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2日 星期五

吳清源-江崎誠致(91)



芮女士之前倒是有從武漢逆流而上三峽的經驗,她的旅遊日記則是以「三峽燈火」為題的散文
方式發表在「圍棋天地」月刊雜誌上發表。文中那種貪心想要盡量將三峽美景收入眼中的態度
,其實正象徵的芮女士的努力精神,可說是一篇非常精彩的名作。也可以說是好像在看一局從
頭到尾緊張不已的棋局最後下到終局時心境的文章。

文章的最後,提到她在夜晚的長江中看到斷崖下的淡薄漁火與紅綠識別燈號閃爍的樣子時,聯
想到謝冰心的「燈塔」一文:

「謝冰心長年的夢想,就是去海邊的燈塔守衛。她的願望就是要替捨棄一切、渡往孤島、離開
故國與故鄉的航海者們點亮燈火。然而在『守衛燈塔不需要女人』的現實之前,她的守衛燈塔
美夢就被徹底粉碎了」。

「我認為這已經是六十年前的悲哀了,現在世道變化非常劇烈,所以誰還敢說今後女子會永遠
無法達成她那想替燈塔點上燈火的夢想呢?」

芮女士寫下這篇「三峽燈火」,就是在她中國全國女子圍棋大賽中四連霸的時期(1986~
1989)中。她拋下一切、離開故國前往日本留學,則是在1990年。我想在當時她就已
經將謝冰心的作品投射在自己身上了吧?時代或狀況雖有不同,但在她來到日本之前,早有東
渡日本在巨大的燈塔上點亮光明的先人存在,那就是吳清源。芮女士遇見了這位大前輩,而獲
得進入了共同研究「二十一世紀之碁」世界的機會。所以芮女士的燈塔之夢,可以說是往實現
的方向前進了。

在圍棋中有各種不同的階段,也有各種不同類型的棋客。位於這種種不同類型棋客末端的我們
這個訪問團,能和吳清源、芮迺偉這種最強等級的顧問一起同行轉戰中國各地,現在還是同搭
一條船的夥伴。我們雖然沒有照亮燈塔的能力,現在卻站在比誰都先看到重新點亮圍棋世界燈
塔的位置上。

在我們回到日本時,雖然都會從各自的立場來書寫這次中國圍棋之旅的遊記,但就是這一年中
寫出來的遊記,名作特別多。以下且來介紹其中幾篇例子。

我們當中最年長的竹之內靜雄先生,在「新潮」雜誌上寫下了一篇題為「生死收官---中國
圍棋之旅」的長篇隨筆。文章的標題,正是來自於吳清源在旅途中教我們「圍棋中最重要的,
就是死活與收官」的話。也正如同這句話一樣,他寫道:「這次是我下定決心最後一次去海外
旅行。所以千萬不能在收官上出現錯誤」。由於他年事已高,這句話就象徵著他不想替同行夥
伴添麻煩的決心。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