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24)



被江崎誠致先生救了一命

譯自「NHK圍棋講座」2016年11月號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ちょっといい碁の話)

---By二十五世本因坊趙魔鬼治勳

===

大家知道江崎誠致先生嗎?他以「呂宋的山谷」一書獲得直木賞,可說是最能代表日本的作家之一。對圍棋棋迷而言,可能要提他寫過本因坊賽的觀戰記這件事會比較好吧?所以這次我就想來談談作家與棋士之間的有趣關係。

江崎老師其實比我大個三十歲以上。就一般社會而言,這是很難會彼此認識的年齡差距。但我們會有緣分認識,當然還是因為圍棋的關係。他的著書之中,與圍棋相關的也非常多,其中還有與吳清源老師或坂田榮男老師相關的內容。他的棋力也相當高,所以每每在文壇本因坊戰、文壇名人戰中有活躍的表現。1991年時,他也因為長年參與圍棋普及發展活動的關係,由日本棋院贈與其大倉喜七郎獎。

江崎老師曾經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因此他常常會說「和敵人作戰其實沒甚麼了不起,倒是非常討厭被上面的長官揍」。他說在戰地中,如果聽到突擊的號令時稍有猶豫,就會被後面的長官修理。所以他非常無法忍受這種行為。不過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也許是我聽不懂老師的真正含意,但只要是想到江崎老師時,首先在腦海中浮現的就是這句話。

老師就是一個喜歡耍酷的人。非常沉默,而且看起來有當天賺的錢當天就會花完的感覺,就是給人非常傳統江戶(東京)人的印象。

他和坂田老師原本是非常好的朋友,但某次不知甚麼原因吵了一架,遷怒之下反而對我產生興趣,就常常過來看我對局了(笑)。

在我大概二十歲左右,發生了一件現在時效已過所以可以講出來的事。當時我和棋士好友與棋界相關人士約七、八人一起出去喝酒。我們最常去的就是新宿,因為那是個很便宜的地方、而能喝到很便宜的酒。不過,就算是再便宜,酒還是個很可怕的東西啊。喝了幾杯之後,我們七、八個人膽子全部都大了起來。最後,不知道是誰叫了起來:「我們應該要去銀座喝酒啊!」

為什麼是銀座?為什麼應該要去?直到今天都還是個謎。不過當時我們已經變成了脫韁野馬,誰也攔不住。於是最後就是「沒錯!沒錯!」的大合唱。

我們在銀座可真的是大吵大鬧。我們大約在那裡待了兩小時吧?然而到了差不多該回去時,誰都沒有把錢包掏出來。一瞬間,大家的臉色都變青了。因為大家都發現了誰都沒有帶了足夠付帳的錢。哎呀,或許應該說是誰都不想付錢比較正確。

當時,我卻想起了江崎老師。這可說是一著妙手。於是我打了電話跟他告急,他就馬上趕來。而且二話不說,就用現金付清了。甚至還問了「要不要一起吃個飯?」,於是我們全體又被他請了一頓。

其實啊,重點則是在那之後。真正的美談是,在那之後老師一次也不曾提過這件事。在那時,我們就算有七、八人再一起喝酒的機會,也絕口不提在銀座發生的事。大家一直都努力裝做那不過是一場夢而已。簡直就變成了禁忌話題。大家可能都覺得只有有人講到這件事,就會變成要還酒錢給江崎老師吧。明明大家都沒有事先討論過,卻有團結一心的感覺。雖然很想說,這就是棋士的真本事,其實也等於是說我們的器量都很狹小(笑)。

就算如此,心中的罪惡感還是無法消失...。我在很久以後,終於還是向江崎老師說了「那一次在銀座真是靠您幫忙了」的致謝之意。然而他的反應卻只是「喔」而已,完全不提要還錢的事情。不過,我還是覺得很悲傷。因為在我道謝完了沒多久,老師就過世了。讓我常常在想,如果不跟他道謝的話,他是否就會活得更久?會不會是因為我讓他安心反而是件壞事?總之,直到現在為止,我還是有種哀傷的感覺。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