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日 星期六

Alfred Reed逝世十週年紀念專輯(3)

[4.茱莉亞音樂院時代(1946年秋~1948年夏)]

1946年2月退伍的呂德,和夫人一起回到了紐約,並且在這一年的秋天進入了茱麗亞音樂院,和其尊敬的作曲家維托里奧.賈尼尼(Vittorio Giannini)學習管弦樂法。而其夫人馬傑莉也進入了茱麗亞音樂院的教務課工作來全力支持丈夫的課業。

賈尼尼在指導呂德時,總是告訴他總是強調義大利式的旋律風格與德國式的配器法非常重要,是今後的作曲上絕對不可動搖的概念。此時呂德也常去聽演奏會或看彩排,一面看著總譜一面聆聽,以便研究怎樣才能寫出那樣的音響效果。呂德的配器法基礎,可說就是在此時期左右建立起來的。

在1947年哥倫比亞大學舉辦了一個管樂作曲大賽,呂德就將以前寫的「俄羅斯聖誕音樂(Russian Christmas Music)」修訂之後投稿參加,結果成為獲獎的三首曲子之一。但這首曲子因為太長、太難的理由而遇上了出版的困難(譯註:這家拒絕呂德的出版社,正是超大牌的Boosey & Hawkes),但就在檢討出版之間,陸續有請求演奏這首曲子的信件寄來,特別是綺色佳大學管樂團的指揮華爾特.比勒(Walter Beeler)也是其中一人。

在1948年春天,呂德被錄取為NBC的紅牌作曲家摩里斯.馬莫斯基(Morris Mamorsky)的助手,因而開始負責廣播節目的音樂製作工作。此刻雖然離畢業所剩時間不多,但呂德還是決定以工作優先,而選擇退學肄業。

[5.廣播業界時代(1948年秋~1953年夏)]

此時期主要作品:銅管與打擊樂交響曲(1952)

在NBC上班時,工作體制是呂德負責寫出樂曲、而由馬莫斯基指揮NBC交響樂團演奏、進行立體聲錄音,並且在節目中播出。一開始中這些都只有馬莫斯基名字出現,但在呂德習慣這份工作後,就改以自由音樂家的方式而繼續替NBC與ABC等廣播節目或電視節目工作。除了廣播電台或電視台外,他也替電影音樂或音樂喜劇等舞台音樂與錄音編曲。在工作上,因為必須在短期間內寫出各種不同用途的音樂,而且內容上還必須很快讓一般民眾能夠接受,而呂德就藉由這些工作累積經驗,豐富了其音樂容易引導觀眾感情的特色。在1953年6月,他還替福特公司創立五十週年紀念寫了兩首芭蕾音樂等等,在工作上可說相當充實。

雖然呂德在音樂事業上非常活躍華麗,但私生活上卻遇上了不少苦痛。由於呂德夫婦一直生不出小孩,好不容易在1952年2月初生下了一個男孩,卻因為先天性心臟病的關係,三個月後就夭折了。呂德夫婦後來很努力試圖走出這段悲傷經歷。

[6.貝勒大學時代(1953年秋~1955年夏)]

此時期主要作品:斯拉夫民謠組曲(1953年,就是俄羅斯聖誕音樂的精簡版)

終於,命運的女神對呂德夫婦微笑了。

就在呂德為了福特公司的工作奔走之際,華爾特.比勒則辭去了韓森出版社(Hansen Publications)的編輯、編曲工作,並且強烈推薦呂德擔任其後繼者。幾乎同時左右,由於貝勒大學交響樂團的指揮出缺,唐納爾德.穆爾就建議呂德前去該校執教兩年,順便可以轉換心情。呂德對貝勒大學的工作有些心動,知道這件事的韓森出版社社長非常驚慌,就前去拜訪呂德。後來則做出了在大學中只要能增廣學生樂團現狀的見聞、並且將這樣的成果回歸給出版社,則韓森出版社就保證在貝勒大學的兩年間仍然支薪給呂德。

就這樣,呂德夫婦留下在紐約的住宅,搬去了德州維科市貝勒大學教師住宅。在貝勒大學中呂德除了進行管弦樂指導外,也負責教授一般教養的音樂課程,只不過,面對完全不懂音樂的大學生講樂理其實是件辛苦的工作。而貝勒大學在審查過呂德在茱莉亞學院的修課紀錄後,讓呂德和學生一起修完貝勒大學的必修學分,就頒予學士學位。而呂德也繼續以碩士為目標修課,但在職中來不及完成提交論文用作品,而延後到後來才如願。

在貝勒大學時,呂德也和當地的學生樂團或指導者進行交流,學到了學生樂團現場有何課題與需求。因此,他也開始進行初步的原創或改編管樂曲創作,並且交由韓森出版社出版。

而命運女神則替呂德安排了另一個更好的禮物。在和當地演奏家交流之際,剛好遇上了一位在韋科市音樂家工會代表市在兒童福祉課工作,在討論之後,呂德家族在1954年9月多了一位出生剛四個月的小成員理查。這終於讓呂德夫妻露出了笑臉。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