂會中擔任指揮。近年來除了增廣其指揮活動範圍外,也對指導後進不遺餘力。

===

[前言]

大家好,我是鈴木徹平。

這次我想談談只要是管樂喜好者應該就聽過不少次甚至演奏過的「亞美尼亞舞曲第一部分」中關於我自己的演奏經驗、我自己的詮釋方式、與演奏指揮上需要注意的重點。

===

亞美尼亞人才不會用那麼快的速度跳舞!

阿弗烈德.呂德作曲的「亞美尼亞舞曲第一部分」是1970年~1984年間擔任伊利諾大學管樂團指導者的哈利.畢強先生(Harry Begian,1921~2010)所委託創作的樂曲,完成於1972年,並且在隔年的1973年1月10日於畢強先生和伊利諾大學管樂團進行首演,這部分的經緯相信大家應該都很清楚。而我在留學美國時,也有幸在畢強先生的指揮下演出過此曲。當時畢強先生的樂曲詮釋,是我到當時為止不曾聽過的新鮮絕妙演奏,至今仍記憶猶新。

其中我覺得最有趣的地方,則是他的速度感與對音形的講究之處。這首作品由於經常在日本演出,所以各位讀者心中應該都有已經習慣的速度才對。然而,畢強先生指揮的速度,卻明顯和日本聽習慣的速度大不相同。在日本演奏此曲時,常常會出現比樂譜指定速度快很多的速度設定。好比說從第30小節開始的Gakavi Yerk(鷓鴣之歌,譜例1)、69小節開始的Hoy,Nazan Eem(嗨,我的南珍,譜例2)、以及第224小節開始的Gna Gna(Go Go,譜例3)等。

譜例1
ar1.png

譜例2

ar2.png

譜例3
ar3.png

不過,畢強先生卻一面開著玩笑、一面跟我們說:「亞美尼亞人才不會用那麼快的速度跳舞,也不會這樣唱歌,特別是我也老了(笑)」,而用接近樂譜指定的速度,或視情況甚至用更慢的速度演奏。特別是從224小節開始到全曲最末段為止甚至是以四分音符等於110的速度進行,讓我非常吃驚,而且還記得當持要維持這樣的速度來演奏讓我們吃了不少苦頭。

*譯註:畢強先生是亞美尼亞移民。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