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8日 星期日

AlphaGo特別座談會(1)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6年5月號 IGO Science專欄

大橋拓文六段、麥克.雷蒙九段、王銘琬九段特別座談會

新時代到來!
~探究AlphaGo的驚人佈局能力與弱點


[前言]

就在大家都還在說人工智能要贏過頂尖職業棋士還要再花十年之時,DeepMind公司所開發的程式AlphaGo卻以四勝一敗的成績降服了韓國的李世石九段,帶給了圍棋界巨大的震撼。於是本雜誌就以連載專欄Igo Science特別篇的方式,請大橋拓文六段擔任主持人,並邀請與迄今參與圍棋軟體開發的王銘琬九段、接受Google公司邀約負責這次世紀大賽在韓國現場Youtube線上轉播解說的麥克.雷蒙九段擔任來賓,進行這場特別座談會。

===

大橋拓文六段(以下簡稱大橋):
請多指教。事不宜遲,馬上就請教去到韓國現場的雷蒙九段談談感想。

麥克.雷蒙九段(以下簡稱雷蒙):
首先,Google公司發給了我解說的工作邀約時,突然就叫我簽了保密合約。而且還簽了兩次。甚至是用「千萬不可以跟媒體講!」的氣勢要求,讓我嚇了一跳。話雖如此,真正重要的東西,Google那邊也都不會跟我說就是了(笑)。結果,我只知道我要在Youtube回答大家的提問而已,搞不好這整件事反而是王銘琬九段還比我清楚哩。只不過,我多少還是可以談一下韓國現場的樣子。在記者會的現場,大致準備了100席的座位,而以韓國與中國來的記者為中心,世界各地前來的媒體把這些位置都坐滿了。不過,我想這些記者應該都是不懂圍棋的人。不過,這是一般的圍棋對局或活動絕對看不到的光景,讓我都被這種氣勢壓倒了。而且隨著局數的進展,比賽受到的注目就越高,到了最後,記者席甚至增加到四百席左右。

王銘琬九段(以下簡稱王):
在韓國,這好像是頭條的大新聞?

大橋:
這是韓國的一般報紙(譯註:圖略)。除了各家報紙都放在頭版之外,根據我聽到的說法,一般的商業電視台還做實況轉播,在街上也可以看到有大型電視牆在播放的樣子。

雷蒙:
在我回日本的班機上看報紙時才知道,雖然對局都已經結束了,報社還有繼續編輯專欄討論呢。說起來,第一局結束時,記者席上大家都是一與不發、非常安靜,然而還是可以聽到嘆息聲。

王:
下第一局時,AlphaGo的棋力還是未知數,所以即便李世石九段形勢不利,大家還是會期待他有可能在甚麼地方可以逆轉,光是這樣就夠讓人失望了吧。

大橋:
接下來,想請大家談一談賽前預測和實際對局之後,大家的想法有怎樣的改變?據說賽前Google方面就非常有自信的樣子。從AlphaGo和樊麾二段的對局來看,王銘琬老師或我都說過就算是李九段來下恐怕都不能樂觀,但所有的職業棋士都覺得李九段是不可能會輸掉的樣子。

雷蒙:
李世石先生當初也說他可以五比零獲勝呢。但是到了比賽之前,他卻變低調了。其實我自己也覺得這場比賽是在和樊麾比賽之後的五個月舉行的關係,所以很難預測勝負。

大橋:
韓國棋院那邊,好像非常有自信,所以從網路上的影片看到第一戰輸掉之後他們那種失望的樣子,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雷蒙:
其實我也聽到了李世石先生可能無法獲勝的情報。只是我不能說情報的來源就是了(笑)。

王:
果然您還是知道各種消息(秘密情報)啊。

雷蒙:
其實當時我是不太相信啦。結果它還真的贏了李世石先生。DeepMind公司的CEO德米斯.哈薩比斯(Demis Hassabis)先生自己雖然有業餘初段的棋力,但基本上有參加這個專案的職業棋士就只有樊麾二段一人而已。Google方面之所以確信可以打敗李世石先生,並不是從AlphaGo在盤面上所下出的內容來看、也不是有對李世石先生做甚麼特別戰略,單純就是從數值來看而已。順便補充一下,這次使用的電腦規格,其實和樊麾二段對戰時是完全相同的,就是CPU有1202顆、GPU有176顆。而這每一顆CPU或GPU的基本性能應該也比一般使用的東西要高,真不知道要花多少錢啊(笑)。只不過他們說,每一顆CPU只能發揮實際能力的八成性能而已。

大橋:
即便是八成,也是非常厲害了吧。

王:
這就不知道了。畢竟沒有甚麼適當的比較例子。好比說,卡爾.路易斯(前世紀百米賽跑紀錄保持人、獲得多項奧運金牌)只用八成功力來跑的話,好像就沒甚麼了不起了(笑)。言歸正傳,基本上賽前預測是圍棋界的大多看好李九段、而AI業界的人大多看好AlphaGo吧。

大橋:
坐在李九段對面替AlphaGo擺子在棋盤上的黃世傑(Aja Huang)先生是台灣人,王銘琬老師以前見過他嗎?

王:
不,我沒見過他。只不過,我知道他是開發出圍棋程式「Erica」的人。本來他就是「特別人物」,所以大家直到最近都不知道他,但卻加入了開發團隊之中。應該是這個計畫的關鍵人物。

雷蒙:
據說電腦第一手一定會下在右上角,就是黃先生用程式設定的。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