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7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50)


說到昭和22年(1947年),日本還是持續在打了敗仗後的混亂狀況中。吳清源本人正被璽宇教或國籍問題給纏住、日本棋院也出現了圍棋新社要獨立出去等等的騷動,變成很難說是整合在一起的穩固組織。換句話說,那是個發生甚麼都不奇怪的時代。

然而,就算如此,即便瀨越是吳清源的恩師,卻擅自替吳清源提出辭呈,並且連一句解釋的話都沒有說,這還是得看成一件非常異樣的事情。那麼,到底是誰施加壓力讓瀨越這麼做的?因為瀨越在沒有跟任何人解釋過的狀態下辭世而去,使得真相從此永無大白之日。

可以想像的是讀賣為了獨佔吳清源才這樣施加壓力、或者是日本棋院內某一部分勢力為了排擠瀨越一門才弄出來的、甚至也有可能是當時國內情勢也陷入複雜混亂的中國策劃了些甚麼行動造成的;除此以外,就很難想像還有甚麼其他原因了。身為以開明著稱的瀨越,為何守口如瓶不願意對任何人公開真相,現在也無法調查出結果,只能說是難以理解了。

我自己則是對於瀨越跟吳清源說的「隔年我自己也被要求辭去了理事長之職」這句話給嚇到。

日本投降之時,位於赤坂溜池的舊日本棋院被戰火燒毀,職業棋士也四散各處。好不容易收拾殘局、而能夠租借到比賽會場來重新進行大手合賽,已經是昭和21年(1946年)春之事了。

為了復興日本棋院挺身而出的中心人物,就是瀨越憲作、加藤信、岩本薰、長谷川章、村島誼記等職業棋士,因此就由瀨越就任日本棋院的理事長。戰前的日本棋院,根據副總裁大倉喜七郎的意願,棋士只要專心對局即可,棋院的理事就由棋士以外的人來擔任,當時完全沒有職業棋士的棋院理事存在。

職業棋士理事的誕生,則是發生在昭和21年的棋士總會上。此時以前的棋院理事們無法繼續替棋院服務、各家新聞報社的圍棋專欄也還沒有復活。因此日本棋院的經營,只好由過去以下圍棋為職業的棋士自身來做,也因此職業棋士的誕生是非常理所當然之事。圍棋界如果少了贊助者雖然是很糟糕,但沒有贊助也還是要繼續下棋,才能算是真正的棋士。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