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4日 星期一

吳清源-江崎誠致(60)


身為業餘棋友的我,沒有甚麼能力可以好好說明實戰鍛鍊是怎麼一回事,但我想以結果來看,實戰與學習對職業棋士來說就是同義詞才對。只有是擁有第一流天分的人,就可以像坂田那樣從實戰中開花結果、也能像吳清源那樣透過棋書來培養實力。

但人生就是一旦走上某條路後就無法再回頭了,只能從目前的地點沿著同一條路繼續往前走。因此就算我們想假設坂田可以像吳清源或木谷那樣過著求道者的棋士生活,他也無法真正從頭開始這樣過了。既然坂田是拿著以實戰鍛鍊這招所磨練出來的武器來稱霸棋界,也就會產生出其獨特技術的光芒出來。

在坂田的棋中,一見之下是與常識反其道而行、根本不合棋理、但實際上卻是極高水準的棋理才能解史的妙手,可說是多到數不清。舉例來說,在秀哉名人與吳清源的對局中、白棋那著膾炙人口的第160著鬼手,在坂田的棋中這樣的鬼手妙手可說是隨處可見。如果要將這些棋收集成「坂田鬼手錄」的話,恐怕一本書是絕對寫不完的。

這裡對於坂田曾經出場過的頭銜賽的詳細記錄就先省略,但他所獲得頭銜數,是遠遠超過第二名的棋士非常多(譯註:當時。坂田生涯的64個頭銜紀錄,後來還是被趙治勳給打破了,但直到今天仍高居日本棋史第二)。他之所以會被稱為棋界的霸主,並不只是看他全盛期的戰績而已,而是他那拔群的總合戰績遠遠壓倒群雄。

要說到全盛時期的坂田,我就想到了兩位棋士對坂田的看法。其中一位是關西棋院總本部的瀨川良雄八段,他在坂田本因坊接受半田道玄挑戰的首次衛冕賽中,跟我說了以下的話:

「(半田)現在遇上了氣勢正盛的坂田,我想是無法對抗的。其實我是覺得,不管是誰出來挑戰都敵不過他的。」

當時,瀨川是解說者,而我是擔任觀戰記者,因此這個在大阪打照會的對話中,瀨川斷定坂田的棋力水準遠高於大家的層次。

另外一位,則是被坂田搶走了本因坊寶座,之後又在兩次復仇挑戰中敗給坂田的高川格。他是這麼說的:

「不管怎樣,就是會被他電啊。不過,即便是坂田,應該也是會有阿基里斯腱才對」。

這是高川在昭和39年(1964年)下完以四連敗輸掉第19期本因坊挑戰賽中的第三局後,跟我說的話。

根據狀況來看,比起瀨川說已經棋界無人可以對抗之時,其實坂田是在高川連續兩年挑戰本因坊之時更加穩定。然而,高川卻還是明言坂田也會有阿基里斯腱般的弱點。而且高川可不是那種因為輸掉的遺恨就說出那種話的人物。就是在接二連三和坂田爭奪大勝負中觀察,即便是對其棋力強大非常佩服,也還是可以預測到坂田並非神人之身上存在有弱點。

不過這種事情,恐怕只要是在技術層次上並沒有拉的特別開的頂尖棋士群之一,都能感受的到吧。其實山部感嘆「坂田離我們越來越遠」的話,也是差不多在這個時期說的,但這話的背後,也是隱含著大家沒有離他那麼遠的語氣。然而,實際上誰也沒贏過坂田,所以就算他有阿基里斯腱般的弱點,他的獲勝狀況也完美到誰也無法想像有人可以砍的到的程度了。

但是這樣聲勢如日中天的坂田,卻在昭和40年(1965年)第四期名人戰中以年輕武士姿態登場的林海峰身上遭到了不測。那一年,大家都把坂田的失敗看成是誰都會有狀況不順剛好到來而已,但在隔年坂田重新打出來復仇挑戰再度失敗,世人才知道林海峰的巨大身影已經在棋界展翅飛翔了。

其實坂田在名人戰敗北,也不能算是坂田時代的終結,但贏了坂田而在棋力上持續進步的林海峰,終於從互角對抗陸陸續續走上壓倒坂田之道。從名人戰遭到敗北的坂田說出「林君和我的八字不合」中,就可以看出林海峰是用多麼巧妙的技巧來擊中坂田的阿基里斯腱。

而這種技巧,並不是所謂的圍棋技術這麼單純。單純就技藝上來看,坂田仍比林高上一個或兩個層次,是坂田自己或其他人都認同的。然而,坂田就是敗下陣來。之所以會這樣,就像高川的預期一樣,就是坂田真的有阿基里斯腱存在。那麼,這所謂的阿基里斯腱到底是甚麼?其實非常難以說明。就算是把這個名詞代換成弱點也一樣難以說明。只能說,就是超越技術、精神與肉體之上的甚麼東西。也是無法用運勢這樣的名詞來切割的一種勝負上的秘密。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