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5日 星期日

比爾.傑克森專訪


譯自The Clarinet雜誌2017年春季號Vol.61

為了發展出自己的音色,就必須將所有的技巧學好

比爾.傑克森專訪

[前言]

曾經擔任過匹茲堡交響樂團、科羅拉多交響樂團等樂團單簧管首席的比爾.傑克森(Bil Jackson),卻是首次出現在本雜誌的單簧管演奏家。能夠靈活吹奏單簧管、薩克斯風、長笛的他,直到大學時代為止,都無法下定決心要當個爵士音樂家或是古典音樂家。結果他以19歲的年紀就當上了檀香山交響樂團的首席,自此之後他就以古典音樂為其發展背景。建立現在的地位。

英文翻譯:早瀨圭一 協助採訪:Dolce樂器

我應該當爵士音樂家還是古典音樂家?

採訪:
您是首次接受本雜誌的採訪呢。那麼就先請傑克森先生來談您開始學習單簧管的契機。

比爾.傑克森(以下簡稱J):
我是在美國中西部的密蘇里州長大的,雙親都與音樂無關,父親是眼科醫生,母親則是家庭主婦。當時我所住的鎮上有個市民管樂團,只要滿了五年級(9歲)就能參加,因此這個樂團就以這些小孩為對象辦了一場樂器展示會。在這個展示會上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樂器、並且可以親身體驗怎麼吹,然後選出自己想吹的樂器。一開始我選的是小號,但是父親剛好有個開眼鏡行的朋友也在當地的狄克西蘭爵士樂隊(Dixieland Band)中吹單簧管,在他的建議下,最後我就選了單簧管。

採訪:
您高中念的是因特洛肯(Interlochen Arts Academy,位於密西根州的住宿藝術高中。有各種不同學科,招收各種不同藝術領域想成為職業藝術家的學生),當時您就決定要成為單簧管演奏家了嗎?

J:
我大概是在12歲左右開始,和隸屬於聖路易交響樂團的喬治.席爾維先生上單簧管個別客。因此的確在進入因特洛肯高中之時,就決定要當職業演奏家。

不過當時我比較想當爵士音樂家喔。所以後來我在中川良平先生(低音管演奏家,曾在數個美國樂團中擔任低音管首席,後來回到日本發展)所主持的東京巴哈樂團中吹的也是薩克斯風,有些情況下也會吹吹長笛。

採訪:
所以您是何時決定要成為古典音樂演奏家或爵士音樂家的?

J:
那是到了大學時代的事。我在因特洛肯念書的時候,也參加了學校的管弦樂團。當時克里夫蘭交響樂團的首席羅伯.馬賽列斯(Robert Marcellus)先生會到西北大學來指導學生,偶爾也會到離西北大學很近的因特洛肯高中來指導我們。不過那個時候馬賽列斯先生因為生病的關係,已經不能吹單簧管了,所以他來我們學校其實是指導指揮的課程。但在課堂上聽到我吹奏的單簧管音色後,就強烈推薦我去念西北大學的音樂系。

就算如此,在我進入西北大學之後,其實也還是在同時演奏古典樂與爵士樂。雖然馬賽列斯先生希望我能好好專心在古典音樂的學習上,就有點反對我繼續吹爵士樂。

由於我會吹單簧管、薩克斯風與長笛三種樂器的關係,甚至連洛杉磯都會有人找我去演奏爵士樂。正當我為了要當古典音樂家或爵士音樂家而迷惘時,剛好獲得了古典音樂的工作機會(檀香山交響樂團首席),於是就決定走古典音樂這條路了。

採訪:
馬賽列斯先生是位怎樣的老師?

J:
馬賽列斯老師不僅單簧管演奏得好,對於音樂的思考方式也非常卓越。我覺得當時他的指導應該是美國最棒的,因此我能接受他的教導,算是我非常值得自豪之處。吹樂器時由於會對全身產生壓力,而這種壓力造成了馬賽利斯老師單眼失明。即便如此,他還是繼續吹了一陣子單簧管,可惜的是後來還是不得不因為這個原因而放棄演奏,而成為了指揮與音樂指導家。

19歲當上管弦樂團的單簧管首席

採訪:
可以請您再談談最後選擇了古典樂的原因嗎?

J:
在1977~1980年之間,我參加了在亞斯本(Aspen)舉行的音樂營。這個音樂營讓我學到非常多,不過為了參加這個音樂營,我得靠演奏爵士樂來籌學費。當然,在亞斯本的音樂營中學的可是古典音樂。

當我在籌參加音樂營的費用時,有位非常有名的爵士音樂家非常照顧我。他是在洛杉磯地區非常活躍的演奏家,所以他也問我要不要跟他一樣去洛杉磯發展?

不過,在我最後一次參加亞斯本音樂營的1980年時,檀香山交響樂團的低音號團員剛好也來這個音樂營指導,跟我說他們樂團的單簧管首席突然辭職了,請我一定要去他們樂團考看看。因此在我離開音樂營回到西北大學,直到參加樂團甄試當天為止的三週之間,我為了準備這個甄試每天都練習十個小時以上,最後也讓我考上了,這時我才19歲。

採訪:
在檀香山交響樂團之後,您也分別擔任過科羅拉多交響樂團與匹茲堡交響樂團等三個樂團的單簧管首席對嗎?

J:
我最先考上的就是前述的檀香山交響樂團,當時的指揮是唐納德.約哈尼斯先生。這雖然是我第一個加入的職業樂團,但其他的團員也都很年輕,最老的也不過四十歲左右。因此我和這些團員就像是家人一樣。在這個時期中,我也學到了不少東西。其實這個樂團很會發掘年輕有才華的音樂家來加入,而且也會幫助這些年輕團員繼續進步,更加發揮出他們的才華。

至於科羅拉多交響樂團,我前後待了28年。團員們比起檀香山交響樂團年紀要大得多。這是個讓人覺得很舒服的樂團,而且還有山景,居住環境非常好。

之後,我則是加入了匹茲堡交響樂團,我在那裏僅僅待了兩年,但那兩年卻是非常充實的時光。

當時匹茲堡交響樂團的指揮是羅林.馬捷爾先生,他對音樂的要求非常嚴格,總是要團員演奏得非常正確。換句話說,他非常講究專業精神。甚至可以說,這是我精神上最緊繃的兩年,也讓我學到了很多。而且他們常常會舉行世界巡迴演出,讓我也有機會接觸世界各地的音樂,這也是非常棒的經驗。

在匹茲堡最辛苦的地方,是必須要準備每週音樂會的樂曲、巡迴用的曲子、錄音用的曲子...,無時無刻都在練習。而馬捷爾先生也如前所述,是個非常嚴格的人,絕不允許任何一個音吹錯。因此,這個樂團不論是排練、或是正式在舞台演出時,都得維持著緊張感。明明在科羅拉多時就不用那麼嚴格(笑)。

採訪:
歷經這三個樂團的工作,是否會讓您的演奏風格發生變化?

J:
我想是不至於,但隨著更換樂團,我自己可以感受到我自己也在進步著。有了檀香山與科羅拉多的樂團經驗,我就知道當個職業樂團團員該怎麼做比較好,然後這些經驗正好就在匹茲堡交響樂團發揮出來。


演奏單簧管的音樂家

採訪:
現在您在范達比爾德大學的布雷雅音樂學院(Blair School of Music, Vanderbilt University)任教,在教學上您比較注重哪方面的東西?

J:
首先就是幫助學生找出好的音色。這是非常重要的事。為了找出自己的音色、發展出自己的音色,就必須把所有的技巧都學好,否則就吹不出屬於自己的聲音。因此我會讓學生就是先把技巧練好。

好比說蓋自己的家這種建築物時,地基一定是最重要的。有了好的地基,才可能蓋出好的房子,然後就能挑選自己喜歡的傢俱來裝潢。換句話說,沒有蓋出好的房子就不可能有裝潢。我覺得對單簧管來說,技巧就是地基,傢俱相當於音色。

我以前讀過喬治.班森先生這位優秀吉他手接受美國著名的Downbeat雜誌專訪,他說他總是在練的,就是所有大小調的音階、琶音等技巧。而且,他可以用所有的調性來演奏標準曲目。我看到這個專訪後,就深切體會到技巧的重要性。

因此,我現在也總是跟學生說,為了擁有自己的音色,就必須把所有的技巧練好。

採訪:
對傑克森先生來說,單簧管是怎樣的樂器?

J:
我希望大家能叫我演奏單簧管的音樂家。不是單簧管演奏家,而是音樂家。

對我自己來說,單簧管這種東西,就是一種能夠發出豐富泛音的樂器,也是最具有表現力的一種樂器。

採訪:
想請教一下您目前所使用的樂器?

J:
我現在用的是巴坤(Backun)公司的摩巴型(Moba)單簧管。材質是黃檀木(Cocobolo),按鍵則是經過玫瑰金電鍍處理的版本。巴坤公司的單簧管並不是使用板狀彈簧,而是使用線圈式彈簧,在種種方面上都讓人實際感受到他們用心研究之處。也是因為使用了線圈彈簧,操作性上是超俗拔群的優異。

我覺得這種單簧管就像是能夠調出任何顏色的調色盤一樣。巴坤先生在樂器上,包含音孔位置在內全部都研究過一遍,所以他們的樂器是甚麼東西都能好好表現出來。因此,我非常喜歡這種樂器。

採訪:

多謝您接受採訪。

[補充]

2016年11月16日比爾.傑克森/蒲生祥子(鋼琴)東京演奏會曲目:

1.德布西/第一狂想曲
2.布拉姆斯/第二號單簧管奏鳴曲
3.羅西尼/序奏、主題與變奏
4.伯恩斯坦/單簧管奏鳴曲
5.韋伯/幻想曲與輪旋曲(選自單簧管五重奏)

安可 
蓋希文/前奏曲

另外,比爾傑克森先生目前使用的是L牌的合成簧片與銀石牌束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