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5日 星期二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18)


喜歡上以前最討厭的張栩之瞬間

譯自「NHK圍棋講座」2015年12月號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ちょっといい碁の話)

---By二十五世本因坊趙魔鬼治勳

===

說到張栩先生(九段),簡單一句話,就是我很喜歡他。而他現在卻決定移居回故鄉台灣,只有比賽之時才會到日本來。這一期我就想老實來談談我對這件事的看法。

不過哩,在說嚴肅的東西之前,先介紹一下我會喜歡上他的八卦吧。其實我一開始超級討厭他。為什麼哩?因為他每次都讓我輸的非常悽慘。甚至有一段時期是連續輸了好多年。雖然有些棋局的內容還是我好,但最後總是被他狠狠的逆轉。害我甚至想揍他了說(笑)。但是啊,其中有一局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記得那是在快棋棋賽中發生的事,最後是我違規裁定負。因為在終盤階段開始打劫,但在那附近也有另外一個劫型。在讀秒聲催促中,我就越來越混亂了。於是我就確實在禁止提子處提掉了對手的棋子了。當然,就在這一瞬間確定了我輸掉這一局的事實了。

此刻,通常我得說聲:「我輸了」才對,但腦中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而發呆起來。於是不論是紀錄或者是製作人,也跟著不知怎麼辦起來了,只好跑去找棋證。然而,此刻張許先生卻是跟我這麼說:

「棋局已經結束,老師您裁定敗了」。

他說完,我才恍然大悟。也許該說是回神過來,才終於承認「裁定敗」了。

因為此事,讓我感受到他的體貼。因為他覺得把棋證找來,把場面弄得雞飛狗跳會對我很失禮,而是他就在棋證來之前,就把事情解決了。這都是為了不讓我丟臉的關係啊。一般來說,是會乾脆不作聲的,畢竟他比我小了二十歲以上,只要等棋證來宣判就好。也因為這樣,一瞬之間,我就開始喜歡他了。

張栩先生就算在局後檢討(感想戰)也完全不肯饒過我而讓我贏一下。這雖然也讓我很火大,但自從發生過那次的裁定敗事件後,我對他的印象就改觀了。開始覺得搞不好他是刻意要來鍛鍊我的吧?。就好像是在說:「別漏聽我的感想,好好變強一點吧」的樣子。哎呀,但萬一他真的從口頭說出這些話的話,我還是會生氣的啦(笑)。

言歸正傳。張栩要將據點移回台灣的決定,聽說是得到了夫人泉美女士(六段)兩次回答OK才確定的。而泉美女士就像其母禮子女士(已故七段)一樣,只要是為了心愛的人,不管甚麼都會接受。而光一先生(小林名譽三冠)聽說也很支持女兒女婿的決定...。不過啊,我卻是無法全面贊成此事。

張栩先生的確是為輸給井山先生(棋聖)所苦沒錯。但是,其實也不能說就會一直輸下去。雖說已經在頭銜賽中被修理了很多次,因此暫時靠這樣往來台灣日本之間的方式來轉換心情也可以。然而,將來務必要再回到日本來、回到讓你變強的日本來。然後希望你能夠再和井山一決雌雄。就是要有「我要打爆井山!」的決心,才能算是真正的對手。然後就是兩人對決的世界了。所謂的對手,就是要永無止盡的戰下去,才配稱為對手啊。我不覺得現在張栩.井山這樣的組合已經有打到這種程度了說。

如果兩人的戰鬥就這樣結束,也就太可恥了。就綜合棋力來說能讓井山先生被修理的,也就只有張栩先生而已。雖然現在也有伊田先生(伊田篤史十段)、一力先生(一力遼七段)等新秀冒出頭來,但我覺得今後真正能打敗井山先生的還是只有張栩先生而已。

時間所剩不多,在棋盤上也是了不起三年而已,過了三年就沒機會了。因此,我希望你能早點回到日本來。還有一件更重要的,就是你還有讓泉美夫人幸福的義務。要讓她幸福,也只有回到日本來教訓井山的方式才行。畢竟,你就只有圍棋而已啊。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