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2日 星期六

趙魔鬼大師如是說(中)

[古聖先賢篇]
  • 雖然也有剛腕丈和的粉絲,但我喜歡的是秀和。秀和是丈和門下,後來成為第十四本因坊,進入明治維新時期後,放棄了官賜的俸祿。秀和的棋譜中有很多明快、腳步迅速的棋,善於轉換是他的特長。我認為吳清源老師也是屬於這一系列的棋士,但對我來說,他更是我崇拜的目標。

  • 「家裡的米缸滿出來或是已經見底的情況都無法下棋」。其意義是富有則遲緩、貧困則萎縮。這是具有成為勝負師的人只要有保持最低必要生活水準就很足夠的中庸想法地秀榮名人教導大家的道理。這種在不得志時代中在稀飯中加水讓肚子撐飽的人所說的話,真是非常有說服力。

  • 江戶或明治時代等過去的名人都有很了不起的圍棋思想與對圍棋的熱愛,這從他們的棋譜中也可以看得出來。在一張棋譜之中,除了當然可以看出對局者的強弱以外,也能傳達出該人對於圍棋的熱誠、與高尚的志節等精神。

  • 吳清源老師的棋幾乎都是漂亮轉換的棋,而他的變身轉換真是一點破綻都沒有。真是完完全全讓我傾倒。 

  • 本來我是要走力戰型路線的,總是想要爽爽快快的漂亮贏得勝利,然而卻老是不得要領。然後去了那裏以後井上(國夫)先生教我要像秀和或吳清源老師那樣該戰則戰,不該戰時就要輕輕帶過。這樣兼顧均衡的道理,真是讓還是小孩子的我覺得非常了不起。

  • 相對於無理棋---也就是不自然的著手來說,自然的著手具有非常可怕的破壞力。要不是這樣,吳老師(吳清源)也不會有那麼輝煌的棋歷,而木谷老師也不會被稱為是「怪童丸」了。 

  • 合理就是所謂的自然,而不合理就是不自然。而勝負就必須是自然推演的結果---這就是吳(清源)老師的圍棋觀與勝負觀。

  • 要有好的生活,跟有沒有錢一點關係都沒有。只要有偉大的吳老師的精神存在,自然就會散發出光輝。(提到吳清源時的感想) 

  • 吳老師的真髓就是自由的精神。吳老師的棋總之就是很自由,完全不拘泥於形。這不知是不是他具有能看見未來的寬闊視野的關係呢?然後他還能在保持自由的精神下幫大家創造出固有的棋理。這真是太棒了。

  • (某次輸棋以後)吳老師跟我說:「治勳啊,你下的太無理了。這樣太糟糕啦!我要教你怎麼下,到我家來吧」。哎呀,我還真是敗給他那有話就說的直拳攻擊了。一般人的話,大概會說:「來我家玩一下吧,順便請你吃個飯」,但吳老師就是這麼的單純,所以說話都毫不修飾呢。

  • 師兄們有一次來平塚探望木谷老師時,跟我下將棋卻被我巧妙地擊敗。其實我的將棋並沒有那麼厲害,也是有時贏有時輸。但就這次剛好被我連勝,木谷老師卻說:「嗯~,在我的弟子中,還是治勳的將棋下得最好」。這讓我感覺到晚年的老師也有慈祥和藹老爺爺的一面呢。

  • 吳老師的棋每一局每一局都是真刀真槍認真在下。而坂田老師的棋也給人有如果在這裡輸掉的話連命都會丟掉的感覺。

  • 研修中的年輕棋士們,都應該至少體驗過一次從堅實棋風變成飛躍棋風的木谷老師的棋。先不論這樣做是不是真的能變成自己的東西,但木谷流的基本精神就是你一定能從中學到東西才對。請一定要擺一次看看。

  • 「現在的你必須要搞懂後中先的道理喔」。不可思議的是我直到很後來時才想起(宮下秀洋)老師的這句話。我才知道老師早就看出來我總是快跑在前而不懂得儲備力量的棋。從那以後,我就常常在腦海中反芻「後中先、後中先」的意義。

  • 雖然高川(格)老師的棋的確是走高位路線,但他也很重視實地。看起來是攻擊型的棋風,卻不會極端性地亂殺,只要拿到應有的報酬就會收兵。換句話說,就是總保中庸之道。像他那樣保持均衡地第一流棋士,簡直就是有點稀奇了。

  • 我也從高川老師的棋中學到了很多東西。因為他在世代上是比坂田老師或秀行老師要年長,而比較接近吳老師和木谷老師,所以我幾乎沒在實戰中和他下過,但我有一陣子卻是常常擺他的譜。大概是四、五段的時候吧,我都是在打高川老師的譜呢。

  • 不過,對於「坂田榮男」這個專有名詞來說,可是帶給我其他人所沒有的印象與體驗。光是聽到「坂田」這個名字,即使是在現在,我那過去青春的痛苦回憶或寶貴的底片就會一一甦醒起來。這個坂田體驗可以說是覆蓋在我的青春之上,是青春的象徵。

  • 坂田(榮男)老師是不做形勢判斷的少數派棋士中的一人。請看看這位大師全盛期的棋譜,完全和形勢判斷一點關係都沒有。下的好時,就在勝負處一口氣將對法解決掉;下的不好時也會在複雜處搞成亂戰,靠細算逆轉獲勝。

  • 坂田:「在我年輕時,對於勝負的嚴厲感覺,我有棋界第一的自負呢。但現在的話,恐怕是治勳君才是第一吧。雖然比天分來說,不知道是不是武宮(正樹)君會贏,但比對於勝負的嚴厲感覺,兩人可是相差很大呢」。趙:「我才沒有天分呢。哎呀,我是說真的啦。」

  • 從日本棋院選手權賽以來(遭到二連勝三連敗逆轉的第一次參加挑戰賽經歷),每一次我和坂田老師下棋,我就越來越明白坂田老師的強大與我的弱小,而終於創下了十二連敗的難看紀錄(按:一說是十三連敗)。真是好長好長的坂田隧道啊。

  • 由於坂田老師的時代與當時頭銜賽的數量和我們現在不一樣,所以是完全無法比較的。但光是在數量上能超越我所尊敬的坂田老師,老實說我是非常高興的。(超越坂田榮男所保持的64個頭銜數紀錄時的發言)

  • 在確定冠軍後的小宴上,(藤澤)秀行老師跟我這麼說:「比棋力的話,還是我比較強吧,治勳君」。我回答說:「我打算五年後追上您」。當天晚上,秀行老師就邀我去他家,請我吃飯,然後還跟我說了:「恭喜你」。(趙大師十九歲時拿下八強爭奪戰冠軍時的回憶)

  • 結束了,運氣真好啊。(第七屆棋聖戰第七局終局,達成三連敗四連勝大逆轉棋聖藤澤秀行後,向家裡打電話回報時所說)

  • 秀行老師本身非常愛玩。但以結果來看,這位大師還是最為圍棋的魅力所傾倒吧。比起喝酒、賭博或女人,結果他最愛的還是圍棋。即使那樣的沉迷於飲酒與賭博,卻還能一直下棋下去,更可看出他的自制心與厲害處吧。

  • 年輕時的藤澤秀行老師曾被記者們說是異常感覺。因為他常常下出超乎既存的常識或知識的著手,才會被人看作是異常。然而其實他一點也不異常,只不過秀行老師的思想就是要深深衝擊真理而已。因為這樣完全是正常的感覺,反而應該說既存的知識與常識才是沒有深度的淺碟子吧。

  • 剛 來日本時,我曾被加藤先生(比趙治勳大師大十歲的師兄,加藤正夫名譽王座)從讓九子打到讓十三子(即「星目風鈴」,除了星位的九子以外,還要在四角的三三 上「掛鈴噹」)過。實際上我和他的棋力並沒有差那麼多,但一旦下到火熱起來,我就會忍不住自己跑去送死。只要回憶起加藤先生,我就會想到當初一面淚流滿面 一面衝動下棋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