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

荷西.岡薩雷斯.格拉涅洛專訪(1)


譯自:The Clarinet雜誌2018年夏季版 Vol.67

荷西.岡薩雷斯.格拉捏洛專訪

[前言]

我們終於採訪到了身為舊金山歌劇院管弦樂團的單簧管首席、同時也以作曲家身分活躍的荷西.岡薩
雷斯.格拉捏洛(Jose Gonzalez Granero)先生。可說是西岸代表性歌劇院樂團首席演奏家的他,其
實也是Yamaha樂器的使用者。因此我們想請他來談談他的單簧管與對於作曲活動的熱情。

在威爾第的別墅中獲得的難以取代之經驗

記者:
請問您開始學習單簧管的契機?

荷西.岡薩雷斯.格拉捏洛(以下簡稱J):
我出生於西班牙南部的小鎮,五歲時加入了當地的管樂隊,從此開始學習單簧管。西班牙的每個小鎮
上一定都會有個小型鬥牛練習場,而這些練習場也一定都會有個附屬的管樂隊。其實我的祖父與我父
親都在鎮上的管樂隊中當過指揮。一開始我原本想學薩克斯風的,但因為年紀還很小,手指無法按到
比較遠的音孔,父親就跟我說:「改吹單簧管的話,應該就按得到了,要不要試試看?」,於是我就
改吹單簧管了。其實就算是單簧管,對於才五歲的我來說,也還是相當勉強,所以最初我在合奏中只
吹左手可以控制的音而已。管樂隊中多少還是會吹些就算在日本也很熟悉的正統管樂樂曲,不過大部
分吹的還是西班牙當地耳熟能詳的歌曲。通常我們一直都在鬥牛或是復活節等活動中為了炒熱氣氛而
演奏,有時也會上街行進遊行呢。這種音樂傳統,一直都持續著,到現在也是如此。

而我也在管樂隊演奏中越來越喜歡上單簧管,因此也開始去家中附近的音樂教室上課。到了中學時,
在放學後還會去上別的音樂學校,學習音樂理論與和聲等課程。

記者:
後來您為了去上專門的音樂教育,就進了格拉那達的音樂院對嗎?

J:
我去格拉那達念音樂院時,才第一次接觸到身邊全部是對於音樂很有興趣者的環境。我也有機會可以
去吹格拉那達的市民管弦樂團,並且第一次和職業音樂家們同台演出。之後,我又獲得了可以去米蘭
的音樂院上課六個月的獎學金,並且住在了有名的大歌劇家威爾第所留下來的別墅中生活。那是棟非
常大的房子,而且已經弄成了退休音樂家和新秀音樂家可以住在一起生活的獨特設施。其實威爾第的
墳墓也在那裏喔。所以能夠住在那哩,真的可說是非常棒的經驗。因為在那裏,我和曾和克萊巴(指
揮家)、卡拉絲(女高音)、史特拉文斯基一起演奏過的音樂家住在一起!也是這樣,我從在那裏認
識到的音樂家身上學到的經驗、以及第一次在史卡拉歌劇院聽歌劇的體驗,都可說是我人生中最貴重
的收穫。

因為吉拉德先生的指導而前往美國

記者:
接下來,您似乎就去美國留學了對嗎?

J:
我的老師是著名的耶胡達.吉拉德(Yehuda Gilad)先生,他提供了獎學金讓我能去美國,進入南加
大就學。我當時是在吉拉德老師於西班牙舉辦的大師班上認識了他,當時他在大師班上看到優秀的學
生,一定都會邀請他們來美國學習。我從吉拉德老師身上獲得了很大的刺激。除了集中上課之外,也
使得我的技術層次提高了很多。此外,他也教導我們很多室內樂或樂團吹奏的內容。後來,我又轉去
了寇爾班音樂學校(Colburn School),而那裏只有五位學生,因此學習就更加集中。寇爾班音樂學
校是除了要付教學費以外,其他生活費用一律全額補助的教學系統,所以就能夠埋首其中專心學習。
而且寇爾班音樂學校還有和迪士尼音樂廳合作,就能在那裏和不僅是美國、還有全世界各地前來的著
名樂團首席演奏家上大師班呢。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