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2016名古屋遊記(22) 大阪單簧管音樂節之七



演完前面這首單簧管三明治後,對於我們這種瘋狂收藏家而言,當然會覺得很搞笑,但說書人之一的春山(三木)就吐槽:這對於一般人而言,這些梗會不會太深了?於是橘(十龜)說:那我們來演個Plink, Plank, Slap, Polka如何?保證大家都有聽過....

說完之後,後臺端出了四個譜架,原來這首Plink, Plank, Slap, Polka是以協奏曲的形式來演出,而且是四把低音單簧管來擔任獨奏。最驚人的是,這次春山和橘兩人並不是去到樂團最後面的冷板凳,而是走到舞台最前面,原來他們是其中兩位獨奏者。而這首曲子其實也有收錄在TCCP的CD之中,也是他們的拿手曲目之一。但經過這麼多年的「演化」,這次在大阪演出的版本已經和CD版很不同了。曲子顧名思義,是要讓四把低音單簧管用拿手的「拍奏(Slap Tongue)」技巧來惡搞各種有名的曲子,包含約翰.史特勞斯的撥奏波卡、傑賽爾的玩具兵進行曲、安德森的Plink Plank Plunk、NHK有名的綜藝節目今日料理主題曲(這在交響情人夢中也出現過,是日本家喻戶曉的曲子)、薩拉沙泰的流浪者之歌、布拉姆斯第五號匈牙利舞曲、綜藝節目笑點(類似相聲的節目)的配樂、兒歌說哈囉、GeGeGe鬼太郎的主題曲(當然要用拍奏來吹)等等,好玩是很好玩,但對於我們這種歪果仁來說,好像還是有點太艱深了(笑)。

而且現場的日本觀眾也笑的很開心,春山還是忍不住要吐槽:這些歌好像都太老派了吧?(鬼太郎、今日料理等等節目現在都已經沒在播了),於是橘歌又提了個新案:那,你看看這首單簧管煎餅(仙貝)如何?

此時,後台竟然搬出了一張工作桌,上面擺滿了製作煎餅的材料,由一部分的團員來做煎餅,另一部分的團員則是演出改編有名的安德生單簧管甜心(Clarinet Candy)的音樂。說是改編,也真的很別出心裁,因為基本上所有的合聲與伴奏都沒有太大修改,卻是把原本旋律的音形全部改成反向進行(上行音階改成下行之類),製造出一份絕妙的趣味。而且演奏完的最後一瞬間,要把做好的煎餅直接砸在旁邊的人的頭上,實在是非常惡搞啊!

不過,負責吐槽的春山照例還是要嫌一下:「這首曲子這樣不行啦,煎餅是吃的東西耶,站在教育立場來看,根本是暴殄天物啊」。橘哥不服氣:「可是演完之後,大家一起吃煎餅不是很好嗎?」。春山接著說:「到底有沒有那種讓吹單簧管的人看起來很帥氣的曲子?」,橘哥思考了一下:「通常音樂比賽用的曲子不是都很難嗎?把這些曲子全部黏在一吹,會不會很酷?」

這時候,有個胖胖的音樂家從後台探出頭來,偷偷摸摸的走向台前,原來就是前面已經演奏過的柯韓,一路待命到此刻,準備擔任以下這首一大堆協奏曲湊在一起大拼盤的獨奏。這首名為Concertissimo(極限協奏曲)的曲子,也真的是包含了一堆超難的協奏曲。最妙的是樂曲的開頭是拿了柯普蘭的單簧管協奏曲的豎琴伴奏樂句來用,但獨奏吹出來的卻是韋伯第一號的慢板樂章,然後吹了沒幾小節,突然又轉成了小協奏曲的開頭,真的非常胡搞。

這首是我沒聽過的新作,有可能是專為柯韓量身打造的。但到底有多難,請看以下本台的整理:

Copland(伴奏)-Weber第一號(慢板)-Weber小協奏曲(序奏)-Spohr第二號(慢板)-Rossini序奏主題與變奏(琶音變奏與最終變奏)-Copland(裝飾奏)-Nielson(裝飾奏)-Francaix(第四樂章)-Spohr第二號(第三樂章,可惜三點Do突栽)-Spohr第一號(第一樂章)-Debussy第一號狂想曲(終段)-Francaix(第一樂章)-Nielson(另一段裝飾奏)-疑似Bassi的弄臣變奏曲過門-Weber第二號(第三樂章六連音炫技)-Copland終段與Weber第二號終段的「混成物」-蓋西文藍色狂想曲(開頭滑鍵片段)。

這樣應該有酷了吧?不過春山還是要吐槽:哇,真的很酷,可是這種東西一般科系的學生還是會搞不懂在幹嘛吧?有沒有除了古典音樂以外的音樂種類啊?

橘哥:
嗯,要不要來個Brahms Boss來試試?

春山:
Boss?老大?是爵士嗎?

橘哥:
對,就是吹爵士的單簧管演奏家很嚮往古典音樂所寫出來的東西,這是很常見的情形對吧?

於是樂團中就站起了一位很擅長吹爵士的團員開始自言自語:啊,好想吹古典的樂曲喔。既然如此,就先來練個音階吧....

結果音階才沒吹幾個音,後面又自動變成了爵士的搖擺即興風格,於是他又反省起來:

不行、不行,我要忘了爵士。

重吹了一次,這次樂團後面出現了爵士鼓幫他伴奏,讓他又不知不覺把音階變成了即興,嚇得他大叫:

不對啊~

再吹一次,爵士鼓又開始鬧,再度讓他變成了班尼.顧德曼。逼得他說:

好吧,那我乾脆直接練布拉姆斯好了!

至此,這首以Take Five與布拉姆斯第二號奏鳴曲第二樂章混合開頭的爵士風惡搞曲就正式開始了。當然,以「米卡梅尼可夫」的性格而言,是不可能只有鬧布拉姆斯第二號的,後面還陸續布拉姆斯的單簧管三重奏與奏鳴曲等其他片段。也是非常好玩。

接下來則是由一大堆老歌與童謠組成的「吃到倒店三明治」,這一首曲子也是我沒聽過,也沒收錄到CD中的可愛樂曲。不過,裡面的組成樂曲有太多是我不熟的歌曲(所以才叫吃到倒店),就無法一一列出來了。不過,光看春山站出來唱類似校歌的音樂、一面放氣球的場面、最後還大合唱「莎喲娜拉」,就知道這不是普通偉大的歌曲啊 XD

而M Had No Paper這首曲子也是有很多我不懂的梗在其中,只知道一開始又是大合唱開始,然後穿插著超級馬利兄弟、馬勒第一號、展覽會之畫、明治巧克力廣告歌、綠油精等曲子混在一起,只能說是創意無窮啊。

再來則是TCCP拿手的創團名曲「英雄的嘆息」,這首是原創曲,就沒有向其他音樂「致敬」的成分,可是卻是技巧上非常困難的炫技樂曲。驚人的是這樣的曲子,臨時在關西找來另一批團員就能演出來,實在不能不佩服日本音樂界的人才層有多厚實。

到了這裡,一再吐槽的春山也甘願了:如果是這首曲子,應該就很棒了。可是啊,能不能再生一首出來呢?時間不夠的話,宣傳效果就不好啦。

於是經過一小段惡搞短劇之後,橘哥端出了「大鬍子波麗路」來當結尾。顧名思義,這是在拿波麗路來開玩笑。主要的架構是在波麗路原曲上,加入降E調吹奏各種惡搞效果(救護車、全家便利商店的配樂....)。厲害的是,這個重奏團中,降E調是由兩位演奏家齊奏的,聽起來卻像一把一樣,實在是讓人佩服到五體投地。

到了這裡,音樂會還沒結束,在演奏大鬍子波麗路的同時,橘哥(十龜)偷偷跑去後台換裝,然後以標準蘇格蘭風笛演奏者的模樣從觀眾席的後方登場。這首「高地教堂」是在著名的管樂曲Sparke的高地之歌第一樂章中也出現過的英國民謠,但看到單簧管演奏家用蘇格蘭風琴演奏,效果更加震撼,只能說十龜老大真是多才多藝啊。

音樂會最後就在這段熱血的蘇格蘭民謠中結束,我也帶著滿意的笑容離開大阪愛樂廳,前去和上樣會合了(待續)。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