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

吳清源-江崎誠致(59)


吳清源對世事如此疏遠,簡直是到了只能給予讚嘆的程度。這是因為吳清源長年把自己置於棋界的化外之地中的關係。雖然也可以說是從來沒有人會去告訴他這些世俗之事,相反地,他如此之不通世事卻還能在圍棋界生存,也能證明他是圍棋界最特別的存在。

結果,吳清源也拒絕回歸成為日本棋院的棋士。之所以拒絕回歸,他的說詞是為甚麼自己得要替別人擅自寫的辭職信負責?他完全無法接受這種自己根本不知道的事情。根本就是誰都叫不動的程度了。

「我自己當然也知道,只要自己承認過去已經脫離、然後需要重新回歸日本棋院,對自己的利益是最好的。然而,就是因為這是利之所誘才承認脫離棋院之事,更讓我無法繼續談下去。」

以上這是吳清源自己說的話,但對於這段談話,我自己倒是有些不一樣的感想:人還是不要太過拘泥於過去之事。畢竟,在日本棋院的棋士名鑑上,吳清源被登記的身分是榮譽客座棋士。這是其他棋士、甚至是直到現在為止過去曾未有人被如此敬奉的稱號。我覺得日本棋院在這件事上或許有其缺失,但將吳清源恭奉為唯一的「榮譽客座棋士」,就是日本棋院對於他的光榮足跡絕對不敢輕忽的證據。「榮譽客座棋士」其實不正是天下第一的稱號嗎?


12.從多局賽到貼目棋

吳清源的升降十局大賽結束,讀賣新聞就打算開辦名人戰來代替。當然,吳清源也會參加這個新棋賽。不用說,讀賣也很期待這個吳清源名人的實現計畫。

然而如同前述,就在第一期名人戰循環賽的進行中,吳清源遭遇了摩托車車禍事故。即便如此,吳清源仍然驍勇善戰,和坂田榮男、藤澤秀行共同成為領先三強彼此拉鋸,可惜最後第一期名人的頭銜還是落入了藤澤秀行的手中。

就在此時,圍棋界的稱霸地圖正在逐漸變動之中。雖然吳清源仍是被持續當作具有特殊待遇的存在,但現實的圍棋界裡,坂田榮男也以新一代霸主的身分登場。所謂的登場,就是指他於昭和36年(1961年)擊敗了連霸本因坊九期的高川秀格。而且他的登場也就是從他以本因坊榮壽為號的瞬間開始更加華麗閃耀起來。

之前高川登場之時,由於還有吳清源的存在,給人有欠缺完全稱霸天下的印象。他就是靜靜地登上本因坊大位、靜靜地持續了衛冕了本因坊寶座九期,不知不覺地讓人習慣了本因坊的稱號就是高川的代名詞。他身為棋士其實就是和本因坊大位一起成長的。

坂田的狀況多少有些不一樣。昭和26年(1951年),他31歲時向橋本昭宇本因坊挑戰,一度以三比一的比數將橋本逼入絕境,結果之後卻連敗三局,讓手中的大魚給逃掉;然後又在昭和28年到29年(1953~1954)對上吳清源的升降十局賽中,從半先被降級到了讓先。此外,他又多次只差一步就能獲得本因坊的挑戰權。所以可以說他登場的方式是歷經了一大段的雌伏時期、將一直被壓抑的能量一口氣全部爆發出來。

在這裡,我們就來稍微談一下取代吳清源的多局賽稱霸、而最先在頭銜賽時帶確立霸權的坂田吧。

坂田才華的完全綻放,就是從昭和38年(1963年)的第二期名人戰開始。他是宛若理所當然一樣地獲得了挑戰權、然後又在激鬥之末,從藤澤秀行手中奪下了名人寶座。這是從昭和15年(1940年)本因坊秀哉名人去世之後,首度誕生以實力獲得的本因坊名人,也開始了坂田時代的出現。

要評論這個時期的坂田,可用山部俊郎所說的「坂田離我們越來越遠」作為代表。顯然就連在第一線活躍的九段棋士眼中,坂田也是遙不可及的存在。昭和39年度的全年30勝2敗的紀錄、從第18期到22期本因坊戰間的連勝17局、連續奪下一個個頭銜而成為七冠王等等輝煌成績,都在象徵坂田的才華如同向日葵一般在圍棋界之上盛大綻放著。

要如何看待坂田的全盛時期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到甚麼時候結束,根據不同的解釋會有些不同,但即便是用他本因坊在位的七年間來算,都不能算是非常之長。畢竟前任的本因坊高川達成過連霸九期的偉業、更別說這個時間是遠遠比不上從戰前持續到戰後在十局賽勝出的吳清源之不倒紀錄。然而,坂田在他的王座霸業上的七年之中所下出內容濃厚、刺激萬分的無數名勝負,還是能讓人聯想高聳於天上的銳利尖峰。

就坂田而言,他是個沒有導師、也沒有朋友的棋士。他的身影,就像是位只憑藉持續戰鬥而磨練出高強技藝的孤高劍客。隨著時代的變遷,勝負的形式也有所變化,與多局棋時代相比,雖然他的棋多少也有些無理,但絕頂期的坂田獲勝方式,就是讓人感受到宛如名刀斬切般的銳利無比。

不用說,像坂田這樣的棋士絕非一朝一夕就能造就的。光是本因坊戰就壓著他雌伏了十年,在他之前還有藤澤庫之助的光芒耀眼,可說他的棋士位置絕非是處於太陽照耀下的無限光明。不過,他也早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其證據就是他有好幾個宛若鐵拳般的綽號。其中除了最有代表性的「治孤坂田」、「剃刀坂田」外,他也有「鈍刀坂田」、「愛哭坂田」這種意義完全相反的綽號。這些在坂田的綽號中可以看到的特徵,就是從實戰連結產生出來的。

實際上,他自身也說過他對於自己的棋是從實戰中鍛鍊出來的感到很自豪。當然,只要是職業棋士,不論是誰,毫無疑問地都是從實戰中鍛鍊出來的,但坂田之所以特別強調這一點,就是他自覺這個實戰鍛鍊的部分比其他人要濃厚很多。

少年時代的吳清源,是透過棋書來增進自己的棋力。而坂田在少年時代,則是由喜歡下棋的父親帶著出入於棋社、藉著下彩來增進自己的棋力。自從成為職業棋士後,也沒有甚麼後援者支持著他,這種除了獲勝以外完全想像該如何生存下去的經歷,就在說明他是天生就是走實戰路線的人。在他所寫的隨筆集「勝利」一書中,就毫不避諱的說他並不像其他的職業棋士那樣去研究前人的棋譜來增進棋力。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