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8日 星期三

更生人的日常(3)



(3)[打卡]

直到上大學為止,本盧都與全勤獎關係密切。雖然真正拿到全勤獎只有理論上難度反而是最高的小學
---本盧念書的那個清末民初時代(誤),基本上大家都是早睡早起,所以即便是早上六點就要起
床上學,從來都不覺得有甚麼睡眠不足的問題,所以對於現在輿論希望延後小學生上課時間的提議實
在有點難以理解。

啊,扯遠了。國中的全勤獎理論上難度比小學低,因為算是個小大人的中學生,稍微有點自制力了。
因此,除了不得已的原因請了一個月的長假外,也是完全沒請假或遲到。至於可能是本盧的黃金學習
時代的高中時期,則是因為公車車禍的「受迫性失誤」遲到過一次,很可惜地錯過了第二次得全勤獎
的機會。

當然,上了大學後,跟大家一樣(誰跟你一樣!),因為沉迷於種種有的沒的的活動,加上通常沒有
點名,沒去上的課非常之多,就不再討論了。不過這也順便證明了只要不點名或不打卡,大家就不會
當準時上課或出勤是一回事,因為這是人性啊(笑)。

不過,「服刑」這麼多年,只有在看守所有遇上需要打卡的規定,畢竟過去服的都是所謂的「責任
制」徒刑,也就沒有打卡不打卡的問題。說到這裡,最近不知道是哪裡來的江湖傳言說本看守所不用
打卡,其真實性就像謠傳本盧我要選台北市市長一樣,稍微動點腦筋就知道,根本不可能有這回事。
看守所不但要打卡,而且是從典獄長到受刑人、上上下下都要打,誰也逃不掉。而且最痛苦的,就是
早上八點就要打卡(允許三分鐘的誤差),這讓逐漸轉變成夜貓子體質的本更生人深表遺憾。不過基
於過去有非常多全勤或接近全勤的鍛鍊實績,我對於可以準時打卡這件事還是有一定的自信。事實上
經過將近十個月的看守所生活,直到今天為止,我也僅僅遲到了一次。即便是那次,也只超過幾分鐘
而已(雖說的確是賴床造成的)。

不會遲到的保證,第一在於本更生人都是搭乘絕對不可能發生塞車或車禍的捷運,所以高中的悲慘記
憶完全不會再現。第二,課本上都有教(咦?)說,看守所就在捷運底站,所以絕對不會有睡著坐過
站的危險.....原本我是這樣想的。

原本?對,原本。

因為今天本盧就坐過頭遲到了。

底站的好處的確是不可能坐過頭,因為到站後會有廣播說這是終點,叫大家趕快下車,等於有個天然
的鬧鐘存在。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雖然有個天然的鬧鐘存在,但也要你聽到才有效果。正因為這
是底站、而且荒郊野外的捷運線上也沒甚麼正妹可以看,通常上了車後,就可以放心的睡覺了。平常
的話,因為沒有睡得太沉,還不到底站,自己就醒來了。今天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昨天電動打太
多?),竟然完全睡死了。醒來時自己也覺得好像睡了很久,看了一下手錶發覺已經八點十分!睡眼
惺忪中又抬頭看了一下車上的跑馬燈,卻還離底站還有好幾站,這讓我以為今天捷運出了甚麼大問
題,而在中間停車過(日本的電車偶爾因為人身事故或下大雪會有這種情形),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
是睡過頭,以致於車到了底站又重新往反方向出發了。直到又過了一站,發覺離終點越來越遠、上車
的人也一反常態是越來越多,這才知道大事不妙,得趕快下車。這時離我原本上車的站僅有兩站的距
離,等於我幾乎搭了同一路線兩遍。最後,我打卡時已經八點半,可說是嚴重遲到。

這也當然,因為加上我再坐回底站,等於是搭了三次車啊!!!

結論就是,以後乾脆帶個真正超級大聲的鬧鐘上車好了....。

雖然很丟臉,但也是個難得的經驗,特此記之。(冏)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