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日 星期日

具備高強的計算力


(2)具備高強的計算力

上次提到詰研中河野九段細算力很驚人的故事,也讓我想到這可能是日本棋士和李世石九段、古力九段為首的世界頂尖棋士的差別所在。

就像我們感覺到和河野臨先生之間有程度差異一樣,他應該也有感到和李世石先生之間的細算能力差異吧。曾經在一些前輩棋士們的口中聽到圍棋結果還是在比細算的說法,但其實在日本棋士身上還是會看到有甚麼地方在講究藝術性、美感、高潔的特徵。

曾在雜誌的專欄上寫過「除了細算以外都不可靠」的河野臨九段,應該是認為要追上中韓棋士的重點就在這裡吧。

在日本棋士進行棋局檢討時,常常會說:「這樣是行情吧」、「這種型態應該不行吧」的感想,但在中國棋士的檢討會上,是完全不管型態的。他們也不會慢慢停下來思考,而是快速地擺出手順、查出變化擺到底的結果以做出結論。

具體來說,他們就是重視結果。也會一直找出新手、令人驚異的新下法。用這種方式研究時,就需要快速的細算與計算能力、還有大量的時間。當然是不可能將變化無限的圍棋變化圖都算出來,但至少他們不會用感覺來做出結論,而是先算算看、下下看再說,並且會實際驗證看看。

秀行老師生涯之中都在追求圍棋的極致。一直都在鑽研真理到底是甚麼,但終究領悟出這是窮極一生也辦不到的事。如果說像追究真理一樣的學習方法是日本式的話,中國的學習法就很像是電腦的方式。

圍棋軟體就是因為利用了蒙地卡羅法後棋力才能有跳躍性地成長。

在圍棋軟體上完全不加入圍棋的價值觀、判斷力,而是去把某一局面下到終局為止下出幾萬局的結果然後來決定這樣下是否比較好。因為這就是將「細算神鬼化」的威力發揮到極致的方法。

在圍棋中,要將每一著的善惡代換成數值或理論是非常困難的事。所以我們棋士該下的棋有很多都是根據經驗而來的直覺所挑選出來的。

至於蒙地卡羅法,總之就是先將結果算出來再看。這看起來很像是用計算能力製造出龐大的經驗來模擬人類以直覺為背景來下棋的方法。

已經到達職業水準的將棋軟體,也已經具有判斷力,而可以根據每個不同局面給出形勢判斷的數值。

在佈局作戰階段是人類的棋譜資料比較強,也就是說這個階段下還是偏向人類比較強。然後到了中盤階段,電腦就靠著細算的威力壓倒人類。

在圍棋中很少出現像將棋那樣只要逼死王將就贏了的單純目的之局面,所以也無法像將棋那樣只要拚細算就能決定勝負。因為有劫爭關係、又有經過交換後的目數判斷問題,必須用複合的角度來思考。

圍 棋在終盤階段的收官時,也是可以幾乎不出錯地與電腦一戰。現在電腦唯一贏過人類的地方僅有局部死活的計算速度很快而已。如果將棋盤切成7X7的大小時,不 管怎樣的棋型它都可以在一瞬間給出答案。然而實戰中常常會出現根據周邊的味道而故意弄成劫爭比無條件要便宜的情形,光根據這樣的因素,電腦就還很難贏過人 類。

只不過,電腦贏過人類的終究還是會到來的吧。在那天到臨之前,人類該準備些甚麼東西、或者圍棋會變成唯一留存下來的遊戲時,人類又可以做些甚麼,搞不好都是一種很大的機會呢。

話拉回正題。圍棋這種遊戲的選擇性時在是太多了,根本就算不清(即便是電腦也是)。也是因為這樣,所以很容易養成根據經驗而來的直覺、或是行情來下棋的習慣。

秀行老師曾說過如果圍棋之神算是100的話,自己了不起只到6左右。

即便是人類的感覺,從圍棋的深奧性來看也還是非常非常的淺薄,這樣來看,更加原始性的依靠細算來下棋的心情不是非常重要的嗎?所以讓自己具備等級不同的細算能力之訓練一定是必要的,而且在龐大的試誤結果中,也可以順便獲得直覺(棋感)不是嗎?

其實,我自己從以前開始,就是下不靠感覺而光憑細算的棋,但看了中韓棋士的棋後,還是能感覺到細算的程度完全是不同等級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