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1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70)



道悅在推薦道策為名人碁所的請願書中,寫出了從寬文到延寶年間,道策對上安井一門的戰績:

  • 對算哲從被讓先、每多贏六盤改局差半子開始下,結果多贏24盤、改了四次局差,現在讓算哲先。
  • 對知哲從被讓先、每多贏六盤改局差半子開始下,結果多贏30盤、改了五次局差。讓二子後又下了26盤,現在是道策多輸一盤。
  • 對春知從讓先二開始下、多勝六盤而改讓二子。然後又多輸六盤,而改回先二,先二又下了17盤,現在是道策多贏兩盤。

從這個戰績表中可以看出道策有多麼壓倒性的強大,也在誇示他能將安井一門全部打到降級。特別是安井家實力高強的算哲、也是比道策年長六歲的前輩;因此算哲開始是讓道策先,卻被道策降級成讓半先、分先、反過來讓算哲半先、甚至可看出在提出這份戰績表前,道策才剛把算哲打到了讓先。從算知退休到此份請願書之間差不多有一年的空檔,大概就是在等道策將算哲降級到讓先吧。

這且不論,這些代表安井家的棋士們,都在多贏六盤改局差的規定下,一一被道策打到了讓先或讓二子,這樣的差距完全讓人無話可說。於是道策登上名人碁所大位是毫無阻礙下就實現了。

看到這份道悅提交給幕府的請願書,就是會讓人聯想到吳清源升降十局賽的戰績表。特別是道策將算哲從半先打到讓先的這一段經過,簡直就會和吳清源歷經兩度十局賽將藤澤庫之助降級的景象重疊在一起。

而完敗給道策的算哲,後來就完全放棄了站上棋士頂點的目標,將安井家讓給了師弟知哲,轉身成為同時研究已久的天文學者。以中國曆法為基礎,加上時差的考量,完成了首度以日本風土為本的曆法---享貞曆的涉川助左衛門春海,就是安井算哲轉身後的身分。

儘管帶給其他棋士這麼大的波動,道策本人的棋士人生卻是相當一帆風順。像他那樣終其一生既無阻礙也無不順的棋士可說是非常罕見。而且特別值得大書特書的是他在根據經驗累積所建立起來的定石、相當於較量細算的戰鬥的進行方法上,都有宛若異次元中而來的劃時代理論。今天我們所說的棋理,就是根據他強調圍棋不是打局部戰而是整體戰、而是一手一手棋的效率累積而來制住大勢的想法而來的。

這些好像沒甚麼的東西,就像是哥倫布的蛋一樣(比喻看起來好像很稀鬆平常的事情,實際上還是得有獨特的創見才做得出來)。如果沒有這樣超越常識的構想發展下去,後人可能完全無法注意到有這樣的棋理存在。道策的天才就是開拓出了新次元的世界,並且自由自在地操縱棋理,才能讓他周圍的高手完全追不上他。後人稱呼他的實力為十三段,雖然是根據他對其他門派的優異戰績所換算來的,但能在新次元世界自由玩耍的道策棋技,就是和他人不同水平的高超,而其壓倒性的贏法,也是綜觀整個德川時代中的超群拔俗。

在圍棋史上,雖然後聖的人選難有定論,但前聖道策的地位可是毫無疑義的。

===



相關系列文章: