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6日 星期四

吳清源-江崎誠致(23)



對此,秀哉就想盡辦法要如己之意來下這盤退休棋。秀哉也是毫不猶豫地行使他身為名人的特權。當初稗聖會的發起宣言就有針對秀哉這種性格來挑戰的用意在,但秀哉直接無視這些發起宣言,也許有不與他們一般見識的味道在吧。

當雙方互相針鋒相對、反彈時,就能產生出名局。畢竟圍棋就是戰鬥的世界,毫無妥協可言。就算是以不公平的條件來對局,只要能隨著緊迫的情感來驅使高超的技藝,就能得到傳世之局。

不用說,對局時就是希望彼此能以公平的條件來下,在以頭銜賽為中心的今日棋界中,也根本不會出現這樣公不公平的問題。光從這點來看,就知道回顧秀哉時代的對局時,具有無法用今日的尺度來衡量的一面。

說實在的,稗聖會對秀哉寫出的挑戰書,在道理上是完全站得住腳的。不過,秀哉就是誕生在含有現實不合理的歷史中,所以他也的確是盡其一生來全力維護這個圍棋史上僅有數人的名人權威,所以也不得不承認他是縱貫明治、大正年代中留下最大足跡的棋士。

順帶一提,「稗聖會」這個名稱,是後來成為總理大臣、並且在「五一五事件」(日本海軍軍官闖入總理官邸刺殺總理的事件)中被暗殺身亡的犬養毅命名的。雖然不知道犬養毅到底能理解多少雁金、鈴木或瀨越等人的行動意義,但從犬養替他們命名稗聖會這件事來看,就可以想像他是對這些人願意嘗試替圍棋界吹起一陣新風潮,是保持著好意的。

至於這個「稗聖」的典故,是出自中國古書「西京雜記」:

    「杜陵杜夫子善弈碁,為天下第一人。或譏其費日,夫子曰:精其理者,足以大稗聖教」。

(譯者按:中文原版其實是大「裨」聖教,但可能日文漢字中並無此字、或是以訛傳訛,所以寫作大「稗」聖教。兩者在中文裡其實意思是不太一樣的,但由於「稗聖會」在日文中已經是專,在這裡也只好跟著將錯就錯下去。順便也感謝讀者林先生給的指正)

    這裡所謂的「聖教」,指的是清明政治的意義。文中的意義是說下棋並不是浪費時間,只要能精通棋理,也能根據其道理,來推行聖教。

    這裡的聖教,即使是替換成學問、藝道、生活或其他事理也是相通的。所以犬養替雁金、瀨越等人的揭竿而起選了「稗聖」之詞,也含有希望他們的嘗試替棋界的發展發揮作用的用意在吧。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