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1日 星期一

吳清源棋談(19)

 


構圖


 


[如果是找到棋路走向,可以繼續細算的情況時,一般會計算到多少手呢?五十手?或是一百手...?]


[應該沒有必要算到那麼多手吧?]


[那如果碰到要進行戰鬥、或是攻殺時呢?]


[即使要細算,大概也是十手或是二十手的程度。]


吳先生就這麼坦率地回答,但這個答案恐怕不會令業餘棋友滿意吧。然後,吳先生又接著說:


[因為只要是已經明白的地方,就不需要再計算了...]


[所謂已經明白的地方是指...?]


[就是已經有確定下法的地方,就沒必要去細算。確定的著手,當然沒必要去計算...然而,即使去算也沒有意義吧。這樣的地方,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了。]


這已經是完全不同的的境界了。或者說,這是專家與業餘的差別。也就是說,一但棋路確定,則該著手之後接下來必然的十手或二十手,也就都確定了。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已經明白之處吧?所以,吳先生這種專家所算出來的十手,和我們這種業餘棋士算出來的十手,意義完全不同吧。


 


不過,我還是很在意細算的手數倒底有多少:


[中盤過後,到終局為止輸贏多少目,應該就會細算到底吧?如果算了三種或五種到終盤的變化,就會有五百手、或是一千手吧...?]


[這個和細算的手數,其實是不太一樣的事情,應該要說成形勢判斷才對...如果真的這樣去算五種或六種到終局的變化,也許真的要一千手,不過,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吳先生如此回答。


 


例如,在本因坊秀哉名人和中川龜三郎八段的十番棋第一局中,有個著名的故事。當時中盤過後,名人算了兩三種中盤到終局半劫劫材為止的變化。此時離終局至少還有百手以上,如果包括途中的各種變化手段,恐怕要細算無數手吧。結果,名人這手棋花了七小時。之後,中川八段也看出來黑棋會輸一目,所以花了八小時的長考後,下出了勝負手。最後此勝負手又多損失了一目,因此黑棋輸了兩目。這是沒有時間限制,一手可以想一天的時代才可能發生的事。


 


[秀哉老師的細算還真是偉大呀。可是,可以細算多少手的能力,是無法評量的。像我就沒有算過,我到底可以細算多少手這種事。的確,細算是圍棋的要素之一,但也就不過是一種要素罷了。專家棋士其實不會去做這麼複雜的事,一般只會算到必要的程度就夠了。大概也不會發生這個人一次能細算一百手,那個人只能算五十手的事。每個人能細算的手數多少會有差別,但差距應該不大。不管能細算出多少手,最後還是會變成細算的內容中有多少手真正會被下出來的問題。]


吳先生替我上了一課。


[細算的過程中,如果出現了自己沒注意到的下法,那麼即使算了一百手,這一百手全部都會失去意義。細算中雖猜想對手會這麼下,但結果對手卻下了其他手;則自己建立的架構、描繪的構圖就會全部崩潰。如果從第三手開始就算錯了,則雖然算了一百手,也等於連三手都沒算出來...。實際上,當我覺得很難下時,也是茫茫然而一手也算不出來。可以說這是無法把想法綜合起來,也可以說是沒辦法描繪出心中想要的構圖。其他的藝術--例如小說,應該也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吧? ]


 


吳清源棋談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