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58)


然而,對於該名人戰循環圈中下出七戰全敗後的吳清源該如何對待,讓讀賣尷尬了起來。根據規定,要打回循環圈,就必須從預選賽中重新下起。然而,讀賣對於名人賽的總負責人小島編輯局長,當初卻對吳清源做出了以下的約定:

「萬一吳清源在名人戰中被淘汰出局的話,讀賣就會停辦名人戰,考慮以吳清源為中心的新企劃(比賽)」。

這樣的約定,可說是到了不禁會讓人想問「這是真的嗎?」的程度。這種以吳清源會永遠持續獲勝下去為前提、做出來的約定,以常識而言簡直是無法想像。或許這可能是在甚麼閒談之下講出來的話,但會說出這樣的話,除了是對圍棋是一無所知外,就不得不說是毫不負責的發言了。

總之,讀賣還是不得不為吳清源做些甚麼,所以他們最熱心推動的,就是建議吳清源此刻退休。如果就這樣背負著過去的輝煌光榮、以天王的姿態退休,類似相撲的大橫綱進退一樣,是再恰當不過了。在這樣的場合,讀賣也會根據其長年的功績,準備某種程度的年金付給吳清源。

此一時期,其實也是我的棋友的讀賣觀戰記者覆面子山田虎吉和我常常碰面,所以偶爾就會聽到讀賣與吳清源之間的一些狀況。當然,我是沒有評論吳清源退休可否的資格,當然這是吳清源自身才能判斷的問題;但如果他能在此刻下定決心退休,毫無疑問地可以在棋史上留下完美的光榮軌跡。因為不論是就身體狀況而言、或是退休後也能繼續從事與圍棋相關的工作,我個人心情上是非常贊成吳清源退休的。

「你也是這樣想對吧?」

這是山田覆面子尋求我對讀賣意向的贊同時,對我說的。

「問題就在年金上。讀賣到底願意出多少?以前不知道是不是讀賣社長正力松太郎曾經說過『讀賣會承接吳清源的生活』這種很打動人心的話。我覺得最低應該是給予吳清源相當於擔任過25年勤務國會議員水準的待遇才對」。

「就算你這麼說,這種事我也沒法做主....」

覆面子的話開始含糊起來。雖然我的話也沒甚麼實際效力,但我也不是用不負責任的心態來說這話的。

且先不管我的想法,但讀賣與吳清源雙方的討論一直沒有結論,這是因為吳清源不同意退休的關係。吳清源這一年才51歲,只要能把車禍的後遺症治好,其實心情上也還是很能下的程度;而且讀賣提議的年金金額,似乎也不是讓人覺得可以從此就能高枕無憂的程度。但平常非常溫柔敦厚的覆面子,卻不小心跟我透漏了一句話:

「吳先生啊,其實非常任性的喔」。

口吻上是帶著一種可以讓人察覺事情討論得非常不順的感覺。

最後,吳清源與讀賣新聞解除了彼此之間的合作關係。而離開讀賣新聞的吳清源,是打算去下其他新聞社主辦的棋賽,但卻有個很大的障礙等著他。就是各家新聞社所舉辦的頭銜賽,都是有和日本棋院簽約的,所以各家新聞社都會說吳清源應該要先去和日本棋院談看看。此刻,他才第一次知道自己早就被日本棋院除籍的事實。

後來吳清源回顧當時時,說出了以下的話:

「我根本就不知道戰後的這些新聞棋賽是新聞社與日本棋院所共同主辦的,所以也完全不懂為何此刻日本棋院要跳出來。而且其實直到此刻為止,我都還以為自己是日本棋院的棋士」。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