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6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62)


這裡且轉換一下話題。在坂田當上本因坊名人後沒多久,「圍棋俱樂部」雜誌舉辦了一個坂田對文人名家群的指導棋賽。除了近藤啟太郎、梅崎春生、木山捷平、榊山潤、尾崎一雄、大倉昇平、島竹二郎等每人每月挑戰一局外,最後收尾則是由拿到諾貝爾文學獎的川端康成登場。策劃這個指導棋賽的,是「圍棋俱樂部」的編輯長河野直達,他的意圖就是想和戰前舉辦的吳清源對文人名家群的指導棋賽相對應。

當時吳清源的指導棋賽是全體全部讓六子,而坂田的指導棋賽則是根據各人的棋力高低來調整讓子數。有趣的是,吳清源的指導棋賽中,僅有砂子屋書房的山崎剛平一個人贏了兩目;而坂田的指導棋賽也是僅有最後一棒的川端康成擺上六子贏了四目。真是個巧妙的結果。

對坂田來說,其實也有指導棋不太容易輸掉的評價。然而,就我所知,恐怕沒有像他那樣會在指導棋中給對手提示的職業棋士了。我也旁觀了好幾局他對文人名家群的指導棋賽,他往往會一面說:「只要白棋還沒下,你都可以改變落子位置」,一面強勢的建議該怎麼下。也許也因為這是要登在雜誌上的棋、顧慮到不要讓對手太沒面子;但被一般認為是對勝負非常無情的坂田竟然也有另外的一面,在這些文人們的對局中清楚傳達了這種印象。

其實一流的人,都是有各自溫柔體貼的心腸。倒過來看,沒有體貼心腸的人也無法成為一流的人。所謂的一流,就是在各行中超俗拔群的意思,但要成為一流,除了天分之外,還須嚴格的鍛鍊與自我控制。換句話說,這就是一種強韌的精神,但要能支撐住這種嚴格的精神,除了其自身擁有的愛情外別無他物。如果沒有了這種內部的豐厚情感,人是無法耐得住長期的孤獨鬥爭的。

只不過只有棋力高強,是無法展現王者光芒的。雖然這一種很難用言語表達出來的東西,但往往被稱為名局的名勝負,在展現高度的技藝之同時,應該也有能驅使其技藝的棋士人性在支撐著。就是在這種全面人格的對戰之下,才會下出名局、才會有名勝負。

我們往往會提到「棋道」這樣的名詞。就是在說棋中有道,有心之道場。其變化是悠久無限,就算做出了跟地球一樣大的電腦,也無法算盡其變化。在這樣深奧世界中求道的棋士們,其身影看起來就像是大大小小的求道者。位於這些身影頂點的,就是成為昭和棋界主軸、建立起現代棋基礎、而且其自身也在所有升降十局賽中勝出的吳清源。他從年輕時就開始學習易學、並曾經有一時期埋首於宗教之中,這些都和探究棋道融合成一體。

到達山峰頂點之路並非只有一條,也不是每一條路都是好走的,而坂田就走了一條誰也沒走過的路登上了懸崖。恐怕,那是通往山頂的最短路徑。然而就是這樣,這條路特別險峻,也讓想攀登這條路的他陷入惡戰苦鬥,需要花費長年的歲月。由於覺得天地悠久,就不特別去尋找可以攀登的道路,他知道只要往上爬,就一定會到達山頂;於是他就這樣單純地往上爬、也終於爬上了頂點。或許他這樣並不能說是聰明的登山家。在吃盡苦頭後終於結束攀登、成為頭銜賽霸主的坂田榮男,仍未失去勝負師、棋士的風貌,就是在於他選了這條艱辛之路。

不過,吳清源與坂田榮男雙方所留下的無數名局、名勝負,是用不同的形式、用輝煌動聽的音響來打動人心。如果說吳清源是點綴山脈屋脊的神韻縹緲,則坂田榮男就是讓人難窺頂點高聳天際的銳峰。我想後世如果想要回顧昭和時代的圍棋界的話,應該就會看到這樣的風景。


13.彎曲的手指

我和吳清源之所以會親近熟悉起來,正如前面所提到的一樣,是因為昭和36年(1961年)我接受每日新聞的邀約,擔任吳清源與坂田榮男的三局賽觀戰記者的關係。在當時讀賣所主辦的升降十局賽都已結束,是名人戰即將誕生的時期。

這項新設的名人戰,由於遭遇摩托車車禍的關係,吳清源未能實現成為名人的目標,反而是變為坂田榮男與藤澤秀行之間的競爭。在昭和38年、39年連續角逐名人頭銜的坂田對秀行之戰,吳清源就轉為配角,負責解說者的工作。

我的話,只要是名人戰的挑戰賽一開始,就會衝去對局場所中吳清源的房間拜訪。一般的對局場所,慣例上會安排一間休息室,讓聚集而來的職業棋士跟著棋局的進行,檢討各式各樣的變化。一般來說,棋證與解說者也會一起在這間休息室同席,但吳清源卻會有另外一間特別安排的房間。雖然這間房間比較隱密一些,但為了參拜大師,還是可以在那裏看到巧妙潛入的年輕棋士的身影。

而吳清源則是不管對象是誰,都會懇切地進行解說。而且他不會因為對手就把狀況下調來亂講。也是因為這樣,為了害怕問出太笨的問題浪費他的體力,我基本上是不太出嘴問問題,但他的解說實在非常明快清晰,搞不好說成是我也根本沒有插嘴的餘地比較正確。

這裡我應該要補充說明一下。不用說,業餘水準的我,就算聽了吳清源的解說,還是有很多無法理解的地方。因此,在那個當下覺得恍然大悟的棋理,其實可能僅是以為自己接觸到了圍棋真理的錯覺。不過即便是我不是真的懂得他的解說,透過接觸到吳清源的解說,也讓我以與過往不同的形式來對圍棋更深入的思考,這點是毫無疑問的。

通常在對局場所中的吳清源房間中,一定會看到一位人物。就是富士通公司的年輕董事池田敏夫(譯註:池田可說是日本電腦產業之父)。他往往會放下毫無疑問是非常忙碌的公司工作,跑到吳清源的房間來。他所工作的是我完全無法說明的領域,而且在那個開始流行電腦這個名詞的時期左右,首先把電腦帶入圍棋世界的人物,就是池田。他雖然很不幸早逝,但他對於吳清源之傾倒程度,讓富士通整家公司都與圍棋界關係深厚,這也是後來「富士通盃世界圍棋大賽」能夠誕生的原點。

池田與吳清源也非常合得來,也被池田帶去進行使用電腦來解詰棋問題的種種實驗,於是讓吳清源的口中也不時會冒出「電腦」這個名詞。而我每次聽到他說出這個名詞,嘴角就會嚇到合不起來。這是因為吳清源說出「電腦」這個名詞時,會讓人覺得他不是在講科學的世界,而像是在講精神世界中的甚麼不可思議物質的關係。

在林海峰之後沒多久馬上就抬頭的時田芳夫,其計算之正確是大家早早就知道了。往往好多人聚集在一起檢討棋譜時,就會有人問他:「石田君覺得怎樣?」,可見其計算之正確,深受大家之信賴。在名人戰的休息室中,常常也會見到這樣的光景。

「啊,因為石田先生是電腦嘛」。

這也是吳清源嘴中常常說出來的話。當時其實我也常出入木谷道場,但即使在道場內也沒人稱呼石田為電腦。根據我的觀察,石田這個「電腦」的綽號,應該是吳清源命名的。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