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7日 星期三

那些年我們一起打工的日子番外篇之深圳棋友篇


原本沒有打算談這次的深圳罰站行,因為被叫去罰站的理由實在太鳥,讓本魯蛇打工仔亟欲忘記這段行程,打算裝作一切都沒發生。

但是身為資深打工仔的好處,就是不管啥事都能轉換成正面思考;或者說,這是一種「每天來點正能量」的概念。不管多鳥,笑一笑就過去了。而且,事實上,這次的深圳行還真的有些很搞笑的事情,讓人可以苦中作樂。

好比說,每天都會經過一個以吾友太陽神阿波羅為名的「阿波羅夢想園區」,由於它是位在我要經過前往惡德黑心廠商的高速公路岔路上,所以根本沒有機會轉進去看看這個園區到底葫蘆裡賣得是啥膏藥。而且,甚至連股溝妹(股溝地圖)都無法查到這個園區的實際地點。也許,我是發現了傳說中的桃花源了吧?(笑)

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深圳市有一大堆店面都是以阿波羅為名,可見吾友生意規模之大,已經到達兩岸一家親的程度了啊!(大誤)

2016-04-25 14.03.24.png

還有,下榻的旅館是一家完全不需要翻牆、自動就可以直連理論上在對岸被封鎖的各大社群網站的五星級飯店。然而,這家五星級飯店的浴室有兩個超大的淋浴區、甚至還有個三溫暖室、就是沒有浴缸。不也是超有趣嗎?(好想訪問員設計師哩)

2016-04-24 21.15.59.jpg
浴室實在太大,幾乎佔了房間的一半大小,淋浴設備甚至還都拍不進去....


2016-04-24 22.22.12.jpg
至於床上的這個紫色布幕,則是另一個謎(XD)
(說是布幕,可能不太正確,因為這是固定死的,無法放下來)

好啦,扯東扯西寫了這麼多,只是要替自己轉換心情而已。言歸正傳,這次罰站的理由雖然很鳥,但與之前各次罰站的理由在本質上並無太大差異---簡單一句話就能解釋完:一切都是黑心惡德廠商害的。

也是因為這樣,這次罰站每天都要去黑心惡德廠商的工廠追進度,然後都得拖到吃完晚餐之後才能撤退回旅館。所以,我也就連續三天晚上都吃了黑心惡德廠商對面這家據說是贛菜(江西口味)的小家庭餐廳。(餐廳老闆、老闆娘與他們念小學的女兒都變成熟面孔了)


就是這家井岡山農家土菜館!

這家餐廳最有趣的地方就是雖然有印好的菜單,但隨便點都缺料(賣完),絕對吃不到XD
這時候,負責煮菜的老闆就會跳出來說,請點牆上白板寫的菜才會有得吃,顯然是走私房菜路線。只不過,白板上的餐點,也是會出現賣完的狀況....。

順便說一下,照片中央靠右那位即將走入店門的那位男性,就是本文即將要談到的主角,惡得黑心廠商老闆張先生。

為什麼要談談這位張先生?因為,雖然在心裡早就將他們家十八代祖宗罵過一遍了,但是上了餐桌、而且還是他請客(這是一種潛規則上的義務),總是得擺出一副笑容可掬、親切和藹的模樣,然後一起閒聊風花雪月。談天的內容雖不到外太空與內子宮,但不乏各種時事話題,好比說現在熱門的電信詐騙啦、或是薪資倒退(高漲)的問題等等。而在談天的過程之中,這位張先生不愧是一方之霸,啥都能說得頭頭是道,聊起來就不覺無趣。

今晚的話題,則是從宗教開始的。

這是因為我們預定下午一點就要完成的工作,很不幸因為工具壞了,拖延到下午五點都還沒完成,害我忍不住懷疑,是不是跟沒有去拜一拜黑心惡德廠商上游廠商工廠二樓的一大堆佛像有關?(黑心惡德廠商的上游廠商大老闆是虔誠信佛之人,公司內到處都可以看到佛像,甚至在二樓的辦公室中,還有個專門擺設一堆佛像的佛堂)


正在心煩之時,剛好發現黑心惡德廠商家中牆角邊有座小小的土地公牌位,不得不信邪地拜了一下---這可是貨真價實的臨時抱佛腳了。說也奇怪,拜完之後,竟然就順利了起來。只能說,做人不能太鐵齒啊~

吃飯的時候,同行的B君就問起了張先生:

張老闆,我看你們家除了這一尊土地公以外,裡面的辦公室還有一座佛壇,那是在拜甚麼啊?

張先生(以下簡稱張):
喔,我也不知道。那是我合夥人鄒先生設置的,可能是他們客家人的傳統吧?

我:
嗯,有點道理喔;傳統客家人的住家正中央一定是祠堂(佛堂)。

張:
說到這裡,吐奶桑有信些甚麼嗎?

我:
我算是無神論吧?(明明剛剛才拜了土地公XD)

張:
喔,我覺得人還是要有個信仰比較好。因為有信仰的人,再怎麼樣心裡會有個底線、會覺得舉頭三尺有神明,想做壞事時,就會有所忌諱。我們跑業務的,最怕就是那種看起來甚麼都不信的人,因為合作起來不知道會不會被陷害啊...。

我(有點中槍的感覺):
這話說得不錯,所以張先生有在信甚麼嗎?

張:
其實我自己也沒甚麼信仰(喂~!),畢竟我們這個年代的人,信仰都被毛澤東給破壞光光光了~

我(開始感興趣起來,畢竟敢說這話,要有點勇氣):
這道理我懂,就好像我們在台灣談到蔣介石差不多的感覺。

張:
啊,不太一樣。相比起來,毛澤東比蔣介石惡劣不知多少倍。他不僅破壞了人民的信仰,而且將歷史文化破壞殆盡,這是非常糟糕的行為。這還不是最惡劣的,你們覺得毛澤東對中國做的最大惡事是甚麼嗎?

眾人一齊搖頭:
不知道!

張:
就是他將原本的中國文字改成了簡體字,這是非常嚴重的罪刑。你們知道為什麼嗎?

眾人再度搖頭如鈴鼓....。

張:
這很簡單,這是因為毛澤東的一切鬥爭手段,都是從歷代史書中學習而來的,可說是集諸惡於大成。但是他很害怕人民透過史書學習到這些手段,又不可能完全禁止人民學史,乾脆就把文字改掉,讓以後的中國人根本看不懂史書原文。表面上說是為了書寫方便,其實一切都是為了他家天下的野心啊!

我(雖然不太同意,但覺得聽到另類說法很有趣):
所以,大家真的要多讀史書啊。就連金庸都會故意在武俠小說中引入歷史事件的題材,就是想要借古諷今啊!

張:
沒錯。你是在說「笑傲江湖」是吧?

我(笑):
只要是經歷過文化大革命時代的人,一定一眼就可以看穿笑傲江湖在寫甚麼。當然啦,不只笑傲江湖,他的所有小說都可以看到這種影子。

張:
總之,文化大革命是對中國的傷害非常之大,至少讓中國倒退了十年。

我:
可以理解。如果中國提早開放,現在可能就不是這個景象了。好比說,我很喜歡下圍棋,而現在圍棋的世界最強國家就是中國。可是這個最強地位也是在90年代之後逐漸才爬起來的,要不是發生了文革,搞不好中國會更早稱霸...。

張(眼睛亮了起來):
等一下,您說會下圍棋?

我:
對,莫非...?

張:
真巧,我對圍棋也略知一二。

我:
那您的棋力...?

張:
我在網上下,大約是棋城5d吧。

我:
那我們差不多,我是自稱五段(笑),改天可以來手談一盤啊。

張:
當然好啊。

我:
所以前陣子的阿發夠大戰,您一定也有在關心囉?

張:
當然是要追蹤的啊!

(一齊大笑)

張:
不過,我覺得對於中國圍棋功勞最大的人並不是聶衛平。雖然我也是因為聶衛平旋風而開始學棋的,但真正的功勞還是得歸功於應昌期先生。

我:
是因為他辦應氏盃的關係?

張:
對,因為他開始辦世界大賽後,其他人也跟著大家辦起世界大賽起來,讓世界圍棋風潮盛大起來,特別是韓國。而且回頭來看,當年要是聶衛平拿下了應氏盃,對中國未必是好事。

我:
怎麼說?

張:
嚴格來說,當時的中國圍棋是靠聶衛平一個人撐起來的,整體的實力並不行。要是他贏了應氏盃,就還是他一人獨強而已。但曹薰鉉奪冠後,整個韓國的圍棋熱到了沸騰的狀態,後續才會有李昌鎬的出現...。

我:
因為李昌鎬的獨霸,讓中國有了集體追趕的意識?

張:
對,就是這樣,中國的整體圍棋實力才跟著進步起來。

我:
這個說法頗有幾分道理呢。話說回來,張先生覺得下圍棋,對貴公司的業務是否有幫助?

張:
有沒有幫助我是不知道,但我覺得不知不覺中,圍棋對我的決策發生了不小的作用。現在回想起來,以前做過的許多決策,其實都有圍棋的影響在哩。

說到這裡,飯也吃得差不多,話題就告一段落了。原來去到對岸罰站,也是可以結交棋友的啊。而且看在他會下圍棋的份上,過去的一切一切都可以一筆勾銷了。
(這也是一種每天來點正能量的概念啊~)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