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3日 星期五

更生人的日常(2)



(2)[神隊長]

上班族的臉書上,至少會有三分之一是在討論職場的問題。這其中,大概又有超過一半以上是在抱怨自
己的室友和典獄長...ㄟ,是同事或上司有多昏庸或腦中有多少洞。換句話說,就是怨嘆自己身邊為
什麼會有那麼多的豬隊友。當然,本更生人也不例外,臉書上偶爾也會出現這種嫌其他更生人很鬼扯的
文字。不過,同時各位看官也會發現,這種文字佔的比例可就沒有那麼高(畢竟風花雪月才是本更生人
臉書的重要內容)。主要是因為,不知道是運氣很好,還是運氣很不好?本更生人身邊通常是神隊友居
多,豬隊友很少。所以,我能抱怨的材料自然也就少很多。從另一個角度看,也許我在「隊友們」的眼
中,反而才是豬隊友,甚至或許早在甚麼地方的臉書上「榮登」的豬隊友主角寶座哩。

*誰知道各位在嘲笑別人豬隊友的同時,自己會不會也被當作是豬隊友呢? XD

好的,其實這倒不是重點。本文的主旨本來就不是在討論豬隊友。反而是倒過來討論神隊友,甚至是「
神隊長」。大概是本更生人天生能力(職場能力啦,你想到哪裡去?)就有點問題(或者是大腦有點問
題---裡面有三四個洞),所以自從加入職場以來,出過的包大大小小不勝其數,也靠著神隊友或是
神隊長的「神救援」,逃過許多苦難。每每想到此處,就覺得很幸運、很感恩。而且通常救援最力的,
就是神隊長。偷偷告訴大家,自本更生人「服刑」這麼多年以來,碰到的豬隊長也就只有一人。而且,
說實話,就算是這位豬隊長其實能力也是比我強。只是他的做法我很不能認同,也就只能幫他歸在豬隊
長之類了(要知道,沒有個兩把刷子,也很難隨隨便便被人家叫隊長)。至於其他的,每一位能力都比
我強上很多,在我心中,他們「神隊長」的稱號是當之無愧,而我也從他們的身上學到了很多。如果我
在甚麼地方被別人誤認是神隊友的話,不要懷疑,都是上述這些神隊長們的功勞。

當然,身為神隊長的隊員也是有好有壞的。好的部分不用說,就像上面提的一樣,你會學到很多東西,
出了包也會有人來救你。壞的部分呢,你會覺得壓力很大。這裡所謂的壓力很大,並不是指神隊長們的
要求很嚴格(通常他們也的確很嚴格就是了),而是你會覺得自己怎麼像個人渣一樣,甚麼都不會。老
實說,這種感覺挺不好受的。

最悲慘的,就是最近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因為,現在的神隊長特別讓人感到挫折(正確來說並不是現
在,本更生人認識他好久了。只是以前也許是天高皇帝遠的緣故,並不覺得他有這麼厲害)。對!就是
在說你,典獄長大人!

舉個現實的例子。

前一陣子典獄長需要寫一篇莒光日作文出去給上頭看(所謂的上頭,當然就是管典獄長的典獄長),但
是日理萬機、全世界到處罰站來罰站去的典獄長沒有時間,於是就丟給本更生人來當幽靈寫手。本更生
人雖然不肖,但江湖上打滾多年,自認也是還算可以的寫手,特別是給上頭看的莒光日作文,更是我的
專長之一。畢竟開頭記得「抬頭」,結尾記得加上「三民主義必將勝利」(死語)之類的口號,就可以
拿到一百分。這次我也是比照辦理,寫完之後還忍不住看了三遍、自我讚嘆這種文章就應該收錄到小學
課本之中當範文,然後滿意之餘便寄給典獄長了。

沒想到,隔天一大早我收到了一封信,是典獄長把他寄給上頭的信再轉寄給我。原本我以為他只是要讓
我知道我寫的作文已經原文照登、準備接受表揚了。沒想到我把信件的附件、也就是應該是我寫的莒光
日作文打開來一看,裡面全部被改寫過,幾乎看不出來是我寫的痕跡。最令人覺得悔恨的,還是他改的
每個地方都是合情合理,內容比我原本寫的好十倍,有那種「本局白2是敗著」的完敗感。(對不起,
烙了個圍棋梗)

自那以後,典獄長就算再忙,也不叫我幫他寫作文了....。這也就算了,我反而落個輕鬆。但有的
時候他還會把他寫好的作文丟給我看,要我給些意見。我看了以後,除了讚嘆以外,好像也無法再說些
甚麼。其實真的是這樣,如果你拿阿發夠的棋譜去給一般業餘棋友看,光要看懂就很吃力了,哪還有甚
麼話可以說?

至於每次打開別人的作文一起研究討論時,當你還在摸不著頭緒時,他已經完全讀通、並且開始舉一反
三的狀況,更是不勝枚舉。這都在證明,我與他的程度相差之大,好像用阿發夠和業餘棋友來比喻還不
夠哩。

結論就是,在神隊長面前,就連豬隊友也不好當啊!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