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日 星期一

吳清源-江崎誠致(15)


4.歸化

就在時事新報的吳清源對木谷實十局賽前後,讀賣新聞舉行了由16位選拔棋士所構成的淘汰賽形式之日本圍棋選手權賽。根據企劃,這個比賽的冠軍將可和本因坊秀哉名人對局。也就是所謂的秀哉名人六十大壽紀念對局。

這個選手權賽的冠軍是由吳清源所奪下。他在準決賽中擊敗了好敵手的木谷實,決賽中又降服了師兄橋本宇太郎,而獲得了和名人對局的挑戰權。而新佈局的誕生,也是發生在這個企劃的進行之中,因此和對新佈局抱持批評態度的秀哉名人對決,更加提高了棋迷們的興趣。也因此,據說當知道挑戰者確定是吳清源、而非常高興的讀賣新聞社長正力松太郎,還跟輸掉決賽的橋本宇太郎說:「輸得太好了」而特別要求和他握手呢。

這場紀念對局,因為吳清源下出了連結對角線的三三、星、天元之奇想天外佈局而非常有名。也因此,這樣的佈局激怒了秀哉名人的事情也廣為人知。但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秀哉名人,當然不可能不知道吳清源或木谷實開始嘗試新佈局之事。明明理所當然地會預測到對方會這樣下,因此說吳清源的對角線佈局是傷害其心情,並不是認為這是在對身為棋界統領的自己做了那麼無禮的事情。至於他為何會覺得新佈局很無理呢?就是在時年五十九歲的秀哉眼中,十九歲的吳清源之對角線佈局,看起來就像是年輕人的暴衝,是不尊重傳統的反叛行為。

本來這種事,是在其他領域中也偶爾會看到的現象。為了解開歷史的束縛、開創新世界時,會受到當權者或以違背常識之名迫害的例子,真是不勝枚舉。

雖然這是現在看來很難相信的情形,但在當時的棋界,換句話說,就是在成立日本棋院的統一組織中,還保有著以秀哉名人為中心的門派制度權力殘渣,因此還存有不喜歡變化的常識存在。因此從毫無門派制度世界來到日本的吳清源,可以說是當時唯一敢毫不介意地突破這種扭曲常識的棋士。

不過,圍棋這種東西,就算是可以照著自己想法、傷害秀哉感情的方式來下,但在進行對局時,卻沒有拒絕以傳統與習慣為後盾、順著秀哉一方想法去做的權力。而吳清源也只能在這種極端不公平的條件下繼續對局。在勝負的世界中,雖然不公平的條件才是違反常理的常識;但在當時,比起這種常識,名人的權威與特權更優先才是真正的常識。

這盤棋是吳清源先著,從昭和八年(1933年)十月十六日起,到隔年昭和九年(1934年)的一月二十九日才終局。中間經過十三次的打掛(暫停),都是輪到持白的秀哉要落子時,只要覺得這樣對自己方便,就說聲:「今天到此為止」,而中斷對局,到下次再繼續下。雙方的時限是各二十四小時,是今天的棋聖、名人、本因坊戰等大頭銜賽的七局挑戰賽時限之三倍。而且這還不像現在得住在對局場直到下完為止,這十三次打掛秀哉都可以回到家中,改天再去對局,因此只在輪白棋下才打掛的秀哉,其實可以在家研究幾百小時。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