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0日 星期五

吳清源-江崎誠致(21)


然而,在勝負的世界中,不管是誰都會走到隨著年齡增長而棋力衰退的現象。因此為了保住名人的權威,不和棋力已經追上來的棋士對局才是上策。實際上歷代的名人中,也很多是行使了最高位者的特權來避開對局,以維護自己的地位。秀哉自也不例外,在他當上名人之前,雖然是累積了拔群的戰績沒錯,但成為名人之後,類似拚勝負的棋局是幾乎不下了。

換句話說,這是名人一人終身制所造成的問題,但只要長久傳統所支撐的段位制還存續下去的話,能打動段位制中最高地位的秀哉名人的,也只有秀哉名人自身的意志了。因此,想追上秀哉的棋士們,要和秀哉照面的機會是隨著時間而越來越遠,這也是大正棋界的實際狀況。

然而無理的作法必然招致反抗。自然的趨勢就是坊門之外的棋士之反秀哉熱潮高漲了起來,最終燃起了熊熊大火。於是在大正十一年(1922年)雁金準一、岩佐銈、鈴木為次郎、高部道平、瀨越憲作等五位六段陣容的成員組成了稗聖會。揚起這面反抗大旗,可是過去棋界中從未出現過的改革運動。他們發表了「不執著於段位而是全部都以分先平下」、「採用時限制」等劃時代的比賽方式,等於點起了棋界改革的狼煙。

稗聖會的發起宗旨,正如以下這段文字所述:

「本會是以下五位發起,除了期許彼此之中能成為將來棋界第一人以外,也是以改革棋界為目標,來組織本會。換句話說,我們會以彼此對局競爭的方式,推舉出成績最優秀者成為棋界的代表。如果有對此不認同的人出現,則我們也會隨時以對等的資格與其一決勝負」。

這段文字之後,則是列出了該會的十五條比賽綱領。但開頭的這段文字,毫無疑慮的是針對本因坊秀哉名人而來。秀哉自從大正三年(1914年)、以四十歲的年紀就任名人以來就以棋界代表者的身分君臨棋界。這既是大家的共識,也是不可動搖的事實。而稗聖會就是希望選出一位新的棋界代表者,如果有異議,隨時都可以對等的資格來對戰。

至今為止,名人和誰都能以對等資格對戰的事是絕不可能的。不過,這是德川時代遺留下來的舊習,而現在時代已經改變了。稗聖會的主張,就是宣告不再承認維持舊時代的名人權威,等於是對秀哉個人相當露骨的挑戰。不用說,當然秀哉與坊門棋士對於稗聖會這樣揚起反旗顯示出了不快感。

而從別的角度來看,不管當時秀哉的權威有多大,最明顯感受到這種權威、而覺得進退不自由的,還是以下一代頂尖棋士為目標的六段陣容。而六段陣容中的主力,就是以打破現狀為目標而組織了稗聖會。換句話說,這是在棋界中心部發生的事件,雖然有反秀哉即革新的圖騰,但還是不能忽略其內在帶有爭奪棋界主導權的一面。

然而,不管理由是甚麼,此時稗聖會所制定的綱領,就是今日頭銜賽的原型,因此不能不說當時能思考出這樣先驅的對局規範的頭腦是絕頂非凡的優秀。或者是說大正民主風潮的波浪,也打動了被傳統、舊習盤據的棋界吧。當時棋界中最新鮮的感覺,也的確都存在於稗聖會的成員之中。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