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6日 星期六

溫故知新


我很喜歡的職業棋士之一(對,「之一」,因為最喜歡的是吳清源大國手)的依田老虎先生很喜歡「溫故知新」這個成語,其實我自己也很喜歡。

而明天某大學校友管樂團要演出的曲目中,有一首樂曲對我來說,也是在溫故知新。

對,這首曲子就是前一陣子已經介紹過的孟德爾頌第二號音樂會小品。因為,在很多年前....本魯還在念大三參加某大學管樂團時,就吹過...這首曲的伴奏(本魯在過一百年也吹不出這首曲子的獨奏啦)。

當時演出的版本,也是在上述解說文中提過的兩把單簧管獨奏、管樂團伴奏的版本(其實這也是國內非常常演出的版本),演奏第一部的獨奏者是當時當了多年某大學管樂團首席、現在在另外一家大學擔任教授的陳宣毅先生;而第二部的獨奏者,則是當時即將接任某大學管樂團首席、現在在米國某研究中心做研究、其實偶爾也會在本部落格中登場的國際快遞專家陳志傑先生。當時的演出,根據事後進行田野調查,台下的聽眾反應不錯,甚至有人(樁腳?)說是黃金單簧管組合。但可惜的是,身在台上的我,並不知道台下實際聽起來的樣子,後來這場音樂會的錄音又鬼使神差地消失,所以根本沒法印證台下的說法是否是善意的謊言。但是,我想我的兩位演出者好友應該是演的很開心才對。

多年過去,雖然孟德爾頌的這首作品,仍然深受大家的歡迎,偶爾在音樂會的曲目中會發現它的蹤跡。但在某大學管樂團,竟然是從那次之後就再也沒演出過。就連當時的指揮,現在仍是某大學校友管樂團指揮兼精神領袖的劉紹棟老師,似乎也忘記他自己指揮過這首曲子...。老實說,真是有點可惜。

那麼,為什麼這首曲子又被重新挖掘出來,在明天重見天日呢?故事得先拉回到去年的五、六月左右....。

那時因為我們偉大的台北市長的某些作為讓我的國際快遞老友有些不滿,所以很熱心地打了越洋電話回來給台北的一些市議員反映。老實說,這樣的行為讓我有點嚇到,畢竟是身在異國,大可當作與己無關,而且越洋電話又不便宜。但他跟我說,這在米國是再普通不過的做法了---唯有親自打電話去給議員表達自己的意見,這些議員才有機會真正接收到民意、也才能真正監督這些民意代表。

*現在剛好選舉結果已經出爐,新政府與新國會也都已確定。也希望不論是支持者或是反對者,都能多多利用這種方式反映民意。否則不知道利用這種方式來「溫故知新」的政治人物,很快就會被民眾所唾棄,一如剛下台的執政黨一樣,以我的眼光來看,他們就是遭到了不懂得「溫故知新」的報應。

言歸正傳。我們的神奇傑克(這是我們這些損友對他的通常稱呼)是長年堅持台灣主權的死忠愛台灣人士,因此從來就是某黨的忠實支持者。這次的越洋投訴,當然也會打去該黨的黨中央詢問。沒想到該黨卻給了他一個「如果你反對本黨支持市長的政策的話,那你不用再投票給我們也沒關係」的回應(是不是已經看到不懂得溫故知新的徵兆了?),氣得他一度放棄要買機票回台灣用選票支持該黨的行動。然而,本魯雖然也是長年來堅持廢票戰略,但也堅信投票是國民應盡的義務,因此我就勸他:

我覺得還您是投票時回來,一來比較靠近春節,令尊也會比較開心吧? 而且還保留個突然想投票(廢票也好)的機會。

於是,神奇傑克就下定決心,買了1/8回台灣,待到投完票才飛米國的機位。畢竟半年前定好這個時間的機票,聽說是有很多優惠。但這個時候,神奇傑克並沒想到他會成為某校友管樂團的主角之一,因為通常該團都是選擇聖誕節前後的檔期演出音樂會。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寫的好像是悲劇一樣XD),到了幾個月後的去年十月,某大學校友團的演出場地出現問題,不得不把音樂會延到1/17日(對,就是明天!),也剛好撞上了神奇傑克在台停留的時間。於是抓住機會的我,立刻開始試探他願不願意演出一首協奏曲,畢竟機會相當難得----神奇傑克通常回台的時間,都不是某校友團演出的時期,錯過了這次的演出機會,下次就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一開始,神奇傑克當然是抵死不從。於是,我又出了餿主意:

那麼,我去找型男單簧管演奏家高老師一起演出複協奏曲如何?這樣,有幾個好處。一來有個人可以當你的替死鬼...ㄟ,是救援投手,一來又是師徒相聚(高老師的啟蒙,正式我們的神奇傑克)。如果再加上本魯新收藏的巴賽管出動,肯定是賣點十足....。

看在我說的這麼頭頭是道,抵死不從的神奇傑克才勉強同意。於是,打蛇一定要打七吋(咦?),我又立刻聯絡了高老師、某校友團團長、劉紹棟老師,大家都滿場一致同意後,確定了要演出複協奏曲。

但如解說文所述,孟德爾頌其實寫了兩首給巴賽管與單簧管的音樂會小品。由於國內比較少演第一號(其實高老師也是剛在前一年演過第二號),所以我是提議演出第一號。然而,性格上屬於過橋前或先敲敲石頭、小心駛得萬年船性格的神奇傑克,因為以前演出過第二號,他在米國時,一度也想和樂團中的低音管共同演出第二號,所以最後還是由第二號出線。

總之,事隔二十多年,我們終於再度讓這首曲子在某大學校友團的演出中出現。而且,這次獨奏者變成了神奇傑克與高老師,頗有世代交替的新鮮感。再加上使用的樂器編制,是原版的單簧管與巴賽管,恐怕是國內首次使用單簧管、巴賽管與管樂團伴奏的演出,也是一種溫故知新的象徵。天底下還有比這更神奇的事情嗎?

也是這樣,機會難得,請大家多多捧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